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他真能戰勝聆風天聖,我再做考慮。」燕煬終於開口。

聞言,瞿鈞不由一喜,對方能夠鬆口,顯然是有些心動了。

再回到擂台之上,秦楓激發靈體之威,毀滅之力不斷呼嘯而出,忽而化為風暴,忽而化為長劍,忽而化為巨龍,攻勢兇猛無比,令得被陣法守護的擂台寸寸開裂,甚至連四周空間都出現了裂縫。

聆風天聖同樣依靠靈體之威,與四周空氣相融,或是隱身,或是攻擊,手段玄妙。

只見四周空氣變得稀薄,竟是被聆風天聖不斷吸走,接着更是令得擂台之上化為真空地帶,無盡的空氣凝聚其身,可化為防禦,可加持攻擊。

到了靈聖這等修為,短時間不呼吸也無妨。

秦楓面色不變,依舊是以毀滅之力迎擊,而生命之力源源不斷地補充著消耗,令其一直處於全盛之期。

又有精神力與肉體之力相助,他的戰力比之八重天靈聖更勝一籌。

但這還不是他的全部,一股股力量噴涌而出,加持其身,卻是控獸之力。

「轟隆隆!」

秦楓的攻勢越發猛烈,聆風天聖終於堅持不住,身子出現在擂台角落,大口吐血,面如白紙。

「太極門勝!」崆峒聖尊出聲道,宣佈了結果。

而對於這一結果,眾人自然毫無異議,望向秦楓的目光之中充斥着震驚。

燕煬獃獃地望着台上的秦楓,對方的攻勢竟是兇猛如斯,若是他對上,毫無信心。

「門主威武!」一道呼呵聲響起,正是呂青墟。

而瞿鈞則是望了眼一旁的燕煬,道:「如何?」

燕煬微微低頭,似有猶豫。

。 谷主:「可想好了,她雖然有這一身神力,但是卻也是個女子,更是嫁了人了,夫家如今還不顯貴,等再過段時日呢,她總不能一直跟着你學,不如讓她專長與一門,而且這新開設的千金婦科也需要像她這樣的女子才行。」

白雲子聞言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谷主:「像她這樣的女子不好找,但是男子雖然也不多,卻遠要容易找到得多,滿谷的孩子,學醫天賦好的不在其數,我們學醫是為了什麼,不就是治病救人,她這也是積德行善了。」

白雲子:「我這徒弟喜歡的是種地。」

谷主:「這也不妨礙她種地,你擅長治病救人,但是奇門異術你不也一樣精通。」

白雲子:「我覺得師兄你是在挖我牆腳。」

谷主沒好氣的瞪了白雲子一眼,然後挪開眼睛給自己倒杯清心火的藥茶,免得讓自己師弟氣死。

白雲子:「這件事情師兄自己去找我那徒兒談,最多再停留兩天。」

谷主:「這不就行了,放心吧,不耽誤去尋找雪蓮,到時候我讓人將小師妹護送進京,由小師妹對其進行教導,你要不要在谷里再挑一個徒弟帶帶?」

白雲子:「算了吧,我怕還沒帶出來又讓你給我挖了。」

谷主對此也不再說什麼。

白雲子:「小師妹如今都是當奶奶的人了,你讓人去京都合適?不行就讓那丫頭自己去小師妹那。」

谷主:「合適,小師妹之前來信了,家中長子準備入京,到時候就在京都停下了。」

白雲子點點頭,不再多問。

穀苗兒被單獨叫了過來,谷主將事情說了一遍,穀苗兒靜靜的聽着。

谷主:「你既然能提出這樣的建議,那麼便是有想法的,你師傅擅長的太廣,你若是個男子,我這個做師伯也就不這麼提議了,但是你是女子,將來總有不便的地方,學依舊是要學的,但是可以往千金婦科這方面專長,你覺得如何?」

穀苗兒聞言只是略微思索了一下便點了頭,畢竟自己更多的還是想要種地,但是學醫是好事,背醫書認草藥穀苗兒都不覺得有什麼,但是難的就在於把脈,這種實實在在的操作判斷病症才是自己的弱處,不是有記憶能力就可以的。

