「接我這一劍!」

墨寒劍在手,出鞘,劃過一道巨大的劍弧,空間大浪捲動,天地大勢,滾滾匯聚而來,融入這一劍中,向著金睛龍馬斬殺過去。(未完待續。) 「喝啊.」

感受到韓辰身上那沖霄而起的恐怖氣息,金睛龍馬瞳孔狠狠一縮,如針尖般大小。

來不及多想,手臂一抬,伸向背後,五指張開,近三米長的巨大戰槍抽出,雙臂一震,一聲大喝,狂暴的氣息,爆發而出,不退不避,直接迎了上去。

鐺!!

劍槍交擊,火花爆閃,勁氣如浪,向著四周激蕩開來。

一招硬撼,金睛龍馬整個人如遭雷擊一般,身形忍不住向後爆退,直退後了十數丈,雙腳狠狠一跺,虛空崩塌,這才止住了退勢,停了下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

抬頭,看著單手持劍,傲立於虛空之上,笑吟吟看向自己的韓辰,金睛龍馬的雙眼虛眯了起來,口中冷喝。

此時的他,雖然臉上依舊沉著冷靜,但心中卻早已翻起了驚濤駭浪,看走眼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一身實力,竟然會如此恐怖。

劍尊,而且還是七星境界的劍尊!

除了韓家的那兩位,紫雲域已經不會再存在劍尊強者了,甚至連劍宗強者都不會有,甚至,就算是整個東州,如此年紀,就踏上七星劍尊之境的年輕人,也絕對找不出一個。


念及此,金睛龍馬的心裡開始有些懷疑,眼前這個年輕人,會不會是哪個劍尊境界的老傢伙?

這種情況也不是沒有過,就如東靈學院的青龍子等人,修為精深無比,皆為高階劍尊強者,但容貌,卻是青年模樣。這種實力強橫后,選擇返老還童的例子,並不少見。

「三年時間,不但成功渡劫,踏入八階,而且竟然提升如此之快。一身實力,足以媲美八星劍尊中期之境的強者,不愧是上古異種的凶獸!」

金睛龍馬震驚,韓辰心中同樣也很震驚,剛剛一招交手,他對於金睛龍馬的實力,也有了了解,戰槍在手,可敵八星劍尊中期境界的強者。

不過。這只是在人類形態的情況下,金睛龍馬所擁有的戰力。如果現出本尊,化為凶獸的話,那實力絕對還要再提升數個層次,恐怕到時候,就算是九星劍尊,也不懼一戰了!

最關鍵的是,三年前的時候。金睛龍馬還未渡劫,只是七階凶獸而已。實力最多可媲美初、中境界的半步劍尊而已,僅僅三年過去,卻成長如此恐怖,要說不震驚,那才真叫奇怪了。

不過,如此恐怖的提升速度。恐怕還要歸功於其體內覺醒的血脈。

上古異種,本就身蘊上古妖獸、神獸的血脈,一旦渡天劫,踏上八階,體內的血脈。就會發生巨大的蛻變。

就如當初的七尾天妖狐,踏上八階后,體內血脈完全覺醒,化身真正的上古妖獸——九尾天妖狐。

金睛龍馬一聲喝問,卻不見韓辰回答,以為對方是不屑,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找死!」

一聲冷喝,金睛龍馬雙臂一震,掌中戰槍,碾碎虛空,如天柱一般,向著韓辰狠狠轟砸而來。

氣勁臨身,韓辰也回過神來,見金睛龍馬滿臉寒意,攻勢逼人,他颯然一笑,也不急著解釋自己的身份,手臂一抬,墨寒劍橫空一劃,將這一槍盪開,隨後腳步一踏虛空,身形欺進,沖了上去。

唰唰唰。

劍光如風,咆哮如雷,如龍如淵,浩蕩無窮!

金睛龍馬的實力,雖然很強橫,足可媲美八星中期境界的劍尊強者,但以韓辰如今的實力,卻根本不懼。

當初東域劍會上,面對諸多妖孽天才,韓辰仍能夠以弱勝強,如今的他,修為臻至七星劍尊境,功法也完全轉修,《劍二十三式》完美契合,展現出來的威力,遠非當初所能相比。

此時,縱然只是一柄墨寒劍在手,沒有雙劍術的提升,韓辰的實力,仍舊強橫的可怕。

三十米劍術禁區展開,一境劍魄釋放,為最高統馭,十二種屬性真意,完美融合,在韓辰周身咆哮,更隨著每一劍的揮灑,轟殺過去。

「好強,不行了,再戰下去,我不會是他的對手!」

轉眼,百招過去,金睛龍馬雖然只是略遜下風,還可支撐,但他卻是越戰越心驚,按他的估計,最多再有百招,他必敗無疑。

這個結果,讓他簡直不敢相信,他可是身蘊上古祖龍血脈的上古異種,金睛龍馬,最是善戰,現在,卻竟然被一個小小的七星劍尊給壓制住了,曾幾何時,自己變得這麼不堪了?

