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嘿嘿,女神!」旁邊的男子發出一聲不屑,看著地上那絕麗的臉頰,完美的身姿,淫笑道:「不知道她在吳師兄胯下的時候,會發出怎麼****的叫聲。」

微撇了一眼旁邊那已是奄奄一息的歷天,不屑的道:「這小子還真是不知死活,竟敢阻擋我們的好事,當真嫌命長。」

原來,這被稱為吳師兄的男子,竟然是那晚在綠竹林與蕭清兒私下約會的男子……

歷天微微張了張嘴,想要怒罵,但卻怎麼也發不出聲,目光看向那衣著有些不整,些許玉膚旖露在外的女子身上,一股濃濃的悲傷痛苦湧上心頭,撕心裂肺的痛苦和滔天的怒火悲憤令他有些模糊的意識變得異常清晰了起來。

眼睛死死的盯著三道人影,眸子中有著幾欲滔天般的熊熊火焰在焚燒,彷彿要將這片天地,這方世界,給燒成飛灰,點滴不存,鮮血瘋狂自嘴角處溢出,那是歷天怒火難遏,咬破嘴唇所致。

沒有理會歷天那怨毒的目光,看著蕭清兒那近乎完美的臉頰和身體,眼中火熱徐徐升起,恨不得立刻將之衣服扒光,然後好好享受一番,他沉吟的片刻,微笑道:「呵呵,放心吧,如此極品,又怎可浪費,等我享用完后,自然會留給你倆享用。」

兩名男子聞言頓時大喜,連忙道:「如此就多謝吳師兄了。」

見到兩人徐徐退開,那吳師兄再也按捺不住,蹲下身去,目光在蕭清兒胸前掃了掃,忍不住添了添嘴唇,「嘿嘿」淫笑的一聲,竟是一把抓住蕭清兒胸前的衣角,用力一扯,直接是將她的外衣扯了下來,露出大片的白膩肌膚…

歷天腦中嗡然,險些暈厥,眼前一片血紅,那麻癢難耐的殺意從心肺沿著咽喉,直貫腦頂。

從未有過的悲憤狂怒宛如烈火一般熊熊燃燒,將他炙烤得彷彿要爆炸開來。

靈力洶湧地在經脈運轉,想要支持他站起身來。

但全身骨骼似乎都沒有了應有作用,任他如何拚命掙扎,只有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傳來,卻沒有任何的實質效果,彷彿骨骼都碎了一般。


眼見那畜牲竟又去撕扯心中女神的內衣,歷天悲怒欲狂,淚血奪眶而出;自天賦恢復以來,他還從未有如今日這般憤怒,這般無助。

鋼牙緊咬,幾欲碎裂。

他看到了白衣男子的禽獸之舉,看著心目中至愛的聖潔軀體即將毫無阻礙的展現在別人面前。

歷天心都要炸開了,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可是那痛楚卻是如此的真實。

全然不顧周身痛楚,使勁全身力氣,想要動上一動,但那股近乎炸裂般的痛苦讓得他的意識,漸轉模糊,周身冰冷僵硬,漸漸失神。

渾渾噩噩之間,天旋地轉,終於再也沒有任何知覺。

……

。 幻天技室外!

「呵呵,已經有大半的弟子都出來了,不過五殿的那幾個小天才,似乎,還沒有一個出來的。」目光望著那陸陸續續出來的人影,有的手持各色捲軸,高興激動;有的兩手空空,垂頭喪氣。

而此時,已是有大半的弟子都是從幻天技室內出來了。

在那旁邊,有著一張石桌,一張石椅,一名中年男子,趴在桌子上,不斷的記錄著那些拿著捲軸的弟子,手中所獲得的捲軸。

「記住,一年之後原樣退回,不能有任何損壞,在這期間,不得將捲軸帶出宗派,不得交於他人修習,一經發現,必定嚴懲,絕不姑息。」

男子神色平淡,每記錄一個,就會將捲軸交還給該弟子,而後都會囑咐一下。

「直到現在,竟然都還未有一名獲得高級戰技的弟子。」目光平淡的望著那石室門口,偶爾間,有著一兩個弟子從其內出來,然後去那中年男子面前做登記,隨著弟子一個個出來,竟是沒有一個弟子獲得高級戰技,讓得雙臂抱胸的周敖,微微皺了皺眉頭,嘆息道。

