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德,這可真是大手筆了啊!也不知道這煙雨樓背後的主人是誰。」

林逸淡淡的嘀咕了一句,便朝著一張桌子坐下。

火工頭陀跟朱泰,溫玉見狀,也急忙跟了上去,坐在了同樣是漢白玉雕刻而成的桌子前面,雖然是上等的玉石,可人坐在上面,卻並沒有絲毫冰冷的感覺,反而給人一種溫暖如玉般的享受。

「嘿嘿,林少,這裡的環境還可以吧?」

火工頭陀看著林逸尷尬的都恨不得直接找個地縫鑽進去,一臉討好的問道。

「幾位少爺,這是你們的菜,全部都是用三百年以上的靈草烹飪而成的,請品嘗!」

一名穿著長裙,婀娜多姿的仙子,緩緩走了上來,優雅甜美的笑道,她的身高足足有一米七,而且保持的非常完美,皮膚更是如同眾人面前這晶瑩剔透的桌子一般,不但白,還釋放著淡淡的光澤,簡直完美到了極致。 「瑪德,這是服務員嗎?」

林逸悄悄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湊近火工頭陀的耳邊小聲的問道。

「嘿嘿,我也不知道,不過應該是的吧!」

火工頭陀憨笑道,此時,六個色香味俱全的佳肴也緩緩的落在了眾人的面前。

「幾位慢用,這裡提供的服務全部都是免費的!」

穿越之數碼寶貝 仙子抿嘴甜美一笑,便優雅的轉身,搖曳著那讓人心動的身段兒,宛如蛇妖一般朝著遠處走去。

「僅僅只是服務員都這麼漂亮,那要是有真正的仙子,那還得了啊!你說你們兩個都是在白雲城混這麼久的人了,怎麼連個門票都弄不到呢?老子鄙視你們啊!」

林逸拿起筷子不悅的呵斥道,隨後夾起一塊散發著濃郁靈氣,裝如水晶的肉塊,放在了溫玉的碗里,「你瘦的跟猴子一樣,多吃點這些東西。

「啪嗒!」

只是林逸話音一落。

一隻帶著香味兒的白色繡花鞋卻突然從天而降,落在了四人面前的菜盤子里,當場砸的美味佳肴四處飛濺。

空氣瞬間凝固起來。

穿越星際:妻榮夫貴 整個一摟大廳的客人並不多,只有兩三桌而已,對於一個人口足足有上億的白雲城來說,簡直冷清的可憐,可正在吃飯的人呢,此時目光卻全部都落在了林逸等人的身上。。

「咕嚕!」

朱泰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眸子里浮現了一抹緊張之色,這煙雨樓不但對於進來的人要求非常的高,而且有資格進來的人也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強者啊!這要是別人故意找他們的麻煩,那樂子可就大發了啊!

「瑪德,不是真的這麼倒霉吧!」

火工頭陀也是一臉絕望的看向了朱泰,林逸的脾氣可不太好啊!

「哈哈,小子,怎麼樣?我這仙子的鞋子是不是很香啊?」

一道戲虐玩味的聲音,驟然從八樓上傳來,八仙歸一,八樓,在這煙雨樓內可是無比至高的存在了。

傳聞,只有極少數的強者,才有資格登上八樓,至於九樓,自從煙雨樓建立之初,還不曾有人上去過。

「師兄,八樓的人咱們招惹不起,走吧!」

溫玉白凈的小手輕輕的放在了林逸的腿上,用力的摁壓著,他是在白雲城長大的人,自然清楚這八樓上強者的可怕跟恐怖,一旦真的跟對方鬧翻了,最後倒霉的可一定是他們。

「是啊林少,去我哪裡,老朱親自給你燒幾個拿手菜,八樓的貴客咱們真的招惹不起啊!」

朱泰聞言,也一臉討好的看著林逸勸說道,只是那張臉卻比哭都要難看啊!

林逸的性格他實在太了解了,當初不過是天龍之境的時候,便是遇到仙人之境的雷霆,都不曾屈服,當街大罵,後來,被雷霆打的幾乎不成樣,都沒有服過軟。

現在,有人敢拿鞋子丟他們,林逸忍的了?

「哈哈,小子,你的眼神很憤怒啊!要不,你上來找我啊?對了,我叫皇埔麒。」

那摟著仙子的皇埔麒,盯著林逸一臉挑釁的大笑了起來。

「什麼?他,他竟然是皇埔麒?」

朱泰跟火工頭陀一聽,頓時頭皮一麻,皇埔麒,那可是一個恐怖到了極致的存在啊!

