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對我表妹到底有沒有心思?」楊欣雨趁機問道。

「絕無心思!」沈天衣斬釘截鐵的回道。

「嘻嘻,這可是你說的。」楊欣雨見沈天衣回答的肯定,這才放心下來。

一路上,再無事端。

約莫半個小時之後,裂天石碑終於抵達到了連雲山的上空,這時候,沈天衣卻是低咦了一聲。

「怎麼了?」楊欣雨聽到沈天衣的低咦之聲,便是出聲問道。

「沒什麼。只是沒想到父親他們的動作蠻快的,已經給葯楓谷布置好了護山大陣,我本來急著回來,就是想要替谷中布置大陣的。」沈天衣笑道,心中卻是暗自奇怪,這大陣難道是父親自己布置的?可是以父親的實力,應該不足以布置出五級的陣法啊!

連雲山下方,絲毫看不見葯楓谷的蹤影,因為整個大陣已經被籠罩在了一個五級陣法之中,只不過,沈天衣對於陣法一道,也並不精通,便是問向識海當中的烏浠道:「烏浠,下方之陣,你可知道是什麼陣法嗎?」

烏浠藉助沈天衣的視覺,只是掃了一眼下方大陣,便是不屑的說道:「五行蘊靈陣,一個五級的小陣而已。」

「……」沈天衣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五級的陣法,已經算是不弱的陣法了,可是烏浠卻依然一副很不屑的樣子,讓沈天衣很是鬱悶,當即道:「難道你還能布置比五級陣法更高的陣法不成?」

「那是自然。雖然我現在是龍魂形態,但借用你的軀體,想要布置出七級陣法也是不再話下。」烏浠傲然道。

「真的?」沈天衣驚喜道。

「當然了,不過,七級的陣法,也屬於小陣行列,沒什麼值得驚喜的。陣法之道,浩瀚無邊,唯有達到玄級陣法,才算是觸碰到真正的陣法精義。只是可惜,以你現在的實力,也無法布置出來。」烏浠說道。

「嘿嘿,沒事。在地球界,有著七級陣法護住山門,已經足矣。」沈天衣不在乎的嘿嘿一笑,洞天大陣只是屬於五級陣法,已經讓沈天衣頗為眼熱了,現在烏浠能夠替他布置出七級陣法,他已經很滿足了。

「不過,下方這個五行蘊靈陣,只是一個聚集靈氣加隱匿作用的陣法,倒也不用撤除,等會你有空閑,我再幫你在它外圍布置兩個七級陣法,一防一殺,再配合蘊靈之陣,三陣合一,那時候葯楓谷的防禦的確算是固若金湯,無人能犯了。就算是凝丹境的強者,想要連破三陣,沒有半月時間也不可能!」烏浠又是說道。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聽的烏浠的話,沈天衣心中暗喜不已.三陣齊護葯楓谷,連凝丹境的強者都一時無法強破,其他人更是一時難破了,如此一來,葯楓谷無憂也!

「嘿,咱們下去!」沈天衣低笑一聲,元神御使裂天石碑,就是朝著下方降落而去!

裂天石碑降落到一片平坦,眾人正自疑惑,沈天衣怎麼帶著他們來到了一處荒山之地,尚未發問,便是見到前方虛空之中,驀然裂出一道裂縫,那裂縫宛如門型,把唐雨柔等人委實嚇了一跳。

