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裡面封印有什麼東西嗎?」

「正是如此,那是很久以前,一位高僧託付給先祖保管的。」

據說裡面封印有幾隻比較棘手的妖怪。不過因為這些妖怪力量並不是很強,也沒有做過什麼大惡,那名高僧不想開無謂的殺戒,所以就把它們封印了起來。

之所以交給他們家保管,也是因為先祖有恩於他。

「供奉在家裡的話,一般的災難都能夠消除掉的。」

而在得到了這本書後,本居一家歷代以來也確實沒遇到過什麼太嚴重的事故。

只不過,在十多年前,那本書就應該丟失了才對的啊!

小鈴到底是從哪裡把它找回來的?

「封印被解開了。」

本居小鈴已經停下了詠唱,手中的舊書也開始發出了明亮的光芒。

「小鈴!」

見女兒神情獃滯,恍如未覺,男人頓時急了,也顧不得我還在旁邊,立刻就沖了出去。

「嘭。」

少女手中的書忽然炸開,變成了無數的碎片。

漫天飄飛的紙屑中,兩道光芒驀然射出,朝著男子急速飛來。

還沒有等男子做出躲閃的動作,光團彷彿撞上了一道無形的牆壁,將它們一下子彈開了。

接下來,它們拖著長長的發光尾巴,在空中不停轉悠著。

「哇啊!那是幽靈嗎?但是樣子有點不一樣誒!」

古名地戀幾個也跑出來了,看著那兩團光芒興奮的喊道。

「要抓住它們嗎?戀大人。」

靈烏路空敲了敲右手的制御棒,但是那架勢更像是想把對方一炮炸飛掉。

發現人數突然變多,光團開始變得有點混亂了。它們繞了兩圈,又故伎重施,朝大家飛了過來。

「哦哦。」

大家都是面無懼色,反而有些躍躍欲試。

可是,眼看著就要被撞上了,光團卻忽然一個拐彎,從門口迅速飛了出去。

「啊,跑掉啦!」

「快點追。」

一幫人沒想到它們竟然那麼膽小,表面裝作是攻擊,暗地裡卻是打算逃跑,頓時大感不忿,氣勢洶洶的就追了出去。

「那麼,就剩下她了。」

我回過頭,望向坐在桌子后,神情木然的本居小鈴…… 本居小鈴暫時間還沒有其他的動作,只是像個木偶那樣雙目無神的坐在了桌子後面。

她的父母喊了她好幾聲,都沒有反應。

這幅模樣當然讓兩人倍感擔憂了。

「大人……」


「放心。」

我走了上去,盯著少女的臉看了一會兒。然後伸出食指來,在指尖開始發光的同時,在她的腦門中間點了一下。

用肉眼就可以清晰看到,有什麼黑色的煙狀物體從本居小鈴頭頂冒出,然後一下子消散在了空氣當中。

少女的表情也緩和下來,慢慢的閉上了雙眼,最後「啪嗒」一聲趴倒在了桌面上。

「小鈴,小鈴。」

她的父母趕緊過來,拉起了她。

「已經沒事了,帶她去裡面休息一下吧!」

強行將封印破解了,應該消耗了她不少的精力。

雖然喜歡看書是件好事,但是這孩子太粗心了,經常會不自覺的被一些書里的「內容」利用啊!

以後要提醒一下她才行。

「是是,真的太感謝您了。」

鈴奈庵的主人不停躬身道謝,才和自己妻子扛起女兒向裡間走去。

起身的時候,從本居小鈴的懷裡好像掉了什麼東西出來,不過兩人都沒有發現。

在他們走後,我才過去彎腰把地上的東西撿了起來。

咦,竟然是一本書啊!

不過卻是私人製作的書籍,應該是把紙張的一邊打上幾個孔,然後用線裝訂起來的吧。

做工倒是比較精細。

黑色的封面什麼都沒有,應該只是隨便找張硬紙拿來充當封面的。

難道是什麼人的日記嗎?

這種可能性是最大的。

雖然觀看別人的日記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但是為了查明本居小鈴出現異狀的原因,也只能那麼做了。

如此想著,我就心安理得的翻開了手中的書。

原來並不是日記。

然而,卻是我最為討厭的戀愛小說。

無論寫得多麼精彩,凡是與戀愛題材有關的書本,我向來是立刻扔到一邊去的。

這下子就面臨一個難題了,到底是就這麼放棄,還是為了本居小鈴,繼續將這東西讀完?

儘管我很想選第一個,可是……

「不超越過去,就無法到達未來啊!」

說著冠冕堂皇的話,我還是只能強忍著反感硬住頭皮看了下去。

不過在在看的過程中手指一直在發抖。

「終於看完了!」

無力的癱坐在了椅子上,我還是第一次發現,原來看書也是這麼辛苦的一件事情。

總算有點明白,琪露諾那幫丫頭被暗趕去寫作業時的心情了。

簡直是在摧殘我的心靈。

不過,雖然很難受,我還是搞清楚了本居小鈴出現異常的緣由。

結果還是她那種能力惹來的麻煩。

在我手上的,是一本戀愛小說,同時,也是一本妖魔書。

也就是說,這本小說,是某隻妖怪寫出來的。

一般來說,人類是看不懂這種妖魔書的,然而本居小鈴卻可以。

她的能力,就是能看懂各種各樣的書,不管是人類寫的,還是妖怪寫的。甚至是一些別的妖怪都已經看不明白了的書籍,她也能夠知道裡面的內容。

拜其所賜,她可以掌握很多稀奇的知識。

然而事物都是具有兩面性的。

這種能力在給她帶來方便的同時,也藏下了禍患。

就算能夠看得懂妖魔書,然而本居小鈴的本質也只是一名普通的人類,她和靈夢或者魔理沙是不一樣的。

有些妖魔書,並不是像她那樣的普通人能夠接觸得了的。


我手裡的書實質上確實是一本戀愛小說,不過因為作者是一隻妖怪,意義就完全不一樣了。

看書籍的裝訂,就知道對方肯定很重視自己的作品。所以寫的時候,她可能無意識的將自己的妖氣加入到了文字之中去。

並在其中灌注了自己的願望。

單個的文字對人的影響不大,但是一旦把整本書的內容都看完……

同樣是妖怪的話還會好些,換作是人類,恐怕立刻會被奪去心神的吧!

儘管寫這本書的妖怪本心並非是想用它控制別人,不過希望能得到認可的心情太過於強烈了。

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寫出來的,以後碰到了要批評一下才行。

還有本居小鈴,也不能再讓她碰這種東西了。

一個普通人類,經常接觸妖怪的東西可是會給她帶來很大的負擔的。

也許她並沒有察覺,但是這些東西確實的在一點一點的侵蝕著她的心智。

這可不是什麼喜聞樂見的事情。

隨意將手中的小說扔在了桌子上,想了想,又重新拿了回來。

嗯,說起來古名地戀好像就正在找什麼書啊!不會就是現在我手上這一本吧?


「不可能,不可能。」

如果說這本小說是古明地覺寫的話,我是打死不相信的。

她怎麼可能寫得出來這種軟綿綿的戀愛故事呢?

血腥的殺戮才是比較適合她的。

嘛,不管如何,這東西我是打算等會兒就銷毀掉了。

內屋傳來了嘈雜聲,大概是本居小鈴醒過來了吧!

=============================分隔線=============================

本居小鈴醒來的時候,感覺頭腦一片混亂,有很多意義不明的東西在腦海中不停的閃現,讓她的頭都快要裂開了。

「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