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是只能動手了。」江離心中很快作出了應對計劃,靈識一動,瞬間侵入黑白二胖的腦海,以一種靈識傳法的方式向二人腦海中烙印下了一段話,「一會兒他們二人走到李咬金身前時,你就馬上現身,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小黑你負責那個高個子,我負責唐峰,務必要一擊得手,能殺就殺,不能殺也要重傷他們,不要戀戰,出手之後立即跟我逃走。」

「記住,只要元力一動用,隱身丹和我為你倆施展的《匿息決》就會失去效果。」

黑白二胖沒法回答,更沒有江離的手段,只能輕輕晃了晃手中的樹葉。

江離同樣晃了一下,算作回應。

終於,幾個呼吸后,唐峰二人跨過了十丈的距離,來到了最西側的李咬金身前大約一步的距離。

突然,一陣元力波動憑空出現,接著,李咬金那肥大的面孔出現在了唐峰眼前。

愣了,李咬金出現的太突兀了,唐峰根本就沒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個胖子竟然就這麼憑空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距離之近,可以說是咫尺之遙!

原本他帶著師弟在迷陣最外圍巡視,心裡壓根沒想過能在這裡遇到江離三人,在他看來,那三人雖然身法詭異,但想要逃出他布置下的天羅地網,必然會被發現,不可能無聲無息的溜出去,之所以他帶一個師弟在這最外圍巡視,也不過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

他卻沒想到,那三人中的胖子李咬金,還真就突然出現在了他面前。

「喝呸!」與唐峰二人不同,李咬金可沒有任何意外的,普一出現,他便將醞釀了半天的粘痰提到了口中,隨後,粘痰帶著強勁的風聲狠狠地射向了唐峰那獃滯的面孔。

距離如此之近,又處於呆愣之中,唐峰幾乎是沒有任何反應的機會,「噗!」的一聲中,被那口粘痰噴了個正照。

李咬金這一口痰就差沒吧苦膽吐出去了,量極大,真真是糊了唐峰一臉。

「啊!~」一聲尖叫從唐峰的口中爆發了,怒火瞬間充紅了他的瞳孔,張口大罵道:「死胖子,我要殺……」

可是,還沒等他罵完,一道勁風突然襲向他的後頸。大驚之下,他瞬間想起了對方是三個人,哪還顧得上罵人,急忙將元力爆發,腳下一跳,身體迅速向一側躲去。


「噗!~」距離太近了,唐峰根本就無法躲開身後的攻擊,元力更是來不及調動,,幸好他反應還算迅速,那道勁風最終只砸在了他的肩膀靠近脖頸的部位。

「呃~」幾乎是同一時間,一聲悶哼傳入唐峰的耳中,眼角的餘光落向了師弟的方向,那聲音是從師弟口中發出的。

劉丘淡定的收回短劍,在他身前,高個子黑風門弟子緩緩的軟倒在地,喉嚨中發出一陣詭異的響動,鮮血噴射而出,眼見不活。

看到這一幕,唐峰想驚呼,可是,一股冰冷的,宛如鋼針一般的氣息順著后肩的位置猛然刺向了他的識海,頓時,一股劇痛在腦海中爆炸開來,雙目一黑,差點直接暈了過去。

唐峰也是個狠人,知道此時乃生死之際,拼起最後一絲力量,一咬牙,「噗嗤」一聲悶響中,他竟將自己的舌尖給咬碎了。

劇痛刺激之下,唐峰終於清醒了一點,趕緊拖著昏沉的身體轉過身,目光盯向江離三人,心中驚懼不已。「那是什麼攻擊?太詭異了,那若是擊在自己的脖頸上,自己此時豈不是任人宰割了?」

渾身都在發沉,識海依舊在劇痛,唐峰狠狠地咀嚼著已經糜爛了的舌尖,勉強的保持著最後一絲意識。身體搖搖欲墜的看著江離三人。

「胖爺說了,要把你的嘴打成屁、眼!」幾乎是劉丘的短劍劃破高個子黑風門弟子的喉嚨時,李咬金便沖了衝過去,黑風門弟子才剛剛倒在地上,尚未徹底斷氣,他的大腳便狠狠的踩向了對方的大嘴。

