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青陽。」青衫笑道,「複姓百里。」

唐寧收起心中疑惑,但仍是戒備異常,真氣滾滾在經絡中流轉,以備這詭異強大的男子忽施偷襲。

「唐寧。」唐寧拱手道。

「我聽過你,東皇太子,」百里青陽似笑非笑道,「先是以東皇秘法救了金州白帝性命,后在中州鬧出好大的名聲,然後是**掀了別人黃龍宮,又攪了人家的天牢,短短五年不到,便成為三州焦點、萬眾矚目。」

唐寧愕然,自己何時被萬眾矚目?且**、中州的事情不說,自己何時又救過金州白帝?

是君尚?那位金州貴族少年?他父親,竟是金州白帝?他是金州皇子?!!!

百里青陽見他面色古怪,不禁笑道:「怎麼,你不知自己在大荒很出名么?」

唐寧苦笑搖頭:「倒是知道些,不過金州的事情,閣下知道這就有些古怪了。」

百里青陽輕笑道:「不巧,數月前去了一趟白帝城,遇見白帝,鬥了一番,感覺他體內有東皇山扶桑青木訣的影子,又調查許久,找到些痕迹,才猜到是你出手的。」

唐寧微微一震,看向那百里青陽,更覺此人深不可測。

大荒五帝十神,歷來被稱為大荒修為之絕頂,其中五帝又是個個神龍見首不見尾,更比十神來了令人戰慄。

眼前這人看上去也不過四十,雖然真實年紀可能遠遠不止,但畢竟在修行者中算得年輕,卻居然能與當世白帝爭鋒!

「勝了還是敗了?」唐寧忽然問道。

「什麼?」百里青陽一愕,旋即才反應過來,臉上笑意微微一僵,卻是不答。

唐寧點頭:「懂了。」

百里青陽臉色更顯古怪,似怒似羞,問道:「你懂了什麼?」

唐寧咧嘴一笑:「想必閣下沒能在那白帝手中撐過一招,這才羞於說出。」

「放屁,本君在那老兒手中足足走了二十餘招,你小子……」

說著,他忽然一愣,明白中了那最最淺顯的激將之術,不由更是羞惱難耐,半晌,才重重哼了一聲,轉頭又看樹枝去了。

唐寧見狀,不禁哈哈大笑,半晌才收斂笑意,正色朝百里青陽拱手道:「五帝之尊,乃大荒頂尖兒的人物,尊駕能在白帝手中撐過二十餘招,已是空前絕後的天才人物了,唐寧佩服。」

百里青陽臉色稍好,卻是哼了一聲,罵道:「放屁,大師兄五十六歲就能和那小老兒鬥上七百餘招,還逼出了那小老兒的一門看家本領,這才落敗,我入門已經一百四十……」

後面的話唐寧沒聽清,因為他聲音太低,更像是喃喃自語,他周身又自有濃郁的真靈罡氣護體,唐寧的五感靈敏對此也毫無用處。

忽然,唐寧腦中電光火石閃過一個念頭,訝然看向百里青陽,道:「你……你是東皇山的弟子?」

百里青陽聽見這話,身子微微一僵,只是片刻便又放鬆下來,似笑非笑道:「一個被逐出門的人,不敢稱東皇山弟子。」

唐寧卻聽得出那言語中難掩的凄涼、怨懟、無奈、痛苦。

唐寧默了半晌,忽然輕嘆一聲,躬身向著百里青陽正正行了一禮,道:「唐寧,拜見師兄。」

百里青陽身子又是一震,許久,才轉頭看向唐寧,哼了一聲,道:「我無需你同情分毫,何必不情不願拜見我?離了東皇山,倒也逍遙自在,這聲師兄,卻是不敢當的。」

唐寧輕笑一聲,道:「朧月師姐帶我入門,曾跟我說過,當年師尊驅逐東皇山諸弟子,並非諸弟子過錯,所以唐寧才有這聲師兄出口。至於師兄說我不情不願,這倒是真的。」

百里青陽心中微微升起一股怒火,旋即又化作自嘲一笑:「被逐出東皇山,自然便不再是東皇弟子,你不情願喊我師兄,也無可厚非。」

其實他這話矛盾得很,之前他表現得對被逐出東皇山顯得漫不經心,甚至頗為歡喜,此時聽見唐寧這話,就算心中失落,以他的傲氣,也不該表現出來。

可這話分明帶著些寥落失望。

說到底,只因離開東皇山,於他而言乃是此生最大的懲戒和羞辱,因為他雖生在百里家,卻從小在東皇山長大,那位冤枉他、將他重傷、趕出門牆的,恰恰是他一直當做父親甚至遠勝父親般尊敬的人。

