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方天南的臉色,也是一陣的鐵青,「莫非就是八階的妖獸自爆之後,所產生的那一股特別的能量?」

「是的。」聖地的二護法,點了點頭,「如果僅僅是少數的這種八階妖獸,自爆之後的能量的話,以領域的強悍,還是可以稍微的抵擋一下的。但是,小玉的音攻,顯然是造成了八階妖獸群的動蕩,雖然這些受到聲音的干擾的妖獸,不會立即的就喪生在這一股聲音之下,卻能夠激發這些八階妖獸情緒上的暴躁。……」


「然後,這些所有受到音攻的妖獸,就全部的都自爆了?」方天南喃喃的道了一句。

「應該是,……」聖地的二護法,也是苦笑著無語了。

如果不是突然之間,所有的受到了小玉的墨笛的音攻的妖獸,都開始自爆起來,所形成的特殊的腐蝕性的能量,太過強大的了話,聖地的二護法,又怎麼可能會瞬間的受傷,並且退出了自己的領域範圍呢?

就方天南所查探到的情況來看,顯然是這一股特殊的能量,都能夠形成一股漩渦了。

連方天南的神識能量,都沒有辦法逃逸出來,那麼,若是方天南直接的擴散出自己的領域,來覆蓋著這一個區域的話,誰知道,方天南的領域,還能不能夠堅持著完整性?

一時間,連時刻準備著,即將擴散出自己的領域,來代替聖地的二護法的領域的夢青蘿,都在這個時候,微微的猶豫了起來。(未完待續。。) 天空再一次陰沉了下來,黑雲壓在東方聖穴上,把洞口塗上了一層厚厚的迷霧。世界將在電閃雷鳴中發生一場巨變……

這是遺迹山谷,東方聖穴所在。聖穴在高峰之巔俯視著整片大地。

Herobrine:怎麼樣?

聖穴的深處,Alex被鎖在一個黑曜石所砌成的房間里,牆的一面是一片鐵柵欄,如同關押罪犯的囚房。Alex面如土色,金黃的頭髮變得暗淡,雜亂不堪得批在肩上。她兩眼發灰,帶著憔悴和一絲堅毅死死盯著面前的Herobrine。Alex自從被抓起來后,已經五天五夜沒吃飯了,她還能從冰冷的地上撐起來,一瘸一拐地踱到鐵柵欄前,用手抓著柵欄,十分靠近著Herobrine。

Alex:你……會被消滅的……

Alex無力地說道,聲音彷彿來自飄渺的遠方。Herobrine沒有駁回,反而大笑了幾聲,開始在「囚房」前來來回回地走著。

Herobrine:你挺會堅持啊,不過我也會堅持。在很多萬年前,我被打敗過很多很多很多次,但是我仍然站在這,仍然活著,從沒被消滅過。史蒂夫也許沒有想到過,我是不可堙滅的神,而他僅僅是卑微弱小的人。他居然天真地認為,靠他那什麼意念,來到東方聖穴后可以把我消滅,來會過我的戰士多了,他又算什麼東西呢?我是神啊,你們可望不可及的神啊!而你們,不過是我創造出來的生命,沒想到現在還想反過來向你們的創世主反抗。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Alex:那你……為什麼不把史蒂夫……殺了呢?

Herobrine停頓了幾秒鐘,後來又笑了一聲。

Herobrine:因為你們還有一個同夥,Maentid。我要把他也抓到手,當著你們的面,看著史蒂夫在痛苦中絕望,掙扎!

Alex:你把Maentid怎麼了?!

Herobrine:不要急小姐,他還活得好好的。

Herobrine轉身離開,在他快要消失在黑暗中時,他轉過了身來。Alex看到黑暗中閃爍的兩個光點。

Herobrine:然而也活不了多久了……

黑暗裡沒有光亮了。

【Steve地帶】

Meantid:我的媽媽呀……這什麼天氣,森林裡不會有狼吧?

Maentid在茫茫迷霧中迷失了方向。雖然這是白天,但他要舉著火把才能看到冒險地圖上的地理信息。他可以確定他已經距離那個叉叉很近了。但是他還是不知道在哪一個方向上。迷霧中突然閃起一道光,接著越來越亮,響聲越來越響。Maentid意識到事情不妙,這個時候遇上雷暴可不是開玩笑的。Maentid向側面衝去,哪知猝不及防撞上了一棵隱匿在霧中的雲杉樹上。這時,閃電越加接近,好似刻意來劈Maentid。他顧不上頭疼,繼續舉著火把踩著枯葉逃向一無所知的方向。