「恭迎少谷主回谷!」

隨著陣門開啟,兩名壯漢並列走出,對著沈天衣抱歉欠身叫道。

「呵呵,不必多禮。」沈天衣淡淡一笑,這二人定是被安排的守陣之人。

「這陣法是何人所布?」沈天衣又是問道。

「回少谷主,陣法乃是白前輩所布。」其中一人回道。

「白前輩?」 域場傳說之匪氣女王 ,隨即回神喜道:「我師父已經來了?」

「是的。昨日剛到的。」那人恭敬的回道。

「好,兩位繼續守護陣門吧。我便帶幾位客人先行入陣了。」沈天衣淡笑一聲,便是回身對著楊岳笑道:「楊爺爺,你們隨我入陣吧,想必父親看到楊爺爺,定然會很開心的。」

「哈哈,多年不見,我對沈老弟也是想念的很啊!」楊岳哈哈大笑道。

「哈哈,我對楊大哥也是想念至極呀!」一道爽朗的笑聲,從陣內傳來,隨即,便是看到沈毅、白崢一行人含笑而來。想來,定然是白崢感受到了沈天衣的氣息,領著眾人出來的。

沈天衣聽到楊岳和自己父親之前的稱呼,眉心也是一黑,自己叫楊岳為楊爺爺,自己的父親卻稱呼楊岳為楊大哥,這輩分亂的……

「見過谷主。」那守陣二人,見了沈毅等人,頓時行禮叫道。

「不必多禮。」沈毅含笑擺擺手,便是親熱的拉著楊岳的手掌,笑道:「楊大哥,給你介紹一下,這一位是五玄門的門主白崢,也是天衣的師父。」

楊岳一笑,看了一眼白崢,竟然微微行了一禮,這讓沈天衣、雷萬鈞、鐵千秋等人皆是驚訝無比,以楊岳的地位,竟然也會對著白崢行禮!雖然楊岳實力不如白崢,可是以楊岳的功績,能夠讓他低頭弓腰的人著實不多啊!

「白護國,多年不見,您依然是仙風道骨之態啊!」楊岳作禮之後,便是有些激動的說道。白崢,玄字令的掌控者,乃是華夏四大護國之一,楊岳不僅認識,還曾受過白崢的救命之恩!當然,這其中秘辛,也只有白崢和楊岳二人自己知道了,其他人並不知曉。

「呵呵,楊元帥也是老當益壯啊。」白崢淡淡一笑,神態平和。

「原來你們都認識啊,哈哈,那倒是我的介紹多此一舉了。走,先進入谷主,我們再做暢談。」沈毅驚訝的看著二人,不過很快便是爽朗一笑,領著眾人入內。

進入谷主大殿之中,眾人少不得一陣寒暄,同時沈天衣也是將雷萬鈞、鐵千秋、唐雨柔幾個相對陌生一點的人介紹了一遍。

眾人暢談半個多小時之後,沈天衣方才給鐵千秋等人一一安排了住處,並且將他們親自引領到了住處,之後,方才單獨將雷萬鈞叫到了身邊。

「萬鈞,日後你便留在谷中修鍊,若無別的事情,就不要隨意出谷了。你的天賦不凡,專於武道,未來定然能成器。」沈天衣對著雷萬鈞淡笑說道。對於雷萬鈞,沈天衣的期望還是很大的。待經過一段時間考驗之後,沈天衣便發現將雷萬鈞培養到歸靈境,然後將裂天法體傳授給雷萬鈞!

裂天法體乃是地階的煉體功法,威力無窮,沈天衣既然收了徒弟,自然就不會藏私。而且,雷萬鈞的品行,沈天衣已經了解了一些,知道此人心性不錯,否則的話,他也不會收了雷萬鈞當徒弟的。

「是,師父!」雷萬鈞對於沈天衣的吩咐自然是一口答應。見識了沈天衣的各種神奇之後,他已經認準了沈天衣這個師父。

「嗯,你先回去吧,為師還有點別的事情。」

沈天衣遣退雷萬鈞之後,便是在房中一連煉製了九十八枚陣印,依照烏浠的意思,布陣兩道七級陣法,每個陣法均需要四十九枚陣印。而這些陣印,都是利用靈石直接煉製的,足以支撐大陣運行五十年而不會出現能量匱乏的情況。

「你還要再煉製一百零八枚陣印,我替你再布置一個母心之陣。」烏浠見沈天衣煉製完第一批陣印之後,又是突然說道。

「怎麼還要這麼多陣印?」沈天衣震驚道,同時心中也是頗為肉痛,要知道這些陣印都是靈石啊!現在他身上也只剩下八千多的靈石了。如果按照這樣消耗下去,他很快也會變成窮光蛋啊!

「哼,本龍女可是好心幫你,你要是不煉就算了。」烏浠不爽的哼聲道。


「額,我沒說不煉啊,只是,那個母心之陣是個什麼玩意?用來做什麼的啊。」沈天衣苦笑問道,對於烏浠的小龍女脾氣,他也是頗為無語,真是一點質疑不能有啊!

