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意領域,殺意波動,波動,如果從字面意思上分析的話,完全可以把殺意波動這樣的攻擊方式想象成聲波武器那樣的攻擊方式,沒錯,一旦展開殺意領域,艾文周圍三百平米左右的土地就會出現震動,那麼就是說,艾文就是一個聲音源,不斷地從體內產生超聲波或者次聲波,這樣不同波段的音波,融合能量攻擊的方法,進行震動,這不和音殺功一個效果嗎!」漸漸地張小帥心中終於有了些思路

「哈哈哈,我找到你了,主角,受死吧,殺意地獄!」就在張小帥找到克制艾文殺意領域的方法只是,艾文竟然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張小帥的身後,同樣張小帥的靈覺一無所獲,艾文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

但是,這一次張小帥已經有了準備,就在艾文攻擊的時候,整個人高高躍起冷喝一聲道:「無量獅子吼!」

「……嗡……」

首當其衝的還是首先發起攻擊的艾文,只看到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波動,快速朝著張小帥蔓延,所到之處,地面上的鐵塊還是碎石皆被波動攪成碎末!

「吼!」

但是,張小帥準備充分,整個人就像是一隻鳥兒一般遠離地面,雖然艾文的殺意波動也能引發空氣中的震動,但是對張小帥影響並不是很大!

就在一道道殺意波動即將接近張小帥之時,只看到張小帥猛地吸入腹腔一口氣,隨即猛地噴了出來,一道無形的聲波屏障,在生命真元的加持下,如同實質般的能量攻擊波一樣狠狠地撞擊在了艾文的殺意波動之上!

「轟、轟、轟……」

頃刻間,張小帥噴吐出的聲波就像是無情的破碎機器一般,一股腦的撞碎了艾文打出的數十道殺意波動,隨即更是將艾文狠狠的撞飛了出去!

「成功了!」見狀張小帥暗暗竊喜,因為在這個危機關頭,張小帥竟然無處了《無敵神功》中的音波功無量獅子吼!

無量獅子吼vs殺意地獄……

無量獅子吼勝!(未完待續。。) 終於,張小帥與艾文的戰鬥引起了其他進入到遺迹中修鍊者的注意,很快,七八名能夠御空飛行的重塑境界高手圍了過來!

「你們是什麼人?」其中一個長著豹子眼的中年修鍊者冷冷的看著張小帥二人問道

聞言,艾文冷冷的哼了一聲,並沒有理睬對方,在這個世界,只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完全可以蔑視他人,艾文不想解釋,也不願意解釋,反正等到殺戮之劍出現的時候,在場的眾人都會成為被他殺死的對象!

但是,張小帥不同,在這個地方多一個朋友,就會少一個敵人,尤其是有艾文這麼一個強大的敵人虎視眈眈的情況下,就算張小帥沒有笑臉也硬是擠出個笑臉道:「各位前輩,晚輩白鷗島武修者張小帥,是侮辱這個地方的,請不要見怪,如果有打擾的話,我馬上就離開這裡!」

「離開,你打算往哪裡去,遺迹里的那個寶物要出現了,已將將整個遺迹與外面的世界斬斷,我們走不了了,至少是在寶物被人取走前我們走不了了!」微笑的確是所有地方表達善意的最好方式,看到張小帥灰頭土臉的還不忘沖著自己傻笑,那長著豹子眼??小說.的中年修鍊者也不禁放鬆了警惕!

(唉,恐怕一會殺戮之劍出現了我們就更走不了了啊!)

聽到那中年修鍊者的話,張小帥心中一片黯淡,沒錯就是那種無力的絕望感,艾文已經這麼強了。在場眾人中。張小帥能夠感覺到沒有一個人是他的對手。一會兒搶奪殺戮之劍時,恐怕這把寶劍一定會被艾文這個強者先一步拿到,那個時候有殺戮之劍在手,原本就厲害的嚇人的艾文,恐怕就真的無敵了!

