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喪屍被莫鴻遠一記拳頭打飛了。莫鴻遠一鼓作氣,還沒等喪屍站起來,又是一記重拳,狠狠的打在喪屍頭部。

同樣作為喪屍的莫鴻遠,當然知道喪屍的弱點,更加知道其晶核的位置。

拳頭如雨點般砸在喪屍的頭上,喪屍毫無躲閃之力,只能任由拳頭落在自己頭上。

不多時,喪屍的頭顱已經被莫鴻遠砸扁,然而喪屍並沒有死亡,只有把晶核摳出來,它才徹底失去行動能力。

喪屍想掙紮起來,顧漾不讓了,她走到喪屍身邊,一個靈魂衝擊。「嘰」的一聲刺耳的聲音直衝喪屍的靈魂。

喪屍本就不完全的靈魂瞬間被顧漾衝散,它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莫鴻遠停手了,他把晶核摳出來,放在手心,然後走過去扶起躺在地上,直喘氣的郁塵。

「呼,呼,多謝!」郁塵艱難的對莫鴻遠道謝。

莫鴻遠說道:「不用謝我,我也是聽了喬老大的命令。」他把郁塵背起來,背到汽車上。

雲夢詩一直坐在喬暻然懷裡。汽車空出了一個位置,郁塵坐了上去。

雲夢詩看來,郁塵受了很嚴重的傷,全身至少五處骨折,其中還有一塊肋骨扎在了肺裡面,內臟也多處破裂。如果他不是異能者,估計都支撐不到被莫鴻遠背到車上。

上車之後,郁塵就昏迷了過去,生命岌岌可危。

即使他是異能者,但身體結果也還是人類的身體解構,不像雲夢詩是喪屍。人類的弱點他都有。

雲夢詩伸出手,要給郁塵治療。誰知手剛伸到空中的時候,就被喬暻然死死抓住,再也不能移動。

「小詩,我不是說過不要你動手了呢?即使治療也不行。」喬暻然嚴肅的說道,好像在訓斥一個不聽話的孩子。

雲夢詩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暻然,我們都把他救回來了,就不要讓他死在車上。」

喬暻然摸了摸雲夢詩的頭,小詩靈魂受傷之後,連心腸都軟了,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在末世中,親人的什麼有事都不會在乎,又何況一個陌生人呢?他想著,這段時間,小詩一定要在自己身邊,自己要寸步不離的跟著她,以防有什麼人把小詩騙走。

雲夢詩看自己不能出手,更不能讓郁塵直接死了,只能從空間中拿出白色珠子,泡了水,遞給莫鴻遠,說道:「喂他喝下去。」

好在她又恢復了一些精神力,解開了更多記憶,要不然今天這場面她無法應付。 汽車兜兜轉轉又回到了老舊的小區,莫鴻遠把郁塵背下車,在那棟樓裡面找一個房間,放到床上。他看著郁塵,說了一句,「接下來就靠你自己了。小姐說,那白色珠子水比不上她的治療系異能,不過誰讓小姐受傷了,不會為你治療,生或死,就看你的意志了。」

說完之後,莫鴻遠走出房間,和大部隊匯合。他們都在樓上喬暻然和雲夢詩住的房間裡面,這個樓層裡面住著尼克斯的幾個保鏢們,莫鴻遠倒是不擔心郁塵被突然闖進來的喪屍傷害。

「老大,看來我們是走不了。」顧柏撓了撓腦袋,在地上走了半天,很是惆悵。


喬暻然瞟了他一眼,從空間中拿出一床薄被,輕輕的蓋在雲夢詩身上,此時她又陷入冥想中,只要有時間,雲夢詩就一直處於明顯狀態,每天大概只有幾個小時是清醒的。

「你急什麼?」蓋完被子,喬暻然揮揮手,讓房間里的人,去客廳中。

這是一個普通住戶的客廳,沙發、茶几、電視一應俱全,但卻已經落了一層的灰,好在喬暻然住進來之後,微微打掃了一下,現在看起來,只是有些舊。

末世之後,電視、手機、電腦這些靠著信號和電源才能用的東西早就不能使用了,成為一堆廢品,不在有人去關注。反而吃的和穿的這些生活必需品成為末世最貴的東西,成為人們苦苦追求的東西。

顧柏一愣,是啊,自己在急什麼?「老大,我不急,我不急。」

「不急就安心的等著,天盛基地的人估計很快就會找上門來。」喬暻然幽幽的說道,同時眼中閃過一絲暗光。如果他們真的敢來,他一定給他們準備一個『終身難忘』的禮物。

莫鴻遠處理完郁塵的事情,走到客廳中,對喬暻然說道:「喬老大,郁塵我已經安頓好了,能不能挺過來,就靠他自己了。」

喬暻然點點頭,「天盛基地,即使沒有他,對我們來說也只是稍微麻煩一點,那人死就死了,我們現在最主要的就是保護小詩的安全。」提到雲夢詩的名字,喬暻然嘴上都冒出寵溺的笑容。

