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對了,不過沒有獎勵!」韓辰腳步微微一頓,停了下來,眼目抬起,望著岳山二人,輕笑著說道。

韓辰的聲音頓時將眾人從失神狀態中驚醒過來,頓時間,興奮、激動、驚喜的神色迅速從人們的臉上浮現了出來。

「韓辰,真的是你。」嚴六滿目冰冷的望著韓辰,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沒有想到,那個躲過了自己的氣息感知,在一旁窺伺良久的人,竟然會是自己等人搜尋已久的韓辰。

「韓辰,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在現在的這種局勢下,你竟然還敢出現,真不知道說你是愚蠢,還是無畏!」岳山雙眼緊緊的盯著韓辰,冷笑著說道。

「呵呵,有何不敢的!」面對兩人那冰冷而充滿殺意的目光,韓辰卻是根本不在意的輕輕搖頭一笑道:「只要你們都死了,就不會有人知道我的行蹤!」

聽得韓辰的話,岳山和嚴六兩人頓時雙眼一寒,這小子竟然想要將自己等人盡數留下。當真是狂妄無比,兩人心頭怒火中燒,岳山正要開口怒斥對方。但話還未說出口,一個聲音卻是先他一步響了起來,將他那涌到嘴邊的話給硬生生的打斷了。

「哈哈哈兄弟們,財富、美人、高階武學功法、榮華富貴就在眼前,你們還等什麼。」莫斯雙眼放光的緊盯著韓辰,放肆大笑道:「都給我上,把這小子擒了!」


望著眼前那個清秀少年,莫斯那蒼白的臉龐上已是再度變得紅潤了起來。這可真是缺什麼來什麼。看來連天都在眷顧他啊!

自己辛辛苦苦的進入這鳥不拉屎。隨時都可能喪命的十萬大山中來,為了是什麼?不就是為了能夠擒拿韓辰嗎?

原本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搜尋,他都幾乎要放棄了,即便是後來收到消息。知道了韓辰的真正身份。他也沒有繼續搜尋下去的打算。

天尊界玉又怎麼樣。自己散盡家財,犧牲了不少的兄弟,才深入到這五千多里。雖說相比於一般人來說,已經是極為了不起的了,可是相比那些第一、二梯隊的人,他們卻只能算是墊底的存在。

這樣的情況下,莫說那韓辰是否還在這十萬大山中,即便是在,那也輪不到他們了,以他們此時的進度,搜尋到韓辰的概率,幾乎已經小到忽略不計了。

而之後遇到嚴六岳山兩人,他卻將放棄的念頭又壓了下去,因為他心中又起了心思。

萬兵齋給出的獎勵,的確是豐厚到誘人,可是韓辰抓不到,那也只能幹看著流口水。

所以他也就不指望了,轉而將心思轉到了嚴六兩人的身上。

這兩人都是萬兵齋內宗的精英弟子,身份郝然,抓不到韓辰不要緊,只要能夠和這兩人攀上關係,那這次進入十萬大山,就絕對不枉此行了。

可是就在他努力拉近和兩人的關係的時候,韓辰卻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莫斯這個時候真的有種被餡餅砸中的感覺,頭腦都有些暈乎乎的了。

既然連上天都眷顧自己,那自己又怎麼能放棄。和嚴六兩人攀上關係,的確是好處多多,但好處再多有如何?最多也不過就是通過兩人,和萬兵齋搭上點關係。

而且就算真的搭上了關係,估計也是最底層的那種,身份連萬兵齋的一個普通弟子都要低。

要是放到以前,他莫斯哪管身份低下不低下的,能和萬兵齋這樣的大宗派搭上關係,對於他們傭兵來,那可是莫大的榮耀。

再說了,身份再低下,那好歹也是萬兵齋的人,總比當個無從依靠,四處漂泊的傭兵來的強不是?

