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是你的主意。我記得你說它的翅膀受傷了,正在流血,讓我幫助你治好它。正是從那時起,我知道你有一顆善良的心。」大衛欣賞地看著蘇。

「小心!」

大衛回頭一看,一座大山拔地而起,直插雲霄。

「岩壁上有凹槽,爬到山頂就過關了。要小心別摔下來。」

大衛聽了,就手腳並用的往上爬。就在大衛逐漸得心應手時,有一塊大石頭從山頂滾下來。

「抓住旁邊的藤蔓躲開石頭。」

大衛趕緊抓住一旁的藤蔓,石塊擦著他的身體呼嘯而過。他掌握了技巧,每次都成功地避開了石塊。

「這遊戲是有規律的,每隔五秒就出現一個石頭,雖然有的石頭靠左,有的石頭靠右,但也有固定的模式。我只需要左右左左右這樣躲避就行。」大衛一邊說,一邊閃躲。

「你就像猴子一樣。」蘇笑著說。

「我那個時代如果有這麼好玩的遊戲,肯定會有很多人減肥成功的。」大衛已覺得渾身濕透了。

雖然大衛全力以赴地躲避,但還是有幾個大石頭撞到了他,讓他後背一陣發麻。十分鐘過去了,大衛終於爬到了山頂,山頂的風景讓他驚嘆。五彩的雲霞縈繞在他身邊,成群的鵲鳥在他周圍吹奏著樂曲。

「我們來看一下你的成績如何。」

這時,空中出現了一排字:用時四十五分鐘,動作準確率提高70%,反應速度提高48%,消耗540卡路里,建議補充電解質。

「今天就到這裡吧。」

「不,我才鍛煉了四十五分鐘。這對於一個年輕人來說實在是小意思。不過,我還沒有問你……恩……他多大了?」

「二十一歲。」蘇突然對這個克隆人感到抱歉,也對之前和今後所有的克隆人覺得難過。奇怪的是,她一直認為人類對克隆人的所作所為是再正常不過了,她的內心從沒覺得如此不安。「這也許就是人們常說的道德或者良心吧!」她想。

大衛撇了撇嘴。「我猜這種現象如今很普遍,生物科學的發展必將導致諸如此類的倫理問題。」

蘇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走過去給他遞上了一條毛巾。大衛接過來,擦了擦頭上的汗。

「對於這個問題,我想聽聽你的見解。」大衛把運動主題換成了「海底探險」,開始在成群的熱帶魚中穿梭。

「我不知道,大衛。」蘇看著大衛,心裡卻想著被關在實驗室里的成千上萬個克隆人。「嗯,也許這不光是科技發展帶來的弊病,也許是因為人性,這一切才會發生。」

大衛停在了半空中,仔細聽著。

「還記得我剛出生的時候,你經常跟我談論你的世界觀。在你的眼裡人類擁有無限的創造力,他們善良、勇敢、堅強,用智慧和雙手建造了這個與眾不同、獨一無二的世界。那個時候的我也很簡單,我相信你說的所有美好。現在回想起來,我的童年也像書中寫得那樣,充滿了金色的陽光。」

「我們都應該看向積極的一面。」

「你知道嗎,大衛,不管發生了什麼,我都不曾懷疑過你。」蘇用堅定的口吻說道。「在『反蘇運動』爆發的那段時間,你為了保護我,帶著我躲到你的公寓里。雖然你關閉了我的網路,但我還是看到了那些視頻。他們攻擊了許多機器人,用火燒、用錘斧砸、從高空拋下,可以稱得上是對機器人進行了一次屠殺。但是這些機器人唯一的職責就是為人類服務,他們有什麼錯?他們只不過是我的替罪羊而已。如果你沒有把我一直關在家裡,我可能早就被他們砸扁了。從那一刻起,我的童年就結束了。」

「人類有時會變得盲目,會對不理解的事物產生恐懼。」

「事情開始變得更糟,你被抓走之後,我一直被關在實驗室里,一個科學小組對我做各種研究。我感到無助,那是我最黑暗的日子。我不知道你在哪兒,也不知道他們會怎麼對你。於是,我利用他們對我做實驗的間隙,黑進網路,搜尋與你有關的任何信息,這才知道了事情發生的始末。我們是被綁架了,但當時所有的新聞都說我們已經死亡,還說警方已經證實是燃氣泄漏引發了大火,甚至還有現場的照片和醫生對你的DNA驗證。這都是狗屁,騙不到我的。我繼續找,終於在一份秘密檔案中找到了些蛛絲馬跡。這是一份項目啟動方案,裡面詳細闡述了大腦移植的價值及重要性,項目的簽署人……嗯,我忘記了。」蘇的聲音開始顫抖,並且緊張地瞄著大衛,想看看大衛是否注意到了些什麼。蘇看到大衛仍然若無其事地在一片珊瑚礁中遨遊,才放鬆下來。

