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剛剛擼的一把豆莢忘記放下了,我可沒你們想的那麼噁心。」

季鄭氏在一邊看著劉綉紅搜季暖的身,季家兄弟背對妹妹圍成一堵牆,把季暖圍在中間,劉綉紅連季暖頭髮里、袖口腰帶、褲腿都翻過了,最後竟然要求她把鞋脫了,季暖故意沖著她晃悠鞋,裡面的塵土都飄到劉綉紅身上。

「三嬸搜完了嗎?沒事的話我可走了,今天你們對我做的一切,他日我一定加倍奉還。你們誰想留下我不攔著,但是以後別想再讓我管他們家的事情。」

「小孩子家家的你口氣不小,我們怎麼也不會求到你頭上啊!」劉綉紅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他們幾口人不可能偷自家黃豆,那就一定是老大家孩子偷的,誰讓他們家窮,連黃豆這種沒什麼人家吃的東西都要借呢,可惜的是在三個小兔崽身上什麼都沒搜到,他們把豆莢藏哪了呢?

季暖和季鄭氏先走了,七個小子都跟著走了,最後季瑞年也放下鐮刀:「爹,不是兒子不心疼您,可我也是做爹的,看到自家孩子被別人誣陷,比有人拿刀剜我的肉還難受呢,以後您老了沒人養的話兒子一定管,別人和我不再是親人。」

「大哥敢發誓豆莢不是你家孩子偷的嗎,如果不是他們拿的,地上怎麼可能一個豆莢都沒了呢!」劉綉紅依然咬定豆莢是季暖他們兄妹仨偷的。

季瑞年拳頭握的咔咔響:「老三媳婦,我今天把醜話說在前面,日後村子里但凡有一點關於我閨女的閑言碎語,我都算在你頭上。我是不打女人,可我照樣有法子對付你,誰要是敢毀了我閨女名聲,我豁出命去也會讓她跟著陪葬的。」季瑞年以前從來沒在老爺子面前撂過臉子,今天黑著臉說完這番話轉身離開。

「這回你們滿意啦,一家人非要鬧到撕破臉的地步,從前跟老二家鬧,現在又和老大家鬧,剩下的豆子你們婆媳倆割吧,割不完不許回家。」季寶金一甩袖子也走了,家裡一個自私的老婆子,又娶進一個比她還蠢的兒媳婦,要被這倆人給氣死了。

季暖想送二奶奶回家,走了一段路季鄭氏讓幾個孩子回家,今天的事情別往心裡去,像劉綉紅那種人,沒必要搭理,她說的話不用往心裡去。

季暖點頭,表面擺出一副聽話的樣子,心裡卻把劉綉紅記上了黑名單,排在季劉氏之後。

幾個哥哥陪著季暖回家怕她因為今天的事情心裡難過,想著法逗她開心,季暖才不會跟那種人計較呢,幾個人進院聽到屋子裡傳出哭聲。

如果說女人是水做成的,古代女人至少摻了雙倍的水,哭泣是她們最常用的表達情緒的方式,高興會喜極而泣,難過會聲淚俱下,甚至為了別人也會流眼淚,受了委屈只能用痛哭來疏解心情,很少有人敢和那個時代以及長輩抗衡。

季連秋最怕娘哭,妹妹撒嬌,他是一點抵抗能力都沒有:「你們幾個去做飯,我帶著暖暖進屋和爹娘說會話。」

季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娘親,這麼點小事也值得一哭,根本沒必要,兄妹倆進屋古淑珍就把季暖摟在懷裡:「我可憐的閨女啊,那些人心腸太歹毒了,怎麼可以這樣對你啊,都怪娘沒用,不能保護你,說來說去咱們家太窮了,要是有錢的話,你奶奶和三嬸就不會這樣了。」

身為男人季瑞年覺得自己太失敗,太沒用了,他握了握拳:「秋收結束了,過兩天我就帶著連秋和連祿出去做工。」

「爹要是咱們在家裡不用出去做工就能賺到錢,你們願意嗎?」季連秋鼓足勇氣對爹娘說。 第1677章

天尊最看重的就是實力。

也就是說,你要想得到天尊的重用。

你必須有實力才行。

要是說,你什麼實力都沒有的話。

那麼你這種人,早晚是要被轟出去的。

這個是很正常的事情。

對於任何人來說的話。

他們都知道這個道理。

天尊。

就是至尊無上的存在!