可是現在卻不同了,韓辰就在眼前,萬兵齋五成的資源、供奉長老之位都在向自己招手。

這個時候他要是還不知道怎麼選擇的話,那就真不如一頭撞死算了。

所以此刻,他毫不猶豫的放棄了放棄了繼續巴結嚴六兩人的打算,下令眾人,動手擒拿韓辰。

「莫斯,你想要幹什麼!」聽得莫斯的聲音,岳山面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了起來,當即轉頭對著莫斯怒喝道。

而此時,岳山身旁的嚴六,也是將頭賺了過來,目光冰冷的望向莫斯。

面對兩人那森寒的目光,莫斯卻是不由的面色一白,這岳山和嚴六兩人的實力都不俗,尤其是嚴六的真實修為已經達到了九星劍兵境,此時在兩人的氣息籠罩下,莫斯這個四星劍兵境,卻是感到不小的壓力。

莫斯咬了咬牙,既然話都已經出口了,那他自然就不會反口收回來,而且韓辰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就這麼放棄的。儘管心裡已經放棄了繼續巴結兩人的念頭,但現在還不到和兩人撕破臉的時候。

「嘿嘿,岳爺莫怒,六爺先前剛經過一番激戰,體內真元消耗甚巨,這個時候正是需要調息的時候。這韓辰不過是個小崽子而已,哪用得著兩位動手。岳爺陪著六爺在一旁調息,看著便是!」莫斯那蒼白的臉上擠出一副笑臉,說著對著身後那些愣神的傭兵們吼道:「都他媽的還愣著幹什麼!給老子上啊!」

聽得莫斯的大吼,眾傭兵們終於是明白了過來,自己老大這是真準備想從那兩個萬兵齋的弟子手中搶韓辰啊!

想到那萬兵齋給出的那豐厚誘人的懸賞條件,眾傭兵們一個個盡皆大笑著齊聲應諾。

從嚴六接手大力青牛到現在,已經過去了近半個時辰了,而經過這半個時辰的調息,再加上剛剛吞服了一些丹藥,眾傭兵們的實力雖說還未恢復如初,但也有個七七八八了。

雖說聽說那韓辰實力不弱,擁有堪比劍兵境的實力。原本眾人還有些擔心,可此時看著對方那不過十六七歲的少年模樣,眾人頓時心下大定了起來。

這麼年輕,實力能強大到哪兒去?能有個六七星劍師境的修為,恐怕就頂天了吧!