「噗嗤~」一聲,鮮血和牙混合著莫名的粘液狂噴而出,血腥異常。

「竟敢說胖爺我是肥烏龜,真是氣死胖爺我了,我讓你說,讓你說……」一邊踩著,李咬金一邊低聲罵著。

「走,快點離開這裡。」一擊得手,雖然沒有將對方砸暈,但江離並沒有繼續出手的打算,而是大喝一聲,率先向著平原的方向沖了出去,身體化作一道紫光,飛射離開。

黑白二胖心記江離的吩咐,同樣沒有任何耽誤,化作一黑一白兩道光芒,緊隨其後飛向平原深處。

三人動作迅速,整個過程幾乎是呼吸之間,配合可謂默契至極。

從李咬金的突然出現,到自己被襲擊,再轉過身,一切不過呼吸間,當唐峰看向江離三人時,卻見那個死胖子一腳踩碎了師弟的整張臉,然後便化作流光,飛速遠去了。

唐峰終於回過神兒來,強忍著暈過去的衝動,沖著平原上那飛速遠去的三道光芒驚聲尖叫道:「李咬金,江離,還有那個黑胖子,你們給我等著,我唐峰若不殺了你們,誓不為人!!………」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妖族龍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妖族龍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賊子,交出我黑風門至寶,留下踏雲蟹王幼崽!」一群黑風門弟子聞聲而來,各個手持元兵,瘋狂的飛向唐峰所在的方位。

這時,唐峰強忍著頭暈腦脹,走到了高個子師弟的身前,卻見其已面目全非,氣息全無,前一刻還在跟他商議公子之事,現在卻已沒有了任何反應。

唐峰的面色非常複雜,甚至,他已經後悔去招惹江離三人了,即便是滄瀾水狗被他們殺死,自己也該認了才是,如今倒好,殺狗之仇沒報,反而還被他們奪去了收蠻袋和踏雲蟹王幼崽,這損失太大了,再算上宗門師弟的死亡,他現在甚至都不敢說出那三人是他的仇人,擔心回到宗門後會被全宗之人責怪。

離開宗門前,門主可是一再叮囑不要惹是生非,一切以計劃為主,務必要借著這次秘境開啟之機,奪取踏雲蟹王幼崽,實在不行普通踏雲蟹的幼崽也可以。

可如今倒好,被他的個人恩怨所累,宗門不但連普通踏雲蟹幼崽都沒得到,甚至還損失了迷靈箭陣和收蠻袋。

為了挽回損失,他不得不集結門人圍捕迷陣中的江離三人,但一點效果都沒有,反而被對方殺了那麼多的師弟,這若讓門主知道,大怒之下,他的小命還能繼續延續下去?

「追,召集所有同門,給我使勁追,不殺了他們三個,我黑風門誓不罷休!」狼嚎了一聲,唐峰強忍著識海中的劇痛,身化流光,帶著一百多同門師弟,向著平原上已經成了三個小黑點的江離等人追去。

……

一日後,江離帶著李咬金三人來到了一片密林中,整整狂奔了一天的時間,三人總算是甩掉了黑風門的追兵,到了現在,三人可謂是消耗極大,又狂奔了一個時辰,來到了這片密林中。

停下腳步,三人找了個隱秘的地方休息了起來。

沒了追兵,就要趕緊恢復下元力,繼續狂奔下去太危險了,以三人的狀態,遇到個稍微厲害一些的蠻獸便會要了他們的命。

「奶奶的,追死胖爺我了,不就是殺了他們幾十個人么,至於這麼大的仇么。」李咬金一屁股坐在地上,極沒形象的翻著白眼喘著粗氣。

「給你倆,趕緊吃掉,恢復元力。」江離遞給黑白二胖一人一瓶天元丹,喝令道。

如今黑白二胖已經到了淬體境三層,可以服用天元丹了。當然,效果會比江離稍差一些,畢竟他二人只是普通體制,與江離的祖龍神體相比差了很多。

「好嘞。」黑白二胖不敢耽誤,接過瓶子,倒出丹藥,丟入嘴裡。

秘境實在太危險,他們這一路狂奔不知道遇到了多少的蠻獸,個個都實力強勁,若非三人速度極快,怕是早就命喪獸口了。不過,禍,福之所倚,有了這些蠻獸,追了他們一路的黑風眾可謂是吃盡了苦頭,損傷極多。

江離同樣拿出了一瓶天元丹,坐在地上吃下,默默恢復了起來。

因為逃跑,三人已經嚴重偏離了原本計劃的方向,江離觀察過此地的位置,從三人目前所在的地方,想要趕往秘境深處的海邊,怕是最少要兩日的時間,算算從進來開始,到現在也有快十日的時間了,這麼長的時間,估計已經有很多人到達了秘境最深處,他們三人若再不趕快一些,怕是好寶貝都被別人搶去了。