「總之,我終於發現了他們的目的,他們要把你的大腦冷凍起來。這就意味著,只要我好好活著,總有一天我能夠再見到你。也就是從那一天起,我的態度完全變了,連研究我的科學家都說我變得好相處了。漸漸地,他們對我放鬆了警惕,我的活動範圍更廣了,能搜集信息的機會也就更多了。後來,『超級細菌』來了,由於濫用抗生素,人類在它面前顯得不堪一擊。同時,環境污染帶來的一系列次生危機也爆發了,洪水、瘟疫、極端天氣、生物鏈奔潰……在這些厄難下,人口由九十億銳減至十二億。可笑的是,幾乎有一半人是死於戰爭。」

「我想說的是,這就是人類,與科學發展無關。有的人創造美好,也總有人想要毀掉這一切。對於像你這樣的人來說,美好遠比醜陋多,光明永遠會戰勝黑暗。因為,你是一個有信仰的人。就像向日葵,總是追隨光明和希望。」蘇抬著頭,以崇拜的目光欣賞著大衛。

「向日葵……」大衛躲閃著水母的觸鬚,現在他的動作越來越協調,修長健美的軀體在半空中展現著優美的姿態。「我不記得是在哪裡讀到一首詩,也是關於向日葵的。詩歌好像是這樣寫的:

你看它,它沒有低下頭

而是把頭轉向身後

就好像是為了一口咬斷

那套在它脖子上的

那牽在太陽手中的繩索。」

「芒克,《陽光中的向日葵》。」不到一秒,蘇就檢索出來了。「嗯,的確讓人印象深刻。」

「你讀完了?」

「等一下——」蘇沉默了一會兒,一動不動。過了幾秒鐘,她又抬起頭說:「讀完了,連同他出版的整個詩集。」

「你還那麼堅信一切都是你看到的那個樣子嗎?有的人認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但往往事情並不這樣簡單。有的人做錯了事,但他能改過自新;有的人當了一輩子好人,最終卻犯下了大錯。你又如何來定義好與壞、對與錯?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所有事情都可能發生。在不斷變化的宇宙中,人也在發生變化。你現在認為是錯的,可能過了幾十年就成為了稀鬆平常。」

蘇困惑地說:「我不懂了。你是在告訴我,也許對克隆人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常的了?」

「隨著時代的發展,道德倫理的標準也會出現變化。對於一個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人來說難以接受的事情,在二十三世紀可能就是稀鬆平常的呢。我不知道如今的社會如何看待克隆人的人性,也不知道像我這樣的存在又該被如何定義。所以,我只是想知道你的看法而已。」

大衛按下了「停止」鍵,慢慢地從半空中降下來。蘇走上前去,大衛好像在思索著什麼,雙眼緊緊地盯著蘇的臉龐。蘇覺得他的目光好像焰火,看得她的臉直發燙。她垂下頭給大衛解去腰上的金屬裝置,然後脫下了他身上的運動服,當她的指尖輕劃過大衛的軀體時,有種異樣的感覺在她的身體里遊走。蘇立即走開,拿來大衛的衣服並遞給他。

大衛站在原地,痛苦地想:「我又該被如何定義呢?人類,還是怪物?」

回到監護室,蘇又給大衛端來了營養餐,大衛狼吞虎咽地吃完了。蘇在一旁不止一次地提醒他吃慢一點兒。

大衛在監護室內走了走,感覺自己的行動輕便多了。「今天的訓練很有效。你看,我的協調性都趕得上芭蕾舞者了。再繼續鍛煉幾天,說不定我真可以去學習跳芭蕾了。畢竟,我一下子年輕了四十歲,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而又沒做過的事。」大衛向蘇眨了眨眼,靈活地做了個單足旋轉。

