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問題!」

鐵牛點頭。

他並不覺得許楓能夠抗住他的一鞭。

許楓趴在石板之上,渾身散發著一抹紫光,在紫光縈繞之下,許楓宛若神明,霸氣非凡。

許楓雖然是百毒不侵,但也只是相對於毒鞭上的毒性,這鐵牛可是『靈』級的高手,他的純力量,都可謂驚人,一般人,就算是沒有這毒鞭,都會被鐵牛一拳打死。

鐵牛看著許楓身上的紫光,也是一愣,不過,握緊毒鞭的手,還是猛然揮了下去!

眾人精神都極為集中,誰都想知道那一鞭打在許楓身上,會是怎樣一種情況!

啪!

恐怖的響聲,鞭子在打在許楓背上的時候,直接把許楓背上的衣服給打開了一個口子。

許楓背部都裸露出來,只不過,這一鞭下去,那皮肉似乎沒有任何損傷。

連一丁點紅潤都不曾有過。

鐵牛也愕然站在原地,他沒有想到,許楓竟然沒有化為氣息而死!

甚至連一點兒皮外傷都沒有。

這怎麼可能!

「動了!」

眾人看見許楓在石板上微微移動之後,彈了起來,一副完全沒有任何事情般的站在地上,臉上平淡如水,正如方才救下任意之時,毫無半點變化。

在鐵牛嘴巴驚訝的緩緩張大的時候,許楓掛著一絲笑容,「你這一鞭,倒是夠厲害的,把我的衣服都打破了,不過,還好我依然站在這裡!」 許楓這話說出來看似謙和,但實則卻是蔑視,鐵牛奮力一擊,才只能擊破許楓的衣服,要知道,他可是軍區第一高手!

是萬千士兵心中崇拜的對象。

「難道你的實力已經抵達了『靈』的境界?」

鐵牛問道。

許楓搖搖頭,「你也沒用出全力,不是么?」

鐵牛微微一怔,這許楓果然厲害,竟然連他用出幾分力道都能感受的出,鐵牛的確沒有使出全力,因為,他並不想在這裡殺死許楓,以後者的能力,在這軍區幫他,能夠奪取更多功勛!

殺這樣一個對自己有用的人,顯然不是聰明之舉。

許楓這樣一說,倒是讓鐵牛對許楓的實力有些摸不清了。

「長官,你使出全力啊,一定可以把這小子弄死的!」

骨山說道。

「許楓是個人才,我留有重用!」

鐵牛說道。

「啊?」

骨山驚訝起來。

雷古臉上浮現笑容,「這小子,還真是厲害!」

「你的承諾應該可以兌現了吧?」

許楓問道。

「不錯,我答應你的,就必然會做到,你要斬殺誰?」

鐵牛問道。

骨山全身震顫般的看向許楓,他生怕許楓會指向他。

「放心,我還不想殺你!」

骨山鬆了口氣。

「你要殺他?」

鐵牛看著許楓指著已經癱在地上的東城,嘴角一笑,「殺吧!這等廢物,留在軍部,也是禍害!」

「骨山長官,難道還要我親自動手么?」


許楓說道。

「不,不敢,我來,我來!」

骨山慌張道。

這許楓不要殺他,他心中已經是天大的慶幸了,還敢違逆骨山的命令。

而場下不少厭惡骨山的士兵,見到這一幕,也是狠狠出了一口惡氣。

這其中就包括雷古,要知道,這骨山可是處處和雷古作對。

「骨山哥,別殺我啊,求求你!」

東城哭泣道。

「軍命不可違!」

總裁前夫你滾開 ,一鞭打了過去,那毒鞭打在東城身上,還沒過幾秒,東城便是化為氣息,消散在眾人眼前。


而看到這東城是怎樣死的,這些人才知道許楓是有多強大,竟然抗了這麼幾下毒鞭都沒有任何事情。

……

訓練結束之後,許楓成了軍區當中的人氣王,不少士兵都圍在他身前,都想要讓許楓解答他們心中的疑惑。

「別急,別急,我是楓哥的兄弟,你們也知道,楓哥的情況,我全部都知道,我可以為你們一一解答!」

任意趕緊幫著許楓擋下這一批人。

他是軍區當中出了名的奇葩,這些人原本都挺嫌棄他的,但知道這任意和許楓是一個帳篷的,也對任意的話信以為真了。

說不定,這噁心巴拉的小子還真知道許楓的秘密不可呢?

雷古和波斯把許楓拉到帳篷當中,很顯然,他們也要嚴刑拷問許楓一番。

「許楓,你小子倒是厲害,替人出頭不說,還當著所有人的面殺了東城,這真是大快人心!」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

波斯則是因為許楓之前的強吻而對他嗤之以鼻,「他也不過是運氣好罷了,要不是那鐵牛沒使出全力,他早就死在那毒鞭之下了,就知道逞能,要是這樣死了,那真是好笑!」

「真是傷心,原來在訓練場上你的關心,都是裝出來的么?」

許楓說道。

「我那是怕你死了,影響我和火神的行動!畢竟,你雖然性格衝動了點,但是實力還是有那麼一些的!」

雷古自然都聽出波斯這是在嘴硬,很顯然,在這冥界當中,許楓的實力,在兩人之上!