莫鴻遠鄭重的點頭,他說的沒錯,不僅是因為小姐的性命與他是綁在一起的,他早已把雲夢詩看成自己最尊敬,最重要的人。雲夢詩受傷的這段日子,他的心也一直提起來,如果不是因為知道喬暻然對小姐愛的甚至可以捨棄自己的生命,他一定不會讓喬暻然每天看護在小姐身邊。

天知道,如果小姐的真正身份暴露,喬暻然會不會在小姐受傷不能動手的時候,下黑手。

好在,小姐已經過了最虛弱的日子,能用的精神力也在一點點的增多。莫鴻遠的心也能稍微放下來。

門忽然會推開,尼克斯走了進來,喬暻然看了他一眼,繼續和莫鴻遠討論如果保護雲夢詩的問題。

尼克斯臉上的憤怒馬上要崩不住了,喬暻然平時總是各種針對他就算了,雲夢詩受傷之後,他就一直對自己等人不在乎,好在只要自己沒死,就不管他的事情一樣。

他就不怕自己到了聯邦基地,找他們的麻煩?從小到大,他的身份雖然不是很光彩,但因為他的出色,很少有人冷眼相對,即使他被趕出基地,被人追上,他的保鏢也都供著他,捧著他。

傷好之後,尼克斯就對雲夢詩產生了興趣,後來,雲夢詩受傷了,性子也變得軟萌起來,這樣的小詩對他的吸引力更大了。

尼克斯心計很多,城府也不淺,但對感情這方面卻是很無知,女人也有過,但都是玩玩而已,沒動過真感情,沒想到在末世里,還呢個遇到一個真正讓他動心的人。

所以,每天看著喬暻然那麼細心的照顧著雲夢詩,他心中的嫉妒之火直冒。

尼克斯滿身殺氣的走到喬暻然面前,聲音很是低沉,說道:「喬暻然,上次我們的戰鬥,還有結束。」

喬暻然也從座位上站起來,雙手在胸前交叉,完全看不起尼克斯的樣子,說道:「你想什麼時候。」

尼克斯不復貴族少爺的姿態,臉部扭曲,緊咬著牙齒,「現在。」

「好。」喬暻然果斷的答應道。

「你要是輸了,就離小詩遠一點。」尼克斯眼中有幾分算計。

喬暻然好像聽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話一樣,「第一,我不會輸,第二,我不會拿小詩來打賭。她比我的生命還重要,是我一生最貴重的珍寶。」

尼克斯頓時變得冷靜下來,說道:「好,我們不拿小詩來打賭,不過這比斗,就要有一點彩頭。」

喬暻然挑眉,「什麼猜透。」

「這樣吧,你輸了,答應我一個條件,我輸了,答應你一個條件。」尼克斯說道。「在不違背道德的情況下。」他又加了一句。

喬暻然眯眼笑道,不知道這尼克斯是打什麼主意,按照正常情況,尼克斯是打不過自己的。他也不是畏懼的人,「好。」

「真是一個痛苦的人。跟我下來。」尼克斯說道。

喬暻然回頭對莫鴻遠吩咐道:「保護好小詩。」

莫鴻遠點點頭,對喬暻然保證好,「沒問題,喬老大,你就放心的對比斗。」

知道了兩個人之間要比斗,除了莫鴻遠和顧漾之外,其他所有人都去觀戰,喬暻然和尼克斯找到老舊小區的一處空地,作為戰鬥的場地。

喬暻然提高了警惕,看尼克斯的為人,不像是明知道自己會輸,還來找自己決鬥的人,他一定有什麼秘密武器沒有出手。

顧柏站在一邊,囂張的喊道:「老大,幹掉他。」

尼克斯的保鏢們倒是對他們的少爺充滿信心,一個個滿臉期待的觀看。

喬暻然冷冷的說道:「我讓你先出手。」

尼克斯此時已經冷靜下來,「不要得意的太早。」即使這樣說,尼克斯還是先打出第一拳。凜冽的拳風帶著音爆,朝著喬暻然的左臉襲來。 喬暻然早有預料,就好像知道尼克斯要出什麼招式一樣,整個身體向著右邊,微微一側,輕鬆的躲開了尼克斯的重拳。

尼克斯順著喬暻然的身邊,就沖了出去。喬暻然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手中陡然出現一把黑色古刀,上面『騰』的一下布滿了火焰,整個刀沖著尼克斯的心臟捅去。