唐寧卻微微搖頭:「師尊的失誤,又怎能怪在你們頭上?我不情願的原因,是東皇山覆滅的時候,你明明有如此修為,卻選擇袖手旁觀。你……其實真的不配和朧月師姐出生同一師門。」

說完,唐寧再不說話,朝著百里青陽微微拱了拱手,大步朝龍涎池走去。

看著唐寧冷然離去的背影,百里青陽喉頭宛如梗住,手臂微微一抬,似想要喊住唐寧,卻又默然放下。

不知過了多久,一隻朔方鳥盤旋落在他身側,忽然白光閃動,化出一個三十年紀的美貌少婦。

「你干甚不告訴他?」少婦柔聲開口道。

百里青陽似這時才回過神來,眼眶竟微微有些泛紅,搖頭苦笑道:「東皇山陷入地底前,我其實猜到了些,若當時便不顧一切出發前往,或許能救的……」

「當時那位青帝便在兩百裡外藏著,你去,不過平白丟上一條性命,也丟了你百里家三千餘口的性命。」

百里青陽微微搖頭,許久,他長嘆一聲,道:「你不懂,不能和不想,這是兩回事。所以我很後悔……他說得對,我的確不配與那位聖女同一師門,想到她此時仍是伴著東皇山沉睡,我竟……有些羨慕。」

美貌少婦知曉這正是他這幾年來難以入眠的心結所在,想要勸,卻不知從何勸起,只得輕輕摟住他肩膀。

。 沈天賜一臉感慨的看著下方鼓掌歡呼的觀眾,在深深的做了一下深呼吸后,拿起手中的話筒說道:「謝謝,謝謝大家。」然後就又面對著觀眾深深的鞠了一躬,隨後沈天賜起身繼續拿著話筒開口:「如今咱們所有的歌手已經全部演唱完畢了,接下來咱們就用熱烈的掌聲請出六位歌手再一次走上舞台,同時咱們也請《華夏之我是歌手》的總導演洪導開始宣布這一季《華夏之我是歌手》的最終歌王的獲得者。」

休息間的一眾歌手們,除了在休息間的老楠以外,其餘的歌手們全都一一的走上舞台,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而他們在走上舞台之後,也是對著身為主持人的沈天賜點頭微笑后也與沈天賜來了一個熱情的擁抱,在擁抱的時候,除了小穎之外,其餘的人彷彿是商量好的,都是對沈天賜說道:「萬幸啊,萬幸你沒有來參加這一季歌手的歌王總決賽!」

在聽到他們的話后,沈天賜微微一怔,隨後也就釋然的笑了,看來自己的表現對他們都帶來了不小的壓力。

最好一個走上前的是小穎,她來到沈天賜的面前後,也是大方的和沈天賜適度的來了一個擁抱,然後就輕聲的開口:「天賜,感謝有你!」

沈天賜在聽到小穎的這句話后,內心也是不由的來了一個顫抖,因為這一次小穎的稱呼變了,由以前的「天賜哥」變成了「天賜」,這一個看似簡單稱呼的改變,裡面的含義自然是不一樣的。

這個時候洪導的手中也是拿著歌手對決賽的最後的結果了,只見洪導一手拿著話筒,看著眼前的觀眾和參賽的歌手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后,才一臉認真的開口:「比賽結束了,此刻內心的那顆懸在心中的石頭也算是終於落地了,感覺這歌王總決賽的時間比一整季的時間還要漫長,雖然過程有些波折,但是結局是完美的,在這裡,我代表《華夏之我是歌手》的全體工作人員對現場的觀眾朋友們以及觀看直播的觀眾朋友們,真摯的說一句謝謝!謝謝你們的不離和不棄!」