「母心之陣,又稱陣母之陣,主要作用是用來供輸能量的。只要將其他陣法的陣心布置在母心之陣當中,一旦其他陣法的能量不夠用,就可以從母心之陣當中汲取能量供應大陣。如此一來,其他陣法的運行就會源源不斷。」歐辛子這時候替沈天衣解釋道。烏浠對沈天衣的態度,讓他頗為不爽,即便沒有烏浠幫忙,他這個師父也一樣能夠教沈天衣布置出七級陣法來,只不過他不能親力為之,需要讓沈天衣先學會布陣之法,如此一來,耗時要久一點罷了。

「原來是這樣。五十年後,那時候我定然已經身在靈界了,的確無法重布大陣,這個母心之陣還是很有必要布置出來。」沈天衣聽了歐辛子的解釋,當即點頭說道,也不在遲疑,又是開始繼續煉製陣印起來……

這一煉製,就足足煉製到了深夜時分。幾次白崢前來,都見沈天衣的房中被禁制籠罩,便沒有去打擾沈天衣了。

「呼,總算煉製完了。」沈天衣低呼一口氣,眼中閃爍著一絲疲累的苦笑道。這煉製陣印的活兒,也並輕鬆,尤其還是他一口氣煉製了兩百多枚,不止是玄龍之力耗損極大,對於元神的消耗也是不輕。

「烏浠,接下來就看你的了。」沈天衣對著烏浠笑道。

「嗯,你放鬆身體,讓我暫且掌控你的身體,如此我才能幫你。當然,如果你不信任我,那就算了。」烏浠道。

「呵,咱們認識這麼久,我還怕你奪舍了我的身體不成?」沈天衣淡淡一笑,隨即便是放鬆元神,讓烏浠佔據自己的身體來。


對於沈天衣的這種信任,烏浠心裡也淌過一抹異樣的感覺,嘴裡卻是輕哼了一聲道:「若你是一個女人,說不定我還真的趁機佔了你的身體,但你是個男人,本龍女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了。男人的身體,都是臭的,本龍女豈會稀罕。」

下一刻,沈天衣的身體就是被烏浠暫且掌控了起來,撤開了房中禁制,正出了房門,準備尋找一處隱蔽之地布置母心之陣,一道人影卻是閃身而來,讓沈天衣眼神一閃,腳步也是頓住了。

「你是誰?」白崢看著氣息不對的沈天衣,徒然喝道。雙眼之中,爆閃著一陣凶芒!

烏浠知道眼前的人是沈天衣的師父,也沒有回駁,只是龍魂對著沈天衣的元神傳音道:「你師父找你,等會再布陣吧。我的存在,不要跟你師父說。」

沈天衣自然知道,烏浠的存在是不論隨便跟人提起,重新掌控好身體之後,沈天衣看著一臉戒備的白崢,便是笑道:「師父,這麼晚找徒兒有事嗎?」

「咦,奇怪了,你剛才的氣息,明明不對啊!」白崢驚疑道。狐疑的打量著沈天衣,此刻沈天衣的氣息又回來了!

「呵呵,我修鍊了一種法門,可以變換氣息。」沈天衣含糊的解釋一下,便是重新問道:「師父,你莫不是有事找我?」

「嗯,為師確實有件大事要跟你說!」白崢聽了沈天衣的話,並未多疑,而是神色徒然凝重下來的說道。

沈天衣眼角一跳,連忙道:「什麼事情?」能夠讓他師父露出這般凝重神色的,定然真是大事一件了!

看了看兩人還在外面,又想到之前白崢在人多的時候沒有說出這件事,沈天衣又趕忙道:「師父,到我房中再說。」

白崢點點頭,和沈天衣一起重回了沈天衣的房中。


兩人在房中落座之後,白崢便是神色凝重的說了一句話,讓沈天衣又驚又喜!

「還記得上次無雙城一戰嗎?你所斬殺的韓童,並未死去!」白崢沉聲道!

「韓童真沒死?」沈天衣震驚的起身叫道,隨即臉上又是掠過一抹狂喜之色,追問道:「師父,你如何知道的,難道你遇見韓童了?」

「為師並沒有遇見韓童,但是見到了夜雨。」白崢說道,只是看著沈天衣那又驚又喜的樣子,眼神變得很是古怪,難道韓童沒死,天衣很開心?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師父見到了風夜雨?也就是說,是風夜雨撞上了韓童?」沈天衣聞言一愣,隨即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天衣,你……」白錚看著沈天衣變化的臉色,更加疑惑起來。

「師父,韓童那傢伙莫不是已經被風夜雨給殺了?」沈天衣有些絕望的問道。那韓童當初已經被他轟散了元神之體,就算沒死,定然也不會太強了。這才半年多的時間, 英雄聯盟之少年夢 ,遇上風夜雨,還能活下來嗎?本來沈天衣自然是希望韓童嗝屁的,可是現在他想要拿到不滅元神的修鍊之法,韓童就不能隨便死掉啊!韓童若死,楊欣雨便得不到不滅元神的修鍊之法了,那樣分魂的成功率便會極為渺茫!可以說,是有死無生之局!