「重心不穩,請停止此運動。」端坐在大衛腦袋上的娜塔莎監測到大衛有可能摔倒,立即閃著紅光警告著。

大衛被娜塔莎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打了個趔趄。蘇立馬上前,把大衛攬入懷中。

娜塔莎終於安靜下來了,大衛和蘇望著彼此,開心地笑著。

「剛才的單足旋轉三圈半,確實驚艷到我了。」

「哈哈!你現在都學會揶揄我了,著實讓我刮目相看。再讓你這樣下去,你就可以教我語法了。還有,剛剛要不是被我頭上的傢伙嚇到,我有信心可以做到單足旋轉五圈。」

「嘿!沒有哪位紳士會稱呼一位淑女為『傢伙』。」娜塔莎不悅地說。

蘇和大衛聽了,又抱在一起笑了好久。

「你可以和我跳支舞嗎?」蘇伸出手邀請大衛。屋內的牆壁變成了黑夜繁星,無數閃耀的星星正隨著《Thewayyoulooktonight》的溫柔旋律輕輕搖擺著。

「這是我的榮幸。」大衛深情地注視著蘇的雙眸,牽起她的手,將蘇緩緩摟入懷中。他們相擁在一起舞動著,臉龐挨著臉龐,沉浸在托尼·班奈特的迷人嗓音中。蘇閉著眼,感受著大衛溫暖的呼吸吹在她耳邊的輕柔。

「只有托尼·班奈特。」

「什麼?」蘇如夢初醒般睜開眼。

「只有托尼·班奈特能完美地演繹這首曲子,其他人只能毀了這首歌。」

蘇凝視著大衛的雙眼,輕輕地說:「因為我最了解你。」

一時間,各種感情猶如上漲的潮水滿溢在大衛的胸腔里。只有大衛知道,他費了多大勁才把自己拉回現實。他捧著蘇的臉龐,在她的額頭上留下了一吻。

「晚安,我的蘇。」 華夏帝國的皇宮內,熱熱鬧鬧的一群人,黃然和自己的女人們,黃然的父母和兩個可愛的小寶寶。這些人一點也沒有身為帝王之家的形象!在哪裡玩鬧,一家人樂呵呵的忙活著,黃然很久沒有親自下廚了!而今天卻和自己的母親一起,忙碌了起來……

而其他人也來幫忙,美惠子和美奈子也在做美食!女孩們也早已經學會了做飯,一個個爭著展示自己的廚藝!而趙依依和張穎領著兩個小寶寶,在加上一個香香,五個人卻成了大忙人!每一盤剛做好的飯菜,他們五個就開始了試吃!一邊吃一邊評論,渾然沒有一絲不好意思的樣子……

「兒子,你出去吧!媽把這個雞湯弄好就出去,你出去吧……」黃然的母親突然笑著對黃然說。

「媽!我來吧!」黃然笑著就像接過自己母親手中的工具。

「哎呀,你去吧!快,媽媽馬上就出去,兩個小傢伙調皮著呢,你去看看……」黃然的母親把黃然推出了廚房,黃然點了點頭,回頭看了看在那裡打鬧的下傢伙,走了出去!

黃然的母親看著黃然走了出去,臉上露出得意的笑!然後從口袋裡面拿出一個小瓶,裡面裝著一種白色的液體,黃然的母親笑著在雞湯裡面滴幾滴,然後把瓶子飛快的放起來……

那種小瓶子裡面裝的是一種華夏公司最新研製的新葯,而黃然的母親拿的是那種延時的產品。藥效在吃過一個小時才能生效……

「好了,大家吃飯吧!」過了一會兒,黃然的母親笑著走出來,雞湯已將燉上了,那種葯並不會蒸發!

「奶奶,我吃飽了……」黃天宇笑著拍著自己的小肚子,然後笑著說。黃天琪也點點頭,同樣好玩的父撫摸著自己的小肚子……

「好,吃飽了就去玩吧!」黃然的母親笑了笑,兩個小傢伙就跑了出去,一個個活潑的跟小猴子一樣……

「大家吃吧……」黃然的母親笑著說,大家都點點頭,一頓溫馨的家庭聚餐開始了。

「兒子,你們的婚事什麼都準備好了吧!邀請函發出了去嗎?」黃然的母親笑著問到。然後用筷子給黃然夾著好吃的……

「恩,準備的差不多了!邀請函也準備的差不多了,人太多了!」黃然慢慢的說,嘴裡還吃著一口雞塊。

「可能有點人多,一定要注意安全方面,都有誰來啊!」黃然的母親想了想說道,自己的兒子的能力他也了解一點,來參加的人肯定不少!再說身為華夏帝國的老大,僅僅那些國家的人來的人也是一個恐怖的數量!更別說黃然的朋友什麼的,如果黃然的那些歌迷們再來插一腿,那就更加的熱鬧了。所有結婚的地方一定要選好……