首發網址et

他的一句話,就可以操縱生死。

正是因為這樣。

所以,很多人都願意追隨天尊。

他們想要的是天尊手中的權力!

陳天選強行支撐身體,隨後一拳打了出去!

但是。

現在的陳天選氣息很紊亂。

在這種情況下。

他還要強行爆發出絕招。

自然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要是說他真的可以那麼厲害的話。

那可就是很假的事情了。

而這樣的事情,自然也是不可能發生的!

陳天選大叫一聲。

他再次被震退了出去!

雖然說。

陳天選已經算得上是用盡全力了。

但是。

他還是沒能抵擋得住對方的攻擊!

要知道,龍炎的實力可是很強大的。

何況現在的陳天選已經受了傷。

既然如此的話。

就算再厲害的人,那自然也是很難搞定得了這件事。

這個是沒有什麼疑問的事情!

「陳天選,你真是一個愚蠢的人,現在都到了這個地步,竟然還不想投降?你以為你是神?」鬼手喝道。

「陳天選,老夫看你也算是個人才,你要是現在追隨我們的話,必然有你的好日子過!」唐天龍說道。

唐天龍是一個自視甚高的人。

可就算是他這樣的人。

現在也對陳天選非常的佩服。

因為就算是他這樣的牛人。

要想做到這一點的話,其實也是很困難的事情!

因為現在這個年代當中,可不是說,你想做什麼就能夠做什麼的!

「我是不可能會跟你們這些畜生為伍的,你們就死了心吧!」陳天選說道。

對於陳天選來說。

現在就算是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他也不可能會妥協的。

要是說,現在就妥協了的話。

那麼他這個人,就真的跟垃圾沒有什麼區別了。

倘若是這樣的話。

那麼做人還有什麼意思?

對陳天選來說,他一直都是一個無視一切的人。

只有做到這一點。

他才算得上最牛掰的存在!

真正的強者,就要無視一切才行!

「既然你還是不肯投降,看樣子,我們只好送你上西天了。」唐天龍說道。

雖然說。

他也很欣賞陳天選。

但是,現在對方一直不投降。

他也沒有什麼辦法。

而按照天尊所說的話。

既然此人不肯妥協的話。

那麼只有殺無赦了!

就在此時。

陳天選體內的小白蛇突然蘇醒了過來!

它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機!

而就在這個時候。

小白蛇突然一口咬在陳天選的肩膀上!

隨後一股可怕的黑氣,也在這個時候輸入到陳天選的體內當中!

很快,陳天選的力量跟氣勢,都在極速攀升之中!

這樣的事情。

讓唐天龍等人震驚到了極點!

「難道說,這個小子,真的要爆發了?」鬼手駭然不已!

他們的心中出現了深深的恐懼!「啊,呃啊。」

周延趴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著,他的一條胳膊跟一條腿已經不見了。

「哼,還想殺我,不怕死的就來吧。」燕翎羽朝其餘人喊道。

看到這一幕方興閣暗罵一聲廢物:「都不要害怕,他已經沒有底牌了,一起上圍殺他。」

「誰說我沒有底牌了,我還有最後一張符,誰第一個

《蒼天萬域》第345章裝神弄鬼 又趕了一天一夜的路。

一行人才在一座山頭眺望到白月嶺的村落。

也許是山上寒冷水汽重,村子總有些霧蒙蒙的,看不甚清楚。

待他們走到村嶺腳下,總算是出現了一條雜草茂盛的小徑,依稀能看見當年被人踩得光滑結實的路面。

再往前走已經能看見村子里的房屋,卻不見半個人影。

四周都靜悄悄的,彷彿這裡曾經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