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無關,受死!」

女子一聲喝道。

她雙掌如電,掌心當中釋放出來強橫綠光,一道道綠光擊向那金剛猴,直接將它擊斃!

金剛猴一死,其他猴子全部逃竄出去,有一隻猴子蹦到許楓身旁,喝道:「臭精靈,你會遭到我們金剛族的報復的!」

「哼!」

女子洒脫回頭,想也沒想一掌擊出,那隻口出狂言的猴子卻是被她直接轟死,許楓站在原地,看著這女子絕美的容顏,卻是有些微微發怔。

倒不是因為對方的美艷逼人,要知道,許楓縱橫異界這麼多年來,美女也看的不少,能讓他第一眼就怔住的除非是赤身裸體的美色美人,否則的話,已經很難讓他有所動容了!

而他之所會怔住,只是因為對方很像他認識的一個女人!

「人類?你怎麼會出現在這紫荊森林?」

她對許楓有所忌憚,要知道她雖然不是妖獸,是精靈,但人類向來都不分妖獸和精靈的,見面就屠殺!

「本帝怎麼不能出現在這裡,不過,就是沒有想到你居然也在這裡,看來冥界還有通往這裡的道路啊?」

許楓一臉笑意,大步上前。

然而,下一刻,女人臉上卻是出現一抹殺氣,她渾身散發著綠色光芒,顯然是護體結界,而後女人更是想要襲擊許楓。

砰!

女人擊出右拳,最純粹的格鬥技巧,拳頭很有力道,卻是被許楓輕易抓住,而那女人左手也是在此擊出,許楓依然抓住。

「靠,才多少天不見,你就這樣發瘋么?要知道,你的臉……」

許楓剛想說下去,卻是發現,這女人的臉上完好無損!

難道她不是雅落?

要知道,許楓第一眼看見這女人的容貌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她是誰,正是冥界當中的精靈女王雅落,一開始,他還以為或許是兩個相貌完全一樣的女人,然而,對方精靈的身份,卻是讓他肯定了對方就是雅落的想法。

女人看著許楓一瞬間的恍惚,卻也是想到人類詭計多端,這人定然又是在想著什麼詭計,她不會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一道膝撞,然而,卻依然是被許楓擋住。

「你這是想本帝斷子絕孫啊,該死,你怎麼可能不是雅落!」

他臉上有些疑惑。

此刻女人的身體被他完全束縛住,許楓伸出手摸在女人臉上,柔滑的宛如羊脂一般的肌膚,許楓確定這小妞臉上沒有塗什麼遮瑕膏之類的物品,他還正在思考著這女人到底和雅落有沒有關係,誰知道雅落卻是嚇得哭了!

「嗚嗚嗚!」

要是把剛剛她轟殺金剛猴的畫面和現在宛如小女孩哭鼻子的畫面放在一起,肯定是最鮮明的對比。

「你哭什麼呢,不就是摸了一下么,用得著這樣!」

他自認為自己還算是一個有品德有節操外表放蕩不羈內心純潔的好男人,否則的話,在這荒郊野外的,一些猥瑣怪蜀黍聽到幼幼的哭泣聲,不是邪火會上來的更快么?

