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是你老謀深算啊。」林恩豪佩服。

林洪量道「我就說嘛,張秘書怎麼對葉一鳴這麼客氣,原來是早就知道葉一鳴身份了。」

即便這個葉一鳴是私生子身份,但別人知道,肯定也會巴結討好。

林恩豪道:「野種和私生子是上不了枱面的。」

林洪量道;「我親自去省會一趟,也表示我們對葉家的尊重。」

林恩豪點頭,父親親自去葉家告密的話,葉一鳴離死不遠了!

葉一鳴開着奧迪A7回到別墅門口的時候,就看到一輛沒車牌保時捷卡宴停在門口自家三個車位上,還是橫著停放的那種。

因為他現在住的麗景苑壹號大別墅,所以,這車位也是特別的寬敞。

「誰停這個車啊,也太沒素質了吧。『

羅秀珠下來後走過去,看下前面車擋風玻璃,回頭對車裏的葉一鳴道:「一鳴,沒有留下手機號碼。」

葉一鳴從車裏下來。

「初唐,你們先回去吧。我來處理。」

葉一鳴道,他雖然不是小氣的人,但車子直接橫停的方式,真是囂張得很啊。

要是臨時停一個車位,行,與人為善,都是一個小區的。

現在三個車位都被佔滿了,呵呵,不知道人以為是別人家的車位呢。

「媽,你帶小棠先回去。」

羅秀珠點頭,和林正牽着小棠先回去。

「葉一鳴,萬是以和為貴,都是一個小區的。」林初唐就是擔心葉一鳴使用什麼暴力手段,才留下來的。

真怕葉一鳴又出手傷人。

老婆的話自然是要聽的。葉一鳴點頭:「好,我聽你的。」

說着,葉一鳴上前拍了下卡宴的車門。

馬上,一陣刺耳的警報聲響起。

一分鐘之後,有人來了。

「拍什麼拍,拍爛我的車,你賠得起嗎?」

林初唐和葉一鳴回頭一看,居然是陳知南和方怡來了。

林初唐也是一愣,這新卡宴是陳知南的車?

陳知南,方怡兩人明知道這是壹號別墅的車位,還故意停在這裏的吧?

這兩人上次忘記在壹號別墅受到的驚嚇了?

「哦,林初唐,這是你的新車,奧迪A7,不錯哦。」方怡笑着說道,「從雅迪一下提升奧迪,檔次都提高了吧。」

林初唐不想搭理這兩人,道不同不相為謀,雖然這方怡是自己高中同學,可她和方怡關係屬於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

林初唐奇怪的是,這陳知南和方怡怎麼不怕葉一鳴了?兩人一看就是有備而來的樣子!

