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可真是的,這瞎操什麼心啊,平白無辜的給我們夏商家樹立一個潛在的敵人,真是愚蠢。」

身旁夏商明月傳來的話語,使得那夏商浩傑嘴巴時不時的抽搐幾下。

他這個妹妹還真什麼話都敢說,竟那樣評價他們的父親。

看樣,那個歹徒給她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如今已經著迷。

夏商浩傑心中暗自搖了搖頭,倘若被他遇見那位歹徒,他一定好好攀談,讓其接受他妹妹的愛意,不然,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死!

那四海城以及虹城的最前方,那個不敵夜風一招的夏諸侯,西山月也都在這一刻緊緊的盯著夏商鄭虹手中的那巨大的畫像。

這一刻,夏諸侯有的是濃郁的陰沉,那長袖之中的手掌握的是咯咯直響,撩人心扉。

而那冰火劍王西山月有的卻是濃郁的戰意,此刻,他心已決定,斗塔結束,他就向他的爺爺請命,入劍域在學有所成歸來,一雪前恥!

人群中的最後方,那個一切事情的主人公夜風,在這一刻,心裡下意識的奔動了一下。

不過,在下一刻這『奔動』的情緒就被他壓制了下來,只因,此刻的早已變化了模樣。


不過,這些畫師門的功力,還真是一般,竟沒有把夜風那種卑脾的氣勢給烘托出來。

心中暗暗砸舌之後,夜風便是快步走進了那魯城的一眾控火師的區域。

就在夜風踏入魯城區域的剎那,一個震顫所有人心魂的吶喊便響徹了此地。

「他,他就是那個爆破火盤的少年夜風!」

人群中,突然有著四五人駭然的指著畫像驚呼道。

他們的驚呼無意如旋風一樣席捲了各人的心魂,首先就是那主角夜風。

他在這句話響起的剎那,心中跳動的頻率,不下於任何一人。

這一刻,他以為他已然被人認出,不過,在他目露觀望之時,方才安心下來,原來眾人是在說那畫像。

心有平靜之時,夜風便是下意識的玩味著望著眾人。

這一刻,他竟有一種天下在手,萬事完弄於掌心的卑脾感覺!

那炎武嘯月,在這一刻手中的長鞭被她下意識的抖動了一下。

全無想到那個與他有過一面之緣的夜風竟這麼強。

此刻,她的心中五味俱全,如此一個優秀之人,卻成了他們的對立方。

與她不同的是那夏商明月,此刻,她心中的那顆芳心的跳動,是無法計算頻率的!

「只有這樣一個人才能算的上是一個男人!」

心中芳心跳動間,其臉龐之上,亦是閃現了淡淡的紅暈。

這一幕,看在那夏商浩傑心中,卻蠻是擔憂之色。

以他對其父親的了解,如此優秀一人更加能激起他父親夏商鄭虹的殺意。

既然已經決定為好友兒子報仇,那麼他的父親必不會把這巨大的危險留在心坎。

確實,如他的了解一般無二,那個半空之中展開畫像的夏商鄭虹,在這話語下,那雙銳利的眸中,已經殺意翻滾了起來。

只見,他畫像一收,身形閃爍便是在這上千控火師間,快速的旋轉一周。

人群中,夜風只覺得一陣熱浪席來,便是看到那夏商鄭虹從他的面前閃了過去。

這一刻,夜風並無懼怕之意,只因他對那來自血月龍皇的變化衣有著強大的自信。

在饒過一圈之後,那夏商鄭虹在沒有發現任何不妥之時,便是回到了那炎武萬松一眾幾人的身旁。

「萬松兄,還請派出盟中高手,在這火帝空間大範圍的搜查!」

「哈哈,莫急,從昨天夜裡開始,我聯盟中的高手便已出發,因地域遼闊,搜索還待有段時間,鄭虹兄放心。」

炎武萬松雖嘴上說的如此,但他的心裡卻是滿滿的後悔之意。

要早知道,那個少年就是爆破火盤之人,他必不會去派人尋找。

如此潛力之人定是某個大家族子弟,當初在炎武客棧,他就有所察覺。

那個時候的夜風即使面對著他,也無絲毫畏懼之意,如不是,暗中有強大的實力保護,怎會有那般絕佳的自信! 「哈哈,那真是有勞萬松兄了。」

待的炎武萬松話音剛一落下的剎那,那夏商鄭虹便是哈哈大笑。

瞧著夏商鄭虹,炎武萬松微一點頭,便是踏步向前。

見此,那另外兩老者一中年旋即從假寐之中回過神來,只因,他們知曉斗塔即將開始。

「諸位天才英傑,都是各個大城的佼佼者,今天來到我們加爾城參加斗塔,還請拿出絕對的實力,奪得這控火師心中的聖地!」

走上前的炎武萬松,對著眾人扇動著,大聲道。

此話,旋即將眾人從夜風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他們來到此地,所為何事,不就那聖地火焰塔么!

