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白靈然兩眼望天,大張著嘴巴,彷彿終於想起了那句話,「天作孽,有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呀!你——就屬於自作孽,今天如果不收了你,就太對不起你這份處心積慮了。」

用手指向石先生。

「誰收誰還不一定呢!」

石先生自恃有九龍瓶,自然腰板硬,「如果你投降於我的話,我倒可以保你做個女皇。」

「不必了,你自己都未必活得成,還做皇帝夢,我現在知道了,那片林子里,也就是你那個老巢里,還有你的兵馬是不是,上次我們去,就是你的人暗中在幫助范不秀。」 宇宙超級神豪系統 你說的太對了,可惜知道的太晚了。」

石先生面露得意之色。

白靈然心中一驚,果然如她所料,石先生的人馬還隱藏在暗處,如果他與神風道人合作的話,其實不容小窺,今天必須要讓他們死在陣中,否則的話,等他們整隊重來之時,將更加難以應對。

神風道人見石先生出現,頓時精神為之一振,甩開魔尊龍少就向石先生飛去。


神風道人落在石先生身邊,站在了白靈然的對面,與此同時,魔尊龍少也落到了白靈然身邊,彼此對視了一眼。

「你到底是哪邊的?」

神風道人還是想確認一下,畢竟這個石先生太讓人琢磨不透了。

「如果你認為我們兩個可以合作的話,那我就與你是一邊的。」

石先生淡定的對他說。

「好,那我們兩個聯手殺了他們。」

神風道人對於魔尊龍少和白靈在簡直痛恨至極。

「石先生,你可要想好呀。」

白靈然忽然裝出一副很是同情的樣子,「你看看,現在整個誅魔陣里對方的人馬,死的死,傷的傷,基本上沒剩幾個人了,這可都是你的功勞,眼見我們大勝在即,你反水站到了敵人一邊,能有什麼好處嗎?再說,神風道人能放過你嗎?」

白靈然故意誇張的向他使眼色。

「白靈然,是你們逼我走到這一步的,不要裝好人了。」

「我逼你,我怎麼逼你了?」

白靈然一臉無辜的表情,「哎呀,我可沒逼你去送假陣圖呀。」

此話一出,神風道人馬上注目石先生,「陣圖是假的?」

難怪,連他這個手拿陣圖的人,都看不出陣的變化了。

石先生唯恐他中了白靈然的計,「我上了他們的當。」

悔不當初。

事到如今,神風道人心中一涼,雖然他還不知道其它三門的戰事如何,但從北門的情形來看,都不容樂觀,眼下除了與石先生合作,再無別的路可走,殺徒之仇未報,何況以他的清高,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向這些小輩們示弱的。

「我們到東門去看看。」

神風道人現在急於想要知道另外三處的情況。

「好。」

石先生點頭應了一聲,這兩個老傢伙湊在一起,倒是彼此相惜。

「你們還是省省吧。」聖岺打斷了他的話,「范不秀跟師不全已經結伴西遊了。」

「他們只是在危言聳聽。」

神風道人雖然心中預感到不妙,但還是不相信他的話,只有親眼看到才會相信。

「你認為就憑你們兩個,這個誅魔陣,想去哪兒就能去哪兒嗎?」

白靈然要根本就不會給他們機會逃走,唯一讓她心有顧慮的就是石先生的九龍瓶,她也只是聽說過?說過,沒有見過,不知那九龍瓶到底有怎樣的威力。

「我們往陣中衝去。」

石先生看向神風道人。

「好。」

到了這個時候,他們仍不相信誅魔陣已經將他們的兵馬全部困在陣中。

神風道人與石先生縱身飛起,如衝天箭一般的,直飛到高空,想從上往下俯視這座誅魔陣,看好陣中的位置,直接衝過去,將作為陣膽的冰雲仙子殺死,但當他們身在高空往下看時,卻發現整個大陣的上言籠罩著一陣濃霧,根本什麼也看不到。

兩個人彼此對視一眼,不知接下來要怎麼做,直到此時,他們心裡才真正的沒有底了。

「衝過去。」

神風道人心有不甘。

「好。」

石先生自以為有九龍瓶在手,不管前面是何險陰,都毫不畏懼。

他們不約而同的往下一看,白靈然與魔尊龍少已然追上來,沒有時間讓他們考慮了,必須馬上做出決定,因此,兩個人彼此對視一眼,向著濃霧衝去,很快就融入到濃霧之中。

白靈然與魔尊龍少緊隨其後衝進了濃霧,這層濃霧看只是為了防止外人偷、窺陣內的情形而設的,穿過濃霧之後,落到地上,雖然還有一層淡淡的霧,相對來說,只能算是陰天一類的情況,能夠看得清遠處的事物。

