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她呢,一來就耍大牌,看著就煩人。」

「對啊,你沒看到,導演都親自來接她,遲到還那麼裝逼,看著就噁心。」

人心,一旦被嫉妒吞噬,就會變得極其醜陋,恍若現在的她們。

沒人留意到臉色大變的舒漫,以及剛才尖叫的模特。

「舒漫,你說DD那個模樣真的是化妝出來的嗎?」

「能夠化得那麼相似嗎?看著真的好嚇人,剛才我都以為見到鬼。」

舒漫臉色越來越沉。

她不管有沒有化妝,她不容許DD以慕初笛的模樣出現在舞台上。 寬闊的辦公室內

「霍總,這個項目我很滿意也很期待,希望霍總能再創奇迹!」

霍驍,容城商界的神話,曾經創下無人能敵的奇迹!

能跟霍氏合作,也是商界不少企業的期待!只可惜霍氏需要合作的項目並不多,通常合作的都是超大項目,投資額度大,風險高,沒有一定資本想都不敢想!

奈申先生,R國的風雲企業家,本來霍驍是打算飛去R國洽談的,誰知奈申先生突然改變了想法,要到容城來!

「放心,合作愉快!」

霍驍與奈申先生握手!

「不知霍總今晚有沒有時間?」

霍驍噙著淺笑搖頭,「上次沒能請奈申先生吃個飯,今晚請務必給我這個機會!」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奈申先生神秘地眨了眨眼睛,「我想邀請霍總去看個秀,看我女神!」

奈申先生,五十多歲,在R國是個響噹噹的人物,黑白兩道通吃,此時,卻想個迷弟一樣,提起女神,兩眼發光!

「好!」

雖然對走秀興趣不大,可奈申先生興緻勃勃,他不能讓拂了他的好意!

當晚,秀場進入白熱化的階段,在場的所有人,沒一個是空閑下來的!

大家該幹嘛就幹嘛,工作人員檢測燈光,舞台效果,模特化妝換衣服,忙而不亂!

一個小化妝間內,幾個模特圍在一起,臉上充滿嫉妒!

「憑什麼那人搶了漫漫的衣服,她自己那件怎麼就不穿?」

「說什麼衣服做大,呵呵,怎麼可能,就算真的大了那也是她的錯,誰叫她耍大牌不來綵排的!」

「對,這種人一點專業性都沒有,走後門進來的吧!」

越說越激烈!

舒漫盯著鏡子里精緻的妝容,心微微地抽痛!

這臉不夠美嗎?

為什麼總是被那個女人踩在腳底,就算她死了,也出來搞事情?

眸子頓時閃過一絲陰鷙!

「你們別想太多,走秀衣服和鞋子都很重要,DD只是為了這場秀好!」

舒漫話語里有幾個字咬得特別清晰,那幾位喋喋不休的模特突然想到了什麼,相互對視一笑!

秀,正式開始!

震耳欲聾的場景音樂,閃爍搖曳的舞檯燈光!

今晚是珠寶秀,珠光璀璨!

舞台下,容城所有的媒體都來了!

由於珠寶秀的火爆,系統出現問題,導致座位出現了混亂!

許多有坐票的都要在站台站著!

霍驍命人把奈申先生帶到貴賓席位,他出門接了幾通電話處理事情。

秀已經開始一段時間,他正欲進去,卻被叫住!

「驍!」

「你怎麼會在這?」

宋唯晴沒有想到竟然在秀場看到霍驍,他明明不喜歡這種地方!

為什麼會來?

不知為何,腦海里突然閃過慕初笛那張臉!

事後她命人去調查,卻查得不清楚,也許是那位沈先生不想讓別人查到吧!

隱隱之中,並不想讓霍驍進去!

「你,不是不喜歡這種吵鬧人多的地方嗎?」

「嗯!」

霍驍冷冷地嗯了一聲,他也不知道為何,總覺得,不來,心很不安! 橘黃的路燈下,一位身穿黑色皮衣的青年開著機車飛快閃過。

慕初笛通過後視鏡,看到秀場外茫然尋找的保鏢,嘴角勾了勾。

霍驍想等,那就讓他等好了。

風,肆意地吹動,夜,越發的寒涼。

今天遇見霍驍,她更想念她的牙牙了。

心口最柔軟的地方,又開始疼痛。

這次的痛,撕心裂肺。

吸入的清風,如同利刃,直刺心扉。

眼眶微微泛紅,心情變得沉重。

離開秀場不遠,慕初笛手機便震動起來。

走秀,她習慣性調靜音。

把車停到一邊,打開手機。

竟然有十幾個未接電話,全都是下午四點半后的,還是同一個人。

看到手機的備註,慕初笛快速接通。

電話那頭的小奶包聲音顫了顫,「小哥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怎麼會呢,你是我的心,我的肝,哪兒會不要你。」

「可是你不聽我電話。」

小奶音,充滿委屈。

慕初笛的心猛然抽了一下,「小哥哥剛才在忙,沒看手機。」

「乖,哥哥請你吃糖。」

「我不要吃糖,我要吃那一串串的,好香啊,我好餓!」

電話那頭還傳來賣羊肉串的吆喝聲。

而且,那地方還很熟悉,就在她戲院附近,大學時候她經常去吃。

小奶包現在在外面?