「是啊,我們走不了了,但是一會殺戮之劍出現,只有拿著那把殺戮之劍的人才可以斬破世界屏障。只有那一個人才能從這裡離開,我們都死定了!」就在這個時候,艾文忽然冷笑了聲道

聞言,張小帥心中暗暗叫苦,這個艾文絕對是在挑撥離間,讓在場眾人先一步發生混戰,這個混蛋傢伙,張小帥暗罵不已!

但是,沒有不辦法,聽到艾文的話后。在場不少人都隱隱有些心動了,恨不得馬上將身邊的人幹掉。最終由自己掌握殺戮之劍!

人性都是自私而貪婪的,尤其是在這種涉及到自身安危的生死關頭,看到在場五六十名重塑境界或者重塑境界以上的高手,已經蠢蠢欲動,張小帥終於忍不住,指著艾文大吼道:「大家不要聽他瞎說,只要劈碎了世界屏障,我們所有都可以離開,這個傢伙分明是想誘導我們先一步火拚起來,等到我們兩敗俱傷,他在坐收漁翁之利啊!」

聽到張小帥的話后,那幾個正準備動手的修鍊者紛紛感覺張小帥說得有理,同時對艾文怒目而視,其中幾個人甚至已經拿出了武器!

「疾……」

就在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誰,大吼了一聲,一把閃爍著青芒的飛劍,快速的向著艾文絞殺而來!


「轟!」

同時一個巨大漆黑的鐵印也跟著從天而降,那鐵印足有一走小山一般大小,動手的人絕對是一名實力強大的修真者!

「呵呵,別說你們殺不了我,就算你們能夠僥倖幹掉我,離開這個遺迹,你們也活不成,因為我的小隊就埋伏在外面,只要看見出去的人不是我,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幹掉你們!」看到來勢洶湧的青鋒長劍與烏黑鐵印艾文無所謂的笑了笑,隨即單手一揮,兩個細長的手指輕鬆地夾住青鋒長劍,隨即猛地用力,一聲脆向後,青鋒長劍被他生生折斷!

下一刻,艾文根本就沒有用眼睛去看,隨便抬了抬手就將從天而降的烏黑鐵印一拳擊碎!

「蓬、蓬……」


與此同時,距離眾人不遠處的地方,兩團血霧暴起,剛剛攻擊艾文的兩名修真者,竟然被艾文無聲無息的殺死了!

「我記得一句話說的沒錯,最卑鄙的人並不是點燃了導火索的人,而是那個既點燃了導火索又躲在後面,觀賞爆炸效果的可悲傢伙,你真的是主角嗎,我現在都有些懷疑了,到底是什麼,讓你擁有了繼承那兩把鑰匙的能耐!」艾文舉手投足見連殺兩人,就像是幹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隨即懶洋洋的看著張小帥問道

見狀,張小帥心中一凜,他知道艾文很強,剛剛那兩名修真者的實力做少也是重塑境界第一級的,張小帥雖然能夠輕鬆的打敗他們,但是絕對不會做的像艾文這樣隨意!

「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我甚至認為你腦子有病,一見面就主角,主角的叫個沒完沒了,我真的已經很煩了啊!」很快,張小帥便冷靜了下來,因為他知道艾文即便再怎麼強大,在沒有破空升仙之前,他們之間也不可能有難以逾越的鴻溝,而且張小帥也有他自己的底牌沒有使出來!


艾文一招連殺兩名強者,當場將準備圍殺他的眾多修鍊者給生生震住,那種無形的威壓讓在場的每一個人臉色都有些發青,因為還沒交手,氣勢上就被艾文給壓迫到了一個低點!

「你們都他媽愣著幹什麼,媽媽的,沒聽那孫子說什麼嗎,一旦拿到殺戮之劍,我們都會死,還不如趁現在我們人多合夥乾死他啊!」見沒人敢上前,張小帥當即一聲暴喝,雙手雙刀,猛地揮舞,無量獅子吼抵擋殺意地獄!

剎那間,音波縱橫,刀光閃爍,艾文與張小帥已經戰成一團,打得難分難解,兩個人都是飛升境界的強者,戰鬥起來,附近不少觀戰的高手都被強烈的能量波動掀飛了出去,剎那間人仰馬翻,罵聲不斷!

