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瑜你瘋了!」陸臨風片刻之間連殺兩人,正志得意滿之時,聽到陳瑜這找死的話,頓時大怒道:「境界提升之後,以戰鬥的方式確實可以迅速鞏固修為,但更大的可能是,敵人趁你境界不穩,將你重新打回原境!」

到那時,陳瑜若想再次成為凝氣七層修士,不只要一點一滴地重新積聚修為,最關鍵之處在於,他要突破境界被打落時留下的修為桎梏!

就等於蓋房子,他本已經蓋了七層,然後將第七層推倒重建。費時費力不說,重修的第七層,以及之後更高的境界很可能會因此不穩。

對於陳瑜突然的發瘋,李佶、李思遠等人一時都有些呆愣,而陸臨風斥責陳瑜,更多的是出於關心。

「你們不懂,從前我每次晉陞境界都是師姐幫我喂招。」陳瑜一邊調整著呼吸,一邊道:「可師姐純粹是為了打我,弄得我滿身是卻沒多少效果!啊,疼!」

「四方叔別聽他胡鬧。」紫蘇鬆開某人的耳朵,道:「天快要亮了,我們早點恢復修為,好早點去追殺風靈獸。如意宗快要開啟了,別在這個時候浪費時間。」

咔嚓一聲,白衣修士渾身骨頭碎成渣,四方深恨這五人令紫蘇和陳瑜陷入險境,因此上手時用出了全力。當他鬆開握其肩膀的右手,白衣修士一下子攤倒在地,眼睛睜地老大,也不知最後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可惜了,我還想殺個凝氣十層修士試試身手呢。」陳瑜看已經死去的白衣修士一眼,他至今還不知道此人叫什麼名字。

「人家好歹也比你高了三階,而且他手中那把摺扇是一件不錯的法寶。」紫蘇開始收起自己的法寶,神色輕鬆卻也不忘打擊陳瑜。

「師姐!」陳瑜拖著長音,不服氣道:「剛才我擔心他傷到你,才取了盾牌和他硬抗。如果只我一人,憑著我的速度他的摺扇未必能傷到我。」

「你怎不知,我也是怕他傷了你才與他對峙?」紫蘇這句話沒有說出口,聽了陳瑜對自己的擔心,她心裡一暖,嗔怪地瞪陳瑜一眼,令陸臨風一陣失神,令李佶、李思遠將目光轉往他處,但陳瑜直接無視。紫蘇銀牙暗咬,轉身向最早被她所殺的紅衣女子走去,那裡還有一隻儲物袋要收起。

「那個,陸公子?」見陸臨風已經取了兩隻儲物袋,四方緊握著手裡的縛仙索向其示意,但是想要將縛仙索據為己有的想法溢於言表。

「四方叔拿著吧。」陳瑜道:「臨風殺了兩個人呢,哪還看得上縛仙索。」又對陸臨風道:「我這裡的法寶你看上了哪件,我跟你換縛仙索。」

「好啊!」縛仙索確實算得上一件厲害法寶,但既然四方喜歡,陸臨風很樂意出讓。不過,他可不想讓陳瑜太輕鬆,因此眼珠子一轉,道:「不過你要盡全力斬殺風靈獸,只要你殺了風靈獸,我要它的心和骨髓。」說到最後,他已經開始咬牙切齒了。

「我還以為你要妖丹呢。」陳瑜好奇道:「你要它的心和骨髓作什麼?」

陸臨風將灰衣李兄的儲物袋送給李思遠,聞言道:「這不用你管,你只要將它的心和骨髓交給我就好。」

(未完待續)

求收藏,求推薦。璇風瓑浼氬啀璇.. 李氏手上拿着一牡丹滴珠流蘇和一個金鳳滴珠流蘇細細的比對,聽了這話頭都沒抬:「瞧你那點出息,什麼好事兒能把你樂成這樣,莫不是撿到了銀子了?」

來壽笑呵呵的道:「可不是大好事兒嗎?您今兒個不是還想整治那溫酒,她自個兒就送上門來了!」

李氏雙手一頓:「嗯?伺候爺伺候出錯了?」這溫酒怎麼說也在貝勒爺跟前待了十年了,應當十分了解貝勒爺的性子才是。

來壽卻道:「主子這次可猜錯了,這次是溫酒自個兒作死,竟傷了宋格格。」

李氏聽到了這裏,忽而來了興緻,手上的流蘇丟到了盒子裏,轉頭看向來壽:「宋氏那賤人挨打了?還是溫酒那賤人打的?」

「哎,」來壽道:「可不就是嘛。奴才剛剛打聽到,聽說是早些時候有宋格格要了溫酒的一個小太監去,溫酒自個去把小太監強硬的給搶走了,宋格格自然不是個善茬子,去攔了,誰知被溫酒甩了一鞭子。」

