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城!」

青水對這個名字很熟悉,甚至連百里城的一些有名的家族青水都知道,還有青家在百里城可是有生意的,青衣就是負責百里城的藥材生意。

「青水、小貝,走我們回去。」青子喊了聲就邁步向前走去,身影頗有一股龍行虎步之姿。

「看來青家的三代長孫並不是表面那麼和善憨厚!」青水在後面若有所思,不過想想也就釋然,那個男人又肯甘願屈居人下,何況青子能在弱冠之年達到武士六層,如果真的沒有智慧那時不可能的,現在只有一個結果。

「三代之內,現在,至少是現在,青子當之無愧第一人,當然青水是個例外,畢竟他現在如帶著外掛打遊戲一般,至少這幾年來是,所以無論件事或心境。

當三人回到家時看到門口停著幾匹駿馬,尤其其中一批全身火紅沒有一根雜色,身長將近四米,高近兩米,全身通體流暢,粗壯卻不失流線條的矯健,其鬃曳地,神駿異常。

青水看到這匹馬後感覺這不是家養一般,這種高大的戰馬就是碰上一般的獅虎也有一搏之力。

重生六零好時光 、牛羊等都是一場高大。

所以青水見到這批高大的駿馬時並不是驚嘆它的體型,而驚嘆於這匹馬有種龍姿!頭顱高高揚起,周圍的幾匹也算是萬種挑一的駿馬卻是被壓制的死死的。

「這馬騎起來一定又快又穩!」

「恩,骨骼緊密寬大,四蹄健壯微細,乘之如躡雲,一塵不動。」青子摸摸下巴隨口說道。

「青子哥懂相馬!」青貝驚喜的說道。

青子搖搖頭,「不懂,只是聽別人說過,不過感覺都沒有這匹神駿。」

說完笑笑,青子帶頭向著院中走去。

青水在前世記得《朝野僉載》記載:隋文帝時,大宛獻千里馬,其鬃曳地,號曰獅子驄。惟郎將裴人基能馭之,朝發西京,暮至東洛。隋后不知所在。

「應該是獅子驄。」

青水看到青子和青貝已經走進去,不禁玩心大起!

「紅騾子,看你那驕傲樣,老子偏偏要騎騎你。」青水伸手想去摸摸那火紅的獅子驄。

青水慢慢的伸手摸向比自己高一個頭還多的高頭大馬,當手還有一尺多遠時遭到獅子驄的一個響鼻,好像警告又想不屑。


「我*,你一個牲口驕傲個屁!」青水忍不住罵了一句,如果讓青家其他人看到一定會驚訝萬分,青水會說髒話。

也只有青水一個人時才會爆粗口。

青水不為所動,對於獅子驄的威脅青水不屑的給了一個藐視,繼續伸著安祿山之爪而且是向著獅子驄的屁股抹去。

青水知道這可能是匹母馬,青水的舉動徹底激怒了獅子驄,暴起的獅子驄猛然轉身居然前身騰空而起。

四米長的身子有將近三米抬起,一聲嘶鳴聲如龍吟一般,粗壯的前肢向著青水踐踏下來。

「咦,脾氣不小嘛。」青水隨意的伸出白皙的手掌將那迅速踏下的前腿穩穩托住。

然後翻身騰空而起躍上馬背,那身影矯健、霸氣還有和諧的美感,和剛才獅子驄的騰起踐踏有著驚人的相似。

「咦,年輕人你居然能騎上我的火焰獅子驄。」一聲柔和平靜如空谷幽蘭的女音傳進正想馴服獅子驄的青水耳邊。

聽到聲音,青水回頭看到一個年紀大約雙十的年輕女子,一個絕色美女,清麗脫俗的容貌卻是一身火紅的騎士裝,凸凹有致的身軀散發著令人衝動的慾望,冷漠的美眸和微翹的性感嘴唇讓青水一向平靜的心靈有了漣漪。

