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希洛微微一笑。

「院長這個稱呼,便不用再提了。」卡門搖頭:「我是絕不會留在魔法學院之中為你效力的。」

「哦?」

希洛忽然放緩了語氣,言辭也變得鋒利了一些,冷冷道:「要想我現在就放了達令陳,那是千難萬難!卡門閣下,你若是真的覺得我是在踐踏帝國法典的話,那麼盡可以聯絡所有的魔法師來上書抗議,甚至是反對我的做法吧!不過……你若是想這麼做的話,只怕以你一人之力未必就夠!所以……」

……

…………

雨果和庫爾切在這皇宮大門裡,雖然是坐著喝茶等待,吹不到半點寒風,還有爐子烤火,身邊更有兩名御林軍的士兵小心翼翼的伺候著。

但是兩個老傢伙卻依然如坐針氈,度日如年。皇宮裡傳來稍微半點風聲,兩人都會為之變色驚駭莫名。

終於,等了半天。天色都已經黑了下來,庫爾切已經站了起來,忍不住喝道:「再這麼等下去,只怕……」


他搖搖頭,就大步走出了屋子去,雨果也站了起來跟了出去。

兩人出了屋子,舉目往皇宮之中眺望,忽然之間,庫爾切用力一拉雨果:「你快掐掐我。我是不是眼睛花了?快看,那不是卡門院長出來了?!」

皇宮之中,卡門一襲黑衣,飄飄然然正從裡面緩緩而來,迎面就正好往雨果和庫爾切這裡來了。

雨果卻顧不上庫爾切了,趕緊就幾步迎了上去。看著卡門,長出了口氣:「終於出來了!卡門院長,你可叫我們兩人好擔心!」

卡門臉上的表情不喜不怒,但是眼神卻十分古怪,雖然依舊冷漠,但是冷漠之中。卻隱隱的帶著一股子彷彿無法發泄的怒氣!

深深的看了一眼兩個老頭子,卡門點了點頭:「勞煩兩位院長在這裡等待了。我……無事!」

「這就好!」庫爾切趕了上來。也是長出了口氣:「院長……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你看,我們……」

雨果也是鄭重點頭:「卡門院長,先前那番辭職的話,就不要再提了……學院之中如今可不能沒有你坐鎮!如今學院里人心惶惶,若是你這個時候撒手不管了,恐怕……」

說著。苦笑不已。

雖然因為各個分院的競爭,兩個老頭子平日里也和卡門明爭暗鬥過。但是到了這種關鍵時刻,兩人也都是心中明白:這魔法學院的魁首,除了卡門之外,旁人只怕還真沒有這麼大的威望!

別的不說,只說雨果和庫爾切兩人,兩人的威望也僅限於自己管轄的分院,雨果大概還要稍微好一些,因為他是大鍊金術師的身份,其他分院也買他的賬,可庫爾切這個分院長的號令,也就只能在自家分院里,出了分院大門就沒有人認了。

倒是卡門,坐鎮魔法學院多年,各個分院無論是教職人員還是學員,見了這位卡門院長,都是法子內心的敬畏。

而學院之中的很多機密的研究部門,也都只有這位卡門院長才能鎮得住。

說起了辭職的事情,卡門臉上閃過一片黑氣,面色鐵青,咬了咬牙,緩緩道:「回學院再說!哼……就算要辭職,我也要把這最後一件事情做完!」

兩個老頭子一奇,不過隨即互相看了一眼。

兩人都是一個心思:雖然不知道卡門說的是什麼,但是只要她肯收回辭職的念頭,哪怕只是暫時的,那也是極好的。

……

卡門黑衣進京,皇宮前點燭憑弔,又進宮覲見……

這一天的事情,幾乎整個帝都,有心人都在密切的關注著。

不過畢竟沒有鬧出什麼大亂子來,聽說最後卡門這麼安安靜靜的出了皇宮,和其他兩位分院長悄然回了帝都。

這樣的收場,實在是叫不少人心中驚奇。

也有人不免背後恥笑:都說卡門錚錚傲骨,沒想到也是個雷聲大雨點小的,自己的兒子都被人殺了,最後不也是懼怕希洛勢大,連個屁也不敢放就回去了么!

