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不到三秒?什麼撐不到三秒?」司機疑惑了一下,反應過來后,她指著馮萱萱的背影喊了起來:「小丫頭片子,你找死啊!」

馮萱萱沒有去理會,往前面跑了起來。

她從小養尊處優,哪裡在深夜的時候在深山裡面跑過,還跑一公里多的距離。

「林天,以後你要敢再對我凶,我一定饒不了你!」馮萱萱捂著有些疼起來的肚子,繼續往前面跑。

跑越快,肚子越痛,到後面,她一個不小心直接摔了出去,雪白的手掌在地上擦破了皮。

疼痛,黑夜,陰森的山谷,馮萱萱的眼淚還是掉了出來。

她抹掉眼淚,繼續往前面跑了起來,在看到林天的車時,她興奮地沖了過去。

「林天,林天!」馮萱萱拍著車,可車裡面哪裡有林天。

她轉頭看向白竹林入口。

看著那猶如白骨一般的白竹林,她的心裏面慌了起來。

可一想到李國濤他們要伏擊林天,也不知道他們會怎麼來,馮萱萱就決定往白竹林里進去!

越早通知到林天,讓林天離開這裡越好,否則等到他們在路上埋藏好炸彈火藥,那可就什麼都來不及了!

那些執法者頂多困住李國濤他們一會兒,畢竟龍虎門在東海岸勢力太過龐大了。

葉婉清直接進入了白竹林。

……

白竹寺,林天依舊被葉婉清緊緊抱著。

林天幾次要葉婉清鬆開手,可葉婉清撒嬌著不願意。

這還是林天第一次見到葉婉清這麼粘人,他無奈又幸福。

「林天,這樣吧,你吻我一下,然後再去幫我滅除那邪物,」葉婉清在林天的耳旁低聲道。

葉婉清竟然這麼主動。

要知道,過去的一個月里,林天可是好幾次主要親近葉婉清,全都被葉婉清給擋開了!

林天怔住了!

林天還沒有回過神的時候,葉婉清已經鬆開了林天,閉上眼睛,朝林天慢慢吻了過去。

這時候,旁邊的那一棵綠竹子,在瞬間,上面枝葉全部分離出來,變的極其鋒利,飄在半空。

鋒利對準的正是林天的後背位置。

在葉婉清就要親吻到林天的剎那,那些枝葉一起飛射向林天!

這是要取林天的命!

「你不是婉清!」林天一掌拍了出去,葉婉清整個人立即震飛了出去,撞在後面的牆上。

「金剛符,開!」林天暴喝一聲,一層防護膜罩住了他。

那些枝葉撞擊在保護膜上面,全都掉落下來。

「林天,是我,我是婉清啊……」地上的葉婉清十分痛苦。

「婉清可不會那麼主動,而且,即便她主動,她也不會說出來要親吻!」林天迅猛衝向地上的葉婉清。

「哈哈哈……」葉婉清突然間消散,地上是一具白骨,一道人影黑氣飄了出來。他的聲音十分低沉,「林天,你這麼有警覺性的修士可真的是不多了,但你以為你能夠救的了葉婉清嗎?」

林天不準備廢話,直接將淺藍色火爆符祭飛向那一個黑影。

「開!」火爆符爆炸開來。

「區區築基期一層的火爆符,還不夠給我撓痒痒!」黑氣說著,雙手一揮,就把眼前的爆炸給掃開了。

「清風劍法第三式,風花雪月!」

林天手上已經多出來了那一把清泉劍,清泉劍在靈氣貫入后,銀光四射,而隨著林天施展出清風劍法第三式,清風劍突然之散出了成千上百道的靈氣劍刃。

猶如大風之中的大雪,迅疾飄割向黑影。

「清泉劍!怎麼可能……」黑影吃驚之時,想要抵擋已經來不及,黑影直接切割散去,黑氣消散了一大半。

剩下的黑氣飄向了那一刻綠竹子!