「若是韓童被夜雨斬殺了,為師倒也不用跟你提及此事了。」白錚不知道沈天衣心中的擔憂,只是據實嘆息道,「如今的韓童,不僅沒有死去,還詭異的和毒巫門的弟子風夜寒靈魂共融,兩人合二為一了。並且,實力也是大幅增強,連夜雨也是不敵。」

「哈哈,那便好。我倒是不希望他那麼早死呢!」沈天衣聞言,卻是大為驚喜的說道。看著白錚皺緊的眉頭,沈天衣又是解釋道:「師父,那韓童對我還有大用,是故弟子才不希望他那麼早死。即便他死,也要死在我的手上。」

「原來是這樣,不過,那韓童如今氣候已經小成,想要殺他只怕不易了。在夜雨找上為師的時候,為師已經讓你幾位師兄師弟隨她一起趕往毒巫門誅殺風童去了,可是她們傳回消息說,風童已經離開了毒巫門,根本找不到他的蹤跡了。如今夜雨和小偉、張衡等人已經在返還回來的路上了。」白錚嘆息說道,眼中透著一抹深深的憂愁之色。


「師父,那風童想必就是韓童和風夜寒靈魂合體后的新人物吧?即便他二人靈魂合一,也定然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變得太過強大吧?只要我們找到他的蹤跡,擒殺於他,應該不是難事。」沈天衣卻是不在意的說道,這並非是他自大,連赤狐那等高手都被他誅殺了,一個風童,難不成還能比赤狐更強不成?

「天衣,你有所不知。那風童如今已經有了歸靈境後期大巔峰的實力,夜雨更是聲稱此子有一秘法,可以將實力短瞬提升一階,戰鬥力極為強悍。你要想想,這才多久,他便有了如此實力?若是我們遲遲找不到此人,他日再現,此人必定為禍!更何況此人修鍊的乃是魔功,又豢養洪荒強蠱,可以吸食人體的精血助長實力,委實不可小覷。為師此番找你,就是希望在昭告大會之後,你能和夜雨她們一起,尋找風童下落,在他未成大氣候之前,將他扼殺!否則此人一旦成長起來,天下不寧!如今的毒巫門,已經盡數被此子殺盡,若是不早將之除去,其他宗門、古武世家也定會接連遭厄!」白錚正色道。

「什麼?毒巫門已經被風童一人所滅?」沈天衣這才大驚道。

「不錯。如今的毒巫門,已經只剩下夜雨一人了。而她已經正式入我門中,從此便是我五玄門弟子,你們之間,便是師兄妹了。過去的一切,為師希望你們師兄妹之間便不要再有芥蒂了。」白錚道。

沈天衣想也沒想,便是說道:「師父放心,毒巫門與我葯楓谷乃是宿世之仇,如今既然已經被滅門,徒兒自然不會將恩怨牽至師妹身上。待昭告大會之後,我便和師兄、師妹他們一起尋找風童的蹤跡,將之擒殺,絕不會讓他為禍蒼生!」其實,聽到毒巫門被滅,只剩下風夜雨一人的時候,沈天衣心中還是頗為欣喜的,毒巫門沒了,他與風夜雨之間應該便沒有那麼強烈的矛盾關係了吧……

「呵呵,你能如此說,為師便放心了。好了,你之前想必也是有事,為師便不打擾你了,你去忙事吧。」白錚起身笑道。

「等等,師父,你還沒有開始突破凝丹境嗎?」沈天衣發現白錚的氣息依舊停留在吞靈境後期大巔峰,不由疑惑的問道。

白錚苦笑道:「哪有那麼快,為師正在調整狀態,想要衝擊突破,自然要將狀態調整到巔峰之態。那一次與苗鸞等人之斗,為師也傷了不少元氣,原本打算調整好狀態,便是開始閉關衝擊突破,只是還沒開始,就接到你重建葯楓谷的消息,為師自然也要過來給你道賀一聲。來途之中,恰好遇上夜雨,方才得知風童之事。」

