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你什麼事?」朱影瞪了他一眼。好不容易把宋珍給哄好了,他這是要拆她的台?

燈火闌珊的夜色里,四人一同走出了茶樓。

朱影拉著宋珍的手,臨別又囑咐道,「宋小姐記住我剛才說的話了嗎?少看男人,多睡覺。言情傷心啊。」

「多謝朱小姐今日相救,也多謝……你的提醒。」宋珍低頭道謝。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病症,卻沒有辦法。

「你說這話不會臉紅嗎?言情傷心?」楚亦忽然繞到她身後小聲道,「說了陪我去滄州的,怎麼食言?」

「我是說跟楚莫去,誰說要跟你去了?」朱影扭頭瞥了他一眼。

說到底宋珍會變成這樣,楚亦要付很大的責任。

「都一樣。反正你別後悔,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楚亦說著,輕哼一聲,一拂衣袖就瀟洒地走了。

楚亦為人豁達,雖然對朱影有些不舍,可也沒到要死要活的地步。

他生平最不理解的就是宋珍這種鑽牛角尖的人。天地寬廣,還有比感情更重要的事等著他去做,哪能像這些女子一樣整天愛來愛去,不思正事?

九嶺鎮,九福客棧。

山頂上剛下了一場冷雨,房中的黃衣女子凍得瑟瑟發抖,叫人忍不住憐惜。

房間不大,一桌一椅,一個小几,胡床,睡榻而已。

一盞孤燈擺在桌案上,照著一個修長英挺的身影。

「楚大哥,就讓我跟著你吧。」宋珍拉著他的衣袖懇求道,「宋珍這輩子都不想走,你到哪兒我就跟到哪兒。」

「宋珍,我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我不是你的楚大哥!」楚亦扯回衣袖,從袖中出一張帕子,折了兩下,給她擦了擦眼淚,「孤男寡女的成何體統?我也……不習慣。你一個人行路不安全,我派鴻十送你回長安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就是這個掉以輕心。

直接要要了三公子贏天的命。

三公子贏天驚慌失措,眼珠幾乎要飛出,要想拔劍已然不能。

全身上下瞬間冒出驚嚇而出的熱汗。

雙眼之中那個越來越快越來越近也越來越大的白點。

也就是那一發意想不到的冷箭馬上就要射到毫無防備的三公子贏天的喉嚨

《秦時:從簽到墨家開始》第一百七十五章蒼生塗塗,天下繚燎。諸子百家,唯我縱橫! 羅小北摸了摸胸口,笑着說道:「哎,鍾瑋,你怎麼老是這樣,就因為我們是兄弟,所以,我才跟你開玩笑。你這個人怎麼回事,難道就連一點玩笑也不能開嗎?」

「開玩笑當然沒問題。」鍾瑋一臉不爽的樣子說了這句話。陳明看鐘瑋一副違心的樣子,忍不住也笑出了聲。

「笑什麼笑?」

鍾瑋罵了一句,收回視線,看向羅小北,說道:「但是,向你這樣每天不分場合,只隨你高興的開玩笑,一天二十四小時,起夜上個廁所,你都能開個玩笑,誰受得了?」

「咳咳。」

陳明故意咳嗽了兩聲,說道:「怎麼,小北晚上起夜還跟你開玩笑?」

「是啊!」

鍾瑋冷著臉,說道:「明哥,你說這個傢伙,他是不是覺得我好欺負,有一次,他半夜起來去上廁所,回來,他要鑽被窩,看見我把頭埋在被子裏,你猜他說什麼?」

「說什麼?」

鍾瑋瞪眼指著羅小北,說道:「這傢伙,他竟然說你怎麼鑽到被窩裏睡覺了,你再這樣,我就要在被窩裏放屁了,我剛才憋了一個屁……嘿,明哥,你說他憋了一個屁跟我有什麼關係?」

