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也是最最重要的一點!」說到這裡,人影又秒了一眼熟睡的兩個小東西。

「小心惡魔,尤其是你身邊的人!」

轟~

說完,人影抓住爾東晟的脖子,瞬間扔進了空間通道中!人影最後的聲音也隨之飄散而出。

「最後告訴你一個消息,這裡就要毀滅了!今後何去何從任你選擇!」

「如果你有幸到達寒冰地獄——按著這條路線去尋找吧,相信會有一個大大的驚喜在等著你!」

撕拉~

巨大的空間裂縫被徹底掩蓋了起來!

「看在我那位小兄弟的份上,就讓我再幫你一把!送你一場造化!至於得到的不到,就看你自己的了!」想起那把巨大的黑色長槍中的咿呀稚嫩聲,人影露出了一絲溫馨的笑容。

手臂一揮,一道能量散出,瞬間穿透了空間,擊打在了爾東晟前進的空間隧道上,一瞬間,頭暈目眩的爾東晟一眾人改變了前進的路線,向著未知方向駛去!

「主人,你說惡魔不懂感情,只知殺戮,而惡魔的武器也只是一把毫無感情的廢銅爛鐵而已!」

「原本的我,對於這些也根本沒有在乎過!不過在現在嘛~」

轟隆~

外界的震動越來越大~

人影慢慢的放下了捂住胸口的手,任無盡的血水肆意,灑滿遍地飄零!目光平靜,飄向遠方。

「就讓小錘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反駁您吧!」

轟轟轟~


外界的震動越來越大,無數的黑色裂縫在四周宮殿中顯露出來,大片大片的宮殿建築開始倒塌,靜靜看著生存了無數歲月的地方,人影流露出一絲傷感!

一步步的邁出,身後冒出了恐怖的黑色火焰,在最後踏出宮殿之時,身影回眸,一片血淚灑出!

最後一幕,身後的雄偉宮殿徹底崩塌,而人影也消散在了無邊的黑色火焰之中。

只能遠遠的聽聞~

「一把武器」

「又何嘗沒有生命呢!」

「萬物皆有靈!」

飛速的在空間隧道中穿行,周圍閃過一道道狂暴的能量流,卻全被一個透明的護罩擋在了外面!

此時,離開那座宮殿後,大部分人已經醒了,好奇的看著四周!

雖然因為急速的飛行,腦子中有些暈沉,但是爾東晟心裡仍舊一片冰冷平靜!

剛剛所經歷的事,簡直超乎他的想象力,雖然從其中弄懂了很多謎題,但是卻又衍生出更多的未解之謎。

那個恐怖的生物,不,應該說是一把武器,上來就先聲奪人,完全掌控了話語權!,而可憐的爾東晟,只能被動的承受!

稀里糊塗的停了一大堆,他也就只是確定了那片破碎的星空確實是真正的黑暗深淵。還有這片神秘空間是一位強大惡魔創造的『凈土』。

而至於說什麼是凈土,以及他以前身存的地方到底是什麼,試驗品又到底是什麼意思,這一概無從得知!

這些問題不僅沒有解決,甚至於在那裡他產生了更多的疑問,外界到底是什麼在攻擊這片所謂的『凈土』?深淵意志?還是其他恐怖的惡魔?

看那種恐怖的黑暗意志,與曾經碰到的深淵意志相類似,難道那也是深淵意志的一種?

但是,為何深淵意志會攻擊這裡?

「是在找什麼東西嗎」摸著額頭晶體中的那道深紅色的印記,爾東晟臉色微微一變~

「不會是,這個東西吧!」

「它到底是什麼東西!」

許許多多的疑問不斷在爾東晟的腦海里糾纏翻滾,那個惡魔為何自己不去尋找主人,為何要讓自己去?就因為自己也擁有墨靈火?

這根本不可能!

還有最後那三個忠告,到底又是什麼意思

想起了那三個所謂的忠告,又看了看在自己一旁懵懵懂懂兩個小東西,爾東晟的心情一時間苦澀難耐。

轟隆~

空間開始劇烈的震蕩起來,一道透明的門戶在不遠處顯露出來!眾人前進的身體也隨之停了下來!