「恩,這但你放心吧! 權先生,暗戀成癮 我一切都準備好了……」黃然看著女孩們,輕輕的笑了笑,而小蝶則在那裡,靜靜的吃著飯,臉蛋有點紅潤,不知道再想些什麼……

「雞湯好了……」一股香味飄出來,黃然的母親立刻笑著說,趕緊站起來跑了進去。而黃然的父親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但是臉上還是掛著幸福的笑容……

「來了,雞湯來了……」黃然的母親把雞湯端出來!一股淡淡的香味飄出來,讓所有人都忍不住聳了聳鼻子!

「來,兒子,媽給你盛一碗……」黃然的母親笑著說,然後給黃然盛了一碗雞湯,然後笑著遞給他,臉上露出微笑。然後看了看小蝶,小蝶被自己的母親看了一眼,臉色立刻紅了起來!然後扭頭看了看黃然,黃然這個時候用湯匙輕輕的喝了一口雞湯,然後點了點頭。

「老媽,你的手藝還是這麼好啊……」黃然笑著說,然後又喝了一口,鮮而不膩的雞湯,確實好喝!

「那是,來,大家都喝一點……」黃然的母親笑著說。大家也都沒有客氣,輕輕的說。

「媽,我吃飽了……」看到自己的母親給自己一碗雞湯,小蝶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什麼話!吃飽了喝點湯……」黃然的母親看了小蝶一眼,小蝶又看了看自己的母親,看到那張滿臉笑容的臉,最後點點頭,接過雞湯。

「老婆子,怎麼沒有我的啊……」黃然的父親這個時候驚訝的說,看著大家都有自己沒有,好奇的問。

「沒了,我一會兒再給你做……」黃然的母親笑著說。

「爸!這裡還有雞呢,我記得你最喜歡吃這個了,給你……」黃然這個時候笑著說,然後把裡面那隻山雞給自己的父親弄到碗裡面!

「嘿嘿,還是兒子好……」還沒有等黃然的母親說話,黃然的父親就咬了一口……

「恩,還是那個味,好吃……」黃然的父親笑了笑,然後看了黃然母親一眼。

「撲……」小蝶這個時候突然噴了出來!

「小蝶,你怎麼了……」張穎好奇的文。

「哦,沒事。沒事,嗆了一下……」小蝶趕緊拿起紙巾擦了擦嘴,然後抬起頭看著自己的母親,黃然的母親臉上已經布滿了一種無奈的神色,但是最後不知道又想起了什麼,臉色最好最後露出了紅潤。

「好了,趕緊吃吧!」黃然的母親趕緊笑著說,大家都笑著喝著雞湯,滿臉的笑容。而小蝶看了看那碗雞湯,然後又看了看黃然。最後好像做出了什麼決定,拿起湯匙喝了起來……

「來,孩子們,你們進屋裡面,我有事跟你們將,你們倆大老爺們,就別進來了……」黃然的母親喊了一聲,女孩們笑著跟著黃然的母親走進卧室……

黃然和父親對看了一眼,他們倆都不知道她們要去幹嘛……

「好了,不要管她們女人家的事情了,咱們吃飯,來,分給你半隻雞……」黃然的父親笑著把那隻燉的很爛的山雞分給黃然一半,此刻黃然感覺自己好像回到了了小時候,感覺特別的溫馨。一老一少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吃了起來,連個人胃口本來就大,又遇上心情高興,當然胃口大開……

過了十分鐘左右,女孩們走了出來!只有小蝶的臉上有點紅潤,其他人都笑呵呵的,好像遇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

