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無全屍……呵呵呵……」孫洪武忽然輕笑,聲音漸漸轉冷,從平淡變為陰狠,「好一個死無全屍,蕭易這是想斷絕我孫家的根啊……好,很好!」

青年男子不敢回話。

將心比心,他是能夠理解孫洪武此刻的狀態的。孫明權、孫明輝、孫焱,三個飛蛇會除了孫洪武最大牌的人,全死在蕭易手裡。孫焱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只是,理解歸理解,青年男子卻沒有多少同情。只因孫明權、孫明輝,在飛蛇會內,都不是怎麼得人心。

加上這兩件事,都是飛蛇會挑的頭。設計蕭易、埋伏蕭易。結果讓蕭易反殺的一個不留,只能說明孫明輝三人實力不濟,怨不得人。

青年男子暗自腹誹。

孫洪武一番陰沉沉冷笑過後,低吼道,「去,把那件物事給我拿出來,一人一個分配好。有它在,我就不信,不能讓姓蕭的死無全屍!!!」


說到最後,孫洪武聲音,幾乎是從牙齒縫裡蹦出來。

一家三口人全都死無全屍,孫洪武心中的嫉恨、憤怒之火,徹底點燃。

「啊?」青年男子聞言一愣,緊接著明白過來,知道孫洪武說的物事是什麼,當即驚懼道,「會長,如果動用那件物事,我們會很被動的,一個不好,所有人搭進去都有可能,會長我看您還是……」

「閉嘴!我是會長,我說了算!」

孫洪武咆哮,「讓你拿你就去拿,其它廢話給我少說。姓蕭的欺人太甚,殺我全家。我不滅他三族,怎麼對得起死去的輝兒、權兒和老父?」

孫洪武嘶聲怒吼,武王氣勢外放,壓迫的整個大殿空氣,立即為之禁錮。

青年男子趴在地上,瑟瑟發抖,再也不敢開口,顫聲道,「是……是,屬下明白。這就去分配那件物事。」

「去吧。」

孫洪武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得到指令,青年男子忙趴在地上,往後挪移。靠近門口了,才爬起來快速離開。

看著他遠去背影,孫洪武壓抑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一拳轟擊在虛空中,發出「砰砰」兩聲巨響。

「蕭易!你殺我全家,這是你逼我的,你逼我的!!!」


孫洪武仰天憤而大吼,睜開的眼眸中儘是瘋狂殺意。

……

開陽河。

天罡城外最大的一條活水河,河寬近三十米,源頭據說可以追溯到龐大的落月山脈。

清晨的陽光,灑在滾滾流逝的河面上,折射出一片金光燦爛的反光。

波光粼粼,美不勝收。

河岸邊上,柳青、王婧,緩步走上一條帆布船。

「蕭弟弟,你回去吧。等到下一個地方,我們就會改名換姓,不會再引人注意。」

王婧眼眶泛紅,站在船上朝蕭易揮手告別。

「沒事,等你們駛遠了,我再走不遲。」蕭易保持微笑,大聲道,「另外王姐,你也不用往心裡去。飛蛇會,它蹦躂不了多久。」

「蹦躂不了多久?」王婧一愣,繼而大急,喊道,「蕭弟弟,你可千萬別做傻事。你最好也快點離開天罡城,回宗門去。只要待在宗門內,不管是霸刀門,還是飛蛇會,都奈何不了你。」

「沒錯,蕭兄弟,我看那霸刀門,也不會放過你的。你還是早一點回去吧。」柳青跟在後面附和道。

語氣誠懇,關切之意,溢於言表。

被人關心的感覺,無疑是溫暖的。蕭易心中暖洋洋一片,揮手道,「你們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你們走吧,早點離開這裡。」

對於霸刀門、飛蛇會。

蕭易很清楚,自己和它們已經結下了化解不開的矛盾,雙方只能有一個能繼續存活下來。

這其中,霸刀門還不敢光明正大的來,蕭易可以暫時放一邊,只需保持警惕即可。

而飛蛇會,蕭易已經在琢磨怎麼把它連根拔起了。

最高修為不過是武王境界。

這樣的小勢力,蕭易有信心做到,把它徹底滅絕。而擺在面前唯一的問題,就是不能跑掉一個人,需要仔細謀劃一番。

為此,蕭易才迫不及待的送走柳青、王婧。

把兩人送走,沒有了顧忌,蕭易才能放手大幹!

