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要當街砍殺中獎的幸運鵝,謀奪他的獎品啦。」

「警察!」

「系統!」

「救命啊!」

「我不想死啊!」

……

一眨眼的功夫,這個叫『小弱雞』的佝僂男子,就上躥下跳著,不停的發出一道道尖厲的嚎叫,這粗糙難聽的嗓音,充斥在眾人耳邊——

堅持堪比一群喋喋不休的烏鴉!

季柚:「……」

季柚額頭青筋暴起,她猛地拔刀而起——

小弱雞的尖叫更加尖銳,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砰!」

一聲巨響!

大砍刀,狠狠砸在地板上,驚起一陣陣塵土——

季柚:「閉嘴!」

四周:「!!!」

「靠!」

「好暴力!」

「恐怖!」

……

小弱雞瞬間閉嘴!

「咳咳……」程煜忍不住清咳一下,打斷現場的緊張局勢,硬著頭皮解釋道:「觀眾朋友們?本店提供的這段精彩的舞大刀表演,大家喜歡嗎?滿意嗎?滿意的話,請雙擊666啊!!!」

說著,程煜使勁兒給季柚拋眼色——你可千萬別把大師的活動現場給搞砸了!

季柚醒悟過來,立馬雙手抱拳,沖著四周觀眾喊:「老鐵們,雙擊666啊!」

「老鐵們,別傻愣著了啊,趕緊點個讚唄!」

觀眾:「……」

觀眾一陣無語之際,程煜及時跳出來,哈哈一笑,道:「老鐵們,剛才是我們的售貨員跟大家開了個玩笑,頒發完第三個獎品后,馬上進入我們的下一個搶購環節!」

「大家激動嗎?」

「開心嗎?」

「期待嗎?」

程煜一連三問,立馬換來觀眾一片噓聲:

「阿大,別搞這些虛頭巴腦的人,趕緊開售吧!」

「阿大,你倆別耽誤時間了,大家都急著搶購呢!」

「沒空看你們耍猴戲啊!等著搶魂器呢!」

……

現場的氣氛,隨著觀眾的插科打諢與催促,再次活躍起來。

程煜順勢將第三份獎品頒發給這個叫「小弱雞」的男子。

接著,立馬安排起搶購活動。

小弱雞拿了獎品,正要開溜,結果,斜地里伸出一隻手,一把將他揪住。

小弱雞頓時面上一苦,垮著臉,語帶哭腔嚎道:「女……女王……饒命啊!」

季柚冷著眼,面無表情道:「生是女王的人?死是女王的鬼?」

小弱雞蠕蠕嘴。

季柚:「再造之恩,永世難忘?」

小弱雞抖著肩膀。

季柚:「但凡需要,隨叫隨到?」

小弱雞縮起脖頸。

季柚:「你死了!」

小弱雞:「……」

妙書屋 袁紹帶著大軍走了,沒有留下一點的想法。

當然這只是現在的想法。

而隨著他帶著大軍向魏郡出發的時候,冀州的韓馥也是發現自己好心居然讓一個如狼似虎的傢伙朝著自己這邊用兵了。

於是一點也沒有猶豫的他就準備起大軍去狙擊。

現在的自己可是比袁紹還要厲害很多的。

所以他完全的是不懼。

可是就在他這邊把周邊的郡國的兵力進行抽調之後,他馬上就發現,幽州的公孫瓚居然起兵了。

目的就是自己的冀州。

而且在上一次的聯盟戰中表現不俗的劉關張三人居然也在大軍中。

這些人的武力不差,而自己軍中就有隻有一個冀州上將潘鳳可用。

說起來這潘鳳也是運氣好,並沒有遇到那個他的命中剋星,所以現在的他還是冀州上將,是韓馥的心頭肉。

如此情況下,韓馥這邊派遣了自己的上將潘鳳,帶著人去迎戰公孫瓚。

而自己這邊則是帶著人去迎戰袁紹。

只是在這個時候,魏郡被攻克的消息傳來讓韓馥感覺到了這袁紹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弱。

一看到現在的冀州東邊有公孫瓚,南邊有袁紹。

而袁紹的攻擊速度很快,似乎就是為了整個冀州而來。

而且自己的人大部分都是袁氏的門生故吏,所以很多的人在聲援著袁紹,這讓他的防守根本就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於是,韓馥也是馬上就萌生了一個想法。

既然自己的力量沒有辦法再守住冀州,那麼不如做個順水人情,把整個冀州交給袁紹。

只是他這樣的想法剛剛有,他的謀士們卻都不同意。

因為他們知道袁紹的能力以及他能夠帶來的威望。

只要是他能夠擁有整個冀州,那麼基本上可以說是能夠快速的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只要他自己的影響力被擴大之後,他基本上就能夠快速的對整個遼東地區進行爭奪。

