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吧!」

面對兩尊主宰,他毫不猶豫的催動了血色人影留給他的血芒。


「刺啦啦……」

瞬息之間,血芒迸發,太可怕了,天地彷彿在這一刻回歸了混沌蒙昧,它瞬息消失,噗噗兩聲,兩尊高高在上的主宰身軀一顫,轟然炸裂,就此隕落!

兩尊主宰,竟然齊齊隕落了!這種場面無疑是震撼的,即便是早有準備的諸葛龐,也是吃了一驚,雖然進入天獸山脈之後,主宰的力量會被壓制許多,可那也是兩尊高高在上的主宰啊,怎麼就這麼隕落了?血芒在斬殺了兩位主宰之後,轟然崩潰了,又令大片大片的強者就此隕落,而在微微發獃之後,諸葛大當家大吼一聲,宛若餓虎撲食一般,兇殘無比的沖向了剩餘的殘兵敗將…….

兵敗如山倒,兩尊主宰都瞬息隕落了,眾多強者的士氣可謂跌落了谷底,在諸葛龐兇殘的攻擊下,立刻土雞瓦狗一般四散奔逃起來,而痛打落水狗這個習慣,諸葛大當家一項是喜歡的,大吼一聲,尾隨著展開了繼續殺戮!

幾乎斬殺了所有的來犯者,諸葛龐繼續上路了,他的心中忐忑不安,因為距離核心之地已然不遠了,即將接近輪迴池。


「吼!」

一頭宛若巨熊的巨獸咆哮如雷,一掌拍出,天崩地裂,大片大片虛空化作了黑洞,其此刻猙獰無比,正對諸葛龐展開兇殘的攻擊。

「轟!轟!轟!轟!…….」

拳如奔雷,諸葛龐展開了反擊,無敵巨拳橫掃無敵,很快,這頭實力強大的巨獸慘叫,化作了其拳下亡魂!

前往核心之地的路途,註定不可能是一片坦途,諸葛龐一次次的廝殺,一次次的斬殺對手,斬殺巨獸,按照地圖的指引,耗費了數百年,他終於快要抵達核心之地了。值得一提的是,這段時間,兩大超級勢力竟然沒有人騷擾他,這倒是令諸葛龐省去了不少的麻煩。

就這樣,諸葛龐不斷的前行著,直到來到了一片龜裂的大地處,他的腳下發光,令他愕然,因為他發現自己踏上的那一塊地很不一般,寸草不生,方圓十丈,有紋理交織,在迅速發光。這是他的途經之地,沒想到竟然觸發了一種神秘的設定。

嗡……..

虛空被洞穿,一個時光通道出現了,諸葛龐不由自主的被傳送了進去。

前方,是一片光禿禿的地面,不過並沒有給人荒涼感,反而越發有一種聖潔,一塵不染的味道,前方中心處,有一些山體,宏大無比,都是石質的,卻綻放著無窮的混沌氣,就在這片石山之中,一頭龐然大物趴在那裡,令諸葛龐心靈悸動無比。

諸葛龐仔細觀看,發現這一頭龐然大物身後鎖著一條絢爛奪目的鎖鏈,上面竟然有大帝的氣息在流轉。它的樣子很古怪,渾身都是銀色的鱗片,像是一條穿山甲,不過卻有著猙獰的巨口,又像是一隻古老的鱷魚,肢體粗大而有力,在其背後,有著一對金色的翅膀,璀璨奪目至極。

這一頭龐然大物絕世恐怖,僅僅是趴伏著,似乎陷入了沉睡,便令諸葛龐幾乎要癱軟在地了,心中忍不住生出敬畏。

天獸!

心中一凜,諸葛龐瞬間肯定,這頭龐然大物,正是天獸,因為他的形態,與天獸一般無二! 天獸山脈,乃是通天之地的大凶之地,而這個區域以天獸為名,由此可見這一頭龐然大物有多麼可怕了!雖然其只是靜靜趴伏著,似乎陷入了沉睡之中,可是散逸出的一絲一縷氣息卻似乎要崩塌諸天萬界一般,可怕的令諸葛龐凜然!面對這麼一頭恐怖至極的天獸,諸葛龐感覺壓迫力太可怕了,比其鐵血古樹還要強烈而可怕!