……

帆布船漸漸遠去。

直至沒了蹤影,完全消失在遠方的河面上,蕭易才轉身,往天罡城方向回走。

一邊走,一邊思考對策。

對付飛蛇會,首先一點就是摸清楚它的具體人數,這點尤為重要。

其次,速度要快!

不能在對付飛蛇會的時候,被霸刀門搶到機會砍後背。真要是那樣的話,那蕭易還真有可能折損在天罡城……

… 當然,最好的手段,其實是把戰狼堂拉進來。

本來,城守府也可以。不過,蕭易不想那麼快就讓葉雲飛還人情。

至於戰狼堂,蕭易是不想欠人情。

另外,還有一層考慮。那就是天罡城四大勢力,蕭易不想徹底參與進去。

答應葉雲飛參加十大城池排名戰,已經是最後底線了。真要和其中某一方,藕斷絲連,糾纏不清。那蕭易以後想要抽身,就不是一般困難。

邊走邊思考。

很快,蕭易出了河灘,來到草叢遍布的小路邊。

也就在這時。

一道凌厲的殺機,驟然憑空乍現!

唰!

蕭易心跳加速,面色大變,甚至來不及轉頭,細看到底是誰,對自己發起攻擊。

那森冷、死寂的無形殺機,便已然抵達頭頂。

呼!

狂風大作。

這一突然的襲擊,帶動強大立場,攜帶著泰山壓頂般的沉重氣勢,從天而降。


瞬即湧起的可怕勁道,產生的罡風,吹的蕭易雙腳險些站立不穩。

尚未做出反應,就感覺到了一股尖銳的勁氣,直衝自己的天靈蓋而來!

電光火石之間,蕭易低喝,《不死金身訣》運轉開來,元氣外放,使其衍化護體罡氣,覆蓋住自己全身上下。

然後。

雙腳用力,狠狠踩踏地面。藉助沖勢,閃避開來。

後退的同時,元府鼓動,《霸王神拳》施展來,對著攻擊來的方向,一拳打出。

「嘭」的聲響,幻化出層層疊疊的震蕩之力,波紋攪動,爆射一陣璀璨耀眼的光芒。

目標方向,也就是自己的頭頂上方,就是兇猛擊出!

這一連串動作,蕭易自認已經夠快了。

但偷襲者的速度更快,簡直快到不可思議。在蕭易後退偏過腦袋的剎那,肩膀部位依然被對方打中。

「鐺!」

沉悶好似兩把兵器相互碰撞,產生的聲音,驟然響起。

蕭易立即感覺到肩膀傳來劇烈的震動麻痹感,透過元氣防護罩,進入皮膚表層鑽進肌肉,再由神經傳遞至身體各處。一層層所過之處,就像刀割般遍及全身上下。

疼!太他。媽的疼了!

元氣防護罩沒什麼用,但《不死金身訣》第一轉的威力,非同小可。

就這樣,對方的攻擊,仍然能無視防禦之力,直達蕭易肉身。所使用的兵器,顯然是一件寶器。

疼歸疼,但蕭易並沒叫出聲。咬緊牙關,雙拳出動,再次順勢向上狠狠打出去。

轟!轟!

空氣炸響。

火焰元氣,幻化的震蕩波,席捲開來,衝天直上。

然而。

蕭易只聽到「噹啷」一聲脆響,火焰元氣掌印就被一股強悍的力量,生生打散。

隨之而來產生的反彈力道,順勢降落回。衝擊在蕭易身上,打的蕭易連連倒退。

「該死!」

蕭易咒罵一聲。

不過,趁此機會。迅速移動身形,《大鵬踏空步》施展開,身形連續幾個跳躍,往後彈跳出去十幾米遠,回到河灘邊上,和偷襲者拉開了距離。

「嗖!——」

蕭易後退。

偷襲者也沒就此放過的打算,幻化出一團巨大的黑影,繼續發起攻擊,俯衝而下。

嗤!嗤!嗤!

凌厲、霸道的勁風,撕裂空氣,直撲蕭易腦門而來。

恐怖的勁道,在河邊拉出一條深深的溝壑。澎湃的氣勁,更使得無數泥塊,拋空飛起。

遠遠看去,就像是下起了一陣小雨,在河面上飛舞飄灑。

「金剛神掌!!!」

面對如此攻勢,蕭易不得不使出剛圓滿的絕招。

火焰元氣在前,熾熱高溫在後。巨大的手掌印,憑空召喚出現,攜帶陣陣呼嘯之音,在咆哮嘶吼中,迎著巨大黑影,正面猛烈的撞擊上。

「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