「恩,算是御姐吧,誰讓自己喜歡御姐?至少自己二十齣頭時她就是御姐了、、、、、」 019眉目如畫

青水正看著一身火紅騎士裝的絕色女子,腦子想著御姐,一雙好看的眼睛漸漸散發異樣的光芒。

女子看到青水的目光,好看的眉頭輕輕皺起,她不肯定青水在想什麼,因為青水的那雙眼睛很好看,即使色迷迷的看人也會令人難以想到那是猥瑣的目光。

這也難怪青水,前世除了打遊戲還有就是看某個島國的電影,只是很遺憾的沒有來得及實踐就趕上穿越潮流。

第一眼看到這個女子就感覺驚艷無比,特別是那張玉顏更是眉目如畫,只是神色有點冷漠,不過比前世的那些美女明星好看無數倍。

「你好,這匹馬是你的?我可不可以騎下?」青水回過身後卻說出一句讓此女意外的話。

青水一邊說話一邊繼續壓制胯下暴躁的獅子驄,雖然是在向女子詢問,但卻沒有絲毫想下來的意思。

「你想騎我的火焰獅子驄?」女子看著青水仍然冷漠的說道,冷漠的容顏加上火紅奔放的騎士裝讓她有種妖異的美。

青水倒也感覺好笑,自己不說對方同意不同意就騎在她的馬上,而對方顯然也不是吃虧的主,看到對方無賴,她倒是直接開問,證明還是要她說了才算。

青水這時卻是翻身落下,微笑的看著身材高挑峰巒起伏的女子,很是欣賞的點點頭:「你是百里城來的。」

「嗯!」女子嗯了一聲,畢竟也不是秘密,自己來到這裡別人一看就能看到自己是外地來的。

就在青水想問她們來青家是什麼事情的時候,卻見青羅陪著一個老頭和一個青年走了出來。

老頭衣衫很是樸素卻是手工精細,加上老者的氣質穩重祥和,一看就知道老者是個上位者,至少也是一個地方有頭臉的人物。

老者身後的青年倒是和那個女子年紀相仿,穿著和老者就是兩個極端了,青年一身華貴的錦羅綢緞襯托本來就英俊的他更是有種貴氣,一看就知道不是平民百姓,唯一讓人感覺就是太傲氣,一副牛氣哄哄不把天下人放在眼裡的樣子讓青水感覺很好笑,因為他想到這個青年和獅子驄倒是一個德性。

青水看他們面帶微笑的出來應該是要離開了。

「青水,來見過你南天伯伯!」青羅看到青水后招招手開心的說道。

「南天伯伯好!」

「你就是青衣丫頭的孩子,感覺青衣還是小孩子的,沒想到她的孩子都這麼大了,小夥子很好。」司徒南天溫和的說著,不急不緩的話語讓人聽著格外舒服。

「青水,來來,這個是我的孫子司徒不凡,這個是師輕裝!」

「她還是我未婚妻!」司徒不凡挑挑眉毛似笑非笑的補充道。

「哦,很好,只是可惜了。」青水似有所發,並非作戲,也許青水第一眼看到司徒不凡就不順眼,加上說道師輕裝是他未婚妻那得瑟的樣子讓青水很不舒服。

他第一眼看到師輕裝就感覺此女美艷不可方物,雖說有點冷漠,但如果以後能對你展顏一笑絕對勝過春暖花開。

「你你、、、、、、」司徒不凡被氣的張口結舌,他堂堂百里城四大世家之一的司徒少爺何曾被人這樣怠慢過。

青水的口氣在場的人都明白,看來也許青水並不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不然他也不會這麼沉不住氣,不過青水的話也真氣人。

看到司徒不凡的樣子和度量,青水心中充滿不屑,更是肯定對方就是一個被寵壞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半大小子,前世叫二世祖。

