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相的現在就滾,本小姐不屑殺你這種東西,我的目標只是你洞里的青靈石。」

這魔猿抬頭望了一眼山壁上面,峭壁上有個大洞,應該就是它平日居住的地方。秦石雖然不知道這青靈石有什麼用,但是也有八分肯定這東西定是在這山洞裡面。

「你讓不讓開?」少女冷喝一聲,嚇的那魔猿一下哆嗦。可是哆嗦歸哆嗦,那兩隻碩大的猿腿卻不曾邁動一步,少女看的焦急,牙齒一咬就要施放功法。

「轟!」那碩大圓盤就要朝著那巨猿的腹部撞去,看似威力無窮。

正這時,空氣里忽然一陣顫動,那魔猿的身形晃了一晃,隨後那碩大的身體竟然變的有些模糊起來。


才一瞬間,那魔猿的身體猛的消失,而在這少女的身後,赫然出現了兩頭一模一樣的魔猿,面色猙獰站在那裡。

青衣少女忽然一愣,臉色變的有些蒼白起來。他這個年紀能獨立對付一個實根境的魔猿,在帝國已經是屬於鳳毛麟角。單論實力和年紀,都在如今的秦石之上。只是如今面對兩隻實根境的魔猿,只怕也有些吃不消。

「竟然已經會分身了,真是失算。」少女吐了一句,眼光左右橫掃,似乎是在尋找逃脫的線路。

「糟了,那魔猿是故意示弱,將這姑娘引到死胡同,如今二對一,只怕這姑娘危險了。」秦石轉頭說了一句,卻猛然發現小山已經不見了蹤影。

【作者題外話】:大鍋今天爆更,大家不鼓勵鼓勵我嗎 「這臭小子什麼時候……」他低頭一看,卻發現小山竟然無比「勇敢」的朝著那青衣少女的方向跑去,那肥碩的甚至不斷扭動,身上的肉一抖一抖,十分的可愛。

「姑娘……你別怕……我來救你……」

就在兩頭魔猿和那青衣少女對峙的時候,小山衝出樹叢,朝著這兩猴一人跑去,他翻手一探,從懷裡掏出一枚名叫巨魔炮的丹藥,放在口中猛的嚼碎。

「轟!」小山身上忽然繞起一股強大的氣息,這氣息甚至比那青衣少女之前用的功法,還要強大一些。

「喂,小胖子,本姑娘的事情不要你管。」那青衣少女咬牙喊了一句,正這時,小山這巨魔炮凝聚完成。

「轟……」

只見小山嘴巴一張,口中頓時放出一團碩大的真氣,這真氣的威力爆棚,瞬間朝著前方而去。

青衣少女大為吃驚,只是她赫然發現,這一團真氣本應該是朝著那兩頭魔猿而發,可是不知是打偏了還是那小胖子故意為之,這真氣似乎正奔著自己而來。

才這麼一想,真氣已經近在咫尺。卻聽「轟!」的巨響,少女被那一大團的真氣擊中,猛的倒飛出去,落在地上。

「白痴,你打歪了。」秦石一拳頭打在小山頭上,這才將那傻愣愣的小山打的如夢初醒。

「石頭哥,我……我竟然打中了她,我……」

「笨蛋,你去救人,我來對方這兩個畜生。」秦石心念一動,戒指裡頭忽然飛出撒旦和小龍。

小龍的身體猛然增大,和撒旦個頭相似,二者立在秦石身前,倒也是威風凜凜。

兩頭魔猿被眼前這兩個男子弄的有些懵了,也不知道這兩人到底是來幫自己的還是殺自己的。只見小山抱起那青衣少女朝著遠處逃竄,它們這才知道原來只是這胖子打偏了,自己人傷了自己人。