「小包子,坐在原地乖乖等我。」

慕初笛多問幾句,才發現小奶包自己跑了出來,她連忙給燒烤店的老闆電話,讓他幫忙照看。

機車如風一般,在馬路上馳騁。

很快,來到燒烤店。

遠遠的,她就看到小奶包背著個書包,坐在小凳子上,吃著羊肉串。

那黑溜溜的大眼睛盯著肉在發光,小粉唇吃得滿嘴都是油,吧唧吧唧地咬著肉,肉呼呼的小臉一臉滿足。

果然,小奶包的身邊並沒有人。

見慕初笛來了,牙牙拎著羊肉串,小跑地過去。

「小哥哥,吃,好香好好吃哦!」

慕初笛揉了揉他的小腦袋,笑著搖搖頭,「小哥哥不餓,你先吃吧!」

「還想吃什麼,我請你!」

牙牙目光滿滿的堅定,小手的動作沒有改變,依然舉著羊肉串,「小哥哥先吃。」

看著軟萌,卻沒想到那麼倔強,慕初笛只好彎腰低頭咬了一口,「真香。」

慕初笛和牙牙坐在小凳子上,她點了好幾樣吃的和兩瓶牛奶。

「為什麼一個人出來,這樣很危險的,你知不知道?」

牙牙也知道錯了,他只是想小哥哥了。

可是老霍太凶了。

又凶又強勢,他很生氣,所以才偷偷跑出來的。

「可是我家大魔王不給我見小哥哥,他很兇,不給我出門,我真的想小哥哥了。」

那樣軟萌的小包子,對她那麼的喜愛,喜歡到獨自逃跑出來,只為了見她。

說不感動,那是假的。

今天見到霍驍的沉重感,此時被小奶包徹底給治癒了。

這種被惦記,被思念的感覺,真好。

「下次別這樣,只要你想見我,我隨時都可以過去,小哥哥不怕大魔王的。」

慕初笛堅定地做了保證。

她可不想小奶包出任何的意外。

牙牙眉眼彎彎,重重地點頭,「嗯吶。」

「真乖!」

「你叫什麼名字啊?」 熾亮的光線給她鍍上一層耀眼的光華,那雙烏黑澄清的眸子,孤傲凌厲,有著王者般的震懾力,一顰一笑對霍驍來說,都是致命的吸引力。

這精緻的臉,日日夜夜在他腦海中盤旋,現在,終於見到她了。

她回來了!

他的視線鎖在舞台上的她,如熾熱的火山。

心臟在瘋狂跳動,全身的細胞也興奮地叫囂。

他想要狠狠地吻她,抱她,把這些年蝕骨的思念一次性發泄出來。

「驍。」

宋唯晴顫顫地叫了一聲,想要分散霍驍的注意力。

然而,她卻發現,霍驍的目光,一直專註在舞台上,不管她說什麼,他都聽不到。

這種感覺好像,她被他剔除在世界之外。

好像她努力這麼久,都敵不過那一張與慕初笛相似的臉。

難道這就是命運?

她想盡辦法不讓霍驍碰見這張臉,可結果,不管她怎麼做,他們都會相遇。

宋唯晴臉色頓時變得刷白。

此時的舞台,慕初笛嘴角噙著運籌帷幄自信的淺笑,正展示她身上的珠寶。

底下的觀眾瘋了一般,嘶聲裂肺地吼叫,不停地拍照。

慕初笛感受到舒漫的抵抗,壓著她脊背的力度加大幾分,她要讓舒漫清楚地感受這種羞辱感。

她要一點一滴地摧毀舒漫在意的一切。

爸爸的仇,她會慢慢也要回來。

遽然,一股熾熱的目光從底下傳來,這目光,熾熱之中帶著莫名的深情,好像一張網,網住她的心,感覺,太奇怪了。

慕初笛的目光往底下探索,似乎要找出目光的主人。

可是,底下太黑,人太多。

察覺到她的目光,迷粉們全都揮著手,恨不得在額頭上刻上看我,快來看我!

不得已,她只能收回目光,強忍內心奇怪的感覺。

舒漫吃癟地跪在舞台上,充當慕初笛的王之寶座。

耳邊充斥著觀眾瘋狂地吶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