進入海谷秘境,江離雖然沒有具體的目標,但是秘境便意味著機遇,存在著大量的無主寶物,他自然會竭盡所能的去搶奪,武道一路,財富是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的,大量的寶物,可以支持他更快的踏回前世的巔峰。

密林中,出現了這樣的一幕,三個人盤膝坐地,一顆嬌艷欲滴的藍色花朵靜立在他們身旁。

剛出迷陣時,李咬金將蘭馨花收入了儲物袋,被發現后他便拿了出來抗在肩上,正經給他累得夠嗆。若非江離一再叮囑,在儲物袋裡時間長了,蘭馨花會死去,他才不會扛著呢。

結果現在好了,扛著這麼大一株花,跑了一天一夜,肩膀早就被磨破了一大片,好在他是個武者,這若是換了凡人絕對會累死!

與此同時,距離江離等人很遠的一處高山上,唐峰面色陰沉的站在一群黑風門弟子的前方。

「大師兄,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一名黑風門弟子小聲道。

「……」唐峰沒說話,他的面色陰沉到了極致,秘境這麼大,如今追丟了那三人,再想找到,無異於大海撈針,也就是說,無論是宗門的寶物收蠻袋也好,還是那宗門想要得到的踏雲蟹王幼崽,奪回來的希望已經極為渺茫了。

沉思了良久,就在黑風門眾多弟子快要等不及的了時候,唐峰開口了。

「師弟們。」他面朝著人群,一臉的無奈和焦慮,「如今已經追丟,為了減少本門的損失,大家先原地恢復一下吧,奪回寶物之事,需要從長計議。」

「大師兄,我們不累,還能堅持,快帶領我們搜捕吧,那三個賊子奪走的可是我黑風門的未來啊!」一名弟子面色激昂的站了出來。

「是啊大師兄,我們別休息了,趕緊找人吧。」不少人都在附和著。

「禁聲!」突然,唐峰的面色一沉,威嚴的目光一一掃過眾位師弟的臉龐,「難道你們都不準備聽我這個大師兄的了么?」

「不敢,一切謹遵大師兄安排。」一見唐峰認真了起來,作為師弟的這些黑風門弟子急忙道。

「師弟們,寶物丟失,我唐峰比你們誰都要著急。」見眾人這般反應,唐峰的面色緩和了下來,「可是,盲目的搜捕只會為我們帶來更大的損失,以大家現在的狀態,怕是還沒等找到敵人,在座的就會有很多人會喪命蠻獸之口,都聽我的,現在大家趕快恢復一下,已經追丟了,也不差那一兩個時辰了。」這話說的可謂是掏心掏肺,再加上他誠懇的面色,極具煽情作用。

「謹遵大師兄安排!」也許是被唐峰的話感染了,黑風門弟子們終是放棄了心頭的想法,遵從了他的安排,紛紛盤膝坐地,恢復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唐峰的眼中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伯威師弟,你過來一下。「

「來了大師兄,怎麼了?」叫做伯威的黑風門弟子走了出來,他一身黑色的長袍,長的肥非常面善。

唐峰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七個淡黃色的瓶子,遞給伯威,「伯威師弟,你將這些精元丹發給其他師弟們,能夠縮短大家恢復的時間。」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妖族龍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妖族龍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君慕顏可是古往今來,唯一一個,讓他七煌心甘情願為之效忠,為之生死無懼的人類。

慕顏深吸了一口氣,勉強露出一個笑容:「我去陪陪小寶。」

在此之前,她從沒有想過要尋找小寶的親生父親。

那對她來說不過是一個帶給她恐懼和痛苦,卻又與她毫無關係的陌生人。

可如今……

離火血脈要覺醒三次。

就算熬過了第一次,可第二次、第三次呢?

然而茫茫人海,她連那個男人長什麼樣都不知道,該如何去找呢?

