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你們留下來的人啊!」

山北之北,有風徐徐吹來,翻過青山林脈,吹冷青石大坪。

…… 什麼!

宋娉婷聞言驚呆了!

現場寧大集團一幫高管們,也全部驚呆了。

臭名昭著的海盜王龍海平,竟然真的被抓了,他的手下們也全部被覆沒了?

大家震驚過後,都紛紛搖頭說不可能的。

之前亞洲不少小國,在新聞上宣稱要找到龍海平,把龍海平這幫海盜一網打盡。

可是,最終都是無功而返。

陳寧怎麼可能讓龍海平一幫海盜們全軍覆沒嘛!

宋娉婷也是將信將疑,小聲的詢問陳寧:「老公,你說的是真的嗎?」

陳寧笑眯眯的道:「你老公騙誰,都不至於騙你呀!」

陳寧說完,看看手錶時間,然後轉頭望向現場寧大集團一幫高管們,淡淡的說:「如果你們不信我說的話,那你們現在就打開電視新聞,親眼看看吧!」

看新聞?

眾人又怔住!

宋娉婷的助理林薇,最先反應過來,拿起電視遙控器,直接打開了牆壁上的電視。

這會兒剛過七點,每個電視台都是在播放新聞聯播。

只見電視上的主持人字正腔圓的說道:「今日,一直危害亞洲周邊海域的一股名叫惡魔殿的海盜,被我國江南海軍艦隊出擊,當頭痛擊,把這股海盜剿滅……」

電視畫面中,立即出現一組圖片,是江南海軍艦隊的戰士們,登陸海盜船,抓捕海盜還有解救人質的畫面。

宋娉婷跟一幫高管們見到電視上這一幕,都驚呆了。

接着,畫面一轉,電視畫面的背景竟然是大家所熟悉的中海市龍王度假村。

大批大批荷槍實彈的特種戰士在現場維持秩序,惡魔殿的首領,被稱為海盜王的龍海平,被兩名魁梧的戰士,架著拖出來!

海盜王龍海平,竟然也被軍方逮捕了。

這一下,宋娉婷跟寧大集團的高管們,徹底的驚呆了。

旋即,大家忍不住紛紛激動的歡呼起來!

「哇,真的,海盜王龍海平真的被抓了。」

「竟然跟陳寧說的一模一樣,龍海平一幫海盜果然在明天中午之前,就被一網打盡了。」

「天呀,華夏海軍威武,華夏軍方霸氣。」

宋娉婷等人,在為華夏戰士感到驕傲的同時,很快又都把目光投到陳寧身上。

他們記起來,陳寧之前就誓言旦旦,信心十足的說海盜一定會被剿滅。

陳寧是怎麼做到的?

宋娉婷也是俏臉寫滿了懷疑,一雙鳳眼上下打量陳寧,追問道:「陳寧,你到底怎麼做到的?」

林薇等人也忍不住說:「是呀,事情真的被你說中了,你是怎麼做到的?」

陳寧望着宋娉婷,微笑的道:「老婆,我也不瞞着你了,其實我就是北境少帥,是我調動軍隊,剿滅海盜的……」

陳寧的話還沒有說完,宋娉婷就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啐道:「少跟我胡說八道,你是少帥,那我豈不是少帥夫人了?」

「趕緊說正經的,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林薇等人也紛紛的道:「是呀,陳先生,你就別亂扯吊我們胃口了,你快說說你怎麼做到的?」

陳寧哭笑不得,怎麼他說真話,沒人相信呢!楚玄辰把雲若月拉到了一個無人的地方后,便冷冷的看着她,「陌離從不會忘記什麼事情,他就是忘了他自己,也絕對不會忘記向本王稟報事情。你明知道蘇明是本王的死對頭,你竟然給他兒子治病?還和蘇七少暗中有來往?」

說到這裏,他已經狠狠的篡緊拳頭,目光森寒的掃著雲若月。

雲若月見他怒氣那麼盛,也倔強的抬眸,冷聲道:「是,我是沒經過你的同意,給他治過病,又怎麼了?我是大夫,治病救人是我的責任,如果換成你有病,我也

《雲若月楚玄辰》第552章打斷你的雙腿 只見羅刀和巫傀不斷的激戰,戰況非常的激烈,只是此時他無法全心全意的戰鬥,也只能被動防禦,如果他真的傷害了自己的女兒,他就真的後悔了,所以他不能反擊,而此時他的渾身染血,看上去非常狼狽,如果在這樣下去,他的確是危險了。

「叮。」

他一手擋著對方攻擊,同時大喊起來:「女兒你醒醒,睜開眼睛看看我啊!」

但是他無論如何喊叫,都是沒有用的,因為他根本聽不到任何聲音,而巫傀損失擋開他的武器,便朝著他再次殺來,沒有辦法他只能施展雷閃三步,遁跑了一段距離,對方的攻擊砍空,但是依舊沒有放棄,追著羅刀便殺。