「原來,你一直藏身在這裡!」林天手腕翻轉,連續舞劍,平地起了一道龍捲風。

「清風劍法第六式,風捲殘雲!」

頃刻之間,龍捲風裡攜帶著靈氣劍刃,直接沖了過去。

「砰」玉石護欄被打碎,綠竹子也全部被切割成無數塊,幾乎同時,綠竹子里黑色的血液噴濺而出,整個寺廟,到處都是。 黑血灑遍寺廟,整個世界瞬間安靜了下來。

「沒想到這白竹林里唯一的綠竹是邪物的本體。」

林天看看向那還在往外冒著黑血的綠竹,一小會兒后,綠竹逐漸變白。

顯然,邪物附身在一顆白竹上,和白竹融成一體,它以邪氣將白竹化成綠竹,成為白竹林當中唯一的生命力象徵,以此矇騙民眾,獲得了朝拜。

也不知道邪物在這裡吸取了多少民眾的三魂七魄。

看著地上的那一具白骨,林天心中一陣后怕。

這邪物實力不一般,竟然還能附身在白骨上幻化人形。

要不是林天對葉婉清太過了解,且在那一剎那感覺到身後的殺氣,只怕已經橫屍在此地了。

邪物的實力其實要遠勝於林天,但是邪物敗在沒有肉身,無法將全部的實力發揮出來。

林天也看了一眼手裡的清泉劍,自然,能夠擊敗邪物,基本上靠的是清泉劍。

對於清泉劍,林天如今也有了一些認知。

從清泉劍里舞出來的靈氣,再以清風劍法施展出來,足足提升了起碼一個境界!

也就是說林天此刻是築基境一層,靈氣從清泉劍裡面以清風劍法施展出來,便是金丹境一層了!

雖然,林天還很好奇清泉劍全部的威力完全施展出來,會到什麼樣的地步,可眼下,更為重要的是確定葉婉清的情況。

將清泉劍收進小葫蘆后,林天拿出手機,找了好幾處地方,終於有了點信號,這才撥通了羅書航的電話。

「羅大哥,婉清怎麼樣了,她的身體康復沒有?」林天滿是期許地問道。

「沒有啊!她剛剛還差點被邪氣佔據身心,是我用辟邪符和護身符暫時穩住了!」羅護航著急起來,「我正想要給你打這個電話,你就打過來了,林天你那一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你說什麼?」林天難以置信,同時回頭看向那棵綠竹子。

綠竹子的黑血冒的差不多了,邪物也已經完全消散,不可能再活的過來!

「林天,你怎麼了?」羅書航覺得林天有些不對勁。

林天腦海里《醫卜星相》的書籍翻動起來,又看到了裡面關於治療好葉婉清的關鍵所在:必須消滅掉邪物的本體!

可本體不是已經斬殺了嗎?

難道……邪物的本不是這綠竹子!

難道……邪物在一年多之前,就已經帶著本體進入到葉婉清的體內,只留下一道意念在這裡!

「混蛋!」林天怒吼出來。

「林天,你真的沒事嗎?」羅書航總感覺情況不對勁。

「我沒事,你一定要幫我照看好婉清,我一會兒就回去!」林天立即衝出了寺廟。

到了寺廟外面,正要離開的林天突然間回頭,他祭出一張黃色的火爆符,轉向周圍的那一片白竹林喝道:「開!」

火焰爆炸開來,地上乾枯竹葉甚多,一下子火勢就蔓延起來。

林天的身後,那一座寺廟熊熊燃燒,火光衝天。

隨後,林天快步往外面沖了起來。

不一會兒,他看到了一瘸一拐的馮萱萱。

不僅僅一瘸一拐,馮萱萱的長發凌亂,身上全都髒了。

「林天,林天……」馮萱萱見到林天,大哭起來。

「怎麼回事?」林天跑了過去,扶住了馮萱萱。

馮萱萱什麼都不管,直接撲向林天,無比委屈道:「好疼,我的腳好疼,我的手好疼,我的膝蓋也好疼,我全身都疼!」

原來,在剛剛進入白竹林后,馮萱萱又摔了好幾腳,摔瘸了不說,膝蓋也磕破了一大塊皮,全身都是傷。

「我就知道讓你來會添亂,所以沒有告訴你,沒想到你自己來了,活該!」林天滿腦子都是葉婉清,沒沒打搭理馮萱萱,將她從身上推開,走了過去。

馮萱萱越想越委屈,轉身看向林天,憤怒道:「是啊,我沒用!我沒用才會跑過來告訴你李國濤他們準備要埋伏偷襲你,我沒用才會過來告訴你,昨天的火是他們放的,而他李國濤是龍虎門的人,龍虎門有陰謀!我沒用才會為你著想,我就是笨蛋,世界上最大的笨蛋!」

說著,馮萱萱委屈地大哭起來。

該死的林天,為什麼就這麼瞧不起人!為什麼就不能稍微關心我一句。

她哭紅了眼睛,眼淚盈眶,瞪著林天。

那眼神,恨不得將林天給吃了!