兩個人落到地上,不知身在何處,只能環顧四周,先搞清楚狀況。

「你看。」

神風道人用手一指。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七首鳳鳶鳥飛在低空,在前引路,後面跟著大批的兵卒,而且兩邊都有飛禽走獸押解,一眼就看得出,那是一些被活捉了,或者是投降了的士兵。

神風道人想要救回這些士兵,然後重整隊伍,再與白靈然等人一決高下,因此,出其不意的向七首鳳鳶鳥發出一掌。

七首鳳鳶鳥毫無防備,只顧著引導這些降兵,根本就沒注意到會有意外發生,因此,這一掌不偏不倚正打在七首鳳鳶鳥身上,神風道人打了敗仗,也是氣急敗壞,因此,這一掌用了十足的力道,七首鳳鳶鳥一聲慘叫,橫著飛出很遠,摔落在地上,良久沒站起來。

協助它的八尾金錢豹見也是一驚,扭頭目尋罪魁禍首,發現了正是神風道人打出的這一掌,不由分說,四蹄蹬開,向神風道人撲去。

就在八尾金錢豹向他撲去的同時,神風道人也急忙向後退了幾步,做好了迎敵的準備。

「我去找冰雲仙子那個賤人。」

石先生自認為對於陣法頗為精通,沒想到冰雲仙子居然擺出了如此一座密不透風的大陣,這讓他的自尊受到了強烈的打擊,內心之中也視冰雲仙子為最大的敵人。

不等神風道人說什麼,而他也沒時間回答,因此八尾金錢豹已然撲過來了,石先生縱身飛走了,他剛飛到半空中,被追來的白靈然擋住了去路。

「去哪兒呀?」

白靈然冷冷的瞪著他。

緊接著,魔尊龍少也來了,面對這兩個人,石先生還真是有點頭疼,好吧,讓你們嘗嘗九龍瓶的厲害,想到這裡,石先生手往身後一伸,拿出了一個瓶子。

魔尊龍少一眼就認出了九龍瓶,用手一拉白靈然,眼睛盯著石先生手中的那隻瓶子,「九龍瓶。」

「算你識貨。」

石先生得意起來,心想:既然知道是九龍瓶,還不快些逃命去嗎?

白靈然只是聽說過,根本不知道九龍瓶的厲害,還大睜著眼睛看他手中的瓶子,「就這麼個東西呀?」

小嘴一撇,似乎還沒把這九龍瓶放在眼裡。

魔尊龍少原本嚴肅的臉上浮現了一絲冷笑,「不過就是一個瓶子嘛,本魔尊倒要看看它有多厲害。」

話音未落,已然飛身上前。

石先生本不想戀戰,他知道魔尊龍少是個難纏的傢伙,就算有九龍瓶在手,想要打敗他,也非易事,因此,只想用九龍瓶鎮住對方,他的主要目標是冰雲仙子,只要殺了冰雲仙子,就再也沒有人能擺出陣來了,然後再調過頭來對付魔尊龍少等人也相對容易些了。


這時,八尾金錢豹如同一隻發狂的猛獸正與神風道人惡戰,白靈然看向魔尊龍少,在想,她應該幫誰呢?

