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來之筆!簡直是神來之筆!」

「妙手,果然是妙手!」

「這是人類的一小步,卻是圍棋史上的一大步!」

「不!我認為,這應該叫上帝之手!」

「贏了,真的要贏了!」

太突然了!

鹿一凡的這一步棋真的太突然了!

就在所有人以為master要輸掉比賽時,他卻來了這麼一手。

電視機前以及電腦前的觀眾看到諸多解說員以及棋聖聶衛平如此『激』動的手舞足蹈,大喊大叫,有點兒懵『逼』了。

什麼神來之筆?

什麼上帝之手?

觀眾們都嚇傻了!

會不會是解說們搞錯了?

阿爾法狗不是說,master輸定了嗎?

看熱鬧的觀眾不明所以,因為他們根本不懂高深的圍棋之道。

可是職業棋手們全都炸鍋了!

世界圍棋冠軍『交』流群。

柯潔:「卧槽!這……這也能行!」

唐韋星:「敗給master這種神級對手,值了!」

朴廷桓:「華夏真的是人才輩出,遠非我大韓民國所能及啊!」

羋昱廷:「上帝之手,當之無愧!」

觀眾們只見阿爾法狗遲遲沒有落子,約莫過了十五分鐘后,阿爾法狗在公屏上說道:「恭喜你master,我輸了。」

不懂圍棋的觀眾們先是一愣,緊接著,所有直播網的彈幕全都炸了!

「天啊!!!」

「卧槽!!」

「master真的贏了!」

「怪不得那些解說都嚷嚷著什麼上帝之首,這果然是驚天地泣鬼神的一手妙棋啊!」

「我頂!我狂頂!」

觀眾們都瘋了!

棋聖聶衛平此刻也『激』動的叫道:「master一定是神之子!他的這神之一手,高深莫測!一子定乾坤!

這一局棋一定會被載入史冊,即使過了百年,千年也會被後人瞻仰、膜拜!」

韓—國。

官方解說員聲音都變了。

「阿西吧,華夏的master贏了史上最強人工智慧阿爾法狗!這簡直太難以置信了!」

日!本。

「master賽高!Master萬歲!是他拯救打敗了邪惡的機器人阿爾法狗,是他拯救了全人類!是他,用那上帝賜予的雙手,讓我們銘記一個詞——人定勝天!!!」

白家別墅。

白景琦『激』動的一臉老淚,控制不住的瘋狂吼叫起來。

白嵐抱著妞妞開心的原地旋轉著。

就連白鳳九也笑的合不攏嘴,歡呼尖叫!

只有美國的觀眾,本來還喝香檳,開啤酒慶祝著,現在一下子卻傻眼了,臉『色』變得煞白煞白的。

就在全亞洲都在為master的勝利歡呼時,只見公屏上,master又說話了。

「阿爾法狗,去告訴你的主人一句話——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

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

此言一出,華夏的觀眾們再次炸鍋了!

棋聖聶衛平擦拭著眼淚,感嘆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沒想到master棋藝驚人,才學也如此過人!」

各大直播網站上,彈幕將屏幕覆蓋的嚴嚴實實的。

「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

「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

「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

「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

所有觀眾不厭其煩的刷著這一句從鹿一凡口中說出的經典語句。

美國的直播間內。

負責阿爾法狗團隊的彼得博士被阿爾法狗翻譯過來的鹿一凡的這句話氣的一口氣沒上來,直接昏過去,被急救車拉走了。

美『女』主持人原本還附和著彼得博士各種吹噓著如今美國已經多麼多麼強大,碾壓華夏不過是分分鐘的問題。

可是master這一記響亮的耳光,打的她直接懵『逼』了!

華夏全國各地,有人哭,有人笑。

但是此時的鹿一凡卻失望的說了一句:「我輸了。」

白嵐卻愕然道:「一凡,你不是已經贏了嗎?怎麼說自己輸了呢?」

只見鹿一凡切到《爐石傳說》的遊戲界面上,指著遊戲界面說道:「媽蛋了,眼看著就要登頂國服第一了,居然被對方神『抽』了一張牌給翻盤了!」

我倒!

白嵐、白鳳九、白景琦集體倒在了地上!

丫的,你說輸了,居然是說遊戲輸了!

但是反應過來后的白嵐,更加覺得鹿一凡的可怕了。

玩著遊戲,談笑間,就滅掉了史上最強人工智慧!

這……

這還是人嗎?

這簡直就是妖孽啊!

白鳳九看著鹿一凡那寵辱不驚的俊逸面龐,不知為何,心跳有些加速,臉有些燙燙的。

她猛甩了甩頭,暗罵自己一句『花』痴。

白妞妞走到鹿一凡面前,笑眯眯道:「哇,叔叔真的贏了啊!妞妞要獎勵叔叔一個kiss!」

鹿一凡溫柔的笑著低頭,讓這三歲的漂亮小蘿莉親了自己一口。

親完之後,白妞妞看了一眼白嵐然後道:「媽媽,你也獎勵叔叔一個kiss吧!」 小蘿莉突如其來的要求,讓白嵐臉色霞飛雙頰。

豐盈的大長腿,不由自主緊繃了起來,那害羞的模樣,極為好看。

鹿一凡不禁偷偷為小蘿莉伸了一個大拇哥!

世界第一好助攻,非你莫屬!