但是,正因為張小帥這麼一鬧,不少人紛紛醒悟了過來,加入戰團,雖然他們的力量對於張小帥二人不值一提,但是螞蟻多了能吃象,只要有張小帥打主攻,他們在旁邊助陣,就不難找到艾文的破綻,伺機幹掉這個狂妄自大,目中無人的傢伙!(未完待續……) 如此一來,大混戰爆發了,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大混戰,而是一個人與一群人的大混戰!

艾文,雖然很聰明,甚至有些時候不弱於司馬博那個自稱為最強智者的傢伙,但是艾文從來都瞧不起比自己弱小的人,正因為如此,他才會被張小帥給利用,將他捲入到無數人的圍攻當眾!

艾文,雖然很強,但是畢竟雙拳難敵死後,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修為最低的人也有重塑境界第一級的修為,而且人數眾多,再加上張小帥這麼一個修為不比艾文弱小多少的存在,使得艾文人被動!

「呵呵,主角不死論嗎,真是可笑啊,剛剛差一點就把你給幹掉了,沒想到這麼快,結果就被改寫了,但是你們認為只是這樣就能贏過我嗎?」看著看著眾人殺意領域施展開來,修為越是弱小的人,受到的影響最大,一開戰就有幾個人被艾文身上散發出的強烈殺氣震傷,不得不退出戰團!

「哼哼,我是不是主角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今天我們必須要死一個,把你留下實在太危險了,我想如果司馬博在這裡的話,也會毫不猶豫的殺死你,雖然他連殺死你的興趣都沒有,小說.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會這麼做的!」張小帥逼聲成線,通過秘術向艾文傳音

果然如同張小帥猜測的那樣,艾文一聽到司馬博這個男人的名字的時候,臉色一僵,卻是再也笑不出來了。很顯然這傢伙在現實世界的時候在司馬博那廝手裡吃過鱉!

「不要再給我提起那個男人。你們面對的可是一頭憤怒的雄獅啊!」艾文放佛受到了極端的刺激一般整個人的氣勢不斷攀上。強烈的殺意如同實質的刀子一般不斷在眾人面前晃來晃去!

「大家快使用音殺功,這孫子要使用極限殺意波動了!」見到此情此景,張小帥知道不好,艾文使用殺意波動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場景,但是威力絕對比不上現在,所以張小帥才臨時隨便起了一個名字,大聲嚷嚷了起來!

但是為時已晚,艾文暴發出的殺意波動一圈接著一圈。肉眼可見的恐怖波動頃刻間就將距離艾文最近的幾個人撕成了一堆碎肉!

「吼!」

不過好在張小帥反應比較及時,當即無量獅子吼施展開來,恐怖的音波當即將艾文擴散出的殺意波動給生生壓了回去!

只不過這一次,張小帥失算了,艾文的極限殺意波動並不是剛開始普通的殺意波動,無量獅子吼雖然威力絕倫,但是並不能持久,很快,如同潮水一般的殺意波動再次蜂擁而來!

「退!」見狀,張小帥暗嘆一口氣。艾文卻是很強大,強大到已經超出張小帥能力範圍了。目前唯一能夠挽回戰局的就是等到殺戮之劍破封而出,誰人能夠先一步得到殺戮之劍就能掌控整個局面!

一旦施展殺意領域,艾文整個人就變得瘋狂無比,殺意波動拳一拳接著一拳轟出,幾名猝不及防來不及撤退的修鍊者還是被艾文生生震成碎肉!

不過艾文雖然很強大,但是在這片遠古遺迹中,所能發揮的實力也是十分有限的,畢竟這裡已經不再屬於仙神世界,那來自賽博坦星球的世界法則,正在不斷排斥不屬自己世界觀內所能包容的力量!

