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會長。」牆壁旁,方浩艱難地抬起頭來,他臉上的表情,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悲涼。

葉飛看了眼前之人一眼,隨即輕輕點了點頭。

「我帶你離開。」沒有過多的廢話,葉飛隨即低聲開口道。

他已知林晴已經身亡,而這方浩則是不能在出事了,幸好眼前之人僅僅是受了重傷,只要修養一段時間,就能恢復的巔峰轉態。

方浩聞言,並沒有說話,他此刻儘管恢復了一些靈力,但此人的雙目,不知為何還是有些無神。

就在這時秘殿深處,忽然傳來一陣呼嘯之聲。

霎時間,一道黑影,此刻陡然臨近,那速度之快,已然是帶出了殘影,葉飛目光一凝,轉頭望去竟是一直魂奴。

「果然,這裡隱藏著魂奴。」

葉飛低語一聲,身上的靈力涌動。

這秘殿,是那詭異男子的盤踞之地,若是不出現魂奴,到是有些不合理了。

「普通的魂奴而言,連魂將級別都不到。」葉飛面色平靜,他對於魂奴還是較為熟悉,此刻便是準備出手,將其直接鎮壓。

而此刻,牆壁旁,方浩忽然起身,他的眼中閃過一道靈光,隨之陡然擋在了葉飛的跟前。

前方魂奴,瞬間撞擊在了此人的身上,將其身形籠罩在內。

「你……」葉飛面色一怔,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他的靈識,能夠清晰地感知到,方浩在被魂奴籠罩之後,並沒有做出反抗,否則儘管他此刻身受重傷,但那也是元嬰後期的強者。

鎮壓一隻普通的魂奴,完全不在話下。

「會長,她就是林晴。」方浩此刻,矗立在那裡,他的臉上露出慘笑,任由著魂奴吞噬他身上的靈力,同時轉頭看了葉飛一眼。

那種無奈中,透著的悲哀之感,讓人聞之動容。

秘地之內,葉飛聽到此言,臉上的表情,不禁有些微變,一旦武修被煉化成魂奴之後,其氣息會發生極大的變化,他無法在第一時間感知。

但其相貌不會改變,只是這秘殿之內,有些昏暗導致葉飛無法看清。 秘殿內,此時的葉飛,頓住身形隨即仔細望。

前方不遠處,可見那方浩身上的靈力,正在被吞噬吸收,若非是有方才的靈丹護體,此刻怕是早已經倒在了地上,而那幽光黑霧中內,林晴的眼中滿是瘋狂。

「總會長,我趕來了之時,她已經變成這樣了。」方浩依舊沒有任何反抗,臉上的神情滿是苦澀。

他與林晴的關係,已然無需多言,最早加入同濟會之時,這裡的聚點,一直是方浩鎮守,那個時候在他的身後,總能看到她的身影。

葉飛聞言,此時不禁暗嘆一聲。

這魂奴,理論上來講,也屬於武修殘靈的一種,但與一般的殘靈,卻是大為不同。

魂奴沒有自己的意識,那麼是運氣好,意識覺醒,也會在渾渾噩噩中度過,無法記得之前的事情,一念殘念不滅,無法解脫。

蓬萊仙島的魂奴,那些擁有意識的,在生前都是極為強悍的武修,才能窺得魂修之道,但此道絕非正途,否則當初的木風,也不會選擇散去一身魂力還幫助葉飛。

「她不在是你熟悉的林晴了。」

「讓其消散,才是最為正確的做法。」葉飛臉上的神情平靜,望向前方之人緩緩開口道。

林晴在被煉化之時,僅僅只有金丹大道的實力,如今殘念無法解脫,最終的結果只有一個,多半會變成蓬萊荒原上,那些只知道殺戮的魂體生物。

說罷,葉飛掌中紅芒一閃,紅仙竹笛落入了他的手中。

下一瞬,一道微光閃過,仙笛內的強大力量,隨之傾瀉而出,將前方的方浩分離開來,同時將林晴定在了原地。

這件仙寶,對於魂奴,一直以來都有著極大的剋制作用。

「葉主,您能不能救她?」 總裁的迫嫁新娘 秘地石壁前,方浩此時在看到葉飛能夠限制魂奴之後,他那原本暗淡的雙眸中,明顯多了一絲色彩。

「她已經死了。」

葉飛抬頭,掃了眼前之人一眼,搖頭開口低語道。

成為了魂奴,已然是無藥可救,縱然是當初在蓬萊之時,那木風有著魂帝之力,最終也只能選擇散去一身力量換來解脫。

由此可見,此術之詭譎陰險,更可況一個普通的魂奴?