尼克斯心中一緊,猛的向後退去,同時,雙手放在胸前,準備要握住喬暻然的黑色古刀。

喬暻然沒有讓尼克斯得逞,在第一次戰鬥的時候,他就很清楚尼克斯的防禦力有多強,自己的黑色古刀,在不加滿火焰的情況下,連尼克斯的皮膚都划不開。

他持刀的到微微向下移動了幾公分,整個身體向前猛的一進,刀子在尼克斯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插到了他的肋骨下部。

冒著寒光的刀尖帶著火焰,插入尼克斯的身體中。事情並沒有喬暻然想象的那麼簡單,刀尖僅僅插入幾厘米,就再也動不了,被尼克斯的肌肉牢牢的卡死。火焰只是微微的灼燒著尼克斯的皮膚,卻連燒焦都很難。

尼克斯的皮膚好像完美沒有被火燒一樣,喬暻然的火焰失效了。

他臉上顯示閃過一絲愕然,然後迅速反應過來,在這樣的比斗中,失神一秒,都是要人命的事情。

尼克斯趁著喬暻然愣神之際,身子向前一挺,刀子居然被頂出去,喬暻然握到的手一震,險些握不住黑色古刀。

喬暻然本就不是擅長力量的人,在進化者面前,那點力量就更見看不過去了。

尼克斯腿抬起來,猛的踹向喬暻然的臉。

帶著勁風的腿,只需幾息的時間,就踹到喬暻然的臉上,到時候,喬暻然不死也重傷。

尼克斯的保鏢們臉上已經開始出現興奮的神色,好像勝負已定。

顧柏真的是滿臉擔心,心中暗暗祈禱:老大,你可不要受傷。

尼克斯嘴角也出現勝利的笑容,他好像能看到自己的腳狠狠的踹在喬暻然臉上,喬暻然直接飛出去的畫面。

然而,誰也沒想到的是,喬暻然忽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現在尼克斯身後,刀柄依然握在他手裡,可刀尖卻出現在尼克斯身前。

鮮紅的血液順著刀尖,一滴滴的落在地上,好像一朵朵盛開的蓮花一樣。


「你,你,你……」尼克斯咬著牙,不可思議的說道。


喬暻然冷哼一聲,騰的一下拔出自己的刀,刀身寒光熠熠,連一滴血都沒沾染上。「你聽說過空間異能嗎?就是和書上描述的瞬移很像的異能,和不幸,我擁有這種珍稀異能。

「你輸了。」喬暻然聲音中沒有一絲勝利者應有的喜悅,彷彿早就知道結果一樣。

尼克斯雙眼無神,他不相信,不相信自己就這樣輕易的敗了,他特意用上聯邦基地中難得的藥水,能讓皮膚堅硬無比的藥水。被人追殺的時候,他都沒有用上。

他不甘心!

喬暻然似乎看出尼克斯心中所想,冷冷的說道:「怎麼,你輸不起?找我決鬥的人,是你。要彩頭的人,是你。怎麼,到最後輸不起的人,還是你嗎?」話語中滿是嘲諷。

尼克斯此時已經回過神來,苦笑的搖搖頭,他不是輸不起的人,只是一時之間接受不了罷了。

「你贏了。」尼克斯捂住胸下面的傷口,被阿曼德攙扶起來,「多謝手下留情。」

尼克斯雖然從小到大都被人捧著,但不是不識好歹的人,他當然知道,如果喬暻然想的話,那刀可以直接插在自己的心臟上,而不是避開人體所有的重要器官,只是讓他受一些皮肉之苦。

喬暻然看了看他,心情好了很多。「我這也是為了小詩。還有,不要忘記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尼克斯鄭重的點點頭,雖然很多人說他心狠手辣,城府極深,但承諾這種東西,他向來重視。不過,令他慶幸的是,喬暻然沒有拿小詩來打賭,這是不是意味著,他還是有機會去追求小詩的?

「轟」的一聲巨響,讓眾人都嚇了一跳,喬暻然看向聲音發出的地方,心中一緊。那是小詩住的地方。

「小詩。」喬暻然嘴裡不斷的嘟囔著,腳下就邁開了步伐,瘋了一般的向樓上衝去。

「等我,小詩。你不要出事。」喬暻然幾步就上了六樓,心中開始祈禱。他向來不信神明,但如果這次,小詩平安無事,他一定要感謝神明。

「砰」喬暻然猛的推開六樓雲夢詩房間的門,看到的場面,讓他的心都涼了,裡面顯然是發生過短暫的戰鬥,窗戶被人打的變了形狀,床上還有冰系異能留下的痕迹。

小詩被人抓走了,莫鴻遠和顧漾都追了過去。這是喬暻然掃了一眼之後,得到的信息。

喬暻然看了看變形的窗戶,想也沒想的從窗戶里跳出去,六樓的高度摔不到他這個異能者。

順著地上的腳步,他趕忙追了過去。

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小區外面的小巷子裡面,顧漾正站在那裡,身邊的氣息冷的能凍死人。