洪導說完這些話后,也是一臉真誠的面對著觀眾深深的鞠了一躬,接著在直起身子后,看著眼前的沈天賜再次開口:「而另外我所需要感謝的,也是更要感謝的人就是沈天賜,今天如果沒有沈天賜的話就沒有如此精彩的比賽,也就不會出現如此讓人大聲尖叫的決賽場景。大家說,對不對?」

現場的觀眾在聽到洪導的話后,也是立馬大聲喊道:「對!」

在聽到在坐觀眾們的大聲回應后,洪導一臉感激的伸手拍了一下一旁沈天賜的肩膀后,隨後轉身再次面向在座的觀眾,開口說道:「今天呢,我想了一下,決定不在採用前幾季那種令人感到窒息的宣布方法了,為了讓大家痛快直接一點,在這裡我就大聲的宣布出來!」

洪導隨後就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那個獲得冠軍的名單兒,接著就開始大聲的宣布著:「《華夏之我是歌手》第三季已取得完美的收官,現在我在這裡正式宣布,經過各位歌手激烈的比賽對決,獲得觀眾票數最多的歌手是紅姐,因此獲得本季《華夏之我是歌手》歌王稱號的是紅姐!!!」

在聽到洪導的話后,一旁的紅姐並沒有顯得多麼的興奮,在她接過洪導手中的那個代表歌王的獎盃后,紅姐也是拿著手中的話筒一臉真誠的開口:「這個獎盃的獲得來之不易,甚至是有些波折,也正如洪導方才所說的那樣,今日冠軍對決賽的過程中,沒有天賜在關鍵時刻力挽狂瀾,說不定,也就沒有這個獎盃了,雖然我是這個獎盃的獲得者,但是在我們的心中天賜才是這一季《華夏之我是歌手》的無冕之王的獲得者!」

在聽到紅姐的話后,現場的觀眾也是立馬大聲的呼喊起來:「天賜!!!!」

「天賜!!!!!」

「天賜!!!!!」

「……」

而於此同時直播間里的彈幕中也是不斷的飄出各種話語。

「紅姐這話,說的真的是太好了!」

「也正如紅姐所說的那樣,沒有天賜哥在最後力挽狂瀾,這季的《華夏之我是歌手》的歌王就懸了起來。」

「是啊!無冕之王!!!紅姐說的真的是太好了!!!」

「……」

而就這樣這一季的《華夏之我是歌手》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完美的落幕了,至於那個老楠,根本就沒有人在理會他的存在了。

隨著《華夏之我是歌手》的落幕,關於沈天賜在《華夏之我是歌手》中的表現也開始風靡整個網路。

每個網站上、貼吧上、平台上至於熱搜這種對其他明星是可望而不可及但是對於沈天賜來說,卻是家常便飯的自然是更少不了沈天賜的各種熱搜標題。

「《華夏之我是歌手》最大的看點不是歌王歸屬,而是沈天賜的神級救場!」

「非專業主持人的沈天賜,卻表現出來了比主持人還專業的業務能力!」

「主持界的標榜!主持人界的神級「教材」!」

「沈天賜又一全新歌曲風格《不得不愛》、《曾經的你》再次霸榜!」

「無冕之王,深刻剖析沈天賜「無冕」之路!」

「小穎和沈天賜的牽手互動,在釋放「官宣」信息?」

「……」

有好的消息,自然也是有些不可避免的負面消息的,而《華夏之我是歌手》最大的也是唯一的負面消息自然就是那個在最關鍵時刻選擇退出比賽的楠哥了,哦現在已經被廣大的網友們戲稱為「老楠」了。

老楠的這一番操作也是驚呆了一眾網友們,換成誰也是沒有想到這個老楠竟然在如此重要的歌王決賽中直接撂了挑子,完全不顧《華夏之我是歌手》節目組的感受,也根本就不去想,他這麼一番操作,讓身為主持人的沈天賜,而且還不是專業主持人的沈天賜如何的應對,這換成是誰都會想到老楠的這一番操作明顯就是帶有惡意的針對性的。

由此也看出這人的用心是多麼的惡毒!