「吼……」其中一隻巨猿猛的拍打胸脯,雙拳捶地,朝著秦石挑釁起來。

「小龍,你能分出誰是本源,誰是分身嗎?」

「嗷!」

小龍的回答似乎是肯定的,秦石心中大喜急忙說道:「上,吃了它的魔核。」


此刻兩隻魔猿開始衝鋒,朝著秦石而來,它們知道這個人類才是眼前最大的對手,只要弄死它,自己就安全了。

小龍率先挑了一隻,朝著它猛的躥去, 魔都醫流高手 ,它移動身形,擋在那魔猿行進的路線之上。

「嗷……」魔猿看到有人阻擋,頓時大怒,它伸出一拳朝著撒旦而來。這拳頭猶如一塊巨石,那情勢一眼看,還以為撒旦會被砸成碎末。

「轟!」一拳砸下,地面頓時揚起一陣塵土,而再看撒旦,卻見它舉起了臂膀,用力擋在那巨拳之下。撒旦身形不動,那兩條石鑄的雙腿甚至都不曾彎曲一下。

秦石大為感嘆,這撒旦的實力僅僅是三階頂峰,但是卻能如此輕易擋下四階初級的魔猿全力一拳,不知飛躍過一次之後能達到如何恐怖的地步。

這時候小龍已經朝著另一隻而去,它高高躍起,跳上那巨猿的頭頂。雖然此刻小龍已經變化了身形有著一人多高,但是對於那巨大的魔猿來說,卻依舊像是一團小球一般。

「嗷……」巨猿大為惱火,想要甩掉小龍,只是小龍牙尖爪利,一口咬住這巨猿後腦,竟然無法掙脫。

「轟!」一陣白光,巨猿的魔核瞬間被小龍吞食。小龍輕盈一跳,落在秦石腳邊,而那碩大的巨猿卻轟然倒地,一動不動。

「幹得好,小龍。」秦石伸手摸了摸小龍後腦,小龍大為興奮,迅速縮小身形,親昵的抱住了秦石小腿。

本源被殺,那分身猛然消散,這不可一世的四階魔猿,只是這一瞬間就成為了一具屍體。

秦石自嘲的笑了笑,如今自己的實力不濟,在這充滿危機的極北之地,幸好有撒旦和小龍相伴,不然早已經死了無數次了。


他心念一動,將這魔猿的屍體裝入了戒指裡頭,等有時間將它煉化成玄靈液和玄魂液,補充自己的修鍊。

眼看終於安全,小山抱著那青衣少女匆匆跑上前來。

「石頭哥真棒!」它笑嘻嘻的說了一句,懷裡的少女卻依然昏迷不醒。

「她怎麼樣了?」秦石問道。

小山道:「沒什麼問題,只是暈了過去,我這巨魔炮不會傷人,只會將人震暈,安全的很。

「如今也不能將她一個人扔在這裡,這上面有個猴子洞,是這畜生的老家。要不我們到那裡頭過上一夜,等這姑娘醒了再啟程吧。」秦石道。

小山大喜,急忙點頭道,「等她醒了,我定要問清楚她姓甚名誰,家住何處。」

秦石淡然笑道:「這姑娘定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只怕你這一場定是苦戀啊。」他看多了瓊X小說裡頭那種屌絲愛上白富美的故事,家裡人各種反對,二人各種糾纏。

小山卻信心滿滿的說道:「我可是要成為天階煉藥師的,到時候橫行大陸,豈會配不上她。」

看著小山無比自信的臉孔,秦石心中也豁然開朗。

自己若是不停提升武道,就算慕容幽幽家事再怎麼顯赫,自己定也能夠配得上她。想到這裡他心裡也有了些底氣,不由微微一笑。

有時候天真也有天真的快樂,想得多反而是庸人自擾。等我成為了化龍境,乃至通神境的高手,自己也定能配得上慕容幽幽的身份,只是這定是要自己付出超多的努力才行。

想到這裡,秦石拉起小山,瞬間朝著那山洞而去。

這山洞不高,裡頭卻比較寬廣。畢竟是那巨猿居住的地方,人類走在裡面,顯得十分的空蕩。

洞穴也算乾淨整潔,只是微微有些猴子的騷味,小山不知用了一些什麼丹藥,洞穴裡頭的氣味頓時好聞起來。

他小心翼翼將這青衣少女放下,然後掏出了一塊乾淨的手帕,輕輕擦拭起少女臉上的污漬來。那樣子無比的溫柔,眼神里盡數是一些小男人的姿態,完全沒有那種三階魔丹煉藥師捨我其誰的霸氣。