張小帥等人雖然也受到了不同程度而影響,但是這對於急於逃命的他們並不嚴重,雖然只是速度變慢了,攻擊力變弱了,但是這個地方也足夠多的天地元氣作為補償,剩餘的修鍊者將各自修鍊的功法法門在體內運轉了幾周天後,紛紛恢復到了全盛狀態!

「小兄弟,剛剛那個黃頭髮的傢伙到底是何門何派,為何習得如此恐怖的音殺功,我平生遇見過不少厲害的敵手,但是像他這樣能夠將殺念轉化為實體,我還真是頭一次遇到!」剛剛恢復過來,那個長著豹子眼的中年修鍊者便迫不及待的問道

聞言,張小帥苦笑不已,這樣的問題他該怎樣回答呢,總不能是艾文和自己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那麼張小帥如果這麼說,他肯定會被周圍這些修鍊者當成異類生撕了不可!

「我也不知道,看這傢伙的樣子應該是西大陸那邊的人,似乎掌握了一種控制聲波的神通,簡單地說,聲波分為次聲波和超聲波,但是引動聲波聲源就要震動,而這個遺迹當中大多數的廢墟都是金屬物質,這種物質平時還看不出來什麼,但是一旦遇到聲波,它就會進行傳導,我們身處在這片世界,聲波功法一旦進入我們體內,就會被那個黃頭髮的傢伙攻擊,導致耐臟破裂而死!」張小帥對於物理學聲音傳播的原理還是記憶猶新,當即苦笑著說道

「那麼我們該如何對付他的音殺功,畢竟剛剛他施展出的那個極限殺意波動,單憑我們的音殺功是對付不了的,甚至和他相同頻率的音波還會被中和反彈回來,我們該如何是好啊?」那中年豹子眼修鍊者苦笑著問道

聞言,張小帥笑了笑,他畢竟不是司馬博實是在想不出什麼行之有效的方法尷尬的說道:「剛剛那個人的音殺功最主要的特點就是無形無質,棉柔似水,我們唯有使用剛猛的音殺功進行反擊,如果說他使用只是普通的殺意波動還好說,但是一旦施展出極限殺意波動,我的無量獅子吼根本不能抵擋多久,這是其中一種方法,只能救得了我們一時,可是擋不住他一世!」

頓了一下張小帥繼續說道:「還有另外一種方法,聲音傳播的途徑無非就是從固體傳播、氣體傳播到液體傳播三種方法,如果我們可以將自己的身體改造成一種絕緣體的話,應該能夠抵擋他的音殺功,但是這樣的條件太苛刻了,我們只是凡人而已,絕對做不了這樣的事情,目前我們要做的就是,等到殺戮之劍出現,再盡全力將殺戮之劍強搶過來,到時候不管是殺掉那個人還是用殺戮之劍斬破世界屏障逃跑,我們都能夠佔據一定的主動權!」(未完待續……) 張小帥說完話后,眾人紛紛沉默,不過眼神中卻充滿了絕望,因為張小帥所說的三種方法,幾乎和沒有差不多!

像無量獅子吼這樣剛猛的音殺功,恐怕也就只有那些佛門中的高手才能夠使用,另外一個將自身改造為對音波絕緣的形式,這更加不可能,一個生命體,怎麼改變自己組成的最基本物質,就算有人懂得變化之術,那也只不過是將自己的身體外貌改變了而已!

至於三點,雖然在絕對的壓迫中,倒冥冥存在著一線生機,只要搶到了殺戮之劍,離開這裡或者殺掉艾文都是很有可能呢!

這一點是不容置否的,艾文雖然很強,但是他只不過是一個人而已,而張小帥這一方除開他自己以外,還剩下二三十個修為不弱的修鍊者存在,只要殺戮之劍出現,分出一部分強者纏住艾文,那麼他們是絕對有把握搶到殺戮之劍的!

可是,困擾在眾人眼前的難題真的有這麼容易就能夠化解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艾文能夠輕鬆地進入到殺意領域那種狂暴狀態,同——小說anshuba.樣的,一旦沒有了敵人,艾文也能夠輕鬆地走出這種狀態,這無形間就讓艾文立於不敗之地,別人攻擊他的時候,他隨時隨地都可以開啟殺意領域,如果沒有敵人他馬上就可以退出來,這樣一來,艾文就成了一個長相生猛的大螃蟹,讓人感到無從下口!