白嵐走到鹿一凡面前,柔軟的紅唇在鹿一凡俊逸的面頰上輕輕啄了一下。

柔軟的嘴唇,讓鹿一凡感覺有些戀戀不捨。

他會想起在愛神海灘那浪漫的一幕,以及自己貪婪吮吸白嵐口中芬芳的場面,身體內不禁一陣躁動。

眼前這********的熟(和諧)婦,比那些******啊,女白領啊都要來的誘人多了!

這種熟透了的果實,沒有嘗過滋味的人,肯定不知道其中的妙處。

不過眼見已經快中午了,鹿一凡也只能道:「各位,我得回家了。再過兩個星期就要開學了,這段時間我得準備一下大學需要的東西之類的。」

白景琦馬上說道:「一凡,你上的是哪所大學?」

白嵐驕傲的一挺高聳的雙峰說道:「爸,人家一凡是全國高考狀元,拿到了江東大學全額獎學金!」

「全國高考狀元!」白景琦為之一震。

棋藝世界第一,功夫臻入化境,就連高考還特么拿了全國第一!

這個鹿一凡,還有他不會的嗎?

這也太妖孽了吧!

震驚過後,白景琦馬上有點兒獻媚的意思道:「我讓人給你在江東大學旁邊買一棟觀海別墅吧。

雖說江東大學的宿舍挺乾淨的,但是畢竟是集體宿舍,一點兒私人空間也沒有。

我再找幾個漂亮點兒的女僕,去給你做下人如何?」

「別!伯父,這還是算了吧!無功不受祿,再說我是去上學的,又不是去旅遊度假的。我要想買房子,自己也出得起錢。」鹿一凡道。

他這人最不喜歡平白無故的接受別人的好處了。

「那好吧……」白景琦有些失落的說道,頓了頓,他又道:「如果你什麼時候想要別墅了,一定要跟伯父說啊!」

「行了,伯父,我得回家了。嵐姐,妞妞,改天我再來看你們。」鹿一凡笑著正要走,但是無意間一掃白嵐,卻是停下了腳步。

「咦?」鹿一凡盯著這嬌艷欲滴的少(和諧)婦,眉頭緊鎖。

「怎麼了一凡?」白嵐見鹿一凡這個樣子,好奇的問道。

「嵐姐,把你手遞給我。」鹿一凡道。

白嵐乖巧的將自己白嫩的手交給了鹿一凡。

這柔軟的手捏起來軟軟的甚是舒服,搞的鹿一凡又是一陣心神蕩漾。

不過他把了把白嵐的脈象之後,問道:「嵐姐,你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太好,晚上總是驚醒,心悸,睡夢中腿腳不自主的抽搐?還老做噩夢?」

白嵐聞言,點了點頭道:「是啊,不過不是很嚴重,我以為是我焦慮症的老毛病又犯了呢!就吃了點你給我開的那種葯,也沒怎麼在乎。」

「不對,不是焦慮症!」

剛剛鹿一凡無意間以《太上寶典錄》中的望氣之發觀察到,白嵐氣運之中帶著濃濃的黑氣,好像是沾染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但是以他的修為,還達不到可以睜眼見鬼的地步。

想了想,鹿一凡從口袋裡取出一張黃紙,咬開自己的手指頭,在黃紙上按照《太上寶典錄》記載的方法,歪歪扭扭的畫了一張巨丑無比的辟邪符。

「嵐姐,這張符你除了洗澡,其他時間都要隨身攜帶著,它能保你平安。」鹿一凡說著,神神秘秘的將那張巨丑無比的辟邪符遞給了白嵐。

白鳳九見那鬼畫符丑的簡直比幼兒園小朋友畫的畫還難看,實在忍不住嘲笑道:「大哥,都什麼年代了,你怎麼還跟個老迷信似的?

再說了,就算有不幹凈的東西,你這玩意畫成這樣,鬼會怕嗎?」

白嵐也有些哭笑不得,但是一想到鹿一凡的種種神奇,便收起那張巨丑無比的符籙道:「謝謝你,一凡,我會按照你說的做的。」

「嗯,這樣就好,那我先走了。」鹿一凡言罷,放心的離去了。

白鳳九看著白嵐小心翼翼的將符籙收起來的樣子,不禁說道:「堂姐,他那騙鬼的話你也信?」

白嵐看了一眼白鳳九,認真道:「其他人的話,我會當做玩笑,但是他說的話,我信!」

白鳳九無語的捂住腦袋道:「完了,堂姐,你這是被他洗腦了啊!」

這時,白景琦抽了兩口「活神仙」,美滋滋的說道:「九兒,你大學要去哪兒上還沒定吧?」

白鳳九一聽,心中咯噔一下:「叔叔,您問這幹什麼?」

「呵呵,沒什麼。嵐兒,你去查一下一凡上的是江東大學的那個班,讓九兒也去那個班上學。」白景琦呵呵一笑道。

「叔叔!你……你……」白鳳九氣的漲紅了臉,久久說不出一句話來。

「怎麼?叔叔給你找了這麼帥,又這麼有才的一個如意郎君,你還不滿意嗎?我這是在給你製造機會懂嗎?

就這麼定了!」白景琦說完,哼著一段京劇悠哉悠哉的抽著煙走向花園散步去了。

留下瞠目結舌的白鳳九在原地,無語凝噎。

難道接下來的四年裡,自己都要和那個可惡的傢伙天天見面了嗎?

不!

本小姐絕不認輸!

我一定要找個機會,讓那個可惡的臭流氓知道本小姐的厲害!

……

……

回到家吃過飯後,鹿一凡發現楊嬋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