只是如果他知道,此時韓辰展現出來的實力,連他全盛實力的三成都沒有,不知又會做何感想。

沒錯,的確是兩成!

雙劍術、劍丹、化身融合、煞丹、帝血劍。等等,諸多手段,都未施展,此時的他,展現出來的實力,的確只有三成而已。

轟轟轟。

轉眼,又五十招過去,兩人交手的動靜,可謂是驚人,方圓百里,樹木盡毀,成為焦土一片,濃濃的煙塵,隨著狂風,席捲上天,漫空飛舞,極其壯觀。

金睛龍馬沒有猜錯,他的確不是韓辰的對手,五十招,他已經完全落入了下風,被韓辰壓制,可儘管如此,他的臉色依舊沉著冷靜,他還有最後的手段!

本尊凶獸!

若是顯化本尊,化身凶獸形態的話,他的實力,將會有一個恐怖的飆升,屆時,定然可以擊敗這個年輕人,但他在猶豫。

八階凶獸級別的上古異種,這個消息若是傳揚出去,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果?

他不清楚,所以他在猶豫!

「既然不願化形,那這一戰也可以結束了!」

韓辰看出了金睛龍馬心中的猶豫,心中嘆了一聲可惜,他原本還想見識一下,顯化本尊,化身凶獸之後的金睛龍馬,實力會強橫到何種地步的呢,現在看來,是沒這個機會了!

隨後,韓辰也不再留手,《劍二十三式》最後的幾招劍式,毫無保留,揮灑而出。

「劍十八式!」

「劍十九式!」

「劍二十式!」

劍光凜冽,鋒芒衝天,金睛龍馬臉色大變,想要抵擋卻已經來不及了,只得橫槍抵擋,卻哪裡能擋得住。

轟!!

身若隕石,金睛龍馬狠狠砸入巨大的湖泊之中,激起滔天水浪!(未完待續。) 「你究竟是什麼人?」

片刻后,水波平靜,金睛龍馬從湖中緩緩騰空上來,抬手擦去嘴角的鮮血,他雙眼緊緊盯向韓辰。

這一戰,他雖然敗了,但此時他心中卻沒有絲毫的憤怒,反而充滿了疑惑。

先前的時候,他就對這個年輕人,感覺非常的熟悉,激戰到現在,這種感覺,變得更加的強烈了,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柄漆黑的重劍,更是如此,好似在哪裡見過。

他心裡隱隱有種感覺,自己應該認識這個年輕人!

「怎麼?還認不出來嗎?」

手腕一抖,墨寒劍歸入劍鞘,韓辰看向金睛龍馬,臉上滿是笑容。

「你的化形果,從何而來?」

聞聽韓辰的話,金睛龍馬身體狠狠一顫,隨即雙眼瞪大,抬手指著韓辰,嘴巴大張。

「韓.韓辰,你是韓辰?」

身影顫抖,結結巴巴吐了出來。

化形果從何而來?

他怎會不記得,當初,他們九尊凶獸,為尋化形果,踏入天尊秘藏,與人類強者發生多次大戰,卻一無所獲,最終若非是遇到韓辰,他們九尊凶獸之後的渡劫,豈會那麼容易,全部順利晉階,踏進八階?

此時聽到韓辰的話,他立刻就反應了過來,但緊接而來的,不是欣喜,而是翻江倒海的震撼。

他無法想像,眼前這個實力強橫到恐怖的年輕人,竟然會是三年前,那個實力弱小的韓辰。

僅僅三年時間,就成長到如此地步?

「哈哈哈,不與你多說了,我此行是為尋老祖宗而來。待我從天尊秘藏中出來后,再來找你們一敘!」

見金睛龍馬反應過來,韓辰也不再多說,長笑一聲,青衫微揚,身形一閃。踏上虛空,掌中虛握,天尊界玉出現,一股蒙蒙光暈散發而出,青光大熾,將他完全包裹。

嗡!

虛空激蕩,空間漣漪大起,韓辰身影一閃,變得虛幻。消失不見。

但再看時,就會發現,此時那藏於虛空之中,若隱若現的天尊秘藏大門前,一道身影浮現了出來,一閃間,沖入其中,消失不見。

巨大的湖泊之上。金睛龍馬單手持槍而立,渾身濕漉漉的。湖水不斷滴落,將腳下的湖面,盪起點點漣漪,他卻全然不理會,眼睛盯著韓辰消失的背影,目光失神。久久不語。

轟隆隆.

正在這時,雷聲轟鳴,幾道恐怖的氣息,劃過天際,如流光一般。從遠處迅速靠近而來。

「老六,怎麼回事?」

「剛剛是何人與你交手?怎麼只有你一人?那人在哪裡?」

來的是金剛魔猿、八荒龍蟒以及八翅妖鵬和紫鱗火獅,先前他們正在山脈深處修鍊,感知到這邊的戰鬥氣息,當即趕了過來。

只是此時看著金睛龍馬的模樣,四位凶獸,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韓辰回來了,我和戰了一場!」金睛龍馬轉過頭來,深深吐了口氣,心頭激蕩強壓下去,看向四位凶獸,平靜道。

「不過我敗了!」

什麼?