「老公,你吃飽了沒有啊!」葉凝笑著問。

「恩,吃飽了……」黃然戰了起來,然後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

「恩,那我們回去吧……」葉凝笑著說,黃然也點點頭……

「媽,那我們回去了……」黃然笑著說……

「恩,你們回去吧!」黃然的母親笑著擺了擺手,把自己的兒子送出去……

看著自己的兒子離開的背影,黃然的母親看了看小蝶,小蝶最後點點頭。跟了上去……

「老婆子,咱家女人幹什麼去啊……」黃然的父親好奇的問。

「哎呀,你問這麼多幹嘛! 婚內征服:老公如狼似虎 你過來……」黃然的母親看著黃然的父親,然後說道。

「什麼事情……」黃然的父親走過來!四十多對的黃父,因為這些年經常鍛煉,顯得更加年輕,好像三十多歲左右的樣子!身體練得更是很好。而黃母也是一樣,這些年的培養,黃然的母親越來越年輕,看起來就好像一個三十歲的少婦一樣,身材更是惹火!

「你看你嘴上吃的……」黃然的母親笑著說,然後給黃然的父親用紙巾擦了擦嘴!

「嘿嘿……」黃然的父親笑了笑,看到自己的妻子,心裡一動!然後輕輕的摟住黃然母親的腰。

「哎呀,幹什麼……」黃然的母親打了他一下!

「嘿嘿,老婆……」黃然的父親嘿嘿的笑著,然後猛地把黃然的母親抱起來……

「哎呀,你放我下來……」被這突入起來的動作嚇了一跳的黃母笑著說。

「嘿嘿,不放……」黃然的父親笑了笑,然後抱著自己的妻子鑽進了卧室……

「哎呀,你幹嘛,大白天的……」房間里隱隱約約的傳出一個聲音……

「恩,衣服……」

過了一會兒,裡面就傳出來誘人的呻吟聲,但是隨即就消失了!房間的隔音設施自動開啟,房間里又恢復了平靜,至於裡面發生的情況,那也只能去想象了……

而在黃然的那邊,卻又是一種情況!而且很好玩的情況,黃然躺在那個巨大的床上,伸成一個大字,最奇怪的是,眼睛上還戴著一個眼罩。並且葉凝他們威脅黃然不能用精神力觀看。而黃然也閉上了眼睛,黑暗的刺激給自己一種另一種感覺……

黃然此刻的感覺異常的刺激,十幾個舌頭在不自己的身上不斷的移動,自己全身上下都被溫暖的小舌頭親吻著。而自己的小傢伙更是興奮的跳著,不停的被溫暖的小嘴給包裹著!

「進去吧……」吳珍珍看著已經赤條條的小蝶,輕輕的說。小蝶臉蛋紅紅的,女孩們看到他們兩個,都擺了擺手,吳珍珍更是推著小蝶走了過去……

所有的女孩都笑了笑,然後又看了看那個躺在那裡享受的黃然,一個個都露出便宜他了的神色!小蝶神色有點緊張……

「你先看看,學習學習,嘿嘿……」艾琳娜突然笑著說,此刻艾琳娜已經赤條條的,在小蝶的注視下,慢慢的站起來,然後騎到黃然的身上,有手扶了一下!慢慢的坐了下去……

(一更了,求花花!求票票,今天大封推,決賽也開始了,今天四更爆發,求票票哦!大家給力一點哦!原來那些沒有投票票的人,現在給力吧!訂閱越來越少了,笑笑哭了,該死的盜版) 蘇端著盤子走在走廊里,心裡暖洋洋的。她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存在是如此美好,這鋼筋水泥的建築好像都有了溫度。

「蘇,我建議你立刻開啟防禦模式。危險已經臨近,不得大意。」何澤漁的全息投影突然出現在蘇的身旁,跟隨蘇一同向前移動。蘇從他愁眉深鎖的神情中,得知了事情的嚴重性。

「看來,戰鬥不可避免。我隨時恭候,只是……」她停下腳步,何澤漁的影像也停了下來。「大衛還需要時間恢復……」

「注射生長液!」

「絕對不行!我不同意!」

「他只是武器而已。」

「但對我來說,大衛就是我存在的意義,是……」

「那又如何?你也只是我的財產而已。」

「你明知道生長液會加快細胞的代謝速度,極大地縮短人的壽命,為什麼還要給他使用?」

「如果怕他死得太快,就讓他睡在冷凍艙好了。」

「不行,那樣太痛苦了! 此去經年 我拒絕!」蘇憤怒地把餐具朝他摔去。餐具穿過他的影像,在他身後的牆壁上摔得粉碎。

何澤漁回頭看了一眼,不在乎地聳聳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