「顧漾,小詩呢?」喬暻然連忙上去,抓住顧漾的肩膀,語氣十分急促。

顧漾用最簡潔的語言解釋道:「被人抓走了,他們有車,莫鴻遠速度快,追了上去,我等在這裡通知你。是天盛基地的人。」

喬暻然深吸了一口氣,現在不是著急的時候,一定要冷靜下來,一定要冷靜下來。

「走,先回去找車,我們直奔天盛基地。」喬暻然強忍住直接追出去的想法,他真的是一秒鐘都不想耽誤,耽誤了一秒鐘,小詩可能就會受到折磨。


莫鴻遠此時正追著一輛汽車,一人一車之間差了十幾米的距離,眼看前方的車越來越遠,莫鴻遠咬咬牙,又加快了速度。小姐受傷了,被人抓走了,都是自己的錯。

莫鴻遠非常自責,如果不是自己下樓找了顧漾,小姐就不會讓人劫走。

前面那輛車裡,雲夢詩被反綁住雙手,蒙住眼睛,被人禁錮在車的後面。 其實有人從窗戶爬到她房間里的時候,她就已經醒了。靈魂的傷還不至於讓她對危險的感知下降。

那種濃濃的惡意,她又怎麼感覺不到。

只不過衝進來的是一個五級異能者,還是空間系的,直接動用空間禁錮,讓她一動都不能動,只能老實的呆在那裡,被他們綁起來。

如果她靈魂沒有受傷的話,還能拼上一拼,不過她的精神力本就不足,還不如把這些精神力省下來,找到機會,逃脫出去。

雲夢詩不是那種把希望都寄托在別人身上的人,只是她有些想不通,怎麼現在稀有異能都成白菜了嗎?她隨便出來都遇上,還是在她靈魂受傷的時候。

那些人把她禁錮住之後,直接進來用繩子把她雙手反背在身後,牢牢的捆起來,眼睛也蒙上眼罩,又向嘴裡灌進不知何物的液體。

喝下去那不明液體之後,雲夢詩的身體沒有任何反應,不過通過味道,她了解,這是類似於蒙汗藥,讓人身體發軟,四肢無力,防止她逃跑的。

雲夢詩裝作中藥的樣子,四肢無力,身體的重量都壓在汽車後座上。汽車裡面有三個人,開車的司機,副駕駛的女人,和坐在她旁邊的五級空間系異能者,那人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

雲夢詩很忌諱空間系異能者,所以沒敢反抗,她等待著最有利的時機,逃脫出去。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受傷之後的雲夢詩,根本就不用裝柔弱,一開口說話,就是很柔弱,根本不像是異能者,更像是被人寵起來的大小姐。

空間系異能者不耐煩的說道:「閉嘴,不要問這問那。」

開車的司機哈哈一笑,「老譚,不要這樣,要知道在你身邊的可是一個小美人,一看就是個雛,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在末世找到一個雛可不容易。」聲音中帶著些慾望。

副駕駛的女人也開口了,「方哥,想要享受到美人可不容易哦,後面還有一個尾巴跟著呢!」聲音十分妖媚。

雲夢詩斷定,這女人一定有什麼能魅惑人的精神異能。

司機老方說了一句髒話,「那小子跑的可真快,各位,坐穩了。」說完之後,雲夢詩只感覺汽車好像要飛起來一樣,各部位的零件都像要散了架似得。

莫鴻遠看到前面的汽車又開始加速了,心中一陣鬱悶,自己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眼看著汽車越走越遠,莫鴻遠已經要達到極限了。

「小姐。」莫鴻遠終於看不到前面的汽車,他聽了下來,站在原地,用心感覺了一下和雲夢詩的靈魂契約。

好在,小姐的靈魂恢復了很多,他已經能根據契約定位了。莫鴻遠在路邊找了一輛還能開的車,連忙躍了上去,狠踩了一腳油門,車子『騰』的一下沖了出去。

雲夢詩心中暗暗算計,還是等到了這些人的目的地之後,在做決定,那空間系異能者,總不能一直看著她?只要在他愣神之際,自己就能逃出去,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存儲能量。

「甩開了,那小子還真能跑。」司機老方吹了一聲口哨。

空間系異能者老譚訓斥道:「開你的車,到地方拿了錢之後,我們趕緊離開這地方。」

老方可惜道:「我還真不捨得小美人,她可是一個雛。老譚,要不你來開車,讓哥哥先享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