若不是在關鍵時刻沈天賜展現出來了令人驚嘆的能力,力挽狂瀾,那麼這一季的《華夏之我是歌手》的總決賽直接就砸了。

「天賜哥的能力,真的是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原諒我的詞窮!」

「感覺這一季的《華夏之我是歌手》最大的看點不是最後的歌王決勝賽,反而是天賜哥堪稱神級救場的那一段,我已經來回的看了好幾遍了,真的是太經典了,尤其是天賜哥說出的那句,雖然不贊同你的行為,但是我會誓死捍衛你所做出的決定,簡直是神了!」

「哈哈哈,當天賜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老楠的那個表情啊,也真的是太精彩了!」

「天賜哥的腦迴路,一般人是根本無法跟上的,這就是知識的積累和沉澱所帶來意想不到的成果!」

「也正如網上所說的那樣,天賜哥這神級救場的視頻,足可以納入播音專業的教材了!」

「哈哈哈,更有意思的是,天賜哥還不是專業的主持人啊!!!哈哈哈哈!!!!」

「……」

沈天賜的這一神級救場的視頻經過網友們的剪輯和轉發,在網路上瞬間就突破了千萬次的點擊以及轉發,而經過一系列的轉發、評論和置頂,讓廣大網友和沈天賜本人沒有想到的事情,還真的發生了。 一片荒涼的星域,一艘軍方護衛艦,正在光速飛行。

此艦正是護送葉辰等人前往炎黃祖星的。

艦內,葉辰的休息室內。

葉辰自靈植空間里,取出了數量眾多的靈植,這些靈植主要的功效,就是增幅服用者的氣血,防止服用者氣血不足而損傷身體。

不過葉辰自然不可能就這麼的直接服食,自然需要加工成丹藥才行。

「系統,開啟合成功能!」

叮!

「合成功能開啟。」

驀然,葉辰的眼前,一道光幕閃現而出,其上所呈現的畫面,正是合成區的畫面。

八個青銅大鼎,圍繞著一座黑色大鼎,形成一個圓。

看著面前放置著的大量血月藤,葉辰也不耽擱,直接一揮手,將血月藤送入了八個青銅鼎里的其中一個之內。

叮!

「是否開始合成?」

「開始吧~」

下一秒,合成區內,一道白光豁然自被放入血月藤的青銅鼎內射出。

隨即,白光衝出的勢頭一頓,下一瞬又是折回,反衝入鼎內。

約五秒的時間,青銅鼎白光不在閃耀,中心的黑色大鼎卻是驀然一陣,鼎蓋緩緩移開,一陣白蘊自鼎內飄蕩而出。

葉辰見此立馬閃身進入其中,深深地吸上一口氣,頓時他的臉上露出一副享受般的表情來。

這白蘊可不是凡物,那可是濃郁至極的葯香!

吸收一口,那絕對是大補啊!

「如此葯香,想必此丹定是極品啊!」葉辰迷醉著這般道。

廢話啊!

系統煉出來的丹藥,能不是極品嗎?

睜開眼,望著已浮上鼎口的乳黃色丹藥,葉辰喉頭大動。

嘴中津液頓生,恨不能直接將其拿來服下。

揮手招來這可丹藥,自身也是離開了合成空間。

望著手中的丹藥,葉辰將掃描開啟。

物品:丹藥。

名稱:升血丹。

等級:完美級(九道丹紋)。

功效:增補氣血虧損,亦能做通經絡之用。

「好!此丹定可讓我一次成功!」葉辰見到升血丹的信息后,頓時信心滿滿。

隨後他也不廢話,徑直將升血丹放入嘴中,同時運轉起《萬武源經》來。

轟隆!!

升血丹入嘴的一刻,瞬間變化成一道清流沖入葉辰的體內。

入體的剎那,升血丹的藥力洪流驟然爆發,在與葉辰身體內本身的氣血相融后,《萬武源經》宛如打了雞血一般,瘋狂的運轉了起來。

「好,就是這個時候了!」

葉辰感知到藥力已經充分與自身氣血相融后,連忙調動起真氣,直接朝著未被打通的經脈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