需要長時間不斷的積累,就好像配置毒藥簡單,配置解藥卻千難萬難一樣,穀苗兒不覺得自己能夠在三五年內掌握。

但如果專精與一門那就不一樣了,看診的就一類人,病的方向也就那幾樣,學起來就遠要輕鬆容易得多,心理上把錯脈寫錯藥方的壓力就要小得多。

白雲子在一旁看到徒弟鬆一口氣的模樣,多多少少都清楚為什麼,便也不再強求,不過臉色一直淡淡的,谷主說完話之後就走了,把地方留給了兩師徒。

穀苗兒:「師傅,你是不是在生氣?」

白雲子沒說話,穀苗兒上前殷勤的給白雲子到了茶水。

穀苗兒:「師傅,你喝口茶,是徒弟不好,您要打要罰徒弟絕對不多說一句。」

。 事發現場,那個工廠,此刻還沒有什麼異動,而GUYS的諸位則幾乎全部到齊了。

「青木君。」

看見青木涉和迫水真吾聯袂前來,龍他們都紛紛沖青木涉點頭打招呼。

青木涉也點頭回應了一下,然後對他們說道:「就是這個工廠嗎?」

龍當即點頭道:「沒錯,而且,你看。」

龍說着,就從旁邊取了一塊木頭,眾人見此,立刻退後了好幾步。

緊接着龍就直接將這塊木頭朝工廠丟了過去,就在這個時候,青木涉看見了一個黑影一閃而逝,同時,那塊木頭瞬間被肢解,還有幾塊直接朝青木涉這邊飛速擊來。

「涉君!!小心!!」

迫水真吾見此,連忙大聲提醒道。

迫水真吾話音剛落,兵俑忽然毫無徵兆的出現在了青木涉的面前,然後直接舉刀快速的攔截了幾下,盡數將所有木頭全部給擊落下來,青木涉沒有受到絲毫傷害。

看到這一幕,迫水真吾送算是鬆了口氣。

而小堇的身形也慢慢在青木涉身邊浮現出來,一臉嚴肅的對青木涉說道:「青木大人,果然是有人在工廠附近,應該是精怪之類的東西。」

「噢?你看到了?」

青木涉有些吃驚的看了她一眼,小堇卻搖搖頭道:「不,我看不太清楚,他速度太快了。」

聽到小堇的話,青木涉皺了皺眉頭,隨後問道:「有什麼辦法嗎?」

小堇轉了轉眼珠子,隨後俯首在青木涉耳邊輕輕說了幾句,青木涉不由得眼前一亮,隨後點頭道:「好,就這麼做,我把指揮權交給你!」

小堇聞言當即笑道:「那就交給我吧!」

龍他們在後面看着青木涉和小堇竊竊私語的樣子,不由得都有些懷疑。

「他們到底有沒有辦法啊?」

龍抱着雙手一臉懷疑的嘀咕道。

「不知道,不過看起來,似乎不是很容易的樣子。」

貞治捏著下巴,皺着眉頭說道。

不過真理奈對此卻有不同看法,她拍了一下龍和貞治說道:「別說得這麼悲觀,萬一人家有辦法呢?誒,你看……」

真理奈正說着,青木涉那邊就起了變化。

只見小堇默默一招手,管狐跟山童就出現在了她的身邊,山童那個造型的確是太LOW了,青木涉都有些嫌棄的看了一眼。

倒是管狐,長得還算可愛,至少不會被人嫌棄。

小堇對他們吩咐了幾聲,山童傻獃獃的點了點頭,隨後就朝工廠裏面沖了進去。

龍見此頓時大驚失色,連忙叫道:「喂!!別亂闖啊!!」

正說着,那個神秘的生物就再一次的出現了,並且將目標鎖定在了山童身上。

「就是現在!!」

小堇大聲一吼,山童立刻舉起鎚子就開始敲起了大地,大家別忘了,山童的速度,可是大大的S啊!這還是沒有覺醒的狀態,覺醒之後,山童的其他屬性都會得到更加長足的提升。

山童的反應速度非常之快,在那神秘生物即將攻擊到自己之前,就是用崩山快速的錘起地面。

而山童的運氣也非常好,第一下就直接把那個神秘生物給震暈了。

那傢伙一暈,頓時就從半空中掉在了地上,而他的真面目,也終於暴露在了眾人面前。

只見一隻尾巴如同鐮刀一樣的鼬鼠掉落在地上,體型就和寵物貂差不多,比管狐都要小。

青木涉看了一眼,頓時恍然說道:「原來是鐮鼬,難怪速度這麼快。」

而龍他們則是非常驚奇的看了看那隻鐮鼬,這就是傳說中的妖怪嗎?

就在這個時候,青木涉好像想起了什麼,默默的動了動嘴唇,誰都沒有發現身邊有什麼異常情況。

小堇見鐮鼬顯出了真身,立刻就對管狐說道:「管狐,幹掉他!」

管狐嘶叫了一聲算作回應,隨後就將自己的炮管對準了鐮鼬,正準備開炮。

忽然,一陣狂風襲來,大量的沙子加灰塵瞬間將眾人的眼睛迷得快睜不開了。

可青木涉這個時候卻猛然大喝道:「山童!!繼續用崩山!!」

「喝!!」

山童休息了一陣,又有了力氣,聽了青木涉的吩咐之後,再次舉起自己的鎚子鋤大地,就這麼一瞬間,風瞬間就停了下來,而地面上,就又多了兩隻鐮鼬。

龍他們本來還處於震驚狀態,等他們回過神來了,看到地上又多了兩隻鐮鼬,頓時就驚呆了,誰能告訴我們上一秒鐘發生了什麼事情?!