「那有那麼容易就獲得高級戰技,而且,那種戰技的幻境考驗時間也是較長一些,所以,還是靜心等等吧!」

最愛陽光下的你 ,李長老擺著個木頭臉,目光同樣停留在那門口處,淡淡道。

「那倒也是,看來是我太心急了,不過,我金天殿,如今也只剩下一名弟子還沒有出來了。」周敖轉頭看了看身後已是出來的大半的金天殿弟子,然後對著後者苦笑了一聲,道。

又伴隨著將近十分鐘的時間過去,而如今,經過各殿查數了一番后,已是確定,如今幻天技室中,還沒有出來的弟子已經的不足五名了,而接下來,想必出現的都將是各殿的精銳人物了…

而那穆鵬,也是在不久前悠悠蕩蕩的晃了出來,手掌的中級戰技在記錄完畢之後,畏畏縮縮的來到了李長老的旁邊,後者在得知后,差點沒氣得給他兩耳光,看到周敖那笑眯眯的樣子,李長老忍不住老臉一紅,悻悻然不在言語。

當他發現長春殿還有一人未曾出來時,那臉色方才暖和的一些,儘管這人是他一直都沒放在心上的歷天。

「不知道這一次,這些小傢伙中,有沒有哪個能夠獲得頂級戰技。」一身麻衣的冷漠老者此刻也是將目光投射到了那石門處,眸光中,也是有著一絲淡淡的期待。

「不容易,我記得上一屆,也只有大日殿楚承那小子和冰殿的清兒丫頭了。而且,這兩人的天賦,可是相當的不錯。」那一直端坐在石凳上的中年男子,此時因為人數的稀少,已是沒了他要做記錄的東西,因此,也是頗為悠閑的看著出口處。

「那也不一定,或許有一個人會讓我們很驚訝的。」

「哦?那我倒是很期待。」眉頭一挑,中年男子輕笑道。

他的話語剛落,在那石門處,輕微的腳步聲,清晰的傳進了兩人的耳中,在場的所有人,也是將目光緊緊的盯著那裡,此處的廣場,霎時間,變得有些寂靜,一道人影緩緩浮現,一名身著暗橙色服飾的少年,出現了眾人的眼前,手握著一卷黃色捲軸,臉上掛著一絲淡淡的疲憊,但那臉色的激動興奮,卻是難以掩飾,對著周敖笑道:「周長老,弟子不辱使命。」

「洪荒殿黃恢宏,獲得高級戰技玄土勁!」

中年男子記錄完畢后,將捲軸的等級緩緩念出,繼而又囑咐的一番,將捲軸交給了後者。

隨著中年男子的話語傳出,在場之人都是滿臉的驚詫,一道道目光儘是羨慕驚異,而洪荒殿這邊則是驚喜歡呼,周敖更是一臉欣慰的笑容。

而一旁的李長老臉色頗為的不太自然,狠狠瞪了一眼身後臉色通紅的穆鵬,頓時將後者嚇得縮了縮脖子。

「呵呵,恢宏,你這次的表現非常不錯。」周敖拍了拍後者的肩膀,笑容中不免得意之色。

那叫做黃恢宏的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捎了捎頭,剛要說話,周圍的一片喧嘩聲將他的話給堵了回去,轉頭看去,只見得又是有人從那石門處出來了…

「不知道這一次又是誰?」

一道金黃色的服飾顯得格外的耀眼,一名身材修長的俊秀少年緩緩走出,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甚至連腳步都有些踉蹌,不過他的手中卻是緊握著一卷古樸的暗黃色捲軸。