透明的護罩轟然破碎。

「到了,讓我們看看,那個傢伙把我們送到了什麼地方!」

另一方面,岩漿河中,那個巨大的島嶼上,所有的惡魔齊聚地下遺迹的洞口。

風王,樹王,蠍魔,生死魔君,還有其他幾個強大的惡魔,連同自己的首先,把持著洞口,一時間臉色都很難看!

「混蛋,這是哪個白痴的傢伙,居然把遺迹的位置泄露了出去!」脾氣暴躁的妖媚樹王破口大罵,一雙桃仁般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在場的每一個王者!

「好了艾里斯汀,你就老實一會,還是想想該怎麼辦吧!」又一個長得傾國傾城的美麗惡魔走了過來,一隻手搭在樹王的身上,一隻手開始不由自主的撫摸起樹王的身體!

本來討論的話題,輕易被轉移到了一邊。

「呸!」

「兩個該死的變態,完全就是浪費美女資源!」一旁的蠍魔心裡恨恨的啐了一口,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在前方已經開始賣弄風搔的兩個惡魔,一刻也不放鬆!

「好了,你們兩個,適可而止!」從這個女姓惡魔出來后,就一直臉色陰沉的風王開口了,聲音中包含著絲絲的怒氣!

眼睛死死的盯著樹王的一舉一動,不放過任何一絲細節。

「好了,塞麗斯蒂安,人家的風王小親親不同意了呢!」樹王咯咯的笑著,胸前的雄偉抖動,晃花了周圍的一大群惡魔的雙眼!


「就讓奴家最後給你一個吻別吧!」使勁的抱著這位名叫塞麗斯蒂安的頭部,樹王努著嬌媚的嘴唇一口吻了上去!

咕嚕,一個滑動的聲音響起!

塞麗斯蒂安神色一動,莫不做聲,繼續開始濕吻。

可惜周圍的惡魔誰都沒有聽見,全部沉靜在這種奇異的濕吻中!兩個強大的女姓大惡魔在這裡接吻,這種場面

樹王放開了這位美女惡魔的嘴巴,兩個嘴巴中一條條晶瑩的絲線還在連接著,眨了眨眼睛,雙方對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而風王卻皺著眉頭,狐疑的看了幾眼這兩個美女變態,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難道,只是自己多心了?」

「該死的,要不是那頭只知道毀滅的傢伙,關鍵時刻掉鏈子,到現在還沒進入這裡,自己又何必要與這兩個傢伙合作!」看著樹王和蠍魔,一個喜怒無常是個變態,一個殲猾無比,誰也猜不透他的思想,風王鬱悶無比。

本來渡過岩漿河,他就準備跟蠍魔核樹王分道而行,但是沒想到,計劃卻出現了重大的改變,不僅那個只知道毀滅的瘋子沒有找到,就連地宮遺迹的開啟之地也不知道被誰泄露了出去,不得已,他只能再次和這兩個傢伙聯合起來!

「沒關係,還有機會,雖然上次只是探索了小部分,但是運作好的話」

轟~

巨大的遺迹門戶開始顫抖,無數的能量聚集而來,通往遺迹內部的道路,就要徹底洞開了!

「各位,這麼多惡魔進入遺迹肯定不行,只會讓探索的形成充滿危險,所以」風王眼觀閃動,對著在場的眾位頭領說道。

「你想分配進入的名額?」

「我們各自都有這麼多手下,外圍還有很多其他團隊和獨行惡魔,該怎麼分配?」

「我的人必須全部進入!」

在場的每個強大惡魔,都不會退後一步,這一刻,必須顯露出自身的實力,稍微露出弱小之色,只會被吞噬的一乾二淨!


怎麼辦?屠殺其他惡魔?沒有誰會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浪費自身的能量!

除非是聯想到那個只知道毀滅的瘋子,眾人色變!

突然~

轟隆~

驚天的爆炸聲響起,一個巨大的火焰球體從空中突兀的出現!向著外圍的惡魔群體砸了過去!