若是葉飛沒有猜錯,蓬萊仙人橋盡頭,那道黑門內的東西,幾乎都可以不廢吹灰之力,控制淪為魂奴的武修,哪怕是他真的能救下林晴,也是毫無意義的。

「方浩,控魂之術,本身屬於道術的一種。」

「你應該清楚,魂奴與傀儡,並沒有什麼區別,她已經死了。」葉飛臉上的神情沉靜,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沉聲開口道。

他最後這句話,聲音明顯加重了幾分。

方浩在聽完后,臉上露出思索之色,沉默片刻之後,他的眼中忽然閃過一道精光。

「敢問葉主,這世間,可有起死回生之術?」方浩的臉上,露出期盼之色,此刻目光聚焦在葉飛身上,眼前之人無疑是他最後的希望。

儘管神情期待,但此時的方浩,在說完之後,身上的氣息明顯變弱了幾分。

他並非愚昧之人,整個同濟會,除去靈彥姬之外,能夠壓制所有副會長之人,當屬眼前的這位方浩無疑,許是深知,他這一問毫無意義,他心神竟是已然有渙散的跡象。

身為武修,無論是受了多重的傷,總能找到復原的辦法,但若是心神崩潰那幾乎是必死無疑。

秘殿內,葉飛見此情景,此刻忍不住眉頭微皺。

「並非沒有。」沉吟少許之後,他抬頭望向眼前的方浩,多說開口道。

此言一出,前方之人頓時眼前一亮。

原本虛弱的氣息,此刻彷彿是瞬間迴光返照一般,周身的氣勢都是不禁上升了幾分。

「還望葉主告知,只要能夠救下林晴,屬下願意做任何事情。」方浩聞言,連忙此刻上前一步,同時抬手抱拳彎身。

葉飛目光微閃,思索片刻之後,隨即開口道:「這世間之大,沒有任何事情是絕對的,起死回生並非虛言,只是這其中的困難,遠非是你能想象得到的。」

要說這等逆天之舉,葉飛並不是沒有做過。

當官家女遇到錦衣衛 南海天宮開啟之時,藍菲的神魂曾經也消散過,最後依靠道清的畢生之力,凝聚長生之源,將其硬生生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

如今在想要獲得長生源,已經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但這等奇異之術,並非沒有源頭,而傳承之地,無疑是那仙獸白吾口中所說的實界無疑。

「想救她,你的實力,至少要踏入劫境。」

「能救她之法,不存於這個世間。」葉飛沉吟少許,隨即緩緩開口說道。

實界他沒有去過,他深知,無論是華夏武道界,還是西方武道界,在最早的時候,都是傳承與那個地方,或許那裡真的有著起死回生之法。

「葉主的意思是……」方浩此刻面色一怔,明顯是有些無法理解。

這不存於世間,還能出現在哪裡?

秘殿之內,葉飛隨即沒有遲疑,將他所知道的關於實界與虛界的事情,向著眼前之人詳細地講解一遍。

而方浩,本在在之前沒報太大希望,此刻聽到葉飛的講解,他眼中的光芒,明顯變得越發的明亮起來,身上的死氣早已是全部煙消雲散。

「實……實界,那裡一定有救活晴兒的方法!」方浩此刻臉上露出激動之色,他心中已然決定,要耗費畢生之力,也一定要尋到那個地方。

一番沉吟之後,方浩隨即跪倒在地,再次抬手向著眼前之人一拜。

「多謝葉主告知。」

「從今日起,屬下想要離開同濟會一段時間,還望葉主成全。」方浩臉上的神情認真,抬手低聲開口說道。

他此刻,已然是找到了自己畢生的目標。

實力不夠,那就拚命修鍊,那傳聞中的實界,沒有救活林晴的方法,他另尋別的辦法,只要不放棄,總會有成功的那一天。

葉飛聞言,沒有多少什麼,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眼前之人去意已決,他自然不會多留,隨即掌中紅芒閃過,一道柔和的微光,從紅仙竹笛之內併發而出,將前方的林晴魂奴封鎖在內。