許楓鬆開了對方。

「你以為我們精靈和人類一樣么?我們是不能讓別人摸的!」

「為什麼啊?摸一下會懷孕嗎?」

許楓問道。


「會,我們精靈族的長老說會!」

「你們精靈族的長老扯淡啊,知道懷孕是怎麼一回事么?」

許楓搖搖頭,要是摸一下臉就會懷孕的話,那麼在異界葉思早就給他生了一支足球隊了,而他許楓,也定然有著千萬個孩子。

「懷孕就是懷孕,什麼怎麼回事啊!」

對方不哭了,一臉正經。

精靈嘛,長得和人類其實差不太多,只是耳朵尖尖的長長的,眼睛分外清明,容貌更佳。

還有,精靈的眼淚是淺藍色的,有些水晶之戀的意思。

「好吧,看來這片森林也只有你們精靈族有生命氣息了,其他都是妖獸,我告訴你,懷孕,實際上是……」

許楓頓了頓,覺得和對方說這個有些神經病,難道要和一個精靈討論一下精子和卵子之間的故事嗎?不說她聽得懂不,就連許楓都覺得自己講出這些話,有些面紅耳赤。

「你怎麼不說下去啊?懷孕,是怎麼回事啊?我們長老就說過,我們女孩子的臉要是被男孩子摸了那就會懷孕的,當然父親大人除外!」

「好吧,你就當作你是要懷孕了吧,這樣,你就成了我的女人了吧?」

許楓眯笑道。

「我們精靈族痛恨人類,你們千方百計想要毀掉我們的家園!」

「誰說的,我不是這兒的人類!」

「你不是這兒的人類?什麼意思?那你是哪裡來的?」

「說了你也不明白!」

許楓運用神力從樹上摘了一個蛇果叼在嘴裡,意圖以帥到掉渣的模樣來讓對方對他的形象改觀,然而對方卻好像視若無睹,目光沒有看向他,為了引起對方的注意,他說道:「對了,這地方是哪裡,還有你叫什麼名字!」

「這是紫荊森林,我叫雅落!」

噗!

許楓一口蛇果噴了出來,蛇果的殘渣落在他臉上,看在雅落那清明的眼睛里倒還真有些衰到掉渣的意思,她破涕為笑了。

「不準笑!」

許楓說道:「你是耍我么?既然是雅落,還不承認?」

「我就是雅落!」

她依然在笑,笑靨如花。

許楓有些不敢相信的再摸了摸雅落的臉,依然沒有任何遮瑕膏的蹤跡,他本來以為對方應該也是從冥界與某種通道來到這個地方的,因為,許楓根本就沒覺得這鬼地方是眾神之地。

他又想起來,這眾神之門既然能出現神魔大戰時候的事情,那麼——那麼時間上一定有著一個比較強烈的跨度啊!

這應該是數千年前的黑暗世界吧,不,應該稱之為地球才差不多!


那麼眼前這個雅落,應該就是數千年前的雅落,難怪如此幼稚,和之前看見的那個因為臉上疤痕而憂鬱了幾千年的雅落判若兩人。

「嗯,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你是雅落,將來會成為精靈族女王統領萬千精靈的雅落!」

許楓點頭。

要知道,他之前以為進入這眾神之門,然後就直接能看見神魔大戰,甚至看見那絕世強者的身影,卻是沒有想到,現實和理想中的差距如此巨大,他居然穿梭回了數千年的地球,而在這裡見到的第一個人,居然是精靈,而且還是自己認識的雅落女王!

要知道,在冥界中,許楓本來還想勾搭勾搭她的,但一直苦於沒有時間,想不到這下倒是可以從她小時候就給她注入邪惡思想了,不,應該是至尊純潔思想,壓制她後世的那些憂鬱的不正之風。

許楓故作高深莫測的對著雅落笑了笑,後者卻是對許楓的僅有的好感全無:「你這個人類的瘋子,妄想狂,騙子,禽獸,色狼……我要放飛『紫蝶』,讓族長,長老們一起處死你!」

許楓還沒有反應過來什麼是『紫蝶』,卻是沒有想到,一隻不具透明的不具任何生命體的紫色蝴蝶被雅落幻化出來,它一閃而過,飛馳而出。 『紫蝶』是精靈族中用於通傳信號的物品,能夠記錄方才兩人說的話語,然後傳送到另外一人的身邊,類似於飛鴿傳書,不過比那個顯然是要更為方便簡捷。

以許楓的能力自然是有辦法將那『紫蝶』扼殺在搖籃之中的,不過,他沒有這樣做,反正他也正好見見這些精靈族中的長老,正好省事。


不過,他對方才雅落對他說的一系列辱罵頗為不爽,他說道:「你到底有沒有素質啊,你知道你剛剛說的那些詞是什麼意思么?」

「不知道!」

雅落搖頭。

「不知道,你還信誓旦旦的講出來!」

「這是我們長老說的,我們族中有個精靈姐姐因為和人類私奔,結果受到天罰,長老就在精靈樹上刻下了這些字眼,他說這都是形容人類的!」

雅落說道:「我剛剛已經將『紫蝶』放出去了,你要是不想死的話,就趕緊跑吧,趁著現在長老們還沒有找到我!」

「呃!」

許楓還真沒想到這小妞倒是如此可愛:「那你懷孕了怎麼辦?我可是摸了你兩下,會懷兩次孕的!」

「『紫蝶』會將我們之前的對話全部告知長老,長老會知道我是被迫的,而且,長老們神力通天,他們會有辦法將我的孩子打掉的!」

「打掉?這也是你們長老告訴你的?」

「是的,精靈姐姐的孩子就是被打掉的!」

許楓服了,這精靈族的精靈們還真是天真爛漫到極點,什麼都聽長老的,許楓甚至想到要是他搞傳銷的將那精靈族的長老收買起來,這些精靈將會是最靠譜的傳銷人員!