林天沒想到馮萱萱過來是為了救他!

心中歉疚湧起。

他默默走回到馮萱萱面前,再轉過身,蹲了下來道:「上來。」

馮萱萱愣住,哭聲戛然而止。

「快上來,我背著你出去快一些!」

林天等不了馮萱萱猶豫,後退一步,雙手抱住馮萱萱的腿,將她背了起來。

之後,林天以最快的速度往外面衝刺起來。

馮萱萱就只感覺白竹林不斷地在倒退,她嚇的緊緊摟住了林天的脖子。

這一摟,她有一種覺得一切都值得的感覺。

出了白竹林,林天帶著馮萱萱正要往車那一邊過去。

就要走到車的旁邊時,林天聽到了有人踩到了竹葉的聲音,這聲音非常細微,不是自己腳底下發出來的。

這附近有埋伏!這是林天的第一直覺!

是李國濤他們嗎?

林天故意放慢了速度,道:「你剛剛說李國濤他們要埋伏我?應該不會吧?」

「我親耳聽到的啊!我還找了執法部門的人去調查他們,可他們身後有龍虎門撐腰,可能根本無法將他們拘留起來,說不定他們這會兒已經在外面埋伏好了!」馮萱萱猜測道。

這一聲「埋伏好了」讓躲藏在旁邊的人緊張起來的,腳下又動了一下,樹葉「咯吱」地響了一聲。

「站穩了!」連天說著,將身後的馮萱萱就給扔了下去。

馮萱萱還沒反應過來,根本無法站好,直接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林天,你個王八蛋,你幹什麼!」

馮萱萱的話音未落,林天已經衝到旁邊的竹林里,抓出來兩個人,直接拎起他們的衣服,甩了出來,撞在車上。

總裁蜜愛:美妻很迷人 「砰砰」那兩個人後背被砸傷,無法起身。

「李國濤,我看到你了,出來!」林天說這話的時候,其實在看著摔在地上的那兩個人。

那兩個人馬上緊張地朝旁邊的一棵樹上面看了過去。

林天一個衝刺,到了樹下,一腳踢過去。

「砰」樹被林天一腳踢斷,李國濤從上面摔了下來。

林天不給李國濤起身的機會,衝過去,起腳直接踩在了李國濤的心臟位置,喝道:「說,龍虎門這麼做有什麼目的?」

「什麼啊,你在說什麼?」李國濤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林天眼神冷冽,腳下微微發力。

瞬間,李國濤有種窒息的感覺,他本以為,林天會直接殺了他,可林天的腳卻是不再繼續發力,只是讓他疼到無法起來。

彷彿心臟隨時會爆裂掉。

「說……我說……」李國濤硬氣不到一分鐘,連忙求饒。

林天鬆開了腳。

「門主讓我殺了你,要是殺不了你就拖住你,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李國濤道。

林天腦海里所有信息交織起來。

方雲霄要逼迫葉婉清嫁給方凌峰,方凌峰不惜一切也要得到葉婉清,難道和葉婉清體內的邪物有關係?

林天拿出手機,想要撥打給羅書航,偏偏這會兒又沒有信號了。

「馮萱萱,上車!」林天朝馮萱萱喊了一聲。

馮萱萱撇了撇嘴,走了過去。

林天回看了李國濤一眼,在李國濤求饒之前,一腳踩破了他的心胸。

轉身沖向那一輛。

就在林天要到車旁邊的時候,馮萱萱突然間大叫起來,全力撲向了林天,林天只感覺一片溫軟,便被壓在了地上。 「砰」那輛小車發生了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