聽到金睛龍馬的話,四位凶獸身體狠狠一顫,雙眼大瞪。

「這裡不需要我們守護了,過些時日,韓辰會來尋我們!」

看著四位凶獸臉上的震驚,金睛龍馬苦笑著搖了搖頭,卻沒有再說什麼,身形一展,向著魔獸山脈深處而去。

見狀,四位凶獸相視一眼,狠狠吞了口口水,趕緊追了上去,去追問剛剛的情況。

而對此,韓辰並不知曉,此時的他,憑藉著天尊界玉,已經踏進天尊秘藏的最頂層秘境,那座恢宏,而幽靜的大殿之中。

..

「韓辰,你回來了!」

隨著一個溫和的笑容響起,大殿的宮殿,微微盪起漣漪,一道蒼老的身影,浮現而出,來到的韓辰面前。

「子孫韓辰,見過老祖宗!」看著韓易,韓辰臉上露出了笑容,恭敬行了一禮。

三年一別,再次見到韓易,卻與三年前,完全不同。


一襲淡灰色的長衫,銀髮白須,看似蒼老,卻身體健壯,腰身挺拔,一雙眸子,充滿了歷經世事的滄桑,卻沒有半點渾濁之感,平凡的面容,噙著一抹溫和的笑容,給人如沐春風之感,好似一個尋常的老者,卻又給人高深莫測的感覺。


這就是如今的韓易!

「韓易兄,恭喜恭喜,聖尊巔峰之境已成,聖境,指日可待!」

一點毫光從韓辰眉心閃過,鬼谷子出現在了韓辰身旁,雙手抱拳,笑著道。

聖尊之境!

聞聽鬼谷子的話,韓辰臉上也露出了笑容,沒有半點的驚訝。

對此,他早有過猜測了。

韓易為魂體,便已是天尊強者,而今重獲新生,修為豈會仍舊原地踏步?

聖尊之境,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哈哈哈,同喜同喜,鬼谷子兄如今尚是魂體,就已經入聖尊之境,待重鑄肉身,死而復生之日,定然立地突破,踏入聖境!」

望著鬼谷子,韓易眼睛頓時一亮,同為聖尊強者,鬼谷子的修為,豈能瞞過他的眼睛,當即大笑起來,抱拳還禮。

一番長談過後,韓辰也開口將自己此行過來的目的說了出來。

「此事你大可放心,在我這裡,絕對不會出什麼差池!」聽到韓辰要在天尊秘藏中,為鬼谷子煉製肉身,韓易根本沒有二話,直接答應了下來。

「韓辰,這天尊秘藏我就交給你了,裡面種植諸多天才地寶級,需要什麼,只管去取,我出去將那九尊凶獸叫過來,隨我一同為你們護法!」

說著,韓易將天尊秘藏中諸多珍貴的天才地寶級種植之地,告訴了韓辰,便身影隱沒虛空,離開了天尊秘藏,去喚那九尊凶獸,前來護法。

「老師,我們開始吧!」

韓易一走,頓時間,大殿空曠了下來,事不宜遲,韓辰也不願再耽擱,轉頭看向鬼谷子,沉聲道。

「嗯!」


深深吸了口氣,鬼谷子點點頭,隨後他手掌一抬,心念微動,『蓬』的一聲,妖異如血的三昧真火,升騰而起,透過火焰,可以清楚的看到,在那火焰的中心,有一道縮小了無數倍的人影,靜靜躺在其中。

那正是九陽天宗,九大鎮宗長老之一,血陽的屍身!(未完待續。) 鬼谷子將這肉身封禁於三昧真火之中,除了可保其肉身不腐不敗之外,最重要的,是將血陽體內的精氣完全鎖住,不讓其流逝絲毫。

這樣也是為了保證肉身的狀態,處於最佳,否則的話,一旦精氣流逝外泄,到時候鬼谷子融入其中,定然會有不小的影響,甚至對於日後的修鍊提升,都會形成莫大阻礙。

「韓辰,開始吧!」

將血陽的肉身釋放出來,橫呈身前地板之上,鬼谷子看向韓辰。

韓辰點點頭,隨即便見一株株晶瑩剔透,品質上乘的玉盒,從空戒中被他取了出來,分門別類,依次放在身前的空地上。

片刻后,韓辰停下了動作,此時他身前的空地上,足足擺放了一百多個玉盒,玉盒有大有小,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每個玉盒中,都有濃郁的靈氣縈繞,更有不同的異香,飄散出來。

「一百零八種,嗯,都在這裡了!」

目光在這些玉盒上掃過,微微清點了下數量,韓辰點點頭,確認無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