「金天殿郭志傑,獲得高級戰技金鐘罩!」

伴隨著中年男子的話語,又是一道道驚嘆羨慕的目光投去,瞧了瞧自己手中的中級戰技捲軸,在看看不遠處少年手中的捲軸,都是恨不得將之奪過來的衝動。

不過,就在郭志傑出來沒多久,竟是又有著兩道身影緩緩出現在石門之處,眾人目光看去,在那裡,一男一女挺立在此。

男的少年模樣,頗顯英俊,不過,那臉龐上的狂傲跋扈和眼眸中的強勢,讓得人難以心生好感。

女的肌膚如雪,臉頰如玉,白皙玉頸,挺翹瓊鼻,瓜子般的臉頰透露著淡淡的冷艷,那雙眸子,猶如寒冰所鑄,冰寒徹骨。

這兩人可謂是此處所有弟子中最傑出的兩人,眾人都有些好奇,這兩個天才中的妖孽,又將會獲得何種等級的戰技。

目光皆是有著熾熱的望著兩人,吳強望著那一道道投射而來的目光,臉上的得意絲毫不加掩飾,濃濃的狂傲充斥著整個臉龐。

「白師妹,我們去那邊登記一下吧!」對著旁邊的冰美人微微一笑,眼中卻有著不加掩飾的火熱,如此美人,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心動,只不過他比較直接罷了。

徑直向中年男子行去,然後將捲軸交給後者,一切完畢之後,中年男子緩緩讀出了捲軸的等級…

「大日殿吳強,獲得高級戰技噴火訣。」

「嘖嘖,竟然是高級戰技噴火訣,真不愧是大日殿的後起之秀。」

「吳強師兄真是不簡單,經過了高級戰技的幻境考驗,居然眼眸火亮,臉色依舊,一點事都沒有。」

「好強,我聽說這噴火訣雖說位居高級戰技,但其實真正威力已是隱隱可以和頂級戰技相媲美了。」

眾人一怔,頓時滿臉驚嘆的聲音不斷響起。

「冰殿白水凝,獲得頂級戰技凝冰劍訣!」

沒有理會台下的那些驚嘆之聲,緩緩的將白水凝所獲得的戰技念了出來,不過,這一次,中年的話語中有著一絲淡淡的情緒波動。

「嘶!」

一道道倒吸涼氣的聲音不斷響起,眾弟子都是暗暗砸舌,如果說,先前見到吳強獲得噴火術的時候,他們是驚嘆的話,那麼,此時在見到白水凝獲得的頂級戰技,他們則是感到震撼了。

面對著所有目光的焦點,白水凝俏美的臉頰依舊冰冷,古井無波,那些熾熱的目光不曾令她冰石一樣的心有半點的融化跡象。


吳強微微一怔,驀地有些愕然,他本以為自己獲得的噴火術已經可以穩佔第一了,但沒想到眼前的美女竟然足足比自己高了一個級別,微微撇了撇嘴,倒是並未說什麼,畢竟對方是個女子,而且,還是個非常漂亮的女子,如果換成男的,那可就不一定了…

「都出來了么,唉,終究還是大日殿及冰殿互占鰲頭,其他殿根本沒有實力競爭。」

「嘿嘿,冰火極致,攻擊無雙;土金防禦,獨擋一面,雖然土、金略遜色與冰、火,但總歸比稱為廢屬性的木靈力要強上不少。」

「的確,長春殿的存在已經大大影響了宗門的整體實力,真的該淘汰了。」

「呵呵,希望那一天的到來,這一次長春殿居然連一個獲得高級戰技的弟子都沒有,實在讓人看不下去。」

聽到台下眾弟子的低低私語,李長老臉色頗有些難看,眉頭緊皺了皺,眼中似有怒火在洶湧,但終究還是被其壓制住了,他也明白,長春殿蕭條了太多年了,木靈力不適戰鬥,乃是事實,他找不出理由辯駁。

如今也只有自己殿內的那歷天小子未曾出來了。

距離幻天技室關閉的時間已不足一盞茶了,倘若歷天不能及時出現,那麼即便他能夠通過考驗,也將會被取消得到任何戰技的資格,而如果說歷天也獲得頂級戰技,李長老打死都不相信。

可為什麼歷天迄今尚未出現呢?難道…他已窩囊到直接昏迷在了幻境當中?