茫茫的空間之內,這裡黑漆漆的一片,什麼也看不到,而此時在這空間當中,居然有著一個陣法,陣法四周環繞黑漆漆的鎖鏈,其中幾根黑漆漆鎖鏈,居然鎖在一個沉睡女人的身體,她便是羅刀的女兒羅綾綾。

這裡便是巫傀所在的靈魂空間,她緩緩睜開眼睛,然而在她睜開的一瞬間,心理有點吃驚,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她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同時又看到了自己被捆綁的雙手,她想要掙脫,但是只是發出了哐哐聲音,對於鎖鏈沒有絲毫的作用。

「這裡,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她有點獃滯的聲音傳來:「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我不要,我要出去,放我出去。」

「啊。」

她掙扎了起來,但是因為她掙扎,不但對於鏈子沒任何用處,反而讓鏈子越收越緊,她痛苦的慘叫了起來,而此時的羅刀,根本不知道她女兒,正在承受著最嚴厲的痛苦,巫傀此時依舊在追趕羅刀,沒有辦法他只能再次施展輕功逃跑,不過好在羅綾綾不知道雷閃三步,要不她想要逃跑都不容易。

「可惡,這魔靈真的太可惡了。」他躲開了攻擊,目光帶著殺意的看向了魔靈,喃喃道:「如果能夠想辦法,喚醒羅綾綾就好了,可是,對方不知道用了什麼秘法,這種手法應該不屬於修真世界才對,難道她是上界的人?」

對於這個神秘的魔靈,他真的不知道對方在哪裡,只是知道對方的手法非常奇特,如此奇特的手法,修真世界不可能有幾個人會的,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他有可能是從上界過來的,所以他的手法才如此奇特,但是究竟是不是,他真的不知道,這也只是他現在的猜測,不管對方究竟是那裡的人,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擺脫這些僵局,不管怎麼樣在這樣下去,他遲早會被殺死的,他一定要反客為主。

吼。

他怒吼了一聲,隨後一刀順勢斬出,刀光呼嘯而出,旋轉的刀光威力更強,法術乾坤斬,雖然他施展出了法術,但是這隻不過是個小法術,並沒有施展出全力,也沒有加上刀仙道,為的就是先把她給逼退。

砰。

……

巫傀橫刀擋在了身前,就擋住了乾坤斬,然而乾坤斬並沒有消散,把他震飛了百米以後,刀光才緩緩消散,此時在巫傀靈魂空間內,哐哐,綁著她的鎖鏈居然在晃動了起來,而她的臉色也有點痛苦,雖然剛才羅刀沒有施展全力,但是還是波及到了她的靈魂,只不過是一點小的波及。

「怎麼了,這究竟是怎麼了?」她咬牙切齒的聲音響起:「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莫凌,莫凌你給我出來,放我出去!」

她的聲音在這裡傳來,而此時突然在她面前,憑空出現了一個看不清面貌,但是能夠感受到殺氣的男子,她看到這人也是一陣吃驚,畢竟他是第一次看到魔靈的本來面貌,這是她第一次如此看到魔靈的真面貌。

他聲音發寒:「你醒了!」

「你是誰?這裡究竟是哪裡?」她開口詢問:「莫凌呢?他在那裡你讓他出來見我。」

「羅大小姐,你可真是健忘啊!」魔靈陰陽怪氣的開口道:「你說的不就是我,怎麼你現在忘記我了,哈哈。」

「是你,你就是莫凌!」她大吼道:「你真的是莫凌?」

「不不,我不是莫凌,而是魔靈。」他搖了搖頭開口道:「無論是魔靈,還是莫凌,都是本座化身的一個代號而已,沒有什麼值得深追,最主要的就是,我就是我,不是別人,哈哈。」

她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男子,心裡有種疼的感覺,沒想到怎麼多年了,她第一次有了喜歡的人,最後,最後居然是這種下場,他真的是做夢也沒有看到,真的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下場。

她深吸一口氣:「你為什麼,這樣對我,這裡究竟是在那裡,你快點放我出去,要不我父親不會饒了你!」

「不會繞了我嗎?」他眼睛一亮,手在她面前一揮,瞬間在她面前出現了一團黑霧,在那黑霧中間出現了畫面,居然赫然便是羅刀受重傷的場景,他冰冷的聲音響起:「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饒不了誰,他現在已經自身難保了,你認為他還是我的對手嗎?」

「父親,怎麼會這樣!」

她不敢置信的看著,此時渾身傷痕的羅刀,這讓她的天彷彿塌了,一直以來他父親都是非常強的存在,從來沒有如此狼狽過,但是現在他居然變的怎麼狼狽,她真的不敢相信,這難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不相信?」魔靈淡淡一笑:「的確你肯定不敢相信,但是這就是事實,說到底本座還要多謝你,如果沒有你的現身,本座怎麼可能報仇呢!」

她微微一愣:「謝我?」

「不錯,就是因為你在。」魔靈冷笑道:「說以他才沒有辦法全力進攻,哈哈,我就要把他折磨死,讓你親眼看著他死,不這樣我的心頭只恨難消,本座花費了怎麼大代價,讓一縷魂魄殘存在這裡,沒想到被你父親破壞了,你父親今日他必須死!」