可沒想到,就在卡門回京覲見過新皇,過了才兩天,就有一個驚天消息爆了出來!

當天就震驚了整個帝都!!!

……

帝國魔法學院元老會十一名元老,包括六大學院各分院院長,以及魔法學院全體教職人員,以及魔法學院全體正式學員以及所有非正式旁聽學員!

聯名上書,強烈抗議帝國現任皇帝希洛?奧古斯丁,踐踏帝國法典,非法羈押拘禁魔法學院教授達令陳,無故侵犯了一位魔法師的人身自由以及權力,嚴重損害了魔法師的尊嚴!

這不僅僅是對帝國法典的肆意踐踏,嚴重的違背帝國法典的行為,更是被視為是對魔法師特權的挑戰,以及對整個魔法師階層的嚴重不尊重!

至此,魔法學院自卡門院長以下,所有教職人員以及所有正式和非正式的學員,共計八百七十四人,聯名嚴正抗議,並且要求當局立刻釋放無辜的達令陳法師閣下!

並,在全國範圍內,號召所有的魔法師,一同抗議和反對這種對於魔法師階層極度不尊重的挑釁行為!

魔法學院全體師生,將保留採取進一步行動的權力!

在皇帝做出滿意的答覆之前,魔法學院將暫時斷絕與皇室以及當局的任何合作和關聯,魔法學院暫時封院,並且斷絕和駁回了於帝國現有的三十一項重大魔法實驗的合作,拒絕為皇室效力!

……

一紙抗議書即出,全城皆震!!(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二十章【事態擴大】

魔法學院那一紙義正詞嚴的抗議書,幾乎是以風一般的速度傳遍了整個帝都!

在方方面面的關注之下,幾乎都是第一時間拿到了這份抗議書的內容抄本。

整個帝都皆嘩然!

自一百四十餘年前,帝國創辦魔法學院以來,魔法學院從來都是僅僅的站在皇室的身邊,以幫助皇室打破魔法工會壟斷的姿態而存在的!

而在歷來發生的所有一切重大事件之中,魔法學院都是牢牢的站在皇室陣營里,從來不曾有過今天這般「大逆不道」的舉動啊!!

而這份抗議書之中,用詞之激烈,言辭之不客氣,就差斥責希洛的作為是禍國殃民,是踐踏國法。

就差沒直接斥責他根本不配當皇帝了!!!

這魔法學院,居然整個兒全部反了!

不過是卡門回來才短短兩天的功夫,原本置身事外明哲保身的魔法學院,居然一股腦兒全體都站到了希洛的對立面去了!

大有「不釋放達令陳就不罷休」的架勢!

……

就在這份抗議書發布的第二天,緊接著,帝國三大魔法組織之中的魔法學會,也忽然發表了一份申明!

魔法學會作為一個純粹的魔法學術組織,也對皇帝陛下無故非法羈押一名魔法師的作為表示強烈不滿,魔法學會上下全體同仁,也聯名發表申明。聲援魔法學院全體魔法師們的抗議行動,並且以實際行動來予以支持:從即日起,魔法學會將暫時封館,拒絕皇室的一切合作,直到皇室在這件事情上給予一個滿意的答覆為止!

如果說,三大魔法組織這種,魔法學院和魔法學會都是同期創辦的,這兩個組織反正一直以來都是同氣連枝,穿一條褲子的。魔法學會跟著魔法學院一起抗議。並不叫人驚奇。

那麼……到了第四天,事情的**終於發生了!!

羅蘭帝國魔法工會,現任主席桑蒂斯?多明戈,以私人身份發表了一份聲明。

聲明指出:魔法工會作為一個全大陸人類魔法師的聯盟組織,並不會強行約束組織內的魔法師的任何合法行為,對於這次魔法學院和魔法學會的聯名抗議活動。魔法工會並不會強行要求麾下的魔法師參與或者抵制。但是,身為魔法工會主席,對於皇帝陛下羈押一位並沒有犯罪的無辜的魔法師,這樣的做法,他本人深表遺憾。同時也敦促雙方保持克制和冷靜,以理智的方式解決這一場危機和爭端。

並且。魔法工會主席桑蒂斯?多明戈大人,也以私人身份。希望皇帝陛下能就這件事情給予一個合理的解釋,儘快釋放相關的無辜魔法師,給帝國內所有的魔法世階層一個滿意的交待。

一言既出,舉世嘩然!!

