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少爺,又來了啊?」高爾夫的工作人員對著青年男子笑著說道。

「嗯,今天球場上的人似乎比平時還要少啊。」青年男子的視線對著四周環視了一圈,然後說道。

「嗯,比平時少了很多。」工作人員點頭道。

忽然間,青年男子的身體望向了某一處,而那裡正是陳雨萌的方向。

男子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興奮的目光,緊接著在他看到周楓的時候,他的眼神中頓時便是露出了一絲嫉妒之色。

他將自己衣著整理了下,緊接著便是直接對著陳雨萌走了過去。

「那個小姐,我能和你比試一下高爾夫嗎?」正在教周楓打高爾夫的陳雨萌,忽然聽到自己的身後傳來一道男子的聲音。

他轉過身,望著自己身後的男子,頓時眉頭一皺。

「沒有時間不好意思。」

青年男子的臉色一頓變化,他倒是沒有想到,竟然會有女生拒絕自己,真的是讓他的面子有些過意不去。

不過他轉念一想,有的女生可能就是這樣,一開始高冷,只要是稍微接觸下,便是會熱情奔放了。

「小姐,你浪費自己的時間教別人,難道就不能和我打一局么?」男子接著問道。

「我說沒時間,就是沒時間,難道你沒聽見嗎?」陳雨萌現在真的是煩躁的可以,自己好不容易可周楓出來玩一次,確實碰到這樣一個攪屎棍,真是掃人興緻的。

青年男子這下子真的是再也不能忍受了。

「我誠心誠意找你打球,你不答應就罷了,這般態度是什麼意思?今天不管你同不同意,你都是必須要和我打一場。」青年男子十分霸道的說道。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你以為你是誰啊?」陳雨萌憤怒的說道。

「你。」青年男子這個時候真的是氣的說不出話了,但是奈何對方是一個女子,他倒是不好動手的。

這個時候,他將視線轉向了陳雨萌身旁的周楓身上,冷冷的說道。

「一個大男人居然要女的教你打高爾夫,真是廢物一個。」

聽到這話,周楓的眉頭微微一皺,緊接著他笑著說道。

「我會不會高爾夫貌似與你沒有什麼關係吧,而且你以為你是誰?你有什麼資格評論別人?」

聽到周楓這話,青年男子卻是不以為意,他繼續說道。

「每個來到這裡的人,哪一個不會高爾夫,不會打高爾夫還來這種地方,真是丟人現眼的。」

「你說誰丟人現眼呢?」陳雨萌這個時候也是受不了了,小宇宙直接是爆發了。

「我說誰你心裡清楚。」青年男子冷冷的說道。

「我說,誰告訴你我不會打高爾夫的?」周楓這個時候卻是忽然說道。

男子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興趣之色,他接著說道。

「那這樣說來的話,你會大高爾夫了?那不如這樣,咱兩打一局如何?要是我贏了,我也不要你別的,以後別出現在這個高爾夫球場如何?」

「不得不說,你的這個算盤打得不錯,但是我為什麼要和你打球,換句話說,你沒有資格和我打,知道么?就算是我和這個球場上所有的人打球,我也不會和你打球。」周楓淡淡的說道。

周楓這話真的是具有極強的殺傷力,至少這句話,將青年男子氣的不輕。

「小子,你真的是找打啊,不過我還是要說,如果你是個男子就和我比試一場,不是男人就滾蛋。」青年男子氣憤的說道。

「呵呵,既然你這樣和你打球的話,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和你比試一場吧。」周楓伸了一個懶腰,隨意的說道。

青年男子聽到對方同意了,他的心裡頓時也是一喜,他暗自發誓,等下一定要讓這個傢伙出醜。

本書源自看書惘

… 第298章驚愕無比

青年男子淡淡的看了一眼,眼睛裡面卻是充滿了不屑,他打高爾夫可是足足有六年了,而對方那樣子一看就是新手,而且握高爾夫球杆的姿勢都是不對。

「怎麼個比試法?」周楓將杆子拿在手裡,問道。

「很簡單三球定勝負,我們同時打出三球,只要誰的球距離洞口最近便是贏了一局,如何?」青年男子笑著說道。

「那隨便吧。」周楓無所謂的說道。

忽然間,男子的眼神咕嚕嚕的轉了轉,他望著周楓,接著說道。

「不過既然是比試的話,那麼總得有些彩頭啊,不然那就真的太沒意思了。」

「彩頭?」周楓疑惑的問道,又是不知道這個傢伙打得是個什麼鬼主意。

青年男子對著周楓笑了笑,緊接著他伸手拿出了一張銀行卡,說道。

「我的這張卡里有二十萬,只要是你贏了,就算是你贏,相反,假如是你輸了,那麼你便是給我二十萬如何?」

周楓的眉頭微微一皺,他倒是沒有想到,對方居然要和自己賭錢,他冷冷的一笑,既然對方這麼想送錢給自己,那他也只有收下了。

之前陳雨萌在教自己打高爾夫的時候,實際上,周楓已經是掌握了這門運動的大致規則,其實這個高爾夫很簡單,只要是擊出的球距離那個洞口越近,便是算贏。

如果周楓是個正常人的話,或許他會輸給這個青年男子,但是周楓又怎麼會是正常人呢,他可以在球運動的過程中,用長生氣控制球的軌跡,那樣一來的話,這個球便是能夠按照著他的控制到達任何一個地方。