雷古怕兩人吵起來,便是說道,「許楓,你今天當著骨山的面殺了東城,他這兩天,必定會對我們動手啊!」

「他還有後台?」

超級仙王在花都 ,而且一身修為也在『靈』的境界,若是骨山請動他大哥來軍區斬殺我們,鐵牛都沒有辦法阻攔!」

雷古說道。

「沒事!」

許楓搖搖頭,沒有半點畏懼。

「許楓,兩天之後,鐵牛便會任命新的副軍官,若是被那骨山繼任……」

「絕無可能!」

許楓搖搖頭,「雷古,鐵牛不會讓一個廢物待在左右的,畢竟,這軍部當中可是有著三個軍區!」

「你這麼確定?」

「當然!」


許楓笑道。

許楓回到帳篷的時候,任意滿面笑容,似乎從未有過的開心,「楓哥,你可算回來了,我剛剛才把你的那些崇拜走全部打發著,太爽了,你知不知道剛才有個女士兵為了想要得到你的一手資料,竟然向我獻吻,媽的,這是開天闢地頭一回啊!」

許楓嗤之以鼻,「那女人是瞎了眼么?」

「楓哥,你真幽默,那個女的吧,實際上是從男人變過去的!」

「什麼意思?」

「在一次獵魔行動中,那人被食人花怪咬斷了下面,結果,就變成女的了!」

許楓說道,「這樣的人獻吻,你居然接受?」

看著對方欣然點頭,許楓心中彷彿有著千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這任意哪裡是能用奇葩兩字就能解釋清楚的怪物啊。

「我今年可三百多歲了,可不能再保留著初吻了,人妖其實也沒什麼,長得像女的就行!」

卧槽!

許楓苦笑道,「軍區當中,什麼情況才能要求換帳篷?」


「這個嘛,軍區當中可是很嚴格的,一般情況下是絕對不允許換帳篷的,當然,除非帳篷當中有一人死了,可以要求換出去躲避煞氣!」

任意說道,「楓哥,你問這個幹什麼?以我們的默契,你難道還想換出去么?」

「我只是問問!」

許楓無語道。

半夜過後,任意已經睡得打呼,許楓也是翻身出了帳篷,一道流光閃過,直接進入了試煉之地。

這幾天,他每天都會進入這裡,試煉之地當中的妖魔太多,而其中能夠增加許楓修為的也不少。

這兩天,他就吸收了幾隻五萬年,甚至十萬年的妖魔。

所以,實力才會提高飛快。

毫無疑問,這試煉之地對於許楓而言,是一座寶庫。

不過,許楓也是清楚,他這兩天只是在這試煉之地的邊緣地區斬殺妖魔,而越深處當中的妖魔,則會越強!

「十萬年妖魔相當於二十位神袛合力的實力,本帝的實力已經恢復到黑暗世界『靈』的境界,這次看看能不能獵殺到十五萬年,甚至二十萬年的妖魔!」

許楓的速度極快,隨手便是斬殺了幾隻實力不濟的妖魔,轉身間,進入一片竹林。

這竹林當中竟然還有聲響,而且是人和妖魔打鬥的激戰聲。

他微微有些疑惑,難道還有人和他一樣,獨自進入這試煉之地的?

「你這女人倒是好大膽子,竟然敢獨闖竹林,知不知道在你眼前的是誰?」

「哼,我管你是誰?」

「我可是這片竹林的主人——竹魔,小姑娘,你恐怕今天要死在我手上了!」

這女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海神波斯。

她也是獨自來這試煉之地提升修為的,畢竟,當看見許楓擁有比她還要強大的實力之時,她的自尊心告訴她,要超越許楓。

但是這竹魔顯然不是一般對手,而是一隻十五萬年的妖魔,現在的波斯並非是他的對手。

轟轟轟!

竹林當中大片竹子被兩人的戰鬥給毀掉,波斯的冥氣根本抵擋不住對方,差點就要被竹魔所傷。

一道刀芒從遠處擊了過來,正好擊中那竹魔的右臂,竹魔右臂上被劃開一個口子。

波斯一看,許楓的身影已經飄落在她身旁,側身看過去,許楓的臉很是消瘦,眉宇之間散發著一股天地霸氣,很顯然,他此刻身體周圍散發出來的氣勢也是無人可敵的。

有時候甚至波斯心裡會想,這許楓根本沒有神明的神力,卻是為何能夠散發出比神明還要強大的氣勢呢?

「又來一個送死的,哼哼,若是今天吞噬了你們,我的修為大漲,恐怕能漲幾萬年的修為!」

「老怪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許楓淡淡說道。

飲血狂刀憑空一刀斬了過去,一道刀芒擊出,那竹魔身形幻化竹盾,一根根尖銳無比的竹子擋在身前,但,飲血狂刀卻猶如銳不可當一般,直接把那些竹子全部擊毀。

只是一擊,這竹魔便敗下陣來。

波斯微微驚訝,這許楓的實力,難道真的已經抵達『靈』的境界?他是怎樣做到的?

「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