親眼目睹了天獸,諸葛龐在震驚之餘,猛然想起了最重要的事情,根據莉莉絲女王陛下的說法,輪迴池,應該就在天獸沉睡不遠處才對。環顧四周,頓時諸葛龐激動了起來,因為他終於找到了目標。

散發海量混沌氣的山石很是非凡,就在這些山石之中,一片祥和光華在升騰,朦朧而神秘。

「那是…..一個小湖泊…..不對,那就是輪迴池!」

仔細的查看這片區域,諸葛龐隱約看到了一個澄凈無比的小湖泊,一面遮掩在光華之中的石碑聳立在那裡,上面刻畫著一些古老無比的痕迹,雖然不明白究竟是什麼,可是在看到這些痕迹的瞬間,諸葛龐心中浮現了三個字,輪迴池!

「轟隆隆……」

就在這時,龐大無邊的天獸身軀搖晃了一下,頓時令四面八方的虛空坍塌一片片,一種可怖的力量在散逸,又徒然被纏繞天獸的璀璨鎖鏈泯滅,沒有造成太過恐怖的毀滅。僅僅是微微動彈了一下,便有這麼巨大的動靜,諸葛龐這一刻悚然而吃驚,慌忙催動莉莉絲女王陛下留給他的祖器。

「咻!」


宛若一個古樸池子一般的祖器震蕩,驟然沖向了天獸,懸浮在其頭頂,灑落一種純粹的清光……

「唰!唰!…….」


驟然間,天獸睜開了雙眸,血紅血紅,充滿了一種殺戮的氣息,這一刻,諸葛龐忍不住噴血,整個身軀幾乎要炸裂了,還好,天獸眼眸之中的血紅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清明,同一時間,懸浮在其頭頂的祖器卻在龜裂,似乎無法堅持太久了。

雙眸盯著諸葛龐,天獸開口了,聲音如神雷隆隆「小傢伙,你是莉莉絲的繼承人么?可惜,你雖然天賦比那個小丫頭還要強一些,實力卻太弱了,而且,你身上有惡念留下的痕迹,必須要清除。該死的惡念,當年慫恿我犯下大錯,又以主人的天刑神鏈困我在這裡,否則,我一定拚死也要撕碎他!小傢伙,我清醒的時間不多了,你來這裡應該是想要進入輪迴池之中,祛除惡念的痕迹的吧?我成全你,希望你可以成功!放心,我在這裡為你護法,你不會受到任何的干擾!」

「偉大的天獸,您….您知道惡念?您的主人,難道是那一位存在?我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么?」震撼無比,諸葛龐結結巴巴。

「哈哈哈…..幫助我?你現在還太弱小了,若是你可以祛除體內惡念留下的痕迹,我倒是有一個忙想要請你幫助,好了,我的時間不多,你進入輪迴池吧,堅持,記住,一定要堅持,堅持到最後!」哈哈大笑,天獸一揮巨大的爪子。

「轟隆!」

一股恐怖至極的力量登時爆發而出,席捲住了諸葛龐,一下子將其拋入了輪迴池之中。

「噗通!」

伴隨著一聲響聲,諸葛龐已然被拋入了波光粼粼的輪迴池之中,登時,整個輪迴池爆發出一股恐怖至極的不朽氣息,除了這些,還有一種涅槃重生的氣息在醞釀。

渾身僵硬,像是被冰封了,一種森入骨髓的可怕寒意在瀰漫,諸葛龐的血肉被擠壓,簡直要碎裂了,他暗叫一聲不好,快速對抗。可是,接下來,極寒消失,池水突然沸騰,可怖至極的熾熱席捲而來,焚燒一切!諸葛龐大叫,悚然,他的肉身居然要熟透了,同時要被撕裂了,這輪迴池有極大的古怪。

男神,你人設崩了 ,但是發現如同陷入泥沼中,居然動彈不得,被禁錮在這裡。

「咔嚓!咔嚓!咔嚓!…….」

諸葛龐的肉身在龜裂,一處處的,看起來觸目驚心,遭受了莫大的痛苦,身體要被分解了,疼的難以忍受,靈魂都快化成光雨了,在被腐蝕。

俯瞰輪迴池,天獸發出了聲音「小傢伙,這是輪迴池,很奇異,我主人也叫它磨礪池,任何人進來都要承受超越自身所能忍受的極限痛苦,堅持下去,會有巨大的好處,可是若是沒有堅持住,結局只有一個,那就是泯滅!唔…..我想一想啊,好像除了當年的主人,無盡混沌紀元了,從未有任何一個天才做到這一步,全部都泯滅了,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驚喜吧。」

「堅持!」聞言,諸葛龐唯有咬牙堅持了。

「咔嚓!咔嚓!咔嚓!…….」


他的傷口在變多,裂痕變粗,骨骼之上也是一道道裂痕,極其糟糕,他的身體承受了巨大的傷害,這口池子中的液體十分恐怖,在碾壓他。池中的液體,由極寒到極熱等已經算是小問題,不算什麼,此時這些晶瑩的汁液擁有一股魔性力量,如同磨盤般,在碾壓他的肉身。

喀!咯!咯!