「呵呵,原來是徒弟耽誤了師父,嘿嘿,多謝師父來給徒兒撐場面了。不過,等大會之後,師父便安心回去閉關吧。那風童便交給我們就是。」沈天衣笑道。葯楓谷的昭告大會,他原本只請了張衡、姚秋洪過來,意思就是不想打擾到白錚衝擊凝丹境,只是白錚知道了這個消息,自己卻過來了,由此可見沈天衣在白錚心中的地位有多重,對於他這個弟子,白錚還是極為疼愛的。

「嗯。為師也是這個意思。那風童雖然邪異的很,但有你在,為師確實不太擔心了。」白錚笑了笑,隨後便是離開了。

沈天衣也是和烏浠重新置換了一下身體的掌控權,出門將母心之陣,以及七級防禦之陣鐵壁護陣、七級殺伐之陣萬劍殺陣相繼布置成功,而五行蘊靈陣、鐵壁護陣以及萬劍殺陣三大陣法的陣心,皆是安置在母心之陣當中。隨後,烏浠又是在母心之陣當中放置了一千塊靈石,如此一來,足以支撐葯楓谷的三大陣法五百年之內不用擔心能量匱乏的問題。但是烏浠這般大方的手筆,著實讓沈天衣心中又是一陣肉痛。但肉痛歸肉痛,為了葯楓谷的五百年安危大計,他倒也不會因為肉痛而不捨得花費靈石。

做完這一切之後,沈天衣重新掌控身體,便是直接盤膝在房間的床榻之上,手握靈石,開始恢復起來……

天亮之際,沈天衣雙眸一睜,眼中精芒一閃,經過幾個小時的恢復,又有靈石可以吞噬,他體內消耗的玄龍之力已經恢復了八成左右,至於本命元神之力,卻只是恢復了三成的樣子,不過,這一點他倒是不用擔心。除卻一條血龍元神御使裂天石碑消耗過大,其他三條血龍元神還處於飽和狀態呢。

「今天,就是我葯楓谷重新興起昭告天下之日了!」沈天衣喃喃低語一聲,便是走出了房間。

沈天衣出來之時,易堂之人已經將觀禮台搭建完畢,現在就等重建大典以及昭告大會開始了。

和沈毅、以及楊岳以及一乾親屬用完早餐之後,沈毅便是令易堂分派了十人下山,接引來賀各大世家之人登山進谷!

葯楓谷重建之後,雖然也有大量客房,不過在重建大典開始之前,沈毅並未將來賀的各大世家接引到葯楓谷當中休息,而是在山下的大酒店當中給他們安置了客房。沈毅如此做,並非是看不起各大世家,而是因為葯楓谷現在打雜人手、服務人員緊缺,根本照顧不了那麼多人啊!將客人安排在酒店,也是最為妥善的了。

艷陽高照,萬里無雲!

連雲山山下,一條長龍隊伍,有秩序的登山而來!這些人,正是被葯楓谷邀請參與葯楓谷昭告大會的小宗門、各大世家以及一些散修高手。即便這些人中,有些人之間相互有著仇恨,但今日,他們卻不敢有絲毫爭鬥之心,因為今日是葯楓谷的重建之日,且是葯楓谷昭告天下重出武林的大日子,任何人都不敢在今日滋事半點,否則,便是開罪葯楓谷!而葯楓谷,顯然不是這些人能夠得罪的!

幾十年前,江湖之上,隱世四大宗門擎天而立,可謂是真正的古武大宗門派,分別是葯楓谷、毒巫門、御龍宗、鬼靈門!可是,這幾十年內,葯楓谷、御龍宗相繼詭異被滅,一直都是武林最大之謎。近年來,鬼靈門被風夜雨操控,無雙城一戰,精英高手死傷殆盡,后被毒巫門所滅!而幾日前,毒巫門又被風童所滅,四大古武大宗,可謂盡數滅亡,然而今日,第一個被滅門的葯楓谷,卻要昭告天下,重建山門!葯楓谷能有重興之日,一切的原因,便是歸於葯楓谷出了一個天才人物沈天衣!

對於沈天衣,雖然年輕,可在當今江湖卻是名頭極盛,即便是老一輩的江湖人物,亦是敬畏三分!因此,今日之期,即便沒有葯楓谷的訓示,也不會有人在今天惹事!這是一種對大宗門發自內心的尊重!以及對沈天衣其人的真誠敬畏之心!