……

一出空間,慕顏悚然一驚。

雙目死死瞪著坐在床邊的身影,厲聲道:「離未染,你怎麼在這裡?」

床榻邊,坐著一個身穿白衣的少年。

只是原本纖塵不染的白綢錦衣,此時已經破破爛爛,到處都是臟污。

尤其是左手,不說袖子沒了,就是整隻手臂上的血肉也被腐蝕的七七八八。

露出裡面的森森白骨。

而此時,離未染正在用那隻「白骨爪」按在小寶臉上。

那場面當真是說不出的恐怖詭異。

原本守著小寶的三小隻,全都昏睡了過去。

包括辟邪劍都只是輕微震動著,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房間外布置的陣法,更是連半點反應都沒有。

聽到慕顏的聲音,離未染緩緩回過身來,露出一個略帶委屈的表情,「慕顏,我從【九尾龍葵花】花田一路跟著你來到逍遙城,你就一點都沒看到我嗎?」

慕顏沉著臉走到小寶身邊,將人一把從床上抱入懷中。

扣住他細嫩的手腕探查。

這一診脈之下,讓慕顏微微變了臉色,猛然抬頭看向離未染:「你對小寶做了什麼?」

離未染愣愣道:「我什麼都還來不及做啊!」

敢情你還真打算對我兒子做什麼?


慕顏的視線一瞬間宛如利刃。

可隨即眼中卻露出狐疑之色。

「七煌,你能感應到小寶的情況嗎?」

七煌蹙了蹙眉,神情逐漸迷惑:「血脈覺醒對小傢伙的侵蝕變弱了。」

是的!

慕顏疑惑正是因為她剛剛探查到小寶的情況竟然變好了。

可為什麼?

明明她什麼都沒有做。

「是因為小寶熬過了血脈覺醒嗎?」慕顏抱著一絲期待問。

然而得到的卻是意料之中七煌否定的回答。

想也知道不可能。

在那本古籍中記載,離火血脈每一次覺醒,無論成功與否,無論是否有人護持,都至少要持續三天。

如今連一天都沒有過去,小寶又怎麼可能平安無事呢?

所以,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慕顏抬頭,狐疑地目光再度看向離未染。

離未染立刻舉起雙手,一臉無辜,「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混天洞府】里我還救了小傢伙好幾次。慕顏你可不能冤枉我。」

說著,他還把自己只剩下森森白骨的左手遞到慕顏面前。

可憐巴巴道:「你看我為了救這小子,受了那麼重的傷,慕顏你不替我治療一下嗎?」

慕顏蹙眉看著他,冷聲道:「離未染,你到底想做什麼?你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 「大師兄,精元丹是什麼丹藥?我怎麼沒聽過?」伯威是個比較單純的人,心裡想什麼就說什麼,他用迷惑的眼神看著唐峰。

「這是我在萬丹閣買的丹藥,對恢復元力有極強的效果,趕緊發給大家,我話是那麼說,但事實上我們還是要抓緊一切世間的。」唐峰面色淡然的道。

「哦,我知道了大師兄。」伯威打開了一個瓶子看了一下,裡面有十顆,七瓶七十顆,如今同門的師兄弟只剩下六十八人,正好一人一顆。

然而,比較單純的伯威卻並沒有注意到,在說話的時候,唐峰大師兄的眼神深處那一閃而逝的掙扎。

伯威對大師兄的話跟遵從,拿了丹藥后便轉身走回了人群,而這個時候,眾人才剛剛運轉功法,並未陷入高度自閉,見伯威拿來大師兄發給他們的丹藥,一個個也沒人懷疑,紛紛接過丟入嘴裡,然後繼續修鍊了起來。

看著這一幕,唐峰的眼神中有一絲不忍閃過,可是很快,他便恢復了正常,瞳孔深處變得冰冷,「師弟們,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那江離三人吧!」


先前的沉思讓他認清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以他們的速度,是根本追不上江離三人的,如今追丟了蹤影,且不說還能不能再找到他們,即便是真的找到了,他們也根本抓不住那三個可惡的傢伙。

沉思的結果是,他放棄了繼續與江離三人糾纏,不準備再去搜捕了。

回想起當日江離突然出現奪走收蠻袋和踏雲蟹王幼崽時,自己本能喊出的那句:「是你?」唐峰心底的思想慢慢轉變了。


沒能抓到踏雲蟹王幼崽,還丟了宗門至寶,這本已是天大的罪過,如果回到宗門,再被調查出是因為他與那江離三人的個人恩怨,導致他們的行動失敗,為宗門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他唐峰不但要丟了大師兄的優待,甚至還有可能會為此而送命。

唐峰不想丟掉現在的一切,更不想失去性命,他還沒活夠,他的武道還有很遠的路在等著他,所以,他只能痛下殺手,讓所有知道這件事的人永遠的閉上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