「這小子難得有了心上人,就讓她爽一把吧,只是不知道這姑娘醒了以後會怎麼想。」秦石微微一笑,便朝著洞穴深處走去。

洞穴分為兩段,猶如人類的房子一般。外面自然就是客廳,裡頭便是卧室。

「這畜生,還挺享受的。」秦石一邊吐槽一邊朝著「卧室」裡頭走去,走到門口,裡頭有些昏暗。他隨手弄出一些亮光朝著裡頭一照,卻大感意外。

只見裡頭猶如一個小型的寶庫,地上對著一大堆的魔晶和魔玉,粗粗一看,起碼上萬的魔晶,還有好些魔玉。

秦石心臟狂跳,之前他天價賣出一塊三階魂紋也不過是三十多片魔玉,這裡隨便一估量就起碼有幾百魔玉的價值。他急忙將這些東西朝著自己的戒指裡頭裝去。

靈獸一般都擁有著靈智,有些甚至喜歡收集附近的一些寶物,因為這象徵著權利和榮譽,就和人類一樣。這青額魔猿雖然不是十分強大的靈獸,但是這一片卻是它的領地,所以久而久之也搜集了不少。

秦石大為興奮,走了那麼多天,也經歷了好幾場戰鬥,今天總算是收集到戰利品了。正裝著,前頭一顆青色的石頭,壘球大小,那樣子頗為精巧,猶如一顆巨大的鑽石。

「這東西應該就是之前那姑娘所說的青靈石吧,不知有什麼效果。」他疑惑的拾起地上那顆青靈石,手心忽然一股子天地靈氣通過掌心鑽進秦石的身體。

「好濃郁的靈氣,比血魔晶還要濃一分。」秦石大喜,急忙放開經脈去吸收。那龍根拚命吮吸,真氣滂沱放出。沒一會,秦石便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鼓盪,實力已經提升至煉魂期六層的頂峰。

「真是好東西。」秦石不住把玩這一塊青靈石,卻驚奇的發現,用完之後的青靈石顏色有些泛白,但是它正在用力汲取周圍空氣里的天地靈氣,那些靈氣被吸收到青靈石裡頭變成了一絲絲淡淡的青色。

秦石大為興奮,這青靈石似乎有吸取和存儲天地靈氣的功能,相當於它之前玩過的網路遊戲里的一些法寶,下線掛機,等上線就可以提取經驗,這是相當BUG的一樣寶物。

想到這裡,他將這青靈石扔進了戒指裡頭,順便也把地上這些魔晶魔玉全部都笑納了進去。

正這時,外頭忽然想起「嘭!」的一聲巨響。秦石心裡一驚,急忙跑出去看,卻見小山氣喘吁吁坐在地上,對面那青衣少女依舊是昏倒在地。


「發生了什麼?」秦石問道。

小山哆哆嗦嗦道:「這姑娘不講理啊,一醒來就說我輕薄她,然後就要殺我,我只能再次用巨魔炮將她打暈了。」

秦石愣了一愣問道:「姑娘醒來的時候你在做什麼?」

「我聽石頭哥你說過什麼人工呼吸可以救人,我看這姑娘遲遲不醒,我便給她做起人工呼吸來,誰知道她一醒來就要死要活的,真是太可怕了。」

【作者題外話】:今日第三更,大鍋拼了。 秦石一拍腦門,頓時無語。只要是個女的,雙眼一睜就看到身上有個男人在做這樣的動作,不要死要活才怪。幸好這小山機敏,動作也夠快,不然被殺了也是枉死。