想到此,眾傭兵們頓時手持著刀劍,嗷嗷叫著向著韓辰這邊沖了過來,與此同時。

四星劍兵境又如何?面對自己等十數個劍師境,就算真的是劍兵境,也定叫你吃不了兜著走。

先前聽到莫斯的話的時候,岳山就已經是滿臉的怒氣了,此時再看到那些傭兵,竟然全然無視自己兩人,徑自向著那韓辰衝去,岳山心頭的憤怒頓時猶如火山般,砰然爆發了。

「草,找死」岳山張嘴發出一聲夾雜著粗口的怒喝聲。

話音落下,岳山手掌一把按在手中那把淡紫色連鞘長刀的刀柄上,五指緊握,用力一抽,但聽『嗆』的一聲,便將之抽了出來。

那時一柄厚背長刀,通體呈紫色,刀身極為寬大,且極厚,其上印刻有一些玄奧的雲紋,在刀尖之處,是一個斜斜的斷口,斷口好似被人一劍斬斷了一樣,顯得很是平整。

四品靈器的紫刀在握,岳山身上的氣息也陡然變得凌厲了起來,四星劍兵巔峰境的氣息,如火山般,從他體內驟然爆發了出來。

對於普通的傭兵們來說,韓辰代表著享之不盡的財富,大量高階的武學、丹藥兵器,是一步登天的機會。

同樣的,對於他們這些萬兵齋的弟子來說,這同樣是一個一步登天的機會,只要能夠抓住韓辰,對於他們的好處是無可想象的。

所以此刻望著那些雙眼中充滿貪婪,徑自沖向韓辰的傭兵,岳山面色冰寒,眼中一片殺機。

這些人既然想要搶奪他們手中之物,那麼他不介意將這些全部都殺了。

感受著岳山身上那股濃郁的殺意,眾傭兵們不由面色陡然一變,眼中露出一絲猶豫之色。可望著那相距並不遠的韓辰,眾人眼中的猶豫之色迅速被貪婪所取代。

「草,四星劍兵境就了不起嗎?殺!」

「殺!」

「殺!」

「我草,這是要起內訌嗎?」望著那些面對岳山的警告,卻絲毫不讓的依舊向著自己迅速衝來的傭兵們,韓辰不由雙眼一瞪道。

見到這些平日里自己根本沒有正眼瞧過的傭兵,竟然敢忤逆自己的警告,岳山心中的憤怒頓時飆升到了頂點。

當下雙眼一瞪,體內真元運轉,便要出手將這些不知死活的傭兵們盡數斬殺了乾淨。

可是就在這時,一道微不可聞的聲音突然在他的耳畔響了起來,「山子,讓他們去!」

聽到這個聲音,岳山頓時微微一愣,隨後轉頭望向嚴六,那道聲音正是嚴六發出的。

「六哥」岳山滿臉急切的說道。

迎著岳山的目光,嚴六輕輕搖了搖頭,直接打斷了岳山的話,輕聲道:「無妨,讓他們去!」 寬闊的大堂之中。

隨著那名萬兵齋弟子應聲轉身離去,大堂中眾位長老面面相覷,再看了看上首那目光迅速閃動,面露激動之色的穆犽,眾人皆是輕輕鬆了口氣,尤其是那被穆犽點名問話的九長老更是如此。

畢竟此時的穆犽已非往日可比,後者如今晉入半步劍皇境,可說是劍皇之下第一人,實力絕非他們可比。而且在穆狂死亡,這等喪子之痛下,後者已經變得瘋狂,不但行事更加的狠辣,就連性情也是變得喜怒無常了起來電競網游之王者歸來。


面對後者,即便是他們這些在萬兵齋中德高望重的長老,也需得小心謹慎,慎言而行,否則若是惹怒了後者,直接動手的話,他們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不過好在這突然出現的散修傭兵,引開了穆犽的注意力,倒是算幫他們解了圍。

此時,端坐於上首的穆犽沒有再繼續先前的話題,眾位長老自然也不會蠢到再去提及。

諸位長老交換了下顏色,旋即極有默契的安坐在椅子上,雙目閉頜,靜心養神了起來。

那萬兵齋的弟子離去並沒有多久,不過盞茶的功夫,便再次迴轉而來,而此時在其身後,則是跟著一名身著傭兵服飾的年輕人。

伴隨著那萬兵齋弟子與那年輕傭兵踏入大堂之中,那端坐於上首之上,閉目眼神的穆犽緩緩睜開了雙眼,目光落到下方,對著那萬兵齋弟子淡淡的說道:「好了,你先下去吧!」

「弟子告退!」聞言,那萬兵齋弟子對著穆犽與眾位長老恭敬的行了一禮,旋即便緩緩退了出去。

在那萬兵齋弟子退出大堂之中,穆犽的雙眼中帶著一抹激動向著那年輕傭兵望去,然而,當目光落在後者的身上的時候。

他的眉頭頓時不由緊緊皺了起來。

這個年輕傭兵的長相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肥胖的身軀,矮小的身高,兩者合在一起,使得這個年輕傭兵真箇宛若肉球一般,這樣的身高莫說在傭兵行當中,即便是在武者之中也是極為少見的。

畢竟習武之人。哪個不是苦修而成,一般來說,即便不是那種健壯的身軀,也不會如眼前之人這樣難以入目。

而且此時後者身上更是還有一股刺鼻的異味,讓人聞之欲嘔。

此時,在看到這個年輕傭兵后。穆犽心中的激動頓時如被澆了一盆冷水般,熄滅了不少,同時對於後者所說知道葉雲的消息的真實性,也產生了一些懷疑。

葉雲他雖然沒有見過,但小小年紀卻已達到劍兵境的實力,這等天賦已然當得天才之名,即便是那被他寄予厚望的獨子穆狂。也不曾擁有這般天賦。

而如此僅僅只是如此的話,還不至於讓他對這年輕傭兵產生一絲懷疑,畢竟紫金大陸如此之大,平民之中出現幾個天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正讓他不相信眼前這年輕傭兵的原因,卻是那葉雲雖然僅僅只是劍兵境的實力,可面對擁有六星劍王境實力的刑厲追殺時,卻能夠安然逃離而去,甚至於還讓刑厲受了不小的傷勢。