一道巨大的黑色門戶慢慢在空中形成!狂暴的空間能量從中肆意而出。

底下的眾魔望去,只看見,數十人,分為六個戰隊,跟著兩頭巨大的怪獸從門戶中走了出來!

長達數百米的巨大蟒蛇頭上,還站立著一道漆黑的魔影!

爾東晟微微的低下了頭,看著下方一臉驚愕的眾多惡魔,手中橫握更加龐大耀眼的毀滅之槍,淡淡的一笑!

舉起了如今長達數十米的長槍,彎曲手臂,眼中露出殘忍的神色,轟隆一下子向著外圍惡魔扎堆的地方投射而去!

嗡嗡嗡~

巨槍所過之處,空氣被燃燒,空間也如同要被割裂一般!

相比於從前,這一刻,毀滅之槍更加強悍了,威勢恐怖之極!

轟隆~

巨大的蘑菇雲升起~

以此為背景,爾東晟也一步步走了下來,看著在場的各位王者,輕輕的一笑!

「弱小就是原罪,沒有絲毫存在價值!所以」

「去吧,外圍的惡魔一個不留,清場!」擺了擺手,六隻隊伍,瞬間四散飛出!


殺伐聲頓時響遍四周!

紅色的火焰之翼,滔天的恐怖氣勢,每個隊員都流露出瘋狂的毀滅氣質!讓內部圍觀的惡魔眼皮直跳!

「你也去玩玩吧!」拍了拍跟在自己旁邊的小蛇的巨大腦袋,爾東晟摸著額頭那絲紅線,若有所思!

你,又會賦予他們什麼力量呢! 殺戮四起,火光滔天!

爾東晟剛剛的那一擊,毀滅了無數的普通惡魔!如此強力的一擊,震懾了所有的在場的惡魔!

吃驚了,呆泄了,更多的則被徹底的毀滅了!

面對如同三極惡魔的強力一擊,普通惡魔根本逃脫不了!

等級的差距,如同一道天塹一般,深深的阻隔在眾多惡魔面前!

爾東晟此時的實力,相當於三極惡魔初期,雖然因為血脈的限制,突破不了等級的枷鎖,但是屠戮這些普通惡魔來,確實絲毫不費事!

就連手下的隊員,開啟覺醒狀態,也相當於一級惡魔巔峰的存在,隊長級別的更是達到了二級惡魔的程度!

面對如此強悍的隊伍,外圍的惡魔只能四散逃逸,或是做著殊死抵抗!

從醒來后,希爾捷姐妹就發現額頭上的瑩白色深淵星居然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道猩紅色的線條!

開始還有些驚慌,難道實力下降了?導致深淵星破碎?

不過,試了試,並沒有出現這類問題,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兩人迷惑不解!

此時隨著開啟覺醒狀態后,希爾捷姐妹開始瘋狂的殺戮,無數的能量開始向著自身積聚而來!而她們所沒看見的是,額頭上的那道猩紅色的紋路越來越亮,慢慢的形成了一個詭異的紋路,如同燃燒的火焰一般,布滿了晶體中心!

到了最後,轟隆一聲,一股無窮大的意志突然從中爆發出來!狂暴的,也更加輝煌的火焰,席捲四周!

強大的力量如同一道閃電,瞬間貫穿全身!

「好強,好強!」

「幾乎強了三四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感受著身體在這股偉大的意志增幅下,所有的速度,力量,靈魂,等等一切的身體素質陡然間增加,希爾捷姐妹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簡直就如同在覺醒之上,又再次覺醒!

名副其實的二次覺醒!

難道這是主人新賦予的技能?

比那種覺醒配上深淵星萌動還要強悍!

嗖~

希維爾的身影瞬間飛出,下一秒出現在一個實力不錯的惡魔身邊,柔美的手,輕輕的搭在了這個他的身上,微微用力!

轟隆!

這個惡魔整個爆碎開來!翻飛的頭顱,張了張嘴,露出一絲迷茫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