回頭看到師輕裝,青水發現始終師輕裝臉上沒有任何哪怕一點點的波瀾,只是輕輕的優雅的撫摸著火焰獅子驄。

火焰獅子驄好像極度喜歡被師輕裝撫摸,享受的閉上眼睛。

「如果我是那匹馬多好,這色馬太享受了,不對好像是個母馬、、、、、、、、」

「不凡,我出來時給你說過多少次,要以禮待人,寬宏大量,目光要遠大,你都忘了嗎?」司徒南天不溫不怒的說道,像是清風吹過,很舒服,青水能感覺到在火大的人也能被這句話撫慰平靜。

司徒不凡微微低頭不再言語。

「青水,不許對兄長無禮。」青羅看似在責怪青水,但語氣相當溫和,讓青水感覺外公好像很欣賞自己的行為。

司徒不凡心中有氣,如果在外面就憑青水這一句話他就會讓青水吃不了兜著走,百里城附近誰不給他司徒大少爺三分面子。

師輕裝!

青水心中想著,此女不但人美,名字也不錯,應該來自百里城的師家,師家同樣也是百里城的四大世家,而且還是最強的,據說百里城的城主就是來自師家。

「南天兄,我就不遠送了,以後到百里城會去叨擾南天兄的。」青羅停下腳步和司徒南天道別。

「兄弟客氣了,這是那裡話,到百里城司徒家就是青家,我們兄弟何必如此客氣。」司徒南天看似生氣的說道。

司徒南天帶著司徒不凡和師輕裝以及幾個隨從離開了。

「這老狐狸,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如此奸詐!」青羅嘆口氣有點無奈的說道。

「外公,這司徒南天看起來很是隨和又懂禮儀,為人看似也不錯嘛。」 幽夢誰邊

「哈哈,你個小狐狸,裝糊塗啊,你以為外公看不出你的小算盤,甚至我感覺你到了司徒南天的年齡比他還要奸詐。」說完哈哈笑著,好像很開心。

「外公,我有那麼奸詐、、、、、

「你聰明,心眼多,甚至我感覺你看人都很准,可惜你武學天賦不好,不然以你的悟性在武學上一定有所成就。」青羅拍拍已經比自己不矮的青水的肩膀似感慨似開心的說道。

「爺爺,為什麼阻止我,不然我非要那小子好看,敢羞辱我。」走在回去的路上司徒不發仍然岔岔不平。

「唉!」司徒南天嘆口氣,看向自己這個孫子,眼中有著一絲掩飾不住的失望,自己這個孫子雖然在武學上倒也差強人意,可在為人處世,差太多了,仗著在百里城,仗著司徒家現在的一點名望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可他不知道在外面,百里城都不入流,司徒家離開這方圓千里什麼也不是、、、、、、、、 020藥材等級

看著司徒南天一行人離開,青羅帶著青子、青水還有幾個青家三代子孫向家裡走去,青水很想知道百里城的來人來青家為了什麼,但青水沒有問。

一進青家大門,青水就看到青衣含笑站在遠處望著自己,青水的心裡一片欣慰,這就是自己心靈的港灣!

「娘親!你回來了!」青水開心跑過去抱住青衣,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青水的身高已經和修長的青衣一樣高了。

青水看著漂亮的母親,雖然歲月並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什麼痕迹,但想到小時候她為自己換尿布洗澡,甚至還會尿她一身、、、、、一個美麗知性的女子所做的這些就因為她是自己母親,自己最親的人、、、、、、

曾經自己大部分時間都是被母親抱著,呵護著,如今自己已經長大成人,以後就該自己為她擋風,讓她為有自己這樣的兒子感到驕傲。


「剛回來,嗯,又長高了,都要比娘親高了,快成大人了。」青衣扭扭青水臉,和青水碰碰額頭似乎是在比比個子一樣,滿眼含笑,美麗細長的美目微微翹起!

「娘親是最漂亮的人!」青水抱著青衣的胳膊向著自家小院走去!