「呵,」李氏呵呵笑了一聲,直道:「宋氏也忍得?」

來壽臉上也帶了幾份驚異:「主子,說來這事兒也是奇了怪了,這宋氏也不知是怎的了,竟然悶聲不吭,瞧著那模樣是想要息事寧人。」

李氏冷冷勾唇:「還能怎麼了,左不過就是心虛,她想息事寧人?呵!那可不成。」

來壽聽了,眼睛直冒光:「主子,咱們怎麼做?」

「去,把宋氏和溫酒給我叫來。既然宋氏受了委屈,我這個做側福晉的,也該幫幫她才是。」

來壽笑着應了:「哎,奴才這就去。」

溫酒回了院子,才將小豆子安頓好,還沒來得及緩口氣,就聽山楂進來回稟說:「姑娘,李側福晉的人來了,說是請您去一趟如意館,該如何是好?」

溫酒微微皺眉:「這麼快?」

溫酒知道這事兒必定會被人抓把柄,卻沒想到這府上的風吹草動竟能夠傳的這麼快。

如意館到她這兒還有些距離呢,也就是說,自己前腳才走,後腳李氏就知道了。

「姑娘要不把貝勒爺叫起來吧,您同貝勒爺認個錯,貝勒爺必定會諒解姑娘。」山楂道。

溫酒卻笑:「傻丫頭啊,女人間的事,拉爺進來摻合什麼?」

想了想,溫酒道:「你出去就跟李氏的人說,我侍奉貝勒爺,現下沒空,打發他走。」

山楂不多時便皺着眉頭回來了:「姑娘,人是打發走了,可咱們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還是得想個法子才行。」

「誰說我想躲了?」溫酒忽然笑了。

「你這小丫頭怎麼老是哭唧唧的,姑娘不想躲咱們打出去不就完了?看那個什麼側福晉也不像是個很能打的樣子,我應該能把她一拳悶倒。」大勺道。

山楂聽了大勺這話,當下愣了好一會兒都回不來神,姑娘這是從外面帶回來一個什麼人呢?這眼神瞧著跟土匪似的……

流蘇瞧了瞧說的話都很是不靠譜的兩個丫頭,又瞧了瞧溫酒,猶豫再三,到底上前福了福身:「姑娘,奴才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講?」

溫酒聽了,倒有些詫異了,側頭看她:「嗯,你說。」

流蘇不知為何,竟忽然緊張了起來,她深吸了一口氣:「姑娘,既然那宋氏受了傷,不若您也受一些傷?