凝集收縮之下,化作一顆暗紅色的圓珠。

「我將她封印於此,能不能成功,就只能靠自己了。」葉飛此刻暗嘆一聲,此刻低語道。

同時他向著眼前之人交代道,在沒有踏入劫境之前,不要想著過界之事,哪怕是尋到了方法,本身實力太弱,也是絕對無法成功的。

秘殿之內,方浩再次道謝。

說罷,他收起暗紅色圓珠,深深地看了一眼之後,便是不再遲疑,向著葉飛抬手告辭。

從此刻開始,餘生每一秒,對於方浩來說,都是極為重要的,他儘管身為元嬰強者,踏入劫境指日可待,但本身的壽元,卻是無法改變的。

九九至極,那是千古不變的鐵則。

……

曼哈城,城郊古堡之內,隨著方浩的離去,這裡便是只剩下了葉飛一人,已經前方之中,那座還被冰封著的玄冰雕塑。

從秘殿之內走出,此刻夜色以深。

葉飛的靈識橫掃,落入了前院之中,凝聚在了那座冰雕之上。

「弗泥已經魂散,而你永遠的守護在這裡吧。」葉飛臉上的神情如常,此刻已然是懶得多想,身形隨之踏空而起。

這一夜過後,隨著弗泥的身亡,西方武道界這個堪比華夏頂級隱門的組織,已然是被徹底抹去。

夜色之中,葉飛身形稍有停頓,他的眼中此刻閃過一道精光。

「以靈為引,尋。」抬手之下,靈光隨之涌動,在他的跟前半空,凝聚成一道模糊的光幕,其內隱約可見一道閃動逃竄的黑色身影。

「你逃不掉……」葉飛目光一寒,身形隨之消失在了原地。

他此刻,直接施展了挪移之術,幾乎是不到半刻,便是已然拉近了二者之間的距離。

前方遠處,一處沼澤地邊緣,那位古怪的男子,在一番逃竄之後,身上的氣息,已然明顯出現了不穩的徵兆,施展魂遁術,可見對其消耗極大。

只是片刻的遲疑,此人便是直接一頭,鑽進了跟前的沼澤地內,氣息很快消失無蹤。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大約十分鐘過後,沼澤地的半空之中,只見空間一陣扭曲,葉飛的身影,隨之緩緩出現。

夜空之中,他沉默片刻,隨即低頭向著下方望去。

「此人的隱匿之術,著實有些詭異。」

「我居然失去了感知。」葉飛望著下方的沼澤地,臉上不禁閃過一道驚奇之色。

他施展引靈之術,不可能被此人察覺,此刻氣息的消散,唯一的可能,便是此人施展了某種,極為古怪的隱匿之色。

半空之中,葉飛沉默片刻,隨即低頭望向了自己的衣領處。

「璇兒,你感知一下。」葉飛輕聲低語,傳出一道靈識傳音。

荒獸的感知力,遠在武修之上,上古玄蛇一直以來,都能夠感應到,葉飛靈識無法察覺的地方。 話語落下,葉飛的衣領處,隨之泛起了一道金光。

「在下面。」

「沼澤的深處,隱藏在地底。」璇兒的聲音,隨之在葉飛的識海內響起,他衣領處的金光,同時慢慢的隨之褪去。

可見上古玄蛇,對於自己的感知力,還是極為有自信的,不用過多的感應。

葉飛在聽完后,不禁輕笑一聲,體內的靈力隨之凝聚。

「藍火,凝。」隨即抬手之下,掌中藍色的火焰,已然點亮了夜空。

半空之中,葉飛目光一凝,四周空氣中的溫度,隨之驟然上升,藍色的世之焰,瞬間將整個沼澤封鎖,蒸發著其內的淤泥。

凝聚界脈真身之後,葉飛的藍火界,完全可以在很短地時間內,將這片地區烘乾蒸發。

「還不出來么。」

「那就別怪葉某無情了。」葉飛低喝一聲,臉上露出冷漠之色。

只見他的掌中,一道道古符文之力,此刻隨之凝聚,揮手之下融入了下方藍色的火焰之內,逐漸開始形成屏障封鎖。

一旦古符文印記成型,葉飛完全可以將此地直接煉化。

而就在這時,一直隱藏在沼澤地底的那位詭異男子,似乎是已然感受到了危機,一股磅礴的陰煞之力,隨之衝天而起。

「砰,轟隆!」

「小輩,你不要太過過分了。」同時一聲怒喝傳來。

沼澤之上,暴起一道幽芒,衝散了凝聚的藍焰。

下一刻,那位頭頂長著觸角,全身刻滿黑色神秘符文的男子,從地底深處猛然鑽了出來。

「本魔,不想與你動手,那是不願耗費靈力,你真當本魔怕你?」此人衝上半空之後,身上的氣勢隨之暴漲,瞬間達到了劫境級別。

只見他的掌中,那根奇異的黑矛武器,同時隨之出現在了掌中。

前方夜空之中,葉飛淡笑一聲,掌中寒芒一閃,蓮華冰劍,已然是破空而出,他的周身寒霧繚繞,眼中戰意涌動。

那詭異男子,本身的實力,可媲美一重劫境的武修,但所掌握的術法,卻是極為詭異莫測,此刻葉飛自然不會掉以輕心。

「青鳥,冰封千里。」葉飛目光一閃,此刻首先出手。

凝聚冰界之後,對於崑崙雪域的那一式道術,葉飛可謂是手到擒來,顯然是那蘇琴在幫他之時,可以將此術傳授給了他。

配合冰界真身,這一式道術威勢極為不凡。

「呼嘯……」

「鳴!」

冰界真身,夾雜著寒霧,隨之瞬間襲卷了前方之人。

下一刻,半空之中,已然出現了一座冰雕,縱然是劫境強者,在面對這股冰封之術時,也會被瞬間凍住身形。

娛樂超級奶爸 「璇兒,禁靈領域,這次不能讓此人逃了。」葉飛此刻臉上的表情,隨之露出嚴肅之色。

事到如今,他自然不會將此人輕易斬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