可以清晰的聽到,他體內的骨頭在折斷,他的血肉更是變形,裂痕成片,他馬上就要崩開了,鮮血從他傷口中流出,染紅輪迴池。

輪迴池像是一個可以磨滅神魔的可怕磨盤,將他碾壓在下,要粉碎成血泥。

「堅持!一定要堅持!我是不敗的,不敗!」惡狠狠的咬牙,諸葛龐竭力堅持著,不願意放棄。

承受的痛苦遠超越自身境界的極限,這可不是說說,這是超越了極限的痛楚,古往今來有哪一個可以通過?按照天獸的說法,只有它主人一個人曾經通過。

噗!

就在這時,諸葛龐的肩頭突然竄起一股血花,肩頭撕裂,整條右手臂都要脫離軀體了。接著,他又一聲悶哼,右腿震動,血肉模糊,腿骨折斷成數截,幾乎被碾壓碎掉了。情況越來越糟糕,自身在緩緩的解體,而面對這一切,諸葛龐只能無奈的看著,堅持著。

噗!

接著,諸葛龐的胸口那裡出現一個血洞,胸骨折斷,輪迴池水灌入了其中,可以見到心臟在四裂。

「嗯?」

諸葛龐雖然陷入絕境,瀕臨覆滅的境地,但是他忽然生出奇異的感應,因為,自身雖然在受損,但不是絕對不能抗爭了,體內有一股很微小的光團釋放奇異生機,可惜,這股生機很微弱,杯水車薪,難以改變大局。

堅持!堅持!再堅持!

竭力堅持著,最終,諸葛龐慘叫了起來,他的手臂、臟腑等都被壓斷了,而後碎掉了,到最後他整具軀體都扭曲、變形了,連頭蓋骨都裂開了,輪迴池,真的太可怕了!

俯瞰池中掙扎的諸葛龐,天獸眼眸有了一絲黯淡,再度開口道「小傢伙,我曾聽聞我主人說過,這輪迴池之中蘊含了一種魔性,唯有戰勝這種魔性,才是獲勝最關鍵的,不過,想要扛到魔性爆發,太難了,即便是主人當年都是九死一生!哎…..可惜,可嘆啊!」

「啊!」

慘叫不斷,諸葛龐的額骨徹底裂開了,身軀也在這一刻炸裂成了許多塊,體內的諸多物品,都被他收入了本命靈魂的深處,可是,本命靈魂也在龜裂瓦解,有一種可怖的力量在瀰漫!

雖然他的體內有一團奇異的生機,對抗這股力量,可是不夠強大,始終不能擺脫這種大危機。

「給我聚!」諸葛龐怒吼。

四分五裂的軀體,被他強行聚集在一起,他竭力想要自己復原。可是,一切都是那麼無力,儘管他在催動體內的一道道門戶出現,可是,還是抵禦不住,轟然間,身軀再度炸裂…… 轟隆!

輪迴池翻滾,一團璀璨而柔和的金光衝出,一下子包裹住了崩潰的諸葛龐,此時,他的狀態十分糟糕,已經沒有完整的人形,成為一片血肉與碎骨,再這樣被禁錮,異常危險。這團光如同一座金色的火爐,焚燒與炙烤他,能夠清晰的看到,諸葛龐的元神也在瓦解。

「我就要死在這裡了嗎?」諸葛龐不甘,如此自問。

他不肯放棄,依舊在抗爭,在掙扎。

轟!