「刷、刷、刷……」

就在眾人商討著該如何搶奪殺戮之劍之時,忽然遺迹最中心有幾道璀璨的劍光衝天而起,同時一股令人窒息的殺氣瀰漫開來!

「好霸道的殺氣啊。真不愧有著殺戮之劍的名稱。這把劍恐怕就是為了殺戮才存在的。又或者這把劍已經殺戮了無數生靈,否則不可能擁有這麼強大的殺氣啊!」看著幾道衝天而起的劍光,那中年豹子眼的修鍊者痴痴的說道

「你們還等什麼,那個誰,對就是你,還有你、你、你、你你們跟著我去纏著那黃毛怪,其他人馬上把殺戮之劍搶過來,否則我們都得死啊!」見到此情此景。張小帥雖然也震驚不已,但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他很快就鎮定了下來,當即指著幾名修為不錯的修鍊者大聲嚷嚷了起來

不過,令張小帥失望的卻是,這些修鍊者完全忘記了艾文的威脅,鄙夷的看了張小帥一眼后,隨即紛紛瘋狂的向著殺戮之劍爆發衝天劍氣的地方御空而去!

「喂,你們難道都不想活了嗎?我靠!」見狀,張小帥當即毫無形象的大罵了起來

其實,張小帥明白殺戮之劍對於這些人的誘惑是巨大的。一旦拿到殺戮之劍,那麼獲得者不僅可以化解眼前的危機同樣也可以獲得強大無匹的戰鬥力。一舉兩的事情,又有誰會便宜了他人,而讓自己去充當那炮灰的角色呢!

張小帥又驚又怒,但是卻沒有其他的辦法,斬鐵刃與破甲刀攥在手心,隨著留意艾文是否會在暗處偷襲自己!

可是,當殺戮之劍即將解封的時候,艾文卻憑空消失了,原本還在瘋狂追殺眾人的他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不見了人影!

「莫非是剛剛這廝使用了極限殺意波動,神志不清,跑到了別的地方,或者被頭頂上的黑洞給吸進去了,那真是太好了,那麼搶奪殺戮之劍人人有份,我也來了!」短暫的思考了一番后,張小帥覺得自己的想法應該能夠成立,當即毫不猶豫的加入到了搶奪殺戮之劍的陣營當中,畢竟能夠拿到殺戮之劍對於自己來說,戰鬥力也能提升一大截,同樣的,據艾文所說殺戮之劍和自己手裡的破甲刀和斬鐵刃似乎都是七個最強位面留下的鑰匙,能夠撐起空間蟲洞什麼之類的東西,總之好處多多,張小帥沒道理不去分一杯羹!

「小子,你也來搶奪殺戮之劍了嗎,哈哈哈,就像你這樣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也敢來搶殺戮之劍!」看到張小帥也加入到了搶奪殺戮之劍的陣營,當即有五六名看起來似乎是一夥的修鍊者將張小帥圍住,其他的修鍊者三三兩兩的也停住了腳步,很顯然這些人都是一夥的!

「沒錯,就是我!」對於人性的劣性根,張小帥已經司空見慣,完全無視那幾名滿臉猙獰的修鍊者,冷笑了意思后,雙刀一合一把雙刃劍出現在了張小帥的手中!

「天地乾坤,宇宙無極,滅絕陣,開!」那五六名修鍊者果然是一夥的,眼看張小帥徑直朝著殺戮之劍的方向飛去,當即每個人都從懷裡掏出一面小旗子,朝著張小帥丟去!

別看那些小旗子剛掏出來的時候只有巴掌大小,但是一丟出來瞬間迎風變大,變成了一個近百米高大的旗杆,同時一道若隱若無的能量波動,將六桿大旗連接在了一起!