奴才畫的傷口可以以假亂真,前頭咱們都瞧見了,是宋氏先跟姑娘動手,姑娘只說是被她傷了,一時情急才甩了鞭子的……」

話說到這裏溫酒也就聽明白了,忍不住笑道:「你這法子不錯,我倒是很意外你今日能掏心窩子說這一番話。沒想到我竟然還撿到寶了。」高級化妝師這是。

「姑娘……之前是流蘇不懂事。」流蘇一時也有些忐忑,下意識的去看溫酒的臉色。

溫酒卻道:「你這法子不錯,不過也不需要這樣大材小用。這件事兒……鬧一鬧也好。」

「姑娘的意思是……」

溫酒笑:「我不去李氏那裏,想來李氏也應該來找我了。」

【叮~收穫李氏進階恨心2顆】

溫酒挑了挑眉頭,看這情形,來傳話的人應該回了如意館了。

算了算時間,溫酒倒是拿起紙筆來了,洋洋洒洒寫了一張膳食方子,轉而交給大勺:「把這個給安祿海,讓他抓緊準備着。」

折騰完這一遭,她還要帶着大夥吃麻辣燙呢。

【主人,你這心也忒大了,眼瞧著那狠心都能把你給淹沒了,還有心情吃呢!】

小錦掰着手指頭數,剛剛宋氏就給她漲了有足足85顆恨心,全是升階的。

李氏這兒長了2顆。

還有主人早上回府的時候,不過是回頭跟着大家打了個招呼,好傢夥,女眷們密密麻麻的頭上一個勁兒的冒狠心。

小錦想,空間裏頭所有植物的催熟怕是都夠用了。若是全用來滋養靈泉,說不定還能出奇效,這般想着,轉頭自個兒進空間去了。

溫酒這倒也沒有時間去和小錦細聊,因為,李氏已經帶着人雄赳赳氣昂昂的到了她的院子。

「側福晉吉祥。」溫酒站在門外對着李氏不冷不熱的行了一個禮。

細細看去,李氏頭上頂着一顆狠心,那個恨心倒是大的很,雖然趕不上四爺的大,但是幾乎跟十三爺的差不多了。

嘖嘖,這是有多瞧得起自己啊!