「唉!」李長老哀嘆的搖了搖頭,眼中的凄涼叫人不忍直視,叫人心肺俱碎。

然而,下一刻,他卻是見到了有生以來最叫他無法相信的事。

。 只見得少年緩緩出現在石門處,一襲碧綠衣衫,將少年身軀映襯的修長單薄,挺拔洒脫,那臉龐依舊清秀,但一些細心人卻是感覺出了一絲不對,明明是一副少年面孔,但在那臉上,卻有著一絲深邃與滄桑,似乎進了一次幻天技室,他的心境提升了不少。

他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裡,卻是顯得格外的耀眼奪目,修長卻不顯消瘦的身材,獨特的迫人氣質,讓得不少人的目光都是停留在此處,不過,更多人的目光卻是投射他那雙手之上…

「天啊,我看到了什麼?」

「不對,一定是眼花了,這怎麼可能嗎?」

「呵呵,做夢…一定是在做夢,他怎麼可能一手一個捲軸?」

那些移到歷天手上的目光,在看到後者雙手時,皆是目瞪口呆,瞠目結舌,難以置信。

頓時間,整個全場,除了那名冷漠的麻衣老者外,皆是陷入的短暫的獃滯,有些喧鬧的廣場陡然寂靜,倒吸冷氣的聲音在廣場上此起彼伏,在獃滯過後,大部分的人都是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不過最後,鐵一般的殘酷事實卻是不得不去相信…

「咳咳!」望著全場那大部分的人都在陷入了獃滯,歷天不禁苦笑,輕咳了咳,將那寂靜的氣氛給打破了去…

緩緩行至石桌旁,對著中年男子輕輕一禮,將兩道捲軸交給後者…

目光凝視著歷天,男子臉上莫名意味閃過,伸手將兩道捲軸接過,男子輕輕攤開,目光看去,而當看清兩道捲軸的等級時,他那淡然的臉色終於是被驚異所取代,目光閃爍,最後看向歷天,眼中閃過濃濃的異彩…

「長春殿歷天,獲得高級戰技封靈指,頂級戰技元氣彈!」

輕輕吐了口氣,男子終於是將之緩緩念了出來。

台下一片寂靜,那原本還有一絲質疑的心緒頓時蕩然無存,那眾人的目光猶如看怪物一般,盯著歷天,不少女子更是秋波如水,媚眼頻傳,芳心蕩漾。

白水凝一雙明眸凝視著台上的少年,那素來冰冷的臉上,罕見的露出了一絲異動,美眸泛著淡淡的異樣,閃爍著莫名的光澤…

與麻衣老者對視一眼,皆是看出了對方那眼中的詫異,中年男子微微嘆息,想來就算是他也沒有想到歷天竟會取得如此成績。

冷漠老者眼眸中泛著奇異的色彩,那古井無波的老臉上,首次出現了一抹隱隱訝異,他深深明白,這種成績代表著什麼?

歷天所用的時間與白水凝相差不多,那就只能說明,歷天是同時接受兩卷戰技的考驗,這種重疊性的幻境,其強度絕不會是單純的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那種程度的幻境,就算是真正的靈識境弟子,都是難以通過啊!