「周楓,不要和他賭。」陳雨萌這個時候卻是站了出來,二十萬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如果周楓的高爾夫打得很好,她倒是不介意,但是關鍵之前和周楓接觸,他知道周楓完全就是一個新手,對於高爾夫基本上是一點也不懂。

本來她以為周楓會聽自己的,但是周楓卻是摸了摸她的腦袋,笑著說道。

「有些事情是躲避不了的,話說,雖說我僅僅只是第一次接觸,但是你忘記我是誰了,上一次我也是第一次打網球,不照樣打得很厲害么?」

聞言,陳雨萌微微一愣,上一次周楓和紅鷹幫老大的兒子對戰的那一局他可是看到了,對方打了將近十年網球,竟然連周楓的一球都是接不住,要是說周楓是第一次打網球,肯定是沒有人相信的,但是陳雨萌卻是知道,周楓真的是第一次。


陳雨萌這個時候在想,既然周楓第一次打網球這麼厲害,那麼高爾夫是不是也是這樣呢。

「放心吧,想要贏我的人很少,至少這個青年男子還不夠資格。」周楓對著陳雨萌笑著說道,緊接著他便是再度將視線落在了青年男子的身上。

「既然你的興緻這麼高的話,如果我不接下的話,或許真的有些掃興了。」說話之時,周楓也是拿出了一張銀行卡。

「我的這個卡里也有二十萬,你贏了歸你。」

「哈哈,好,我就喜歡你這樣的人,不過等下輸了,可不要哭鼻子啊。」青年男子大聲的笑了笑。

周楓這邊的情況動靜倒是不小,很快便是引起了整個高爾夫球場人的注意,頓時一個個皆是對著這邊趕來。

「喂,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這麼熱鬧?」人群中頓時有人詢問道。

「有人要和陳翔少爺比試呢,據說賭注有二十萬呢。」另外一人回答道。

「有二十萬?這個人傻了吧?他難道不知道陳翔少爺的高爾夫球技,就算是這家球場的主人都是不見得能夠贏得過他。「

「嘿嘿,我看也是,不過我看那個小子臉上並沒有什麼膽怯之色,似乎也是有著一些把握吧。」

「能有什麼把握?難道他他是陳翔少爺的對手么?」

在眾人對著周楓和青年男子也就是他們口中所說的陳翔少爺之時,周楓和陳翔已經是走到了一處廣闊的草坪之上。

「你是新手,我讓你先來。」陳翔對著周楓笑著說道。

聞言,周楓點點頭,緊接著他便是拿起高爾夫,直接是打了出去。

高爾夫球以一種飛快的速度對著不遠處飛去,這在這個球飛出去的瞬間,周楓直接是分化出了一股長生氣進入到球中,控制著他的路徑。

原本遠離球洞的球,在周楓的這般控制之下,竟然是在緩緩的改變路徑,不過也許是分化進入到球體中的長生氣很少,這才是使得球距離球洞仍是有著一段距離。

「呵呵,原來真的是新手啊,看那球距離洞口至少都是有十米的距離。」

「嘿嘿,我記得陳翔少爺的最差成績好像也是七米,這下子有好戲看咯。」

在見到周楓的這一球之後,周圍頓時便是再度想起了議論之聲,不過周楓對於這些議論之聲倒是滿不在乎,之前他是因為長生氣注入少,才使得球的運動改變詭計不是如何的明顯,要是他注入的長生氣多一些的話,球的路徑便是能夠改變的更多了。


測試人員去量了一下,距離十一米。

陳翔見到周楓第一球竟然是打出了十一米,頓時大笑了起來,他走到周楓的身邊拍了拍周楓的肩膀笑著說道。

「哥們,等下讓我教你如何打高爾夫。」

說完,他便是走到了自己的位置,拿起杆子,特地的擺了一個標準的高爾夫的動作。

他雙手緊握著杆子,緊接著猛地一打,瞬間球便是以一種優美的弧度飛了出去。

不得不說,這個陳翔雖然人品不咋地,但是打高爾夫的技術到真的是是不錯。

「三米。」檢測人員將陳翔打出的這一球測量了一下,這才是宣布了成績。

「呵呵,小子,足足相差八米,你回去再練個八年在來和我較量吧。」陳翔對著周楓冷笑著說道。


聞言,周楓無奈的一笑,這個傢伙難道贏了一局以為自己贏了嗎?