Maentid大喘著氣,時不時回頭一瞥,那道閃電仍然窮追不捨。他只能一直逃跑,希望能找到一個屋子躲一躲。迷霧漸淡,時間轉向中午,太陽的光點在頭上無力照耀。但閃電卻沒有停,繼續追逐著Maentid。「啪」的一聲巨響在頭上轟然炸開。一棵雲杉樹毫不留情地向Maentid倒下來。緊接著另一棵樹也倒了下來,看樣子閃電是要速戰速決了。Maentid已經狂奔了五分鐘,火把早已在霧中因為水分吸滅了。Maentid看著樹木迎面而來,二話不說,把身子一側,滾下了山。

Maentid躺在了山麓中一片露天石灰岩上。疼痛隨即席捲了全身。所幸閃電沒有追來,太陽也更加清晰了。


Maentid想:還好……不是個天乾物燥的天氣。

當他還沉浸在沒有著起大火的喜悅中時,眼前的一座石廟令他屏住了呼吸……

叢林神廟。

這座在雲杉林中矗立的滿是藤蔓纏繞的石廟下,草地的顏色明顯比平原上的草地深,蜘蛛網在石頭上烙下了歲月的痕迹,飽經風霜的叢林神廟,見證了多少歷史風雨。

Maentid想:這又是因禍得福嗎?我到底是倒霉還是走運呢?

Maentid拍拍身上的塵土,越上了神廟的頂部。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Maentid想:對於未知的建築物,要從頂上往下走……

Maentid之所以有這樣的經驗,是因為在他早期探險的時候徑直闖進了一個洞穴,然後被一群洞穴蜘蛛趕了出來,染上劇毒,一天一夜不得安寧。但是如果從上方垂直向下探索,則可以提前掌握其內部的情況,再做決定繼續探索,這無論如何都是安全的。

Maentid用鐵鎬挖開了頂部的石頭,開出了一個洞,然而神廟內除了從那個洞照射下來的微弱的陽光照亮了一塊石頭,其它都是黑漆漆的。Maentid不得不再點上一隻火把,朝底下晃了晃以確定是否有危險。突然神廟裡發出了一個聲音,把Maentid嚇得哆嗦了一下,但隨後他立刻反應過來——那是求救聲……

一陣微弱的呻吟,在黑暗中回蕩。Maentid對著裡面應了一聲。

Maentid:喂——有人啊——

裡面還是呻吟。

Maentid:大好人就是我,我是大好人,我是Maentid!

裡面的聲音變大了,Maentid也依稀聽懂了裡面人說的話,而且他可以肯定,不止一個人。

他們在請求Maentid下來救他們。Maentid保持著警惕,取出鐵劍,一手握劍,一手舉這火把,跳了下去。

火把讓大塊部分清晰了,可Maentid仍沒見到求救的人。

Maentid:嘿!!你們在哪?

是回聲。

旅行村民甲:我們是111地區的旅行村民,我們看到光亮了,就在你的三點鐘方向……大約六格距離。

Maentid按這個聲音向右走去,這時他看到了求救的人,火光照亮了他們的臉,他們被藤蔓死死纏著,動彈不得。

旅行村民甲:別過來!

Maentid立馬停住了腳,原來,他的腳已經懸在了一根線上,他又發現了牆兩邊的絆線鉤,在旅行村民們的後面,有一個被藤蔓遮蔽的發射器。

旅行村民甲:用剪刀剪斷它們……

Maentid:說得容易,我又不是牧羊的,上哪去拿剪刀啊?

Maentid說著用鐵劍「嘩」地斬斷了線。旅行村民們都害怕地閉上了眼。

Maentid:嘿夥計們?

旅行村民們這才發現Maentid已經走進來了。

旅行村民乙:你……沒事?

Maentid:我是誰啊!怎麼可能會有事呢?

旅行村民丙:對啊,你是誰啊?

Maentid:我不是說過了嗎,Maentid!話說回來你們怎麼困在這裡?


旅行村民們心頭一緊,好似觸動了什麼東西。 「等一等!」就在夢青蘿猶豫的一瞬間,方天南立即就出言阻止了起來,「這個時候,我們已經沒有必要,再擴散出自己的領域了。,」

「為什麼?」夢青蘿有些好奇著問道,「雖然,剛才小玉攻擊的地方,的確是非常的混亂,但是,別的區域呢?」

夢青蘿的猶豫,自然也是因為忌憚於讓聖地的二護法都受傷的區域,能量的混亂的程度了。若是夢青蘿擴散出來的領域,是朝著別的地方,來施展的呢?如此一來,豈不是可以避免開,小玉的音攻的範圍,所造成的混亂嗎?