略一思忖之後,還是決定留下來幫魔尊龍少,畢竟九龍瓶的威力誰也沒見過。

石先生見們絲毫沒有讓開道路的意思,情急之下,對準他們就舉起了九龍瓶,只見一道寒光射來,魔尊龍少大喝一聲「閃開」一把就將白靈然給推出去了。

白靈然雖然沒有被那道從瓶子里射出來的寒光擊中,卻感覺到了一股寒意,彷彿要將人凍住的寒意。

石先生趁他們躲閃的機會,已然向陣中衝去,他手中的九龍瓶並沒有收起來,而是要用它對付冰雲仙子。

白靈然與魔尊龍少隨後就追,他們當然清楚被對方攻入陣中意味著什麼。

石先生不敢空中飛行,那樣目標太大,身後的白靈然會很快追上的,因此,他選擇了地上行走,這個地方卻處都是山石,到處都是一人多高的雜草,因此,很容易將對方甩掉。



「好狡猾的東西。」

白靈然在一人多高的雜草中行走著,對身後的魔尊龍少說著。

「否則,也不會把我們都騙過了。」

魔尊龍少說完,居然還發出了一聲冷笑。

「你還笑得出來?」

白靈然嘟起了粉紅色的小嘴,表示不滿。

「雖然增加了難度,但也未嘗不是好事。」

「是呀,可以一舉將為害魔界的傢伙都除掉!」

儘管任何事都有好壞兩方面,但面對如此強敵,白靈然的心頭猶如壓上了一塊大石頭。

冰雲仙子與松雅公主守在陣中的高台中,一切盡在她們的掌握之中,四門的人馬皆受她指揮,哪邊有危機,就向哪邊調兵,但凡進入大陣的人是很難逃出去的。

「仙子,你看。」

松雅公主首先發現了鬼鬼祟祟的石先生。

就在松雅話剛說出口之時,冰雲仙子也發現了石先生,微然冷笑,「他果然來了。」

伸手拿過一隻黃色的小旗子在空中一搖。

正暢通無阻的石先生,忽然前面一字排開,出現了幾隻野獸,個個身高體大,怒目圓睜。

「是我,你們不認識我嗎?」

石先生還想以偽善的面目讓它們讓開。

「這不是石先生嗎?」

穩坐高台上的冰雲仙子,微微冷笑了一下。 石先生抬頭看去,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冰雲仙子就在眼前。

「冰雲仙子,是靈兒姑娘讓我過來看看的,神風道人正與靈兒姑娘酣戰,唯恐有失。」

石先生還想賭一賭,冰雲仙子是否知道了自己是內奸。

「是嗎?那你就去告訴靈兒姑娘,說我這裡一切安好。」

冰雲仙子兩隻嘴角微微的向上翹起,冷眼往下瞅著他。

石先生從冰雲仙子的神情中,知道自己不必再裝了,想必他們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是內奸了,頓時臉上的笑意斂去,連說話的口氣都變得冷酷起來,「冰雲仙子,看到我手中的九龍瓶了嗎?」

說著話,把九龍瓶往空中一舉,讓冰雲仙子看得清楚,「現在倒戈還來得及,否則的話,將你收在瓶中,可是永世不見天日了。」

一聽這話,松雅顯得有些緊張,畢竟她曾經被甘不言封住魂魄,對於這些東西還是頗為膽怯的。

冰雲仙子的手在她肩頭輕拍了兩下,以示安慰,仍面對著下面的石先生,忽然人影一閃,她看到了白靈然與魔尊龍少出現在石先生的身後,再次微然一笑,「石先生,看看你身後是誰?」

石先生立時警覺起來,後面可是有兩個誓要追他上天入地的白靈然和魔尊龍少,莫不是他們……

猛得轉身看去,白靈然與魔尊龍少正向他走來。

「你果然在這裡。」

白靈然不緊不慢的瞅著他的側影。

石先生別提心裡有多煩他們兩個了,簡直就是陰魂不散,「你們兩個來的正好,就把你們全都收進瓶子里。」

說著就將瓶口對準了魔尊龍少。

「別說大話了。」

魔尊龍少給了他一個冷眼,「這個九龍瓶的確威力不小,但要說裝個把凡人,倒是有可能,要裝本魔尊嘛,只怕還沒這個本事,信不信本魔尊的法力將這個瓶子擊碎呀?」

其實,魔尊龍少也只是在說大話,他說這話本意就是想唬唬石先生而已。

石先生果然愣了一下,「好,既然你不信,那就先把你裝進去。」

手中的九龍瓶空中一舉,立時射出一道寒光向魔尊龍少射去。

這一次,魔尊龍少並沒有躲閃,而是雙掌發力,發出一股力道, 崛起吧猩猩隊長

白靈然對他的這一舉動,頗為擔心,目不轉睛的盯著,接下來要發生的事,站在高台上的松雅公主更是嚇得臉色蒼白,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彷彿一張口,心就能跳出來似的。

九龍瓶射出來的寒光與魔尊龍少發出去的力道撞在一起,在空中僵持了片刻后,終是以魔尊龍少的力道退敗下來,被推著向魔尊龍少擊來。

魔尊龍少見勢不妙,縱身飛開,就在他身體剛離開地面的那一刻,那股力道如洪水一般從他腳下穿過,以極快的速度擊到了對面的山上,頓時發出一聲巨響,碎石亂飛。

果然非同一般。白靈然在心中暗叫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