青衣看著青水冒出的一句不對頭的話卻是滿足的笑著,兒子是她唯一的寄託,自己就是他的依靠,青衣看著兒子心中也在為他考慮,「兒子武學資質不好,以後在武學上難有成就,不過比小時候不能習武好太多了,這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

「要知足,這幸福來之不易!」青衣的笑容如陽光一般暖化人心!

青水一直為不能突破著急,畢竟五年了雖說從運行上古強身術的三十六周天到如今四十八周天,但青水知道憑藉自己如今這點修為差太多了,哪怕在百里城這千里方圓都沒有自己的地位!

無論如何也要變強,有強大的實力才能自保和保護別人,青水好看清澈的雙眼開心的看著青衣內心告訴自己「即使與任何人為敵也不能讓娘親受一點委屈!」

「沒有突破四層不要緊,不要喪氣,等你成年了娘親教你做生意,你腦子聰明將來做個富家翁也不錯的。」青衣平淡的語調沒有波瀾,她怕青水聽到自己如果比他還在乎他的習武問題,那樣他會自責,會內疚會很痛苦的。

如果兒子經常痛苦,那她豈會快樂,雖說自己的那個夢想也許真的實現不了,但這樣平安平靜的生活著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青水笑笑,青水知道青衣說的四層是青蓮武決的四層!

自己的問題自己清楚,他可不想這樣敢於平淡的生活,看到娘親小心翼翼的說著怕傷了自己的自尊心感覺這樣瞞著她是不是很不應該,可自己怎麼給她說,再說那個自己秘密可是要爛在肚子里,誰也不能說,因為那樣只能有麻煩!

「不過自己要把能力讓娘親知道,而且要慢慢的讓娘親知道!」青水想著該怎麼具體解釋。

「娘親,這次百里城的司徒家來找外公什麼事啊!」青水雖然不問外公,但可以問娘親, 指尖戲蒼穹 ,但就是一件事瞞著青水,可青水確實知道,誰讓他在幾個月的時候就可以聽懂別人的說話。

「還不是惦記上我們剛到手的幾株千年靈芝!」青衣嘆口氣有點無奈。

一聽千年靈芝青水心中一跳,畢竟在前世找上百年的人蔘靈芝都是很難很難,沒想到今天終於聽到千年靈藥。

九州大陸,青水知道,一個藥鋪,哪怕就是在青家莊也可以看到買到一些百年份的藥材,甚至有時某個打獵的幸運的話可以採摘到二百年以上的藥材。

「娘,那個千年以上的藥材很缺嗎!」青水看到青衣好像也是很心疼的樣子問道。

「百年的,甚至八百年,只要沒有千年就是普通藥草,只有達到千年或者千年以上才能成為珍貴藥材,珍貴藥材和普通雖然只是一級之差但卻是天壤之別,像許多煉藥師煉製一些增進修為、增加壽元等珍貴丹藥時,珍貴藥材是必不可少的,差一年的年份也不行!」青衣說到這裡也許是想開了,微笑的給青水說著關於藥材的知識。

「珍貴藥材?普通藥材?難道是按年份算的,那麼千年以上甚至是萬年的藥材呢?」青水想著藥材年份重要問題問道,畢竟母親可是做藥材生意的,應該懂的很多才是,不然買賣藥材都是問題。

「藥材和丹藥都是分等級的,分別是普通、珍貴、玉品、王品、皇品、帝品、聖品、神品!」

青衣說道沒等青水開口接著繼續說道:「藥材除了品種珍貴差別外,品級就是以年份論,普通的是指在千年之內的藥草,但百年和九百年的價值還是差距很大,千年以上是珍貴,三千年為玉品,五千年為王品、七千年為皇品、八千年為帝品、九千年為聖品,只有傳說上萬年的珍貴藥材才算神品。

「怎麼對藥材感興趣了!」青衣笑著看著青水,對於這個兒子青衣還是很滿意的!善解人意,聰慧異常!