黃埔家更是整個白雲城少數的強大勢力之一啊!那絕對是有資格能夠跟城主府平起平坐的人啊!

「林少,我求你了,千萬不要上去啊!」

「不錯,黃埔家真的不是我們能夠招惹得罪的啊!」

「師兄,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黃埔家根深蒂固便是我的父親溫王也不願意招惹!」

三人在聽到了皇埔麒的名字之後,同時盯著林逸神色凝重的說道。

實在是皇埔麒太強,太強。

黃埔家也太恐怖,太恐怖。

那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招惹的啊!

「好啊!我上去找你!」

林逸咧嘴邪魅一笑,手臂一探,拿起桌子上那散發著淡淡香味兒的繡花鞋就起身朝著樓上走去。

皇埔麒一看,頓時眼睛一瞪,像是見到了什麼極為稀奇的東西一般,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諸位快來看,一個坐在一樓大廳的小子,竟然真的要上來找我了,哈哈!」

玩味的笑容,響徹整個煙雨樓,可是卻沒有任何一人膽敢表現出絲毫的不滿。

這便是修真界,便是煙雨樓的規矩,強者為尊,只要你的實力足夠強大,自然可以肆無忌憚的嘲諷別人,甚至是殺了別人。

「這位公子,如果你想要憑藉自己的實力登上八樓的話,請走這邊!」

之前送菜的那名仙子,此時再度走到了林逸的面前,優雅的伸出了白皙的藕臂,給林逸指明了一個方向。

朱泰等人一看,頓時面色大變。

他們雖然沒有資格進入煙雨樓,可作為在白雲城混跡了幾十年的存在,他們實在太清楚這煙雨樓的規矩了。

仙子為林逸所指的路可是升龍道啊!

之所以這條路叫做升龍道,乃是因為想要從這條路上去,簡直就像是龍升天一樣困難,可一旦能夠從這裡上去,那麼也就是真龍了。

可自從這煙雨樓建造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幾十年了,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通過升龍道,反倒是死在這裡裡面的人,倒是多不勝數,甚至還有不少人是戰皇榜上的超級天才。

「林少,去不的啊!」

「林少,求求你了,真的去不得啊!」

朱泰跟火工頭陀也坐不住了,起身,盯著林逸的背影,焦急十萬分的尖叫道。

可溫玉此時卻是神色平靜的跟在林逸的背後,他實在太了解林逸了,當林逸做出決定的時候,恐怕神仙也難以讓他改變主意。

寵妻狂魔:總裁太腹黑 作為朋友,作為師兄弟,他溫玉唯一能夠做的便是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支持林逸。

「瑪德,這……哎,拼了!」

火工頭陀咬著槽牙,直接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把通體赤紅如火的大刀就站在了林逸的背後,顯然也是要跟林逸一起去拚命了。

朱泰一看,眼睛一瞪,隨後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也追沖了上去,「頭陀,老子這次要是能夠活下去,以後咱們絕交吧!」

「啊!為什麼?」

火工頭陀神情一怔,有些茫然。 而此時,林逸卻上前一步推開了升龍道的門。

「呼呼……」

一股可怕的殺機,簡直就像是冬天裡颶風一般,撲面而來,吹的眾人臉頰生疼,特別是朱泰,這傢伙平日里就是以做生意為主,養尊處優習慣了,修為可是四人之中最差的一個,當場,就像是被凌遲了一般,全身上下出現了無數道可怕的傷口。

這些傷口全部都成柳葉狀,雖然不致命,可是在那如狂風一般恐怖的殺機之下,卻不斷的在擺動。

那種精神上的折磨,簡直讓人無法接受。

若是不是林逸站在最前面,擋住了大部分的殺機,此時,光是這氣息恐怕都足以要了朱泰的性命。

火工頭陀雖稍微強一點,可此時臉色也蒼白如同石灰一般,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感覺。

林逸見狀,鼻腔中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抬腿往前走出了一步。

這一步跨出。

「轟!!!」

眼前整個巨大的房間,都轟然一震,彷彿湖面一樣猛烈的晃動了起來。

那幾乎可以致命的恐怖殺機,在這一刻,也徹底煙消雲散。

「你們都跟緊我,沒有我的命令千萬不要出手!」

林逸咬著槽牙再度往前走了一步,

「林少,不要走了啊!升龍道一共有九層,一層比一層恐怖,我們上不去的。」

差點死掉的朱泰,一看林逸竟然還要往前走,頓時面色再度一便,急忙焦急的喊了起來。

「呵呵,你們若是扛不住,可以出去,進來的就跟在我的後面!」

林逸淡淡的笑道,這倒是一個考驗人心的好機會,在這麼兇險的地方,如果火工頭陀跟朱泰還能夠咬著槽牙跟上來,那這二人以後絕對是值得交往的朋友了。

至於溫玉,他是倒是沒有多想什麼,兩人早就是生死相依的兄弟了。

火工頭陀聞言,倒是沒有任何的遲疑,竟然拎著大刀就再度跟在了林逸的背後,不過這傢伙到也不是愣頭青,此時明顯小心謹慎了許多,緊緊的貼在林逸的背後,生怕被殺機傷到了一般。