這般行事。就讓葉雲顯得頗為不平凡了。

畢竟平民之中出現幾個修鍊天賦極高的天才雖然少見,但卻並非沒有。可是以劍兵境的實力,卻能夠在劍王境強者的追殺下,安然逃離的可就不多見了,畢竟兩者間的實力差距實在太大了。而且在逃離時,還對劍王境強者造成了創傷。

這樣的人物,可就不是普通的天才就可以說的通的了。

對於這葉雲。

這段時間,穆犽可沒少費心,在大力的推動傭兵進入十萬大山,搜捕韓辰的同時。他還在通過各個渠道,搜尋後者的訊息。

憑藉著其萬兵齋的影響力,以及如今的實力,到是有不少實力不錯的宗門為之相應,幫忙收集。可結果卻是一無所獲。

到了如今,除了知道後者名字以及年齡之外,關於後者的身份背景等等,穆犽卻是根本一無所知。

儘管如此,不過憑藉著從刑厲口中得到的訊息來看,穆犽卻是肯定,那葉雲的身份背景定然不凡,不是某位強者的門徒弟子,便是某個極為強大的宗門中的重要弟子調教香江。

只有如此,才能解釋的通,葉雲小小年紀,卻擁有劍兵境的實力,甚至能夠逃離劍王境的追殺。

而眼前這年輕傭兵,一看便是混跡於市井之中之人,而且看起一身污穢不堪的服飾,更是表明後者的生活並不怎麼樣,在傭兵這一行當中幾乎可以說是墊底的存在,比之那乞討要飯的根本強不到哪裡去。

而就是如此身份之人,卻說知道那很有可能是某位強者門徒或是某個極強宗門重要人物的葉雲的消息。從兩人的身份來看,這種可能性幾乎根本不存在。

此時的穆犽臉上的激動之色已經盡數收斂,心中的那絲期望早在見到後者的瞬間已是煙消雲散,在看他看來,眼前這年輕傭兵必定是打著知道葉雲消息的幌子,想來萬兵齋騙取些好處。

想到此,穆犽那平靜的眼眸深處,頓時有絲絲的寒芒浮現而出。不過儘管心中已是不相信眼前的這個年輕傭兵,但穆犽卻不願意放過任何一個關於葉雲的消息。

所以穆犽只能暫時按耐下心中的不耐與殺意,想要看看這個年輕傭兵究竟是否真的知道那葉雲的消息,儘管他知道這個可能性幾乎不存在。

「小人鐵…鐵桶,見過萬兵齋宗…宗主與諸位長老!」

鐵桶從小混跡於市井之中,而且做了這麼多年的傭兵,自問什麼樣的場面沒有見過,什麼樣的人物沒有接觸過。

在他看來,這次前來萬兵齋,不過透露些那畫像少年的消息,然後就可以直接領取報酬走人了,對他來說,根本沒有絲毫難度,畢竟這樣的事情他可沒少干過。對於其中的過場早就已經瞭然於胸,可以說簡單無比。

可是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錯的很離譜。

他雖然混跡於市井之人,這麼些年來也算接觸過不少的大人物,經歷過不少的大場面,可是以他的實力和身份。接觸到的最強的也不過劍兵境武者罷了,至於那所謂的大場面,也不過是幾個傭兵團互相搶地盤,掐架罷了。

也因此,這麼些年來,他接觸的最強的武者也不過劍兵境罷了。在他看來。劍兵境武者已經是極強的存在了,而那些劍靈境的強者,那都是些真正的大人物,根本不會在世俗中輕易露面。

至於那些劍王境,乃至於劍皇境的強者,更是強者中的強者,他估計自己一輩子也都不會見到。

而此時他身處這大堂之中。面對的這些人哪個不是能夠獨霸一方的強者,其中即便是如今實力大跌的刑厲,那也依然是實打實的劍王強者,而那穆犽,更是半隻腳踏入劍皇境的強者。

如此強大的陣容,使得那原本並不怎麼在意的鐵桶頓時慌張了起來,雖然穆犽等人都沒有散發出自身的氣息,但身處眾位強者之中。那股無形的壓力卻是讓的鐵桶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了起來,豆大的汗珠不斷的從額頭上湧現而出,滴落下來。

可面對自己這狼狽的模樣,他卻根本不敢動手去擦,趕忙拱手對著穆犽等人行禮,可在這種無形的壓迫下,他卻感覺自己平日里那一張巧舌如簧的嘴頓時變得不聽使喚了起來。話到嘴邊,卻是變成了如此模樣。