今朝只要展露頭角,那必將前途光明,混得順風順水!

此刻,眾人心中全部都是熱血磅礴,摩拳擦掌,恨不得,那炎武萬松立馬開啟火焰塔之門。

人群中,最後方的夜風在此刻也是激動了起來,他千里迢迢來到這加爾城,所為的就是這斗塔大賽!

他需要異火,不斷的進階,為他弟弟擺脫鎮魂!

「夜雲,等我,哥哥即將又要更進一步!」

手掌緊握,夜風心中暗道,隨後,目光再次緊緊的凝望著那位火焰塔之下的炎武萬松!

「斗塔獎勵,想必眾人都已清楚,我就不一一列舉!」

瞧著眾人的熱血之情,炎武萬松顯得是頗為的享受,目光一掃,繼續說道。

「這次斗塔的規則,與往常一樣,誰第一個踏入第八層,就是冠軍之選。」

「當然了,說句貶低的話語,以我們對你們的了解,要踏入第八層,想必你們中沒有誰可以做到。」


此話一出,下方的眾人頓時嘩然,這火焰聯盟的元老,竟這樣看不起他們。

不過,他們並沒有暴怒,只因,他們自己都心知肚明,那第八層真是他們不敢想的存在。

就連,那各個大城最前方的天才,也是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滿之色,不過,心裡有何作想,旁人便是無法知曉了。

那夜風在這句話中蠻是迷茫之色,他如今還根本不知那斗塔,是怎麼樣的一個流程!

「誒,也只能進入火焰塔之中,看看其他之人是怎麼樣做了。」

心中閃過這種念頭之後,夜風便是驅散了心中的迷茫,接著,他的雙耳之中便再次傳來炎武萬松的聲音。

「不過,也許是我們了解有限,低估了你們的潛力,為了避免此事發生,我們特做一些補償。」

聽到補償二字,眾人再次沸騰,豎耳聆聽,不放棄任何一字!

「通過我們五方勢力決定,已經各自拿出一種一級異火放在了第八層之中。」

「如果,你們中有誰一舉激發潛能進入第八層,那麼那五種異火就是誰的囊中之物!」

「五種異火!」

場中的眾人全部面色震驚,在瞬間的愣神之後,都是濃郁的貪婪。

雖然他們只能一人控制一種異火,但那餘下的異火可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那魯城眾控火的最前方,那個夜風認為是變數的夏商浩傑,在這一刻,那雙眸中閃現了奪眼的光芒!

其身旁的夏商明月心有所感的望了一眼夏商浩傑,心中暗暗驚訝的道。

「難道哥哥,要挑戰控制更多的異火!」


不止是他們表現如此,那炎武嘯月,夏諸侯,西山月以及那家族同盟都是在此刻表現出了激動之情。

只要是人都不會免俗,那夜風也是如此,只聽他袖袍之中的手掌被他握的是咯咯直響!

數千控火師們的激動沸騰之樣,那火焰塔下方的三中年兩老者都是眉開眼笑,心中不知在踹著何種心思。

那炎武萬松在笑意間,便是一雙眸子有意無意得看著幾人,隨後心中頗有自信的道。

「你們的異火,我們火焰聯盟帶收了!」

暗道間,他便是收回了目光,隨後望了眼人群最前方的炎武嘯月。

這一刻,他非常看好他的這個侄女,只因,他的父親將火焰杖交給了她。

有了聯盟中的聖寶,炎武嘯月奪得冠軍的機會,將無限的放大。

炎武嘯月似是察覺了炎武萬松的目光,所以毫不遲疑的微一點頭,那刁蠻的臉上便是陡現強大的自信。

見此,那炎武萬松臉上的笑意更勝,接著他便伸出手掌,下壓了幾下,示意眾人安靜!