更何況後者僅僅是靈力境後期的修為,即便老練如冷漠老者,也實在想不通,歷天究竟是如何通過的…

「一定聽錯了,一定是我聽錯了。」吳強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猙獰的有些扭曲,聽得台上所報出的等級,饒是他如何的狂傲,依舊是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偏頭對著旁邊的弟子道:「他剛剛說什麼?」

那名弟子見到後者有些猙獰的臉孔,嚇了一跳,顫聲道:「剛剛說歷天得到了兩部戰技,一個高級戰技,一個頂級戰技。」


「不會的,這小子的那頂級戰技一定是先前搶我的那道光團了。」吳強臉色森冷,一道幽光自瞳孔中一閃而過,大聲道:「長老,我有話要說。」

淡漠老者剛要說話,卻被後者打斷,微微一皺眉頭,淡然道:「什麼事?」

「長老,歷天他手上的頂級戰技本來是我的,卻被他趁我不妨奪了去。」吳強盯著歷天,聲音強勢而又霸道,冷聲道:「室內光線昏暗,他搶了就跑,在那種情況下,我根本沒法去找,所以才會讓他得逞。」

冷漠老者眼眸微眯,淡淡的凝視著吳強,片刻后,道:「你怎麼證明?」

吳強面色平靜,態度強勢,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強詞奪理而有半點的心虛,道:「其實很容易,只要讓我與他比試一場,自可定分曉,如果他連我都勝不了,那麼,他的這種成績,就要讓人猜疑了。」

他下顎高仰,以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度,俯視著歷天。

麻衣老人並沒有在理會他,將頭轉向歷天,神色略顯暖和,道:「小傢伙,那小子要向你挑戰,你接不接受?」

歷天神色一動,眼眸流轉,與老者對視一眼,有些無語,看後者那有些戲謔的神色,想來這老頭竟是想要慫恿他們倆打一架似的,歷天直接是有些哭笑不得…

「嘿嘿,小子,怎麼?不敢,也可以,只要你事後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我就幫你將那小子打發掉。」

突然間,一道有些熟悉的聲音自心中想起,歷天一驚,目光投向麻衣老者,頓時看到後者那莫名的淡淡笑意,心中一凜,暗想:這老人好恐怖的修為。

經過古經閣一役后,歷天的見識已是提升了數個台階。

「精神傳音!」至少需要神通境的修為方才能夠做到。

這老者其貌不揚,竟有如此修為,只是這傢伙看自己的目光,似乎有點…老不正經…

「做到什麼?」歷天看著麻衣老者,嘴唇微動,卻不發聲,問道。

「小傢伙,別裝瘋賣傻了,你懂的!」又是一道精神傳音傳了過來。

「呃…」歷天無語,以他的智慧,自然是知道老者說的什麼意思,不過,貌似他完全可以無視。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靦腆笑容,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戰。」

歷天對著後者攤了攤手,在老人那愕然的目光中,緩緩走進場中央,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容,只不過在那眼中卻是有著詭異森寒翻滾涌動。

目光望著歷天的舉動,吳強臉上掠過一抹燦爛的笑容,也是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經過歷天身邊時,低聲道:「嘿嘿,小子,現在後悔都沒用了,我會將你的骨頭一根根的敲碎。」

他聲音細小,也只有近在咫尺的歷天能夠聽到了,不過,就在他話音剛落,台上麻衣老者眸光緊盯著吳強,眼眸微眯了眯,臉上那先前的愕然已經化為淡淡的寒意…

「小傢伙你莫要輕敵,那小子乃是靈力境後期修為,靈力凝而不散,根基頗為紮實,不可小覷。」老者的聲音又在歷天心中響起。

歷天身軀挺拔,戰意高昂,強大的自信已經代替回答了老者的話。

「好吧,既然你倆都沒意見,那麼比試便就此開始,不過點到即至。」冷漠老者淡淡的道。

「呵呵,長老,比試切磋,拳腳無眼,所以,我想生死各安天命。」老人的話語剛剛落下,歷天便是微微恭敬的道。

那臉上的爛漫笑容,讓人難以相信,這話,竟是由他口中說出。

吳強聽得此話,頓時有些愕然,眸子看向歷天,面上露出一抹殘忍的獰笑,同樣應聲道:「不錯,拳腳無眼,生死自然要各安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