。康隆客棧里,歐陽清風打開房門,一眼就看到了等候在門口的穆君逸,他微微一笑:「逸兒,有事嗎?」

「哦,師父。」穆君逸回過神來,抱拳道:「天色不早了,不知師父晚膳想吃些什麼?」

「不用了,我出去吃。」

「師父要去哪兒?」

「沒事兒,就是出去走走。」

「可是要出城?是去桃花坳嗎?你還想去看我阿娘?」

歐陽清風原本興奮的臉上露出一絲哀傷:「我知道你娘已經不在了,能在夢裏陪陪她,我已很知足了……

《毒謀妖女不好惹》第136章時光倒轉,如夢如幻 路聖跟着熊子傑二人來到蟒山。

山腳下有一片房子茶館,就是蟒山專門用來待客的。

蟒山不管是誰都不能上去,所以也不是在針對路聖。

到了地方之後,熊子傑抱拳:「路兄,我和小道士就先上去了,你在這裏等着我,很快就回來。」

路聖下馬點頭:「好。」

熊子傑朝着不遠處的兩個手下招手:「你們兩個過來!」

「這位是我的朋友,給我好好招待。」

「好的少主!」

兩人一個看上去十分壯實,一個人看上去比較瘦弱。

熊子傑安排好之後就上山了,路聖在一個茶館裏面坐下。

被熊子傑安排的二人就緊跟在路聖的背後。

路聖有些不自在:「那個,你們不用跟在我背後,一起坐下來喝喝茶吧。」

見二人還有些不為所動,路聖想了想:「都是自家兄弟,你們不用這麼客氣。」

在路聖的一再堅持下,二人立馬本相畢露:「兄弟既然這麼說我們也就不客氣了。」

「都是寨主,說什麼…我們這些出來做接待的是好漢寨的門面,要懂規矩點,這規矩,那規矩,實在是太憋屈了。」壯漢邊說邊給自己倒了碗茶,順勢給路聖添上。

沒錯是提神醒腦的植物,不是真正的茶葉,末日這麼久,真正的茶葉也不可能出現在這種小地方,現在被人稱之為茶的都是一些提神醒腦的植物。

樹根,草根,樹葉,只要有這個功效的都可以拿出來泡。

瘦子也坐下來:「就是,寨主也不知道砸想的,非要搞大勢力那一套,我們做土匪還要講這麼多規矩。」

這二人一坐下來就開始吐槽,路聖見二人都是善談之人也就不客氣,開始打探各種情報。

有些情報是需要等階高才能知道的。

當然,路聖也沒有什麼很想知道的,只是有一茬沒一茬的聊著。

聊到感興趣的就多說兩句。

而在聊到張浩然的身份之後話題就轉向實力修鍊這一塊。

壯漢聽到路聖提起張浩然臉上漏出敬佩的表情:「你說那張浩然,就算不提他師父,他也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從我見到他起,他就身背一把五千斤的巨劍,在蟒山練劍修身

揮舞起五千斤的重劍,那可真不是我們這種尋常人能夠辦到的事情,就更別說到現在運用自如

本命卡明明是藍色品質突破六階穩噹噹的事情,卻是走上煉體之路。」

路聖興緻可就真來了:「煉體之路?何謂煉體之路,這我還真沒聽過。」

壯漢和瘦子也都是有些得意,開始七嘴八舌的開始和路聖說起來。

很快,路聖就得知本體修鍊和修鍊本命卡的秘密。

沒想到突破六階還有種種限制,感悟本命卡體內法則,品質要藍色之上。

自己看來要多和時空蟻培養培養感情,窺探一下屬於時空蟻的法則奧秘。

想要清楚的感知到本命卡體內的法則需要和本命卡有足夠的默契。

這樣讓兩者同步在一個頻道上,路聖才能有機會感受到屬於時空蟻的法則。

這個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講究一個悟字。

自己本體倒是可以把時空蟻召喚出來帶在身上,開始進行感悟。

感悟本命卡的法則力量並不是非要到五階圓滿才能感應。

什麼時候都可以,只不過等階更高自身對於力量就會有更高的認知。

本命卡的等階越高,擁有的法則本源也越多,也就更容易感悟。

還有就是本體修鍊,路聖覺得挺有意思,自己或許可以想辦法弄到修鍊的方式。

只不過現在貌似不合適,剛認識就想要打人家修鍊功法的主意,顯然會挨打。

這二人說出這些信息來的時候並沒有多少顧慮,都是些不算秘密的信息,路聖不知道只能說他接觸的人太少。

過了不到一小時的時間,熊子傑就帶着路聖需要的東西回來了。

路聖把自己這一趟弄到手的修鍊資源都給了熊子傑,那些對於他來說是雞肋的修鍊資源對於其他人來說可不是。

換回來一塊千斤重力鐵,一塊三千斤重力鐵,一塊五千斤重力鐵,和最後一塊萬斤重力鐵。

「路兄,事情給你辦妥了,日後再見。」

「好,就此別過,多謝子傑兄。」

拿到重力鐵,路聖也就離開了。

單純的利益交換,也沒有什麼好說的,雙方只要都覺得不吃虧就是一樁好交易。

轉換真身,把重力鐵拿進去給肌肉狗。

路聖的下一個目標是天壇山。

他可是還想着哪一隻白焰藍鱗鳥,那可是好東西,根據多倫新聞社上面的消息描述,這一隻白焰藍鱗鳥作為藍色品質的怪物且不說,而且戰力極其兇殘難纏。

四階怪物,一口白焰噴吐同階都無法近身,五階強者想要近身時白焰藍鱗鳥直接就跑了。

打得過就打,打不過當場就跑,這也是讓眾多勢力這麼多天無法得手的原因。

不管能不能成,路聖也是打算過去瞅瞅。

能找機會弄死自己手底下也多一隻強力的怪物。

現在天色已經逐漸暗淡下來,路聖也不想在夜晚動身,就近找了一個荒野營地便打算過夜。

巧的是,在這個荒野營地中他居然遇到了上一個荒野營地的門衛。

這人在看到路聖之後雙眼放光:「白馬英雄,路聖!」

「沒想到你這白雲馬還真是五階,昨天我還以為你跟我吹牛,真是慚愧……」

路聖也認出了這小子:「你怎麼在這裏?」

門衛直言不諱道:「是這樣的,迴流沙漠不是出了狂神教這一檔子事嗎?大部分人掙夠錢了準備去城裏享受,我們整個營地就直接解散了,我倒是不願意回城裏,只能換了一個營地看大門。」

路聖明白過來:「那還真是巧合,我先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