在他刻意的示意下,廣場上的眾人頓時鴉雀無聲,可見炎武萬松的名頭以及威望,也是如此的恐怖!

「各位天才們,如此豐厚的獎勵,最後花落誰家,都激動嗎?」

「我告訴你們,只要你們努力堅持那獎勵對你們來說,就不會太遙遠!」

說話間,炎武萬鬆手臂一揮,道道火焰便是朝著那火焰塔的大門急射了過去。

眾人在振奮的聽著炎武萬松的熱血講解的同時,也在注意著後者的一舉一動。

所以此刻,他們的目光全部追隨著,炎武萬松發出的火焰而去。

「擦擦……」

炎武萬松射出去的火焰,不到兩息便是觸碰在那火焰塔的大門之上。

這一刻,頓時流光涌動,火焰如有規律的旋轉了起來,接著眾人便是聽到『轟隆』之聲,正是那火焰大門的開啟之聲!

激動,這是所有控火師心中閃過的情緒,他們都想一戰成名,從此揚眉吐氣!

大約過去五六息之後,那火焰大門終於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完全打開。

目光投望,那火焰塔的大門之內,似是充斥著海量的火之能量!

炸一開啟,眾人的激動反而變成了愣神,一般人都是如此!

往往平時都在盼著機會的降臨,可是一旦機會真正出現的剎那,反而愣神了起來,也許這就是成功與失敗的區別。

眾人的愣神,那一直注視著他們的炎武萬松當然看在眼裡

火焰聯盟雖然分為許多城中勢力,但他們畢竟都是一家之人,所以,此刻那炎武萬松見眾人如此,心裡便是嘆息連連。

「誒,我們整個四海郡的控火師,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嘆息間,他也不望再次扇動著眾人,只聽,他再次發出了一句沸騰熱血的話語。

「兒郎們,那獎勵就在眼前,行動起來吧,為了你們的將來,可以在聯盟史冊之上留下大名,就給我沖吧!」

話落之時,炎武萬鬆手掌一指火焰塔的大門,誘惑的望著眾人。

「沖啊!」

見此,眾人頓時呼嘯一聲,吶喊著竄進了火焰塔之內。

夜風並沒有隨波逐流,第一時間邁動身形,只因,那控火師中的佼佼者也沒有第一時間衝進塔內。

不過,下一息,那手持長鞭的炎武嘯月便是化為一抹紅色的閃電竄進了塔內。

她一動,那加爾城另一位天才馬陽在嘲諷的望著眾人一眼之後,便已經快速的行動了起來。

他的嘲諷被太多的人所捕捉,那夏商浩傑兄妹聞言,卻是沒有動怒,只是一臉平靜的微微一笑,隨後,便是閃動著身形離開了此地。

夏商兄妹對於馬陽的嘲諷無動於衷,但卻不代表別人也是如此,只聽,那夏諸侯在此刻,旋即冷哼一聲!

「哼,一個小角色,也敢這樣看我,這加爾城的人都太過的囂張!」哼聲間,他也不甘落後的便是沖了進去。


見此,那冰火劍王西山月,他的那張寒冰般的英俊臉龐也是有了瞬間的變化。

不過,他的這種變化,只是一瞬便是恢復如初,只見他周遭寒火涌動,便是入了火焰塔之內。

在他們都走後,那火焰家族聯盟的三位不良青年,方才弔兒郎當,慢悠悠的竄了進去。

此刻,數千的控火師已經進去一大半,那夜風在微微沉思之後便是奔跑著向那火焰塔奔去。

就這樣低調的奔跑,夜風本以為毫無變故的就這樣入內!

可是,現實總是殘酷的,在夜風剛要踏進火焰塔的剎那,便是被那夏商鄭虹給攔了下來。

突然被攔,夜風心中咔嚓一聲,腦海中的精神力旋即翻滾了起來,只要一有異變,他便摔先動手,給自己留有足夠的機會逃跑!

「萬長青,你可以不進去,你父親那我會去跟他說!」

心中驚疑不定,做好一切準備的夜風冒然聽到此話,一向聰敏的他旋即想到了某種可能!


這種可能同時也讓他壓下了心中的擔憂慌張,隨後微一搖頭,便是繞過夏商鄭虹,竄進了火焰塔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