朱泰見狀,一咬槽牙,也急忙追了上去。

四人一起再度緩緩的朝著前方走去,整個巨大的房間十分的空曠,彷彿什麼東西都沒有,只有他們的腳步聲,清澈的在巨大的房間內回蕩著。

而在不遠處,則有一條漢白玉製作而成的台階,很明顯,只要能夠從這台階上走過去,那恐怕就算是通過了這第一層了。

「都小心一點!」

眼看就要走到樓梯口的時候,林逸卻突然開口提醒道,他可不相信這底層竟然如此的簡單。

果然。

下一秒。

一陣及機關響起的咔咔聲音驟然在這空蕩蕩的房間內響起。

眾人腳下的漢白玉地板都微微的震動了起來,彷彿有什麼恐怖的傢伙也好從地下出來一般。

朱泰面色驟變,也急忙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了自己的法寶,一根金燦燦的巨大鐵鏟,跟一口黑漆漆的鐵鍋。

「朱老闆,這……就是你的法寶?」

哪怕此時氣氛如此凝重,溫玉都忍不住開口笑問了起來。

「咳咳,家傳的,都是仙器,只不過後來,靈性盡失,倒是跌落了品級,用來防身倒也不錯!」

朱泰尷尬的訕笑道。

「呵呵,我這還有點孜然粉,你拿著,等會兒要是斬殺了什麼妖獸,給老子現場烹飪了!」

林逸扭頭看了朱泰一眼,便扔出一瓶子孜然粉。

「吼……」

一聲滔天咆哮驟然響起,聲音之大,簡直就像是一道天雷驟然在眾人的耳邊炸響一般。

朱泰跟火工頭陀頓時腦袋一痛,當場就是七孔流血,模樣凄慘到了極致。

便是溫玉此時也是面色凝重了一分,明眸警惕的盯著四周。

「找死!!!」

林逸見狀,不屑的冷哼一聲,雙腳用力在地上一跺腳,整個人便猛的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天帝拳!」

尚在半空中的林逸口中發出一聲爆喝,一拳朝著地面砸了過去。

「轟!!!」

虛空激蕩,塵土瀰漫,彷彿一枚導彈落在了地板上一般,直接砸的漢白玉地板磚四處飛濺,眾人面前一片凌亂。

足足過了數個呼吸之後。

眾人的視線才再度恢復正常,可在他們不遠處的地上卻出現了一個足足有十幾米的深坑,一頭通體碧綠,足足有十幾米長的妖獸,靜靜的躺在深坑之中,鮮血順著它的皮膚緩緩溢出。

竟然直接被被林逸恐怖的拳砸成了一堆碎肉。

「老朱,這東西怎麼樣?」

林逸扭頭看著朱泰問道。

「咕嚕!」

朱泰緊張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之後,驚悚的說道:「碧眼青牛獸,傳聞有上古異種的血脈,雖然不過是渡劫期的修為,可是皮糙肉厚,力大無窮,十分的難纏。」

「我問的是肉質。」

林逸撇嘴不滿的呵斥道,難纏?反正我是沒有發現了。

「肉質?」

朱泰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隨後激動的笑道:「美味,十分的鮮美,這東西在我們酒樓,一盤兒能賣到八千靈石,這傢伙最少都有數萬斤啊!發財了啊!」

朱泰雙眼放光,拎著湯勺就沖了過去,手腕抖動,湯勺上下翻飛,一片片碧眼青牛獸肉直接朝著他的儲物戒指中飛了過去。

林逸一看,不樂意了,合著爺爺給你打工了啊!

「咳咳,老朱,老朱,給林少烹點嘗嘗鮮啊!」

火工頭陀這次倒是聰明了一次,看出了林逸的不樂意,急忙焦急的呵斥道。

「哎呀,我怎麼把這事兒給忘記了呢?你們稍等片刻!」

朱泰竟然直接在這升龍道架起了鍋爐,燒烤一份,清蒸一份,紅燒一份,簡直就是把這裡當成了酒樓的節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