「六赤陽陣!」不過正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就在那幾名修鍊者布下滅絕陣之時,又有幾名修鍊者布下了強大的結界,六赤陽陣,將更多的人困封在了裡面!

見狀,張小帥暗暗叫苦,六赤陽陣張小帥可見過,那種結界,只要有人硬闖,絕對會被陣法上的六股純陽之火燒成灰燼,雖然滅絕陣不知道什麼原理,但是光聽著名字張小帥就知道這陣法不好對付,更讓張小帥氣憤的卻是,張小帥被這兩重大陣給死死地困封在了裡面!

「媽媽的,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嗎,給我破!」見狀,張小帥大怒,當即瘋狂地向著破甲刀內注入生命真元,瞬間破甲刀之上金光閃閃,犀利的刀氣縱橫激蕩,張小帥在賭博,畢竟陣法也是防禦的一種,破甲刀這種無視防禦效果,直切因果的能力,此時應該正好可以派得上用場!

可是還不等,張小帥動手破陣,一股極大的拉扯力量,自四面八方襲來,滅絕陣的六桿大旗飛速旋轉,速度越來越快,張小帥多停留一秒鐘恐怕都會被這滅絕陣撕成碎片!

見狀,張小帥不由得大罵了一聲,對方艾文的時候他們可沒有用這樣的手段,原來不是實力不夠,而是一直都心裡顧慮,各自藏著掖著啊!(未完待續……) 但是張小帥畢竟是一個經歷了無數次慘烈戰鬥的高手,當即冷靜了下來,破甲刀無功而返,斬鐵刃揮出!

一道烏光閃過,斬鐵刃夾雜著恐怖的能量波動,一刀斬在了正在飛速旋轉的六桿大旗其中的一桿之上!

「啪!」

如果說,破甲刀無堅不破,無視防禦對方防禦能力的話,那麼斬鐵刃就是所以兵器的剋星!

六桿大旗雖然是修真者們製造出的器物,非金非木,看起了就像是塑料的一般,但是它畢竟也是修真者們使用的兵器,斬鐵刃一刀下去,那看大旗瞬間崩潰!

但是,其餘剩下的五桿大旗並沒有因為張小帥砍碎了一桿大旗而崩潰,滅絕陣依舊飛速運轉著!

「你大爺的,跟老子來這套是不是,給我破!」知道對方一定要置自己於死地,張小帥沒必要手下留情,反正提防艾文偷襲也會被這群修鍊者幹掉,與其這樣束手束腳的戰鬥,反倒不如讓張小帥放開手腳大小說.干一場!

「起!」

也不知道張小帥哪裡來的一股子蠻力,運行玄天散手,兩隻巨大的光掌,硬生生的將兩桿大旗從地上給拔了起來!

「嘿嘿,就是你們幾個小人,放這個滅絕陣滅絕我是吧,那麼你們有沒有做好死的覺悟呢?」張小帥拔出兩桿大旗,並沒有收起玄天散手凝聚出的光掌,反倒是攥著兩桿大旗朝著那些布下滅絕陣打算滅殺自己的修鍊者攻殺而去!

反正,此時大家都被困在六赤陽陣當中,除了少數幾個人在結界外。其他人和張小帥的處境一般無二!

可憐的滅絕陣還沒有完全運轉起來。就被張小帥毀滅了一半的陣旗。剩下的三桿大旗無力的倒在了地上,沒有了生命真元的注入很快就變回到原本的一巴掌大小!

滅絕陣雖然被張小帥給破了,但是那些釋放滅絕陣的修真者還在,當即張小帥輪著兩桿大旗,滿臉獰笑的向著那幾名驚慌失措的修真者走去!

由於滅絕陣被破的太過突然,剛剛祭出滅絕陣的六名修真者皆被能量反噬所傷,一個個臉色慘白,看到張小帥這個如同魔神一般的傢伙向自己衝來。臉上更加的不好看!

「啪!」


見張小帥衝來,六名修真者紛紛祭出飛劍法器,準備奪路而逃,但是卻不料,張小帥就像是會未卜先知一樣,兩桿大旗一揮,當即藉助三名修真者的去路,隨即張小帥就像是拍蒼蠅一般,揮舞著兩桿大旗將那三名修真者打爆在了半空當中!