他對著陳翔淡淡的說道。

「不是還有兩句嗎?萬一運氣好了贏了呢?」

似乎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陳翔非常可笑的問道。

「我說,哥們你難道以為高爾夫憑藉的是運氣,這可是靠實力才能發出好球的,像你這般的水品,就連這個高爾夫球場的掃垃圾的打得都是比你好。」

「也許我的運氣真的是好呢。」周楓笑著說道,緊接著陳雨萌的旁邊,將陳雨萌手中的杆子接了過來。

「我說,你有把握嗎?」陳雨萌試探的問道,他本來以為周楓打高爾夫真的會是如同他嘴中雖說的,和打網球一樣厲害,可是這第一局,簡直是差的不能再差了。

他和這個陳翔之間的差距真的不是一星半點的。

「放心吧。」周楓只是笑著摸了摸陳雨萌的腦袋,緊接著便是轉身回到了場地之內。

「這個傢伙居然還不放棄,還要打?」

「第一次打了十一米,我想他這一次估計要打個二十一米。」

「嘿嘿,他是不可能贏過陳翔少爺的。」周圍的人見到周楓竟然是又是出場了,頓時又是爆發出了一陣陣嘲諷之聲,顯然在他們的眼裡,周楓是絕對不可能贏得過對方的。

周楓手拿著杆子,他先是用視線測量了自己這邊和球洞之間的距離,大致的分析了一番之後,緊接著這才是分化了又一股真氣進入了高爾夫球中。

這一次周楓分化的真氣比之前多出不少,足足有三倍之多。

球被周楓以一種極其強大的力道打了出去,對著那洞中射去。

瞬間便是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野中。

如此片刻之後,周楓這才是退了回來,站在陳雨萌的身邊,一臉的輕鬆模樣。

「這一球打得如何?」陳雨萌當即問道。

「還行吧。」周楓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一旁,陳翔走到了周楓的身旁,嘲諷的說道。

「我說,小子你就別逞強了,這第二球你還是不可能贏得過我的。」

「我說,陳大少爺,不知道是什麼讓你的信心那麼的大,有時候,還是先看看結果比較好。」周楓冷冷的說道。

「好,我這就讓裁判去測量。」

「那個,沒有看見求。」約莫幾分鐘之後,測量人員跑了回來,而測量的結果,竟然是沒有看見球。

場中人皆是一愣,看不見球,這不就是表明,這個周楓將球打得都是讓別人找不到了。

「哈哈,連球都不知道打到哪裡去了,真的是笑死我了。」陳翔也是被這個結果驚訝了一下,緊接著他這才是反應了過來,大聲的笑道。

「我說,裁判,你確定你每個地方都是檢查過了么?」周楓這個時候卻是問起了餐盤。


「嗯,我每個地方都是檢查過了,除了。」裁判點點頭,忽然間,他想起了什麼,因為他沒有檢查球洞。

「那你就去你所說除了的地方去看看吧,我想那裡面現在應該躺著一顆球。」周楓淡淡的說道。

裁判的眼神充滿著一絲驚愕,不過他看著對方的眼神中的那種並無絲毫的開玩笑之色,他這才是點點頭,緊接著便是再度跑了回去。

「小子,這第二球,你不會是指望著你自己是打進了球洞吧?哈哈,就算是我陳翔,打了六年的高爾夫都是沒有打進去過球洞,今天要是你將球打進了球洞,我就白送給你十萬。」陳翔大笑道。

聞言,周楓無奈的笑了笑,說道。

「呵呵,這可是你說的,等下要是我的球真的射進了啟動,你可是不要後悔。」

幾分鐘之後,裁判回來了,而此刻他的臉上則是一臉的震驚,似乎是見到了什麼特別恐怖的事情。

「喂,我說,找到他的球了么?」陳翔上前問道。

「找到了,在球洞了,原來他真的將球打進了球洞了,難怪我找不到。」裁判點頭說道。

「什麼?在球洞?」陳翔的臉上滿是震驚,這怎麼可能,有人能夠將球打進球洞。

不僅僅是他,周圍的人此刻都是驚愕無比,怎麼可能,一個新手居然是能夠將球打進球洞,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但是事實就擺在他們的眼前也是由不得他們不相信。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 第299章被識破了

陳雨萌的小手捂著嘴巴,作為一個有過幾年高爾夫球齡的他而言,可是知道打高爾夫的難度,尋常人,練個一兩年的話,打出的球,與球洞的距離應該是能夠保持在十米,而練了三年的人,能夠保持在八米算的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