「那你現在還喜歡她嗎?」秦石問道。

「喜歡,自然是喜歡,只是她一會醒了還要殺我怎辦?」小山有些無奈。

秦石想了想道:「捆住她的手腳,暫時封住她的實力,等解釋清楚再放開來,你覺得如何。」

小山沒什麼主意,自然稱好,他立馬出去找了一些牢固的藤蔓,隨後拿出一顆能暫時抑制武者真氣的丹藥,喂那少女吃了下去。二人忙碌了一陣,秦石甚至的感覺自己就像是個殺人越貨的強盜。

一陣忙碌,總算將這小妞捆紮了個結實,二人看著這「戰果」,大大的舒了口氣。

「小山,一會醒來之後,你可要好好解釋,別在冒犯了這姑娘。」秦石靠在洞壁上,半閉著眼睛說道。

小山的眼睛睜的老大,緊緊盯著少女秀美的面龐。

「石頭哥,要是她不聽我的解釋怎麼辦?」

秦石托著腮幫子想了下,「不聽就不解開,等聽了再解開不就行了。」

小山大喜,安安心心的閉上眼睛睡起覺來。

幽幽一夜,倒也安穩,只是早上天才蒙亮,卻聽一聲少女尖叫。隨後便是凌厲的罵聲,「你們這兩個小賊,綁住本姑娘做什麼,快點放開我,不然教你們知道本姑娘的厲害。」

小山一個激靈翻身而起,他的臉上滿是畏懼,只是轉念一想,這姑娘不是被綁住手腳了嘛,還有什麼好怕,他的膽子也大了起來。

「姑娘,你先聽我解釋,等我解釋完了我才能放了你,這樣可好?」小山柔聲說道。

只是那青衣少女根本不給解釋的機會,立馬又是破口大罵,惹的小山急忙退步才沒被她的口水噴到。

「本小姐是田靈兒,識相的快放我走,不然等我姐來了,就是你們的死期。」

小山轉頭看了秦石一眼,問道:「石頭哥,田靈兒是誰?」

秦石只是想起曾經看到過一本書叫X仙,裡面有個女的叫田靈兒,但是肯定不是這一個。至於眼前少女是誰,他也不太清楚。

「不知道,也許在極北之地很有名吧,反正你把事情解釋清楚了咱們就上路,然後就放了她。」秦石說道。

小山點了點頭,剛想解釋卻再次迎來一頓破口大罵。好不容易等她罵累了,小山才愁眉苦臉的解釋起來,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了一通。

「就是這樣,田姑娘,我們若是放你出來,你可別對我們動手哦。」

那田靈兒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點了點頭,也沒說話。小山心頭一喜,急忙動手將那生長了千年,韌的要命的藤蔓一根根的解了開來。

剛一解開,卻聽一聲吒喝,「色魔,去死吧。」

那田靈兒捏起粉拳用力朝著小山腦門砸去,卻聽「咚」的一聲,小山疼的蹲在了地上,而田靈兒也一臉詫異的看著自己的拳頭。

「我,怎麼會這樣,你們對我做了什麼?」

秦石苦笑著起身,「我說田姑娘,你以為我們真的會相信你肯放過我們,若沒有這后著,只怕今天我和小山都要死在你的手上了。」

田靈兒轉頭看了一眼秦石,臉色忽然變得有些蒼白起來。那小山看上去還是個好欺負的對象,可是眼前秦石一眼看就讓人感覺有些壓抑。

都說這落針林里盜匪叢生,而且一個個手段狠辣、卑鄙,難道今天真的運氣不好,遇到了匪首?想到這裡,田靈兒微微後退了兩步打量起秦石來。

秦石也看出對方有些忌憚他,便眼珠一轉,裝出一副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