趁著這些傢伙都昏迷著,青木涉淡淡的說道:「巫蠱師,給他們上蠱蟲!」

「桀桀……」

巫蠱師一邊怪笑着一邊現形在青木涉身邊,現場的女孩子看見巫蠱師那丑到爆的造型,頓時就是一臉嫌棄。

當她們看見巫蠱師沖那三隻鐮鼬丟出三隻肉滾滾的蠱蟲的時候,那嫌棄的程度更是突破了頂峰!

只見巫蠱師丟出的蠱蟲在三隻鐮鼬身上只呆了一會兒,就各自找了地方鑽進了他們的身體之中,從此之後,這三隻鐮鼬就會受到巫蠱師的控制了。

這些蠱蟲不會影響他們的正常生活,但是只要他們有任何異動,巫蠱師瞬間就能利用蠱蟲的自爆殺死他們!

見巫蠱師給三隻鐮鼬下了蠱蟲,基本上就確定了勝局,小堇這才鬆了口氣,然後走到青木涉身邊,很失落的低着頭道:「抱歉,青木大人,我差點把事情搞砸了,我不知道他們原來是三隻……」

見小堇情緒很低落,青木涉不由得笑了笑,輕輕摸了摸她的腦袋說道:「別灰心,這只是你第一次組織戰鬥,而且你也不了解鐮鼬這種生物,所以犯了這樣的錯誤很正常。犯錯誤不要緊,只要總結經驗就行了。」

聽了青木涉的話之後,小堇的情緒雖然沒有很快轉變過來,但心裏好受多了。

很快,三隻鐮鼬就從暈眩狀態之中清醒了過來,他們暫時還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所以睜開眼睛之後,見青木涉離他們這麼近,頓時就準備朝青木涉發動攻擊。

小堇這個時候忽然冷哼一聲,巫蠱師陰笑了一下,三隻鐮鼬頓時臉色痛苦的從半空中跌倒在地上,在青木涉面前悲戚的打起了滾兒。

PS:感謝書友【大河之劍】的300打賞,另外,我決定了,新書上架當天爆發十章,然後首訂破三千就加更一章,破五千就再加更一章!。 所有人都明白,姜虛度刺劍下去,姜山必死無疑。

但是,詭異的一幕突然發生。

那持劍兇狠的姜虛度陡然面色一變,一口鮮血噴出。隨後,身軀如同滾落的皮球,狼狽地跌落在地。

旋即。

「大敵當前,爾等竟然公然刺殺自己的哥哥。姜潮,你太讓為父失望了。」

未見其人,那威嚴迸發的聲音,已經回蕩在天地之間。

隨後,眾人便看見,從寶樹的樹冠方向,緩緩出現一群身影。

除卻為首之人,那些跟隨而來的強者手中,每一個都提着一個奄奄一息的人。

那些被提之人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想要打寶樹主意的泡泡姬長夜等人。

甚至在人群的最後,還有一尊身高百米的巨人,被散發靈光的鎖鏈捆縛著,拖拽而來。

巨人族和天後族的計劃失敗了。

徐真望着來人,已經不用猜,那質問姜潮的男子正是神州大世界的至強,姜神宮。

姜虛度望着姜神宮,全然不顧之前受的傷,連滾帶爬地跪在地上:「父親,孩兒知錯了,孩兒知錯了。」

姜潮等幾兄弟同樣如此,齊刷刷地跪在姜神宮的身前,全身顫抖著,已經不知要說什麼。

姜神宮並未理會,落身姜山的身旁,看着面目全非,如同骷髏的疼愛之子。

「山兒,你放心,父親已經來了。你不會有事。」

姜神宮說罷,永恆之力緩緩溢出的同時,那其中還包含着一種極為玄妙的力量,落在姜山的身上,只眨眼間,姜山失去的皮肉便已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徐真,這下你麻煩了。】

彌雅陡然蹦出一句,讓徐真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姜神宮已經觸碰了荒帝的力量,通曉了真正的大造化之力。】

「造化之力?這種力量不是戰王境界就已經掌控的嗎?」

【戰王掌控的造化是自身小宇宙世界的造化,那種力量影響的只是自身。而荒帝的造化之力,卻是天地造化,無極造化,翻手為雲龍,覆手成海蛟。】

【你可知道大造化之道,在三千大道排名多少?】

「命運、因果、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