陳明本想憋著不笑,但是,憋著憋著卻忍不住渾身顫抖,最終還是笑了出來,說道:「鍾瑋,你以前讀書的時候,你的語文是不是沒有學好?」

「什麼意思?」

陳明拍了拍鍾瑋的肩膀,說道:「他憋不憋屁,這好像不是重點吧?」

……

下午忙了半天,傍晚給所有兼職的同學發了工資,晚上,陳明和鍾瑋電話聯繫了幾個聯繫到的被迫輟學的學生。

陳明將自己的條件拿了出來,聊了一兩個小時,對方終於決定考慮一下回學校讀書的事情。

晚上十點,陳明坐在床上,最後看了一眼手機,確認王小慧沒有打電話過來,關機,將手機放在床頭柜上,熄燈睡覺。

今天累了一整天,陳明本以為很容易就可以睡着,可是,沒想到只要閉上眼睛,腦子裏就會不斷的重複今天發生的事情。

唐亞東到底有沒有錯?

他和鄭海之間到底還有什麼恩怨?

那個鄭海到底有着怎樣的背景?

……

翻來覆去,折騰了半個小時,陳明也沒睡着,索性坐起來,背靠着床板,回想今天一天之內發生的事情。

鄭海的事情,孫龍已經去查了,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現在最讓陳明擔心的就是唐亞東的事情。

醫院讓交三萬,唐亞東和王小慧有那麼多錢嗎?

等一等!

三萬?

陳明回想起醫生說過如果恢復的好,算上前面的手術和後面恢復期的費用,大概的開銷也就在兩萬的樣子。手術費只要一萬多一點,為什麼王小慧卻說是去取三萬塊錢?

三萬和兩萬之間差了一萬,好像差別也並不大,難道,王小慧是害怕唐亞東後期恢復的不好,可能會花更多的錢,所以多取了一萬塊?

好像也不是沒有這樣的可能。

找了個理由將自己搪塞過去,隨後,陳明又想到了今天在醫院裏,王小慧說的那番話,那個關於烏鴉反哺的故事,她為什麼要告訴自己呢?

難道只是為了手機的事情找個理由開脫?可是,行孝和誤會完全是兩回事,王小慧就算要講故事,那也不該講一個這樣的故事。

還有,後面王小慧送自己出來,臨分別的時候,她說謝謝自己為那些學生做的一切。說話的時候,王小慧面無表情,她好像並不在意那句話所蘊含的感情,她好像只是在有預謀的說一句話給自己聽。

難道,王小慧是故意給自己將烏鴉反哺的故事?還說她知道自己在遠航中專學校做的一切?

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烏鴉反哺是一種孝順的行為,而唐亞東偏偏跟他的母親不和,她知道自己在遠航中專學校做的一切,難道說,王小慧希望自己資助他們,讓他們度過難關?

烏鴉雖然叫聲不好聽,就像是唐亞東曾經說過的那些難聽的話一樣,但是,烏鴉是個懂得感恩和回報的鳥,所以,王小慧的意思是說想要讓自己幫助他們,以後,唐亞東會回報自己?

反應過來,陳明在心中暗嘆一口氣,回想起在河堤上,王小慧跟唐亞東說的那番話,心裏很酸,王小慧可能是知道憑藉他們兩個人的本事,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再加上自己這次是資助所有貧困學生,當然這種資助是以無息貸款的方式,王小慧不好開口,但卻也希望唐亞東能夠走上正途。

想通了這一點,陳明決定明天找時間去一趟醫院,到時候跟王小慧好好談一談這件事情。

後來,迷迷糊糊的陳明便睡了過去。

半夜,兩道房門幾乎同時傳來了「咯吱」的響聲,鍾瑋和唐建康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兩人對視一眼,同時朝着陳明房間所在的方向看去。

此時,陳明已經熟睡,但房間內卻還亮着一盞枱燈,這讓鍾瑋和唐建康都誤以為陳明還沒睡覺。

鍾瑋皺眉說道:「嘖,陳皮唐,你說這人要是有錢之後,他的生活是不是就變了?」

唐建康點點頭,說道:「肯定啊,有錢之後肯定都變了,以前我爸還沒開煤礦的時候,我們家窮的是一貧如洗,後來,機緣巧合之下,我爸開了煤礦,家裏也有了錢,生活都變了。」

「唉,那個時候,我還沒懂事,只是覺得幾天時間,家裏來了很多人,傢具一件一件都換了,生活質量也變了。那時候也不知道是為什麼,竟然嚇得躲在牆角不敢出來。」

「可是,現在,仔細回想一下,那時候,我還只是沒意識到,我的家已經變了,發生了翻天復地的變化。」

「真的,鍾哥,你沒有經歷過可能不會懂,但我現在才明白: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這句話的含義。」