「因為,那些特殊的能量,雖然是帶著極強的腐蝕性,連我們的領域能量,都沒有辦法去應對,但是,我看,似乎是那些八階的妖獸,嗯,還活著的妖獸,似乎也是對這些能量,費炒年糕的感興趣啊。……」方天南琢磨著,說道,「這不,原本還有些洶湧的姿態,朝著我們的船隻過來的八階妖獸,在這一刻,好像忽然的,變得靜緩了起來。」

「咦,還真是如此呢。」聖地的另外一名護法,不由得道了一句。

而夢青蘿,則是和聖地的二護法,互相的對視了一眼,似乎都看出了彼此眼神中的震驚。

。。。。。。

「天南,按照你的意思來看,是不是,我們在這會兒,應該讓小玉,更多的朝著八階的妖獸群進行攻擊?」夢青蘿沉吟了片刻之後,立即建議著說道,「此時,八階的妖獸,似乎是真的被那一股特殊的能量,所凝聚而成的區域。給吸引了。若是,我們可以認為的製造出更多的類似的區域,豈不是說,可以把所有的八階妖獸,都給吸引過去?」

如果,所有的八階妖獸。都被其餘的能量給吸引了,從而忽視了方天南幾人所在的船隻的話,說不得,以黛兒塔駕馭著船隻的航行速度和靈活性,還真有可能,直接的突破這一群八階妖獸的存在,從而不需要和八階的妖獸直接的交手,就能夠讓方天南一行人,安全的度過呢。

「這個嘛。……」方天南猶豫著,說道,「倒是可以試一試。」

而邊上的小玉,因為墨笛的攻擊,所達到的效果,大大的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一時間,也是變得有些興奮起來。

這可是連聖皇境境界的修鍊者。都沒有辦法應對的情況之下,她這樣的聖王境的修鍊者。就可以憑藉著墨笛,來造成巨大的影響,這對於小玉來說,無疑是一次提升自己的心性的巨大的機會。

「不過,在小玉攻擊的地點上,我們還可以商量一下。」方天南分析著說道。「這一群八階妖獸的數量,實在是太大了。即便是按照目前的趨勢來看,至少也需要製造出七八個,類似的特殊能量的漩渦來,才能夠大致的吸引住。全部的八階妖獸的注意力,而這七八個區域,需要盡量的避開,我們船隻的航行路線,……」

「這是自然的。」夢青蘿聞言,也是點了點頭。

若是,這些特殊的能量漩渦存在的區域,相對的比較的分散的話,就好似一個個障礙物,阻礙著方天南幾人乘坐的船隻的前進路線上,方天南幾人,恐怕也會非常的頭疼?

。。。。。。

「這個好辦,……」正當夢青蘿和方天南說話的時間裡,從船隻的操作室內,傳出了一股神識能量,正是黛兒塔的意識,「現在船隻航行的方向,直線的距離上,就是我們需要前進的路線。」

「如此,就最好不過了。」方天南幾人,感應到了黛兒塔的想法之後,瞬間,就感應到了船隻航行的方向,略微的有所調動。

而原先,聖地的二護法,和妖獸群交鋒的地點,所形成的能量漩渦,剛好是來到了船隻的左前方。

「小玉,接下來,可就看你的了。」夢青蘿則是有些興奮的,沖著小玉說道,「盡量的把,墨笛的攻擊方向,定在距離我們船隻的航行路線上,比較遠的地點。……」

只有如此,才能夠儘可能的保證,船隻航行的時候,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好。」小玉自然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而隨著小玉的墨笛,再次的舉到了自己的唇邊,方天南幾人,都是非常的期待著,接下來可能出現的景象。

彷彿是一陣陣「嗚嗚嗚」的聲響,匆忙間響了起來。

而墨笛的攻擊方式,依然是和之前的時候,方天南所感應到的一樣。

小玉這一次,選擇的方向,還是八階妖獸群的邊緣地帶。只是,和先前的時候,有所不同的是,那會兒,小玉的墨笛攻擊的是距離船隻最近的妖獸群的邊緣地帶,這一次,去是距離船隻的所在,最遠的地方了!

。。。。。。

「嘭!——」的一聲。


墨笛的聲音,所攜帶著的能量,轟然間落入到了海面之上,並且是在一瞬間,就滲透到了海水之中。這樣的景象,無疑是讓方天南幾人,都瞪大了眼睛。

如果換成是其餘的攻擊方式,恐怕都沒有辦法做到這一點?