「你還不跑?」

雅落有些遲疑,這人類怎麼回事啊,難道不怕死么?

「不跑,我要對你負責任!」

「我不要你負責任,我們精靈是絕不能和人類有瓜葛的,這是族規,違規者遭受天罰!」

「又是天罰!」

許楓無語:「好吧,雅落,我們來聊些有意義的話題吧,這片區域,難道就是你們精靈族稱王稱霸么?」

「當然不是,這紫荊森林中雖然是我們精靈族的地盤,但是森林以北,卻是一片獸族的王朝,它們經常到森林中來騷擾我們,方才那隻死了的猛虎,就是那些獸人的坐騎!」

「還有獸人?」

「嗯,除了獸人,還有矮人,他們能夠鍛造出精銳武器,這些武器殺傷力極強,但我們精靈族的弓箭也很厲害的,一支神力加持的箭矢射出去,足以擊斃敵人!」

咻!咻!咻!

雅落剛說完,遠方便是一根根弓箭射來!

「你們精靈族的精靈可是來的真快!」

許楓閃避掉那些弓箭,雅落還低聲說道:「快走啊,否則你將死在這裡!」

「哼,雅落,你剛剛在和說什麼?別以為我沒有聽見!」

一個個精靈從遠方飛身而來,為首開口的那人長得一副容嬤嬤的臉,黑眼圈極深,一看就知道是內分泌失調過多失眠過多造成的,她目光冷冽的看向許楓,似乎巴不得能用眼光殺死他!

其他精靈都手握精緻的角弓威風凜凜的站著,他們當中有男有女,看向許楓都是不懷好意。

「你就是精靈族的長老?嗯,要是在畜生界的話,一定會是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美少女!」

這臭婆娘以那麼惡劣的幾個形容詞來侮辱人類,許楓也自然不想給他好臉色看,雖然許楓覺得自己早已是脫離了低級趣味的神明,但好歹也是從『人類』開始混起的,多少要給他們討回公道!

最重要的是,他剛剛被雅落一字不落的罵成,瘋子,妄想症,禽獸,騙子,色狼。

對於美女,他向來溫柔,但對於毒婦,他向來是以毒攻毒。

「你,你說什麼?你居然將本長老和畜生相提並論?」

長老被氣得不行。

「將你和畜生相比已經算是不錯了,你真覺得你的美貌能夠迷倒一隻種豬么?」

許楓笑道。

種豬!


長老氣的吐血,種豬可是這片森林當中最低級的生物,而且醜陋無比……這個該死的人類,不僅調戲雅落,居然還敢如此諷刺本長老!

他是找死!

『紫蝶』當中兩人之前的對話,實際上被精靈族長老聽得一清二楚,她聽到這許楓摸了雅落,就立馬趕了過來,精靈天性善良,她可不想族中的精靈又被勾搭的要私奔天涯!

「嗯,給我殺死這個該死的人類,本長老要讓他萬箭穿心!」

「是,長老!」

她身旁七名早已待命的精靈手持角弓,顯然已經準備完善,然而就當他們要拉弓的時候,雅落卻是說道:「風長老,雅落有話要說!」

「你有什麼話要說,不是要本長老放過他吧,要是這樣的話,本長老連你一起處死,哼!」

精靈族長老顯然在氣頭上。


「不是的,只是覺得這個人類很特別,他莫名其妙就出現在紫荊森林當中,要知道這片森林是由我們精靈族的精靈在外部看守的,他不可能輕易穿過他們的眼線進入這裡!」

雅落說道。

「嗯,的確,就算是蠻橫的獸人抵達我們邊際,我們都是有消息的,這小子竟然能悄無聲息般的進來,一定不簡單,雅落,看來是本長老被這小子氣壞了,否則的話,這麼簡單的道理,我怎麼想不通呢!」

她居然還自誇一番。

「嗯,長老,我覺得我們應該先將他帶回去,然後再好好審問他,說不定還能打探出人類的軍情呢!」

「說得好,雅落,你果然是我風長老最得意的門生,不像那個賤人,就知道勾三搭四!」

風長老喝道。

「你們輕點捆,不要亂摸!」

許楓被一個大媽似得女精靈捆住了,原本他是以為捆他的人是雅落,結果出人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