……

「不要,不要啊!」她哭泣的聲音響起:「你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但是,但是我求求你,你放了我父親,我求求你,只要你放了他,你可以殺了我,但是你不要殺了他,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魔靈,念在我們以前有過一段感情的份上,放了他吧!」

「放了他,不可能。」魔靈冰冷的看著她,身體朝著她飄去,隨後一手抬起她的下巴,笑道:「我說,女人你現在還和我談感情,你以為本座還會記得那些感情,這些感情對於本座來說,都是可有可無的存在,但是本座的怒火,就如同深埋地底的無名火焰一樣,無法壓制,你以為就憑這你一人性命,就可以抵消本座所受的苦,所受的痛嗎?你真的太高看你了,我今日就要讓他明白,敢跟本座作對的人,本座一定不會讓他好活。」

魔靈的眼中蘊含著憤怒的殺意,他怎麼長時間了,羅刀屢屢壞他的好事,她也曾經被受到了,最嚴厲的懲罰,在那種非人的懲罰當中,他終於活了過來,這些都是因為羅刀而起,所以他怎麼可能放了羅刀,他怎麼可能不殺了羅刀。

「女人,我提醒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魔靈聲音冰冷道:「你只是本座手裡面的一顆棋子,這顆棋子是死是活,是生是死,完全取決於我自己,你還想用你卑賤的身體,和我討價還價,你以為你配嗎?凡人真是一個低賤,又可悲,渺小的生物!」

隨後他又看了一眼羅綾綾,緊接著一眨眼就消失了,在這空間當中只剩下她還在這,她試圖想要擺脫鎖鏈束縛,但是不知道這鎖鏈是幹什麼,每次她想要反抗,都是無濟於事,反而會讓鎖鏈纏繞的更加緊,畢竟這是拘靈陣,它的目的就是拘禁靈魂,如果被拘靈陣拘禁的靈魂,即便是他想要反抗,也是沒有辦法衝出來的。

她只能這樣悲催的看著前方畫面,嘴裡喃喃道:「父親,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如此。」

外面羅刀和巫傀的戰鬥依然在持續,而此時他的身體已經流血太多了,即便是有不死聖典,他恢復起來都非常的困難,每一次剛恢復完,又會添加出新的傷口,一直如此永無止盡,此時他臉色有點蒼白。

而此時魔靈再次出現,他笑道:「羅刀,怎麼樣,你還有什麼辦法,你現在該怎麼辦呢!」

「卑鄙,有本事你放開我女兒,我們正大光明的戰鬥。」羅刀大吼一聲:「你用如此手段,算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你最好把我女兒給放出來。」

「哈哈,卑鄙那有如何。」他不為所動笑道:「你已經毀了我多少次好事了,本座今天就要看到你痛苦,看到你如何在這個局面下活下來,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有什麼辦法,誰到底還能在救你。」

羅刀看著魔靈雙手握的非常緊,他現在真的是沒有辦法了,真的沒有辦法了,如果不是他是便是他女兒死了。。 「豐老?」秦雲先是面露疑惑,而後腦中迅速浮現出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

豐萬道!

「影衛」的頭子!

影衛乃歷代大夏皇帝的影子,負責近身保護皇上的安危,攀岩走壁,暗器輕功,無一不會。

有些類似於「錦衣衛」這樣的部門,是極其特殊的一個團體,只聽命於皇帝,不參與任何政務。

在原主人的記憶里,這個團體人員很少,似乎只有十幾二十人左右。

在兩個月之前,影衛被原主人派遣了出去,甚至連豐老也被派了出去,而出去的目的竟是為了替皇帝尋找同房秘籍,以及壯陽藥材。

回憶到這裡,秦雲忍不住吐槽,這麼強大神秘的影衛不留在身邊保護安全,原主人竟派他們出去找壯陽葯,也是真夠奇葩的!

「快,快去給朕請進來!」

秦雲坐直身體,搓了搓手,自己正愁身邊沒幾個幫手,影衛就回來了,這讓他睡覺都能更安心一些。

「不用了,陛下,老奴已經進來了。」

一道聲音忽然從御書房的角落傳出,黑暗中走出一個一身麻衣的老頭,身材瘦削,白髮蒼蒼,絲毫看不出他有什麼牛叉的地方。

「卧槽!」

秦雲嚇得一抖擻,差點沒從龍椅上跳起來,這人怎麼進來的?

麻衣老頭就是豐老,他佝僂著背,緩緩跪下:「陛下,影衛的行蹤是絕密,所以還請陛下恕老奴忽然出現,驚嚇到您的罪過。」

秦雲平靜一些,對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老頭有種天然的親近。

記憶里,這個老頭一直在皇宮守護自己,從這具身體出生他就開始了,不離不棄,忠心無二!哪怕是原主人那麼混賬的傢伙,對這個豐老都還是十分相信的。

自然而然,秦雲對他很親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