「可惜,可能我這一輩子也不會再過上那樣的生活了。」

。 劉備是漢景帝之子中山靖王劉勝的後裔。他的父親早亡,自少年時代起,便與母親以織席販履為業,生活非常艱苦。劉備家屋舍東南角籬上有一桑樹高有五丈余,從遠處看上去就好像車蓋一樣,來往的人都覺得這棵樹長得不像凡間之物,認為此家必出貴人。劉備小時候與同宗小孩在樹下玩樂,指著桑樹說:「我將來一定會乘坐這樣的羽葆蓋車。」劉備叔父劉子敬說:「你不要亂說話,讓我們一家遭滅門之罪。」

熹平四年(175年),劉備十五歲時,母親讓他外出行學。劉備與同宗劉德然、遼西人公孫瓚一起拜原九江太守、同郡人盧植為師學習。劉德然的父親劉元起常常資助劉備,將他和劉德然同等對待。此舉招致劉元起妻子的不滿,劉元起說:「我們宗族中有這樣一個孩子,不是個平常人。」

公孫瓚與劉備結交為好友,公孫瓚比劉備年長,劉備將公孫瓚視作兄長。劉備不怎麼愛讀書,喜歡狗馬、音樂、美衣服。身長七尺五寸,兩手下垂能到膝蓋,耳大招風,不必轉頭就能看見自己的耳朵。不愛說話,能善待下人,喜怒不形於色,喜歡結交豪傑,當地豪俠都爭着依附劉備。

黃巾亂起,劉備與關羽、張飛結義,曾經巧遇返鄉途中的張世平。張世平覺得劉備為人豪邁,有英雄之志,便資助他五萬金,用於購買戰馬、軍糧。也是從張世平口中,劉備第一次聽到了橫海將軍田齊的名字。

劉備想起這些往事,不由對田齊心生嫉妒。據張世平所說,田齊與他一樣,出身貧苦,相貌平平,文才武略全無。但田齊卻在短短兩年間,靠着毫不起眼的羊毛白手起家,縱橫草原大漠,得到匈奴單於和鮮卑檀石槐的賞識,裂土封侯。回到大漢,得天子公車相召,來到京師,與天子相見甚歡,一朝得封兩千石。

劉備既羨慕、妒忌田齊命好,又感嘆自己時運不濟,至今一事無成。但當掀開帳簾,進入帳內,劉備輕吸一口長氣,又緩緩吐出,將心中煩悶和失落之情全部拋之身外。

劉備面露微笑,不卑不亢的向田齊行禮報名:「涿州劉備,中山靖王之後,現為盧中郎帳下別部司馬,見過將軍。」

田齊躬身還禮,請劉備入座,詢問他道:「盧中郎可有軍令傳達?」

劉備目視帳內,見只有曹性和沮授兩人,顯然是田齊心腹,便直接說道:「張角帳下精兵數萬,騎兵數千,多為暗中訓練多年的老卒,又裹挾流民數十萬,攻州掠縣,勢不可擋。盧中郎率北軍五校和冀、並、徐、豫各州郡兵北擊張角。邊軍大敗於鮮卑,天子調郎官北返邊郡,北軍五校郎官三去其二,實力大損。各州郡兵訓練馳廢,不堪一戰。盧中郎數戰失利,在廣宗堅守不出,與張角對峙。聞將軍上書天子,北上應援,盧中郎大喜,令吾前來接應,但並無軍令傳達。」