諸葛龐的那團血肉爆碎,再一次被碾壓,成為血霧,骨頭也都成為沙土般的碎屑,完全被碾爆了。

此時,本命靈魂,包括不朽元神都成為很多碎片,在這裡發光,要飛向四面八方。但是, 魔道之祖 ,保持自身不滅,想要堅持下去。

金光柔和,卻霸道無比,化成一個又一個符號,跟他那爆碎的血肉交融在一起,不斷糾纏,像是在和泥,反覆的碾壓,不斷的鍛造。

「嗚嗚嗚嗚…….」

諸葛龐的本命靈魂深處,有一層層的灰色霧靄在瀰漫,散發出一種誘惑人心的聲音「臣服,臣服我,賜予你永恆的力量!」

「嘩啦啦…..」

大片大片的鮮血在翻滾,其中閃爍這一道道古老而神秘的符文,此刻,詭異的出現在了諸葛龐龜裂的本命靈魂四周,在緩緩的滲透,要徹底沖入其中。

「賜予你不朽與永恆,速速臣服吧,否則,必然泯滅……」模糊而詭異的聲音傳遞而出,對諸葛龐的本命靈魂進行誘惑,十分恐怖。

「滾開!」諸葛龐大吼,不願臣服。

「臣服…..否則…..隕落!」詭異的聲音繼續,令人毛骨悚然。

不得不說,這種詭異聲音太可怕了,很是妖異,充滿了一種魔性的力量,令人心中浮想聯翩,根本難以把持自己。強如諸葛龐,在這一刻也有一些恍惚了,本命靈魂劇痛顫抖著,不斷瓦解,令他受到了強大的壓迫。

「或許,臣服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詭異的,他的心中浮現出了這樣的念頭。

「死都不可以如此!」很快,他又生生將這種念頭摒棄,徹底杜絕。

「不朽…..長生……無敵……」那詭異的聲音帶著冷意,不可抗拒,直接作用在諸葛龐的本命靈魂體之上,要給予好處,命令他臣服。這時,諸葛龐已然完全化作了一團爛肉,完美宇宙雛形,大帝胚胎,盡皆乾癟了許多,至於不朽元神,更是不斷的分解著,可即便如此,纏繞其上的詭異黑絲,卻依舊死死纏繞著,不願意離去。

「永不服輸!寧死不降!」

在各自可怕的誘惑下,諸葛龐本命靈魂發出了這樣的大吼,堅定不移,似乎滄海桑田都不會改變,而這種意志下,一直包裹著他的那一團金光,像是感應到了什麼,轟然間光芒暴漲,一種神秘無比的力量驟然沖入了他的體內,詭異的霧靄泯滅,來自於輪迴池可怕的力量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溫暖無比,浩瀚無窮,令諸葛龐忍不住舒服的要呻吟的力量!

「咔嚓!咔嚓!咔嚓!……」

輪迴池底部,有著一根根散落的金色骨頭,此刻,它們竟然在自動組合,驟然間便化作了一具金色的骷髏,它明明只是一個骷髏,諸葛龐卻詭異的感覺,在輪迴池底部,有人正在對著他微笑。

「不破不立,破而後立,天下無敵!」

金色骷髏站立在輪迴池底部,發出了一種聲音,很模糊,也很悠遠,彷彿自天際盡頭傳來,又像是從洪荒歲月前震蕩而至,十分神秘。

「咕咚!咕咚!咕咚……」

隨著金色骷髏的這句話,諸葛龐化作的那團血肉居然蠕蠕而動,重新生長了起來,到最後又有了軀體的樣子。

骨頭也在生長,在重續,一具軀體被重新凝聚了出來,肌膚如美玉,細膩的足以讓任何的女子羨慕,全身的肌膚都呈現出一種金屬般的光澤,力量感十足!

「太好了!不破不立,破而後立,天下無敵!」

諸葛龐狂喜,因為他瓦解的趨勢消失了,剛剛還如同毒液的輪迴池池水,此刻卻成為了最為寶貴的寶液,蘊含了珍貴至極的物質,比其混沌原始液還要珍貴,瞬息便彌補了海量的損耗,令諸葛龐恢復了過來。這種寶液太珍貴了,諸葛龐不僅**恢復了過來,而且似乎越發強橫了,而且,他原本龜裂瓦解的本命靈魂體也得到了彌補。

「該死,怎麼還在?」

瞬息恢復,諸葛龐心中狂喜,不過,待得看到不朽元神依舊被那漆黑絲線束縛之後,他忍不住怒罵了一聲,心情頓時壓抑了起來。為什麼來通天之地,諸葛龐最重要的任務便是祛除惡念留在他不朽元神之上的黑色絲線,可是,他經歷了這麼多兇險,竟然依舊沒有解除?