天下的霸主也就會在這一個時候出現。

但是心思活躍的韓馥聽到了謀士們這樣的擔憂之後,馬上就覺得自己的想法是真的好。

只要是自己這樣的去做了,那麼久可以跟著袁紹變得更加的好,因為袁紹的實力變強,自己的機會也就會更多,這樣讓一個州的大局觀,可不是別人所能夠有的。

於是韓馥議定之後,一邊讓潘鳳據守不讓公孫展攻入冀州,同時他親自趕往巨鹿,同時派人給袁紹傳遞了自己的書信。

話說這一邊,袁紹輕易的拿下了魏郡,整個人也是意氣風發,畢竟魏郡的拿下太過於簡單了一些。

這其中有一些奇妙也就不會說出去。

所以在魏郡,他快速的穩定地方,同時獲得了大量的錢糧為自己之勇,同時對魏郡的人才進行了象徵性的徵募,然後擴增自己的軍隊,並且派人去了河內。

既然魏郡以下,那麼河內無主,那就也一併佔了。

然後就在這個讓人興奮的時候,冀州牧韓馥的親筆書信送來,讓袁紹萬萬沒有想到。

於是袁紹匯聚文武,在自己的大帳中開始商議這件事。

「諸位,韓文傑差人送來書信,願意將整個冀州送於我!」

袁紹滿面紅光。

這一路,吃了老袁家這麼多的紅利,沒有想到這個冀州牧都要這麼做。

這天下哪裡還有這麼好的事情?

當然這種好事對於別人來說是不可能的,但是對於袁家完全的是有可能。

因為這韓馥可是老袁家曾經的門生。

「韓冀州應該是不做假的,他的心思應該也能夠明白,那公孫瓚限制於幽州,如今聯合我方一起來奪冀州,他是根本就沒有辦法對抗的,如此才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是極!主公之名天下皆知,又皆主公乃袁家長子,那韓馥拜入主公帳下也是自然。」

「是也,是也!」

一大群的人都是認可這一件事。

並不是說他們不專心的為自己主公去謀划這件事,而是這事基本上就是大家一開始預想的那樣。

「嗯,韓文傑的意思就是要和我會面於巨鹿,移交整個冀州的權信。」

「主公可引大軍前往!」田豐在這個時候補充了這麼一句。

袁紹應之。

然後很快就到了兩方約定的時間,袁紹帶著大軍來到了巨鹿,而韓馥則是也帶著人到來。

他看到了袁紹過來之後,一點也沒有冀州牧的架子,直接就是對著袁紹下拜。

這樣的行為已經是證明了此刻他的真心。

於是袁紹上前扶起。

韓馥讓人送上了冀州的錢糧賬簿以及各郡縣印信。

袁紹讓人接過,然後親自攜手韓馥,一起朝著冀州高邑而去。

隨著袁紹入主冀州,韓馥左右輔助,冀州各郡縣全部聽從袁紹號令。

而袁紹讓自己手下的四大謀士分別的去處理冀州事宜,出榜安民,以及穩定地方。

而就在袁紹短時間奪了冀州的時候,還在和潘鳳對戰的公孫瓚得到這樣的消息他也是氣的暴跳如雷。

正準備大軍強攻,然後顏良文丑二將領著一萬人馬趕來助戰。

於是公孫瓚只能是退軍。

之所以這樣並不是懼怕了袁紹,而是準備從長計議。

主要原因,那是因為司空楊彪從幽州牧劉虞那裡而來。

所以為了緩和一下和楊家的關係,公孫瓚只能是暫時的退兵。

不過這種欺騙之事,他也是不會忍受的。

只要等著這人走了,公孫瓚自然是要起兵攻擊袁紹的。

在楊彪卻退公孫瓚的時候,公孫瓚可並不知道楊彪已經和袁紹一直的聯繫著,如果知道,肯定不會賣楊彪這個面子。

而在另外一邊,袁紹奪得整個冀州的時候,韓裘等人此刻正在對西河郡進行著攻伐。

之所以這樣,是因為西河郡太守以前的時候就對丁原不對付。

因為丁原所在的上郡大部分都被南匈奴佔領,而丁原無計可施下對西河郡也是做出了一些不友好的舉動,如此才讓丁原在上郡站穩了。

這件事也就一直的被西河郡太守記著,一直到了這樣的情況下,他就是不降。高傑眼珠子往上一抬,他確實有些興趣,可臉上仍舊是不冷不熱:「聆都督,你我萍水相逢,想用五千糧草就收買我數萬兵馬背叛大明朝,還誘惑我軍和清軍開戰,莫非你以為我是頑童?」

「高總兵可不是背叛大明,而是回歸正統,眾人皆知真天子還活着,應天府那位陛下就要退位,讓真天子繼承大典。」

「哼,你說你的陛下是真的,他就是真的?鬼曉得是不是你從哪裏找個人冒充的?」

聆敬陽等的就是高傑這句話,他和岳令使個眼色,……

《帶着崇禎去流浪》第二百六十八章:攻城略地(二)塔里和恩多正在放哨,他倆和其他三人負責熊爪領五個出口中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