盧植派劉備前來接應,隱有令田齊北上廣宗,與其合兵一處的暗示。劉備羅里啰嗦講了半天冀州形勢,也暗中請求田齊北上支援盧植,以打破與張角的對峙,解開廣宗困局。

田齊不想去廣宗受人約束,便輕聲一笑,對劉備說道:「天子令我歸於左豐帳下,獨成一部,自尋戰機。」

劉備心中暗嘆,知道田齊不願北上廣宗,連忙對他說道:「吾有公孫將軍信函一封,請將軍一閱。」

田齊接信來看,公孫贊信中只請求他相助盧植,照顧劉備,並無其他要求。

田齊將信還給劉備,對他笑道:「原來劉司馬竟然與伯圭兄為同窗,同師於盧中郎。哈哈,你我也不是外人。我與伯圭志趣相投,情比兄弟。我在幽州的生意,也全靠伯圭兄照顧。」

劉備連忙故作驚訝,對田齊說道:「伯圭於信中言及,與將軍有故交,他有事相求,將軍必不會推辭,吾還不敢深信呢。」

田齊心中暗笑。劉備此言,是想以情義相逼,迫自己北上援助盧植。田齊輕輕點頭,也不接言,只轉而吩咐沮授:「吾看劉司馬部下衣甲不夠精良,取三千件鐵甲、三千把護手刀與劉司馬。」

沮授應諾,請劉備出帳,去取兵甲。

劉備無奈,只得向田齊道了聲謝,跟隨沮授出了帥帳。

曹性對田齊說道:「錦衣衛廣宗百戶所傳回情報,劉備與關羽、張飛三人結義為兄弟,召集鄉勇從軍。他們十分驍勇善戰,每戰必為先鋒,數破黃巾軍陣。他們手下有兩千白耳軍,都是騎軍,是公孫將軍給他提供的戰馬和兵甲。而且張世平還在涿州資助過他五萬金,讓他們打造兵器鎧甲。」

田齊一愣,心中暗道:因為自己的出現,蘇雙與張世平早已分道揚鑣,但沒有想到,歷史仍然重演,張世平還是資助了劉備。

曹性見田齊皺眉沉思,以為田齊懷疑張世平與劉備關係密切,便向田齊解釋道:「我詢問過涿州百戶所,據他們調查,張世平以前並不認識劉備。他回中山為大將軍何進採購戰馬,途經涿州,巧遇劉備三兄弟召集義勇,準備南下投軍盧中郎。張世平與劉備相談甚歡,認為劉備心懷遠志,智勇兼備,沉穩有度,極似主公當年。他嫉妒蘇雙如今得主公重用,便效仿蘇雙,相助劉備於微末之時。」

田齊聞言,輕笑搖頭,暗替張世平遺憾。劉備確實是一個英雄,但卻時運不濟,蹉跎半生,一事無成。張世平想得到劉備回報,只怕還要再等上二三十年。而且在真實的歷史當中,張世平和蘇雙資助劉備之後再無記載,早被淹沒於歷史長河當中。

曹性見田齊搖頭,疑惑的問道:「我觀劉備此人確實有些與眾不同。他家境貧困,以織席賣履為生。黃巾亂起,天子征黨人後裔和鄉間勇士從軍,他與關羽、張飛結義,共同從征,僅一個月,就召集鄉勇數千。南下冀州,一路衝破黃巾亂匪重重阻攔,擊殺黃巾渠帥十餘,智勇雙全,銳不可擋。不知主公如何看待此人?」

田齊輕嘆一聲,對曹性說道:「你和張世平的眼光都很准。這劉備確實是一位英雄。」 唐梔特別喜歡哭。

男人都討厭愛哭愛鬧的女人,陳安歌這種見慣了燈紅酒綠的人更討厭麻煩。

小姑娘聲音哽咽,鹿眼裡包著淚,就那樣可憐巴巴瞅著他。陳安歌竟然有那麼短短一瞬間,是想給她擦眼淚的。

這個念頭很操蛋。

好在,只是一瞬的想法。

少年直起身,重新摸了煙出來,口吻神態一貫散漫:「陪許狗來的。」

海風有點大,陳安歌點了兩次煙都沒點著。

正煩躁地想要丟煙,一隻素白的小手伸過來拿過了他的打火機。指尖相碰,有冰冰涼涼的觸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