「好東西誰不喜歡,娘親也喜歡那些珍貴以上的藥草吧!」青水看著有點調侃自己的娘親好笑的說道。

「其實我們得到珍貴甚至更好的藥材也沒有什麼用,除了交易賣個大價錢或者就是找煉藥師換取丹藥,當然不是等價交換的。」提到煉藥師青衣眼中彷彿有所懷念。

青水知道娘親想起過去不開心的事情,不過沒有問!


「難道那些珍貴以上的藥材不能直接服用嗎?」青水知道前世有人生啃百年人蔘什麼的! 021風騷很艱難

「難道那些珍貴以上的藥材不能直接服用嗎?」青水知道前世有人生啃百年人蔘什麼的!

青衣拍拍青水的腦袋,微笑的說道:「普通的藥草許多隻要稍微加工就可以直接服用,當然能吸收的藥力也只有十之一二,大部分都會藥力都會流失排出體外,當然也有少數例外的,但即使是普通草藥只要超過五百年份的就不能直接服用,對身體損害甚大,如果是珍貴以上的藥草直接服用會有生命危險!」

「哦,那那些不能直接服用的藥草是不是用其他的辦法可以服用!」青水想了想,因為他想到那個尊貴的職業!

煉藥師!

「不能直接服用的藥草就需要煉藥師把其煉成丹藥,還可以充分的得到利用和吸收!」青衣看到兒子對煉藥師好像很有興趣!

原來如此,青水本來以為一般藥草都可以直接服用,之多浪費一點,畢竟珍貴藥材的藥力一次肯定不能吸收的完,所以大部分都會被排除體外,但沒想到不只是浪費而已,甚至還會爆體而亡!

「娘親,既然煉藥師也分等級,並且等級和藥材等級相匹配,那麼一個五級普通煉藥師和一個三級普通煉藥師都煉製普通的丹藥有什麼區別!」青水想想,和自己想象的是否一樣!

「等級越高的煉藥師練出的品質越高,還有就是普通煉藥師是很難煉製出珍貴藥品的,所以說煉藥師中的等級更是森嚴!」

煉藥師和藥材等級劃分一樣,只是在細分,每品分十級也就是八品八十級!

從高到低分別是普通級煉藥師、珍品煉藥師、玉品煉藥師、王品煉藥師、皇品煉藥師、帝品煉藥師、聖品煉藥師以及傳說中的神品煉藥師!

「果然和夢幻西遊中的一樣,等級越高品質越高,只是又有許多不一樣的東西,只是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學到那上古時期的煉藥術,不知道煉製出的那些三級葯在這個世界屬於什麼等級!」青水暗暗想著,對那煉藥術越來越渴望!

「那百里城的司徒家要收購我們家的珍貴藥材,莫非他們家有煉藥師?」青水看到司徒不凡那牛氣衝天還有那師輕裝明顯看不上司徒不凡但卻是成了他的未婚妻,莫非就是因為這個。

青衣驚異的看著兒子,這小子是瞎猜還是知道什麼,不過還是笑著開心的揉揉青水那有點凌亂的頭髮說道:「被你猜到了,司徒家之所以能成為百里城最顯赫的家族就是因為司徒南天的兒子###了個玉品的煉藥師!」

「才一個玉品的煉藥師就能如此囂張?」青水驚訝的說道!

青衣撲哧笑了出來,在青水的腦袋上不輕不重的敲了一下,嗔了一句:「什麼叫才一個玉品煉藥師,你以為煉藥師很多嗎,整個百里城有名有姓被人知道的玉品煉藥師一隻手都數的過來,雖然司徒家的那個姓雷的只是一級玉品煉藥師照樣可以很囂張?」青衣說道最後自己也樂了!

青水撓撓頭傻乎乎的笑著,看到娘親高興他就會很開心。

青水也只有在青衣面前才會像個孩子,像個傻小子、、、、

「那煉藥師那麼珍貴,司徒家怎麼沒有去更強大的城發展呢,怎麼窩在百里城這裡呢。」青水沒想到一個區區一級玉品煉藥居然在百里城都是一個顯赫的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