反觀宋氏,倒是可愛多了,她在李氏後頭,小恨心一顆接着一顆的往出冒。系統播報都來不及。

「溫酒,你可知罪!」李氏眼神迅速的在清涼閣掃視了一圈,沒瞧見四爺的蹤影,也沒瞧見蘇培盛,當下便面色冷然的厲聲呵斥。

「哦?」溫酒眨巴兩下眼睛:「側福晉今日原不是來做客的呀。」

說話間溫酒將視線淡淡的落在她身後的宋氏身上。

宋氏被她凌厲的視線嚇了一大跳,猛的後退了一步。說來送是也是糟心,挨了這一鞭子,她就夠鬧心的了,恨不得閉門不出,誰知道這裏李氏竟還拿她當筏子。

她現在是前有狼後有虎,進退兩難。

。 秦簡是真把顧九月的生日忘得死死的了。

「對了三哥,你們吃飯的時候,顧九月有沒有問道我?」秦簡道。

傅斯晟,「反正沒有問我,有沒有問駱少和姜昊,我也不清楚。行了,你該糾結的不糾結,這屁大點事兒有什麼可糾結了,你又跟她不熟。」

秦簡,「那不行,她是我男閨蜜的女朋友,我改天給她補個禮物,再請她到家裡來吃個飯,三個覺著可以嗎?狗誠意嗎?」

傅斯晟又變成了那個丟兒啷噹的傅斯晟,「她又不是我女人,我哪裡知道了。」

秦簡,「你咋還對人姑娘不死心呢?」

傅斯晟,「不存在死不死心,你也知道你三哥這德行,得不到的永遠跟都會惦記著,得到了也就那麼幾天的事兒。

可能還是基本上很少失手的原因吧!」

秦簡,「一個個的咋都那麼渣了?」

傅斯晟,「我也不知道,反正,目前為之,還沒有個女人讓我安心,讓我想結婚生娃,想過煙火日子的。」

秦簡,「叔叔就不催你么?」

傅斯晟,「他也有臉催我?」

秦簡搖頭,「你們這一個個的,當你們幾個的爹媽也挺不容易的呢!」

傅斯晟,「誰說不是呢!」

秦簡,「……」

「行了,說歸說,口嗨可以,實際上,我也知道你們幾個並不是外面傳的亂七八糟的那樣子。那顧九月,你就甭再惦記了,老江談個女朋友也不容易,你就別跟著搗亂了。」秦簡道。

傅斯晟挑眉,「秦簡,你覺得他倆能成嗎?」

秦簡蹙眉,看垃圾似和弱智似的看著傅斯晟,「我可不是神婆,看不出來,但,我要跟你說的一點是,即使,他倆成不了,那人姑娘也不可能選在和你在一起啊!」

傅斯晟篤定道:「那可不一定。」

秦簡擺手,「我不跟你說這個話題,免得被氣的生病。」生乳腺癌。

傅斯晟笑得邪魅不羈,道:「三哥在你心裡竟然沒有老江總要,秦簡,難道看在三哥對你倆如此忠誠的份上,你就不能站一回三哥嗎?」

秦簡挑眉,「其他事兒可以,換個人說不定也沒問題,但是,顧九月,不行。」

「那他倆分手了呢?」傅斯晟道。

秦簡,「他倆若真分手了,這完全就看你和顧九月倆人的了,和我也就沒什麼關係了啊!我對故九月好,完全是看老江份上的啊!」

傅斯晟,「反正,我遲早的事兒。」

秦簡,「反正,你也就一兩天的新鮮勁兒,得到得不到又有什麼區別?」

傅斯晟,「那可不一定,萬一,她真合了我得意呢!」

秦簡,「祝您好運吧!」

秦簡和傅斯晟還沒從茶館出來,秦簡就接到了沈熙的電話,與此同時,傅斯晟接到了高一鳴的電話。

他倆得到了同樣的消息,警署直接去盛世集團總部逮捕盛家老爺子,結果,老爺子當場暈倒,抬醫院去了。

沈熙問秦簡,「秦簡,我怎麼聽盛鎮霆說,老爺子,和你跟阿錦的車禍有關,這到底怎麼回事?」

秦簡安慰沈熙道:「阿姨,您放心,他只是針對我,和阿錦沒有關係,阿錦是意外。」 【「我一向不相信昭君出塞會安漢,木蘭從軍就可以保隋。也不相信妲己亡殷,西施沼吳,楊妃亂唐的那些古老話。我以為在男權社會裏,女人是決定不會有這種大力度量的,興亡的責任,都是應該男的負。但向來的男性的作者,大抵將敗亡的大罪推在女性身上,這真是一錢不值沒有出息的男人」

紅顏禍水,這個詞語,真是一項絕頂的頂罪發明。這句話不是我說我的,是別人說的。】

龍興會的大樓前,玫瑰夫人的管家麓心齋靜靜的等待着一位少年的赴約。

那個少年如期的來了。

「這裏是,三百個玫瑰樣式的飛龍紀念品,我媽說,如果這位小姐是真的喜歡玫瑰的話,她可以來我們店裏進行款式的定做,價格一定優惠的多。當然,這三百個紀念品,也一樣享受了八折的優惠,一共是一千兩百個金幣。也可以接受金卡支票付款。」

長羽楓將兩個精美的布袋子提在手上,麓心齋女身女相,看到長羽楓過來,很正式的點了點頭。

她一身非常正式的衣裝禮服,似乎是要出席重要的宴會,她的眼睛也足夠的明亮,目不轉睛的盯着長羽楓手上的儲物戒指。

在設定上,他們應該互不相識,也不應該相識,所以不存在寒暄,麓心齋的女相很嚴肅,儼然一位大管家的模樣,戴着白手套點了數目,把一張金卡交給了長羽楓。

「這裏是一千兩百金幣。辛苦你了。」麓心齋站起身,又端正了儀態,扯了一下西裝禮服的雙袖,看着袖口慢慢的扣上,一隻飛鳥在黃昏的落日裏飛行。

「不過,玫瑰夫人並沒有帶多餘的手下來,我也並不方便,如果可以的話,可以交到倉庫去么?我會支付額外的酬金。」

麓心齋將手放在了腰的後面,開始轉身,往龍興大樓的內部走去。

「樂意之至。」長羽楓提着袋子,緩緩的跟在了麓心齋的背後。

龍興會的地下牢房,根本困不住長羽楓,嚴格意義上來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困住學習了仙法的長羽楓,因為他的意識海直連三千宮闕,除非有人把他的腦袋擰下來,不然他隨時隨地可以進入三千宮闕,不受任何阻攔。

龍興會的地下牢房裏關着的人大多逃不出來,自然是有一種比較鬼厲的陣法壓制住裏面會魔法的魔法師,包括由禁魔石特製的圍牆。

長羽楓不會魔法,連通三千宮闕的仙法也不是魔法。

他也嚴格意義上想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欲所成,必先了解其中的真實情況,任何其他人對於龍興會和紅花區的描述都是虛的,除非洛肯真的造成了傷害他人的事情,他可以【幫助】龍鬚公所把持的內務府清剿龍興會,而不是自己去夾帶任何私仇的去將龍興會覆滅。

這對於任何人來說都很重要,沒有人是真的所謂的白痴,只是在事情的處理上不夠嚴謹和自以為是才導致做出來的事情不那麼符合邏輯。

長羽楓必須明白的一件事情,就是他可以依靠神力幫助別人,但是他並不是真正擁有權威的權能,他只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個體,就像是每一個英雄一樣,能力越大,責任也就越大,他現在處在了這樣的處境裏,那就必須去面對。

比如,如果龍興會真的需要被【為民除害】,那他能夠幫上忙也不失為一種【能力】的提現。

注意,他只是幫忙,而不是任何程度的以特殊的權能的駕馭。只是因為這個人壞,人人得而誅之,所以把他的罪證送給內務府,讓內務府通過法律的條文,正規合法的將他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