咚——

隨著一聲鼓鳴之音,三重大陣,陣門層疊而開,那些敬畏等候在陣門之外的諸多江湖人士,一眼便能看到陣門之內,一個高大的觀禮台,那檯面正中位置,正在含笑坐著一名俊朗中年,在中年身側,則是一名同樣俊逸非凡的青年人士!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那觀禮台上的中年和青年,可不正是沈毅和沈天衣二人么?

此刻,眼見諸方勢力之人到來,父子二人皆是起身而立,沈毅更是含笑道:「多謝諸位武林同道不辭辛苦,從各方趕來參與我葯楓谷的重建大典,沈某在此先行謝過了。等重建大典之後,沈某必當再一一感謝諸位!現在就請諸位進谷,觀我葯楓谷重建大典!」

沈毅朗聲而笑,絲毫沒有谷主的架子,也是贏得了陣外之人的一片好感。眾人紛紛拱手道言「沈谷主客氣了」之類的言語,一邊也是走入陣門之中。

葯楓谷眾人,將來賀眾人安排落座之後,沈毅便是對著沈天衣使了一個眼色,沈天衣當即明白的點點頭,對著下方一處架著打鼓的鼓手喝道:「重建大典,現在開始!鼓聲鳴,萬蜂迎!」

喝!

那鼓手大喝一聲,猛然提起內力,朝著那直徑足有兩米的打鼓敲動而起!

咚咚咚——

一聲聲悶雷鼓聲,有低而高,聲聲蓋過一聲,當鼓聲達到最高亢之時,驀然天空之中,一股風流疾馳而至,鋪天蓋地的竟是一群青色蜜蜂!

「看!那是葯楓谷獨有的青玄蜂!」

「是啊,據說,這青玄蜂所產下的蜂蜜,堪比靈藥,食之可潤肺滋脾,延年益壽,可是極為難得的養生佳品啊!」

「是啊,沒想到葯楓谷破滅多年,竟然還能迎出萬蜂!」

那一群鋪天蓋地的青玄蜂出現之後,觀禮台下的各方武林人士紛紛驚奇交談著,驀然鼓聲一變,眾人的眼神也是跟著徒然變化起來!

「看!那青玄蜂竟然跟著鼓聲變動身形,在空中排列成字了!太神奇了! 一夜貪歡:獸性總裁要不够 ,以前未曾聽說啊!」

「是啊,是啊,太神奇了!看來,葯楓谷重興江湖,絕非偶然啊!」

在眾人紛紛驚奇之中,那群青玄蜂竟然在空中組成了四個大字,正是「葯楓必興」四個大字!這般奇異手段,讓那些古武高手皆是驚嘆無比!

沈天衣站在沈毅身邊,嘴角勾著一抹淡淡的微笑,這些青玄蜂,乃是他父親沈毅在後山一處懸崖壁上發現的,當年葯楓谷破滅之後,這些青玄蜂無人馴養,便是遷徙到了後山懸崖,此番被發現,自然將它們引了回來。但是這些青玄蜂已經不是當年葯楓谷豢養的那些青玄蜂了,而是它們的後代,自然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沈家馴服了。如今萬蜂迎,萬蜂成字,自然都是受到了沈天衣元神之力的操控而為!

雖然這般做法有些神棍,可是卻也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為葯楓谷造勢!讓葯楓谷必定興旺的思想深入人心!

「鼓聲鳴,萬蜂迎!萬蜂鳴,葯楓興!」隨著沈天衣低沉的再喝一聲,那些排列整齊,組成『葯楓必興』四個大字的青玄蜂,紛紛齊齊嗡鳴起來,振翼之聲,嗚嗚而動,宛如高喊葯楓必興一般!當是神異的很!

「葯楓必興!」

「葯楓必興!」

一道道內力雄渾的高喝之聲,齊喝而響,回蕩在山谷之內,震顫人心,讓那些來賀眾人,心跳狂跳不已!他們皆是古武高手,自然能夠聽得出來,這些喝聲的主人,皆是內力雄渾無比的絕世高手!

「這些聲音的主人,最低的都是後天之境!其中更不乏先天之境的超級高手!」

諸人心頭狂震,紛紛朝著那些喝聲之人看去,足有二十好幾,眼中更是閃爍著濃濃的震驚之色,他們本以為葯楓谷重建,只有沈天衣、沈毅為數不多的高手而已,經過幾年發展,或許能夠重回當年的巔峰之態!但這一刻,他們知道自己猜錯了!葯楓谷如今之實力,已經不亞於當年!有這麼多超級高手存在,葯楓谷即便剛剛重建,已經是當世武林第一大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