「轟隆隆……」

輪迴池底部,波浪滾滾,金霞萬千,瑞光若火山,不斷噴涌。一切都是一具金色骨架帶動起來的!他是神聖的,也是祥和的,但是對於諸葛龐來說卻是可怕的,他瞬息被其筋骨,失去了自由。這一刻的諸葛龐憤怒無比,迫切的渴望更近一步,自從進入通天之地,已然不是一兩次被禁錮了!

「轟隆隆……」

禁錮了諸葛龐之後,那一隻手對其拍擊而出,簡直是不可承受之重。金色的手骨比混沌至寶只怕都要厲害不知多少倍,打在諸葛龐的身體上,讓他剛凝聚成型的身軀竟滿是裂痕。鮮血一縷又一縷的溢出,諸葛龐渾身都赤紅了,血水從身軀的大裂縫中流出,看起來觸目驚心。

「該死!」

諸葛龐憤怒了,慌忙運轉神通,海量的輪迴池水湧入體內,渾身噼里啪啦之聲不斷,竟然在很短的時間內再度恢復了過來。

「轟隆隆……」

他剛剛恢復,那隻金色的骨手猛然再度拍出,攜帶一種可怕至極的氣焰,轟然間再度拍出,令被禁錮的諸葛龐大口咳血,再度受到了重創。

這一刻,諸葛龐有一種想要罵娘的衝動,可是,徒然間,他反應了過來,這手掌拍擊的部位都是他的薄弱之處,彷彿是在「挑刺」!他心中一驚,有所明悟, 校園重生︰國民女神,超帥噠 ,這是指點修行,為了他能更進一步?

砰!

就在此時,一片金光再度噴薄而出,一條黃金骨臂抬起,向著諸葛龐拂擊,不是很柔和,加重了力道。

又一次拍擊開始了!

毫無疑問,諸葛龐再次大口咳血,遭遇重創,比剛才還嚴重。

三擊過後,那金色骨架再次不動了。

諸葛龐一邊快速恢復,一邊蹙眉,難道他身上有這麼多的破綻,這不應該才對。仔細內視,這一次,他知道了,所謂的破綻是被無限放大的結果,若是靠自身尋找,便是天眼都難發現!將瑕疵無限放大,而後給予重擊,故此才讓他的形體渾身是血。

「是了,這個天地間,有什麼是無缺的,又有什麼是完美的?若是尋找,總能看到破綻,以金色骨架的境界來尋我這個境界的弱點,自然可見瑕疵。」諸葛龐做出這樣的判斷,不再蹙眉,反而放開了心神,全身心的研究,並且修復傷體,彌補弱點。 諸葛龐一邊快速恢復,一邊蹙眉,難道他身上有這麼多的破綻,這不應該才對。仔細內視,這一次,他知道了,所謂的破綻是被無限放大的結果,若是靠自身尋找,便是天眼都難發現!將瑕疵無限放大,而後給予重擊,故此才讓他的形體渾身是血。

「是了,這個天地間,有什麼是無缺的,又有什麼是完美的?若是尋找,總能看到破綻,以金色骨架的境界來尋我這個境界的弱點,自然可見瑕疵。」諸葛龐做出這樣的判斷,不再蹙眉,反而放開了心神,全身心的研究,並且修復傷體,彌補弱點。

很快,在輪迴池水的神奇作用下,他的軀體再度恢復了,只是身軀依舊被禁錮著,沒有脫離危險。

「不好!」

徒然,諸葛大當家感覺不妙,這骨手竟然將他的本命靈魂體扯了出來,輕輕拍擊,這十分糟糕,問題非常嚴重。靈魂,這是每一個修行者最最看重的地方,一旦有損,將是難以想象的大災難!

不過,他想多了,凝實的本命靈魂體被拍擊,如同被錘鍊,雖然金光四射,光雨環繞,但是並未有致命之傷。而且,他發現自己的本命靈魂體縮小了一拳,越發的純粹凝練了。

這絕對是好的事情!

到了此刻,諸葛龐哪裡還猜測不出這金色骷髏的意圖,而那金色的骨手並沒有停頓,又一連拍打了兩次,令諸葛龐的本命靈魂體凝練了許多,越發強大了,這才停止了下來。

金色骷髏明顯沒有什麼意識,一切都是一種冥冥之中的規則本能在驅使著他所致,有一種神秘的秩序神鏈在其骷髏之軀上交織,讓這種行為成為了一種原始反應。

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