就好像是方天南攻擊出一招「升龍式」,在招式接觸到海面,和海水相互融合的一瞬間,肯定會有著一股巨大的阻力,在阻礙這招式的繼續前進。但是,換成墨笛中催發出來的聲音,就沒有這樣的阻力了。即便是有,也變得非常的微弱起來。

而在聲音落下的那一個區域之中,很快的,就形成了一陣的動蕩。


只是,讓方天南幾人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的是,受到了音波的攻擊的八階妖獸,並沒有瞬間就引爆自己的身體,從而形成一股巨大的漩渦能量。

而是這些八階的妖獸,忽然間就瘋狂了起來,四散著奔逃,哦不對,是四散著遊動起來。

有的是後退,有的是前進!

就彷彿是因為小玉的音波的攻擊,而導致了這些八階的妖獸,開始了混亂一樣。

方天南一行人的臉色,驀然間就凝重了起來。

。。。。。。

「這可不是我們所期待的景象啊!」聖地的二護法,有些無奈的感嘆了一句,「這樣一來的話,這一群八階的妖獸,所有的動靜,都沒有辦法控制了。」

而無法控制的妖獸群,很顯然,會衝撞到方天南一行人所乘坐的船隻。

到了最後的時刻,依然是需要方天南幾人,施展出領域的能量,來抵消這些妖獸的攻擊。說穿了,就是還會回歸到,方天南四人的領域能量,和八階的妖獸群自爆所產生的能量,相互僵持著的局面。

「只是,這前後兩次的攻擊,應該是一樣的?」方天南有些疑惑的,沖著小玉投出了詢問的目光。

小玉也是有些疑惑的,點了點頭。

「那麼,為何這最終的結果,卻是不同的呢?」方天南嘀咕著,「這兩次的攻擊,又有什麼區別?」

「在墨笛發揮出來的音波能量之中,沒有區別的話,那麼,就只能是,……」說著,夢青蘿的眼神,就看向了聖地的二護法,「缺少了領域的能量,和八階的妖獸,對峙的原因?」

「很有可能。」聖地的二護法,回想了一下,當時的景象,也是琢磨著,說道,「在正常的情況之下,這些八階的妖獸,顯然是不會自爆的。所以,它們咋一會出現的時候,才會有這麼大的群體。然而,當這些妖獸,遇到了領域的能量之後,不消分說,直接的就會自爆,來抵抗我們的領域,……」

「也就是說,領域能量的出現,才是導致了這些八階的妖獸,會紛紛自爆的原因嘍?」方天南補充著說道,「而缺乏了領域的能量,哪怕是小玉的音波攻擊,對於這些妖獸,會有一定的情緒上的引發,依然不足以,讓這些妖獸選擇自爆來進行抵抗。」

。。。。。。

「要不要,我來擴散出自己的領域,然後,讓小玉再來嘗試一下?」夢青蘿眼見著眾人,都有些沉默起來,不由得建議著說道,「如果真是因為缺少了領域能量的原因的話,倒是可以驗證一下。」

「呵呵,……」方天南的嘴角,當即就流露出一絲苦笑來。

「恐怕不行啊。」聖地的另外一名護法,也是無奈著說道,「一旦聖女,施展出領域來,再有小玉來進行攻擊的話,到時候,聖女是不是也會受傷呢?」

連聖地的二護法,作為聖皇境中期的修鍊者,都在無數的八階妖獸自爆的一瞬間,不得已,以受傷的代價,脫離出來,夢青蘿只有聖皇境初期的實力境界,又怎麼可能,做到安然無羔呢?

重要的是,按照大家的推測來看,只有形成了七八個類似的八階妖獸瘋狂的自爆之後,所凝聚出來的特殊能量的漩渦,才能夠避免眾人乘坐的船隻受到這群妖獸的攻擊,而方天南一行人之中,哪怕是付出了,大家都受傷的代價,也只能夠形成四個特殊的能量漩渦而已。(未完待續。。) Maentid:你們怎麼被困住的?

Maentid劈開了旅行村民們身上的藤蔓。旅行村民們紛紛向他道謝。

旅行村民甲:哦,我們是111地區的旅行村民……

Maentid:你已經說過了。

旅行村民乙:我們三個是奉國王的命令前往67地區進行農業學習的。

旅行村民丙:先自我介紹一下,那個記性不好的(旅行村民甲),叫泰勒,另一個(旅行村民乙),叫埃里克,我是阿瑞斯。

Maentid:哦,泰勒,埃里克和阿瑞斯!

泰勒:我們在這座神廟的地下有一個小根據地,我們一起下去吧。

他們邊走邊說著,大致內容是他們的經歷:

阿瑞斯,埃里克,泰勒從111地區出發,向北方遠途跋涉。111地區是一個沙漠地區,水源不足,農作物受災嚴重,乾旱使得111村民們無食可食。三人奉國王之名,到67地區學習農業經驗並引進甜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