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還不是主要原因。

你知道嗎?

荒木櫻子要求我入贅到和之國去。

並且要求我改姓!

改成他荒木家的姓!

我特么堂堂華夏男子漢,你讓我跟小鬼子姓?

好,姓名這事兒,就算我能忍吧。

你知道荒木櫻子這個女人有多可怕嗎?

那女人心機之深,心腸之狠毒,手段之毒辣,都遠遠超出我的想象。

是個名副其實的蛇蠍美人。

否則能憑二十齣頭的年齡,就坐上荒木家家主的位置?

要知道荒木家可是和之國戰神手下五大影忍之一的木影的嫡系!

精通各種忍殺之術!

而且……」

說到這。

李輝停頓了一下,嘆了口氣道:

「凡哥,我已經跟咱班的郭曉靜好上了。

都談了三年了。

最近,她還懷孕了。

這你讓我怎麼能答應?」

神界紅包群

神界紅包群 「郭曉靜?」

鹿一凡不禁一愣。

郭曉靜以前跟楊嬋是閨蜜。

人比較活潑開朗,跟他關係也算還不錯。

沒想到李輝這小子跟她好上了。

而且。

李輝還算挺有良心的。

都已經這麼有錢了,也沒說再找個好點的。

畢竟郭曉靜家是農村的。

長相也只能說比一般人好一點,不難看,但也絕對談不上是美女。

「以荒木櫻子的手段,怕是知道曉靜懷孕了,會下死手。

可我若拋棄曉靜,娶荒木櫻子,我又不甘心……

只能拖一天算一天了。

但是今天老大你也看到了。

荒木櫻子那個女人,竟然催婚催到華夏來了!

我爸也是沒招,只能派人來找我。」

李輝無奈的道。

「女人心機再深,手段再毒辣,只要你有絕對的力量壓制。

她是虎得卧著,是龍得盤著。」

鹿一凡無所謂的道。

尤其是如今的大修真時代。

只要你修為夠強大。

甚至能當皇帝!

一個女人,又算的了什麼?

「老大,你以前是修為挺強大的,可是現在真的時代不一樣了。

你那點修為,已經不夠看了……」

李輝長長的嘆了口氣道。

現在李輝想想。

三年前,鹿一凡贏的江東第一武道大會冠軍的時候。

貌似連金丹期都不是。

只是個假丹期。

放那個時代。

確實是能縱橫無敵,無視一切。

但是現在。

說的誇張點,連工地上搬磚的工頭都是金丹期修士。

那點修為你還拿出來裝逼,真的是找死。

他李輝也就是人好。

所以還認你鹿一凡做老大。

軍閥老公請入局 換成是別人。

看到你這種境界低微,跟不上時代。

並且還是舊時代里遺留下來的戲子。

別說叫老大了。

估計都會嫌棄的繞路走!

跟看到乞丐一樣!

鹿一凡也沒解釋。

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甭管我怎樣。

你的問題,總得去面對,總得要解決吧?

與其這麼拖著,不如直截了當把事情說清楚。

大不了我陪你去一趟。」

「謝謝凡哥了,你說的也是。

拖著,總歸不是解決事情的辦法。」

李輝還是感激的看了鹿一凡一眼。

對於鹿一凡說「陪他去一趟」這句話里的含義,他只是理解成字面上的意思。

就是陪著他一起去,只是壯壯膽而已。

兩人既然已經決定了。

李輝直接讓司機開車來,直奔帝豪會所。

……

……

帝豪會所已經被和之國的荒木家收購了。

蜜妻有點甜:吻安,總統先生! 裡面完全是按照和之國的傳統裝飾修建。

木屋高台,榻榻米,院內青竹,紙糊窗戶,假山水榭,以及屋檐上掛著的暗紅色燈籠。

走進來。

彷彿踏入了和之國的前身——島國的江戶時代。

迎來送往的侍女。

全是純正的和之國女子,容貌秀美,溫婉動人。

在衣著華麗的和服飾女引導下。

兩人緩緩向著會所內走去。

鹿一凡一邊走,一邊用神識掃過整座會所。

雖然神識無法進行大範圍的掃描了。

但是這麼點面積,以鹿一凡的修為,在對抗天道規則的情況下,還是勉強做得到的。

忽的一愣。

鹿一凡眼中流露出一絲玩味。

儘管是三伏天。

但是會所內的冷氣很高。

穿T恤甚至會有一種冬日的感覺。

推門而入后。

兩人就看到一個清冷的,穿著白色和服的少女,正背對著眾人跪坐在那裡。

輕輕泡著茶。

儘管只能看到一個背影。

但是那婀娜的曲線,和服外暴露出的肌膚,都顯示著女子的絕色。

在女子的身邊,則跪坐著一名傳統武士服的中年男子。

男子滿臉倏然。

一把武士刀插在地上,雙手按膝,緊閉著雙眼。

當李輝一進來的時候。

武士這才微微張開眼睛。

看了一眼他。

眼睛中不禁露出一絲輕蔑。

而看到鹿一凡那如同普通人一般的步伐,眼底就跟不由的鄙夷更重了。

一個要入贅荒木家的廢物。

帶著一個連修為都沒有的垃圾保鏢而已。

在兩人對面。

之前那個光頭大漢正如同舔狗一樣,對著荒木櫻子點頭哈腰。

見李輝來了,他這才扭過頭來。

不過當看見鹿一凡的時候,光頭卻是有些詫異。

「輝君,你終於肯見我了。」

女子緩緩轉過頭,露出一張清冷決絕的俏臉。

只是這俏臉之上。

卻是有大半張臉紋著櫻花花枝和櫻花的紋身。

看上去有些詭異和可怕。

李輝深吸一口氣。

似乎做了什麼決定。

然後開口道:

「荒木小姐,我是來想告訴你。

生意的話,李家願意和荒木家合作。

但是要我入贅到荒木家。

這是我不能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