而就在這位魔法工會主席先生「以私人身份」發表了這份申明的當天下午,帝都就又有三十一位魔法師,在那份聯名的公開抗議書上籤署了自己的名字!

第二天,又有四十四位魔法師。加入了抗議聯名的行列!

第三天……

第四天……

值得注意的是,在後來加入聯名抗議行列的這些新加入的近兩百名魔法師之中。有一小半是曾經出身於魔法學院的魔法師,而一大半,卻是魔法工會以傳統模式培養出的「傳統魔法師」!

這樣的變化,帶來的寓意就十分的驚人了!

所謂的「私人身份表態」不過是一塊遮羞布罷了!

包括了魔法工會,魔法學院,魔法學會在內的帝國三大魔法組織,幾乎是全體站到了這位新皇帝希洛陛下的對立面去了!

幾乎可以說,希洛關押了達令陳的這件事情,幾乎一下就把羅蘭帝國的整個魔法師階層都惹動了!

對於大部分參與此次聯名抗議活動的魔法師來說,他們並不認識陳道臨,或許有的聽說過陳道臨的名字,甚至有些魔法工會的傳統魔法師,對於這個折騰出了什麼「魔動機械」理論的傢伙,還視其為是一種離經叛道的做法!

但是,魔法師就是魔法師!

對於所有的魔法師而言,魔法師的身份就是一種榮耀,就是一種不可侵犯的尊嚴!

就算這個達令陳再怎麼不好,那麼既然他是魔法師,哪怕他有什麼錯,也應該按照魔法師的規矩來處置!要麼是魔法學院出面,要麼是魔法工會出面!哪裡輪得到外人來處理和欺負?!


況且,說到政變當夜,這個達令陳雖然是在皇宮之中,但是他什麼也沒做吧!他沒有拿著刀劍去和你希洛的叛軍對抗吧?他沒有念一條咒語,用一個魔法,傷害任何一個你希洛的人吧!!

既然這樣的話,你希洛有什麼權力將他羈押拘禁?!

他可是魔法師!!帝國法典寫的很清楚,魔法師超然國法之上!除非是叛國等必誅大罪,否則的話國法無從審判,只能交給魔法工會或者魔法學院處置!

你希洛始皇帝沒錯!你成功上位了也沒錯!但是你今天既然可以無緣無故的隨便就抓捕一個無故的魔法師,就因為你看他不順眼?就因為他曾經效忠了先皇?

這個例子絕不能開!!否則的話,帝國所有的魔法師豈不是人人自危?!

你希洛今天可以隨意抓捕一個達令陳,這就遠遠超出了皇帝的許可權,侵犯的魔法師在羅蘭帝國一千年來的特權!那麼你明天如果看其他魔法師不順眼,是不是也可以隨便就抓捕起來?!

此惡例斷不能開!!

……

整個魔法師階層群情沸騰,這麼一鬧。卻將原本只是在帝都頗有名氣的「達令陳」這個名字,轟傳天下。

整個羅蘭帝國,都知道了有這麼一個因為「未可知」的罪名而被皇帝無故關押拘禁的年輕天才魔法師了。

而旁人並不知道的一個內幕是:最先發表公開抗議的魔法學院內部,其實在發表這份抗議之前,內部也經歷過了一番激烈的爭論!

那天卡門回到了學院之中,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里,將自己親筆寫的那封辭職書直接丟進了壁爐里燒了。

她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立刻召開了魔法學院全體元老會的緊急會議!

甚至就連那個閉關自我封閉,以求置身事外的摩德納分院院長。都被暴怒之下的卡門,親手轟破了封印,將他拽了出來!