說好的官配不可拆呢 。還能跑到那去,知道自己在劫難逃。這三名修真者竟然面露猙獰,紛紛不要命的將生命真元注入到自己的法器中!

「轟、刷、嘶!」

一瞬間,三道破空之聲猛地響起,一方閃爍著烏光的鐵印、一把青鋒長劍與一件金色法倫朝著張小帥飛來!

見狀,張小帥冷笑不已,這三名修真者打算拚命了不假,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他們的反抗都是徒勞的!

「砰!」

張小帥在三件法器攻擊自己之前,首當其衝的就是,將手中的一桿大旗旗杆當成了棒球棒,隨即狠狠地砸在了方烏光閃爍的鐵印之上,一聲巨大的悶響,數十平米大小的烏光鐵印,當即被張小帥一棒子打到了半空中,隨即鐵印與六赤陽陣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剎那間耀眼的能量波動,照亮半空,六赤陽陣中射出一股赤紅色火光,瞬間將那烏光閃爍的鐵印融化乾淨!

「咔嚓!」

與此同時,張小帥一把甩開兩桿大旗,兩把短刀快速出現在掌心,破甲刀猛地一頂,隨即斬鐵刃揮動,來勢兇猛的青鋒長劍和金色法倫皆被斬鐵刃一刀斬成碎片!

「下面就該你們了!」三件法器瞬間被張小帥打碎,與之本命相通的三名修真者紛紛口噴鮮血,慘白的臉上變的更加蒼白!

不過,張小帥根本就不給他們再次祭出其他法器的機會,整個人騰空而起,在三名修真者愣神的時候,斬鐵刃猛地揮舞而至,一道烏光閃過,但是並沒有出現人頭落地的血腥場面,削鐵如泥的斬鐵刃竟然被一道淡淡的藍光擋住!

「呵呵,修真者的寶貝還真不少啊!」見狀,張小帥定眼一看,原來那三名修真者的掌心皆是攥著一塊巴掌大小的藍色玉佩,那擋住斬鐵刃的藍光正是那藍色玉佩發出的,當即張小帥冷笑一聲道:「破甲刀!」

「刷!」

隨著張小帥一聲叫喊,破甲刀瞬間替代了原本的斬鐵刃,隨即金光爆閃!

「哧、哧、哧……」

一串悶響后,三顆驚恐而猙獰的人頭落在了地上,斬鐵刃可以說是一切兵刃的剋星,而破甲刀則是能夠破除一切防禦的殺手,有了這兩把短刀助陣,張小帥的戰鬥幾乎翻了幾倍都不止!

「嗡……嗡……嗡!」

就在張小帥和六名布下滅絕陣的修真者打得正歡之時,幾名布下六赤陽陣的修鍊者開始加大力量壓縮六赤陽陣的困封空間,首當其衝就是幾名躲閃不及的修鍊者被六赤陽陣爆發出的赤紅色火光燒成一堆灰燼!

張小帥知道六赤陽陣的厲害,除非張小帥能夠像當初任天堂那樣透過六赤陽陣攻擊那幾個撐起結界的人,否則的話就算修為到了他這樣的地步,在這六赤陽陣之中也難逃一死,但是張小帥並沒有任天堂那樣的能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六赤陽陣不斷變小!

「媽媽的,活人還能被尿憋死嗎,靈丸、靈丸、靈丸……」一瞬間,張小帥發射了數十個拳頭大小的靈丸,但是除了一片因為爆炸引起的火光以外再無他物,靈丸的威力根本不能阻擋的了六赤陽陣不斷縮小,壓縮張小帥的生存空間!

見狀,張小帥也顧及不上那些沒有攻擊自己的修鍊者的似乎,當即一聲暴喝,無量獅子吼施展了出來,聲波不同於能量攻擊,自然可以穿透六赤陽陣的阻隔,震懾到外面撐起結界的人!(未完待續……)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