此時,四周團作的眾位萬兵齋長老也盡都睜開了眼,當目光落在鐵桶的身上時。卻是忍不住齊齊皺眉,顯然也是一般的想法,不過此時眾人卻是頗為姦猾,望著這並不怎麼靠譜的鐵桶,竟是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目光在後者身上掃了掃后,便收回目光,眼目低垂,眼觀鼻、鼻觀心,裝聾作啞了起來。

對於眾位長老的這般姿態,穆犽自然也是察覺到了,但是卻也沒有多做理會,目光在鐵桶的身上掃了掃,旋即開口,聲音平靜的說道:「你說你知道關於那葉雲的消息?」

「是…是的軒轅傳人闖都市txt全本!」聽到穆犽的聲音,鐵桶趕忙回答道,但他此時心中卻依舊緊張無比,即便是簡單的兩個字,也是結結巴巴的語句。

「是何消息,你且說來聽聽。若是真有用,我萬兵齋定然以重金相謝。」穆犽聲音平靜的緩緩說道。

聽到後者的話,心中緊張的鐵桶不由喜形於色,臉上瞬間流露出貪婪的神色,可是沒等他高興多久,穆犽的聲音卻是再次響了起來,而這次後者口中的話語,卻是讓他那本就蒼白的臉色變得更加慘白了起來。

「不過,若是你想以假消息,妄圖騙取酬勞,我萬兵齋也定不會輕易饒你,你可明白了?」穆犽雙眼微眯,聲音雖然依舊平靜,但其中卻是有一股冰冷刺骨的殺意傳遞了過來。

明白,小…小人就算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矇騙宗主和眾位長老不是,況且宗主如此英明神武,即便鐵桶想要矇騙,也一定會被當場識穿的,而且在坐的眾位長老個個眼亮如雪…!」鐵桶趕忙連連點頭應聲,旋即媚笑著拍著馬屁。

「說吧,是何消息?」穆犽的目光在後者身上微微掃了掃,對於後者嘴裡的奉承語言根本不理會,直接一揮手,將其打斷道。

「是是…」被穆犽一言打斷,鐵桶當即停了下來,他知道自己以前那無往而不利的手段,對於眼前的這些人是不會管用的了。

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旋即伸手入懷,將那張被其摺疊的整整齊齊的白色紙張拿了出來,紙張鋪開,露出了其上韓辰的畫像。

隨著鐵桶的動作,此時四周的那些萬兵齋長老也是不由的盡皆睜開了雙眼,雖然他們很想置身事外,當個局外人,不過他們卻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對於那葉雲,他們心中自然也很是驚奇,對於後者的身份背景那更是好奇。

望著眼前這個邋遢的不像話的年輕傭兵,雖然他們心中並不怎麼相信後者,但卻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想要看看這個名字與其樣貌幾位般配的年輕傭兵。是否真的擁有關於那葉雲的消息。

伴隨著鐵桶的動作,那坐於上首的穆犽也不由得微微凝神了起來,身子微微前傾,目光緊緊的盯在後者的身上。

被這麼多的強者齊齊盯視著,即便那鐵桶再膽大,此時也不由的心驚膽顫了起來,一雙肥碩的手掌捏著那張描繪有韓辰的畫像。鐵桶聲音顫抖的說道:「小人乃是紫雲帝國人士,自小便是成為傭兵,混跡於市井之中,對於那些個大人物,雖然不識多少,不過所幸。對於這畫像上的少年,卻是頗為了解!」

「你知道這少年的身份?」聽到這鐵桶的話,穆犽的眉頭微微一擰,緩緩的說道。

「嗯…是的!」喉嚨微微滾動,鐵桶吞了口吐沫,連忙點頭說道。

「哦?你倒是說說這少年是何身份?」見鐵桶點頭,那穆犽卻好似突然放鬆了下來。身子緩緩靠在那高軟的椅子上,目光微微下瞥,望著鐵桶,緩緩的說道。

這一刻,穆犽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也被他親手掐滅了。

穿書之女主會咬人 ,他還會有些相信。畢竟似他們這些傭兵本就是四方遊走,知道這些並不算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