在全體元老的會議之上,卡門拋出了要求以學院名義對皇帝拘禁達令陳的行為進行抗議的時候,也遭到了一些元老的反對。

長時間的太平日子,讓魔法學院里的這些元老們都多少失去了一些銳氣。安穩日子過久了,不少人的膽子也就小得多了。

不少元老認為,達令陳雖然是魔法學院的一員,但是現在局勢畢竟還處于敏感時期,這個時候,以整個學院的名義來對抗皇帝陛下。萬一惹怒了皇帝,那麼就會連累整個魔法學院的前途。殊為不智。


但是這種說法,遭到了卡門的痛斥!

「今天他希洛可以無緣無故的抓捕一個無辜的達令陳,放任這種行為,明天他就可以抓捕在做的任何一個!後天說不定就可以抓捕院長分院長!這是皇權的無休止無節制的泛濫!」

有的元老雖然也認同卡門的這種說法,但是依然覺得,為了一個小小的年輕教授,搭上整個魔法學院。來往死里得罪一個新加冕的年輕皇帝,似乎不太值得。

「或許……可以等過一陣。想別的辦法將達令陳營救出來。反正現在皇帝關著他,也沒把他怎麼樣吧……」

「達令陳這個人的價值,遠遠比在座所有人心中預料的重要得多!!我甚至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達令陳先生他個人對於整個魔法世界來說,都有至關重要的意義!他的魔法理論,力圖建造一個新的體系,新的架構,將會徹底的改變現有的魔法世界!甚至會創造出一個新規則新體系的魔法文明!!這樣一個人,無論把他擺到多重要的地位都不為過!無論如何,身為一名魔法師,都應該對這樣的人才,誓死護衛他的安危!!!」

卡門的話讓所有人驚呆了!這個女人,就差把這個「達令陳」說成是魔法界的救世主了!!

若是換做旁人說這種話,眾多反對的元老們可以用吐沫把這人吐死!

但是說這話的,可是卡門啊!

是威震魔法學院十多年,叫內內外外全體師生心中敬畏的卡門院長啊!

是在魔法學院之中一言九鼎的魁首!!

甚至看卡門如此幾乎搏命一般的要力保陳道臨,有人心中忍不住生出了惡意的猜想:

難道除了蕭德爾之外,這個達令陳才是卡門院長的親兒子不成?!

對於這一點,卡門的態度極為堅決,甚至幾乎是拿出了鐵腕的手段和近乎獨裁的架勢!在會議上強行通過了她的決議,讓人疑惑的是,原本一直和卡門唱反調的卡爾頓分院的庫爾切院長,居然這次也破天荒的明確表態支持卡門!

雨果分院長也是默許了這次提議。

有了這兩位重量級的分院長的支持,元老院終於通過了卡門的決議。

而讓大家意外的是,當這項決議在學院之中公布的時候,幾乎得到了所有學員的支持!!極為順利!!!

學院之中,很多曾經選修了「魔動機械」課程的學員,都對這位年輕而才華橫溢,擁有難么多奇思妙想的年輕教授,打心裡的推崇和崇敬!

聽說要聯名抗議,營救這位被當局無故關押的年輕教授,學員們紛紛踴躍報名。

很快,整個學院之中一個不拉,所有人都簽上了自己的姓名!

……

面對整個魔法師群體的沸沸揚揚,以及這種近乎逼宮一樣的抗議……

作為可以說是一手造成這種局面的皇帝,希洛陛下,卻彷彿並沒有如外界所預料的那樣焦躁不安。

這位年輕的皇帝,對於外界的這一切的聲音,彷彿都置若罔聞。

哪怕是對於身邊的心腹,譬如阿克爾等人的進諫,建議,不如先放了陳道臨的提議,也都是一概採取了沉默。

這種舉動,擺明了就是用一個「拖」的手腕了。

的確,達令陳是希洛用來穩住卡門的一個絕妙的招數。雖然卡門居然能折騰出這麼大的動靜,讓希洛也未免有些驚訝,但是,魔法師鬧事,抗議的再嚴重,在希洛看來,也並不是頭等大事,先拖一拖,反正這些魔法師,總不能直接豎旗造反吧。

更何況,卡門越這麼鬧,卻越發讓希洛心中更篤定了!

這個達令陳的價值,絕對非同小可,這樣的人,絕不能輕易的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