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悟?什麼意思?」林辰有些疑惑,對著這個陌生的話語,好像沒有聽人說過。

「頓悟,就是在一些特殊的情況下,偶爾感悟到了一些東西,整個人沉浸在其中,悟出一些屬於自己的戰技或者心法。但是,這種情況只在幾千年前出現過,至於你,應該是很特殊吧。」聖老也無法解釋林辰頓悟的情況,只能一筆帶過。

林辰搖了搖頭,「那這樣的話,我以後多頓悟幾次的話,你的靈魂是不是可以恢復完全了?」

聖老差點一巴掌拍了過去,鼻子都氣歪了。「你為頓悟這種事情是想來就來的嗎?就算是以前的天才,一生當中能有兩次頓悟就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了,你這個想法,簡直是痴人說夢。」

林辰摸了摸鼻子,點了點頭,想不到頓悟這種事情也是需要機遇的,並不是想來就來。「知道了,那您先回去吧,有什麼事情我在叫你。」

聖老哼了一聲,消失在床邊,回到了聖殿之石之中。

盯著沉睡不醒的林韻,盤腿坐在地上修鍊起來,為下午的戰鬥作準備,心神沉入腦海中,在腦海里在緩緩播放著林宇天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節。想著自己該用哪一招去防備,抵擋……

就這樣,時間劃過,兩個時辰的時間轉瞬及逝。林韻也醒了過來,大眼睛瞪著坐在地上的林辰,心裡一跳,為什麼他會在自己的房間里?

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被動過的樣子,一聲尖叫刺破蒼穹,接著就是響亮的一巴掌,「啪。」

臉上火辣辣的疼痛讓林辰從修鍊中醒過來,摸著臉上被打的地方,火氣頓時上來了,對著林韻吼道,「你他媽有病啊?憑什麼打我?是不是欠揍了!」說完一臉憤怒的看著她。

林韻盯著林辰一臉的憤怒,不由得有些害怕,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木有被動過,一上來就直接給了他一巴掌,似乎有些過分了。「你,你怎麼在我的房間,還對我做了什麼?」

林辰鬱悶了,「你長這麼大個眼睛用來幹嘛的?不會認真看看嘛?這哪裡是你的房間,睡得跟一頭死豬一樣的,要不是我抱你回來,恐怕你還在懸崖邊上吹風呢。」說完,惡狠狠的看著林韻。好心好意帶她回來,醒來以後二話沒說就給了自己一巴掌,自己上哪說理去。

「你,你又不說,我怎麼知道。對不起啦,別生氣了好不好。」林韻低著頭,手指在手裡不停的攪動,一臉傷心的模樣。

「你問了嗎?醒來以後,二話沒說就直接給了我一巴掌,你真是夠可以的,我服了你了。真是倒霉。」林辰罵了她一句,一臉怒火為消的模樣。


林韻低著頭不說話,生怕會惹林辰生氣,小聲嘟囔道,「現在都未時了,看來比賽已經結束了,哎。」

原本一臉怒火的林辰,頓時嚇了一跳,快步走到窗子邊,抬頭一看,太陽都在西邊了,還要比賽。真是倒霉到家了,靠!」說完拉起林韻的小手,直接朝窗子邊飛了出去。

一路上林韻都在不停的問林辰,為什麼會飛行,而且根本沒有到達陽靈境界,是不是有什麼秘密,能不能教教她之類的,好的林辰一陣頭大,只好搪塞了幾句,堵住了林韻的嘴巴。

找了個沒人的地方落下來,直接朝比武場跑去。一進場,所有人都轉過頭看著兩人,目光中滿是不解,裁判台上的林白臉色也有些不太好看。不過也沒有說話,眼神轉向林風,示意他可以說開始了。

林風點了點頭,站起來,「現在,人都到齊了,開始進行決賽。第一輪,林韻對戰林月,請選手上台。」

林韻想不到第一局就是自己的,對著林辰甜甜一笑,「我上去了,祝福我贏了吧,嘻嘻」臉上的笑容讓林辰覺得,這個小丫頭似乎很可愛,之前的憤怒都在這一笑之下消散了。

對著林韻點點頭,「去吧,小心點,不要逞強。」不知道怎麼的,林辰也想不到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他不知道,在林韻的心底,已經走了一絲絲情愫產生。

擂台上,林韻原先可愛的樣子瞬間一變,變成了冰天雪地一般,變臉的速度比翻書都還要快。細劍出現在手中,對付地上,絕對不能掉以輕心,否則死的就是自己。

「雙方準備完畢,開始」

林韻聽見開始的一剎那,就已經沖了過去,手中的細劍挑起無數劍花,每一朵都鋒利無比。

不過對手林月毫不驚慌,一把雙刃劍舞得噓噓生風,密集的攻擊不透一絲風,與林韻的劍花碰撞在一起,發出「叮,叮叮」的聲音,火花四濺。

兩人同時撒手,退後三步。林韻忽然抬起頭,身影一閃,直直的朝著林月刺去,一股強大的爆發之力瞬間衝擊而去,一道青色的光波撕裂空氣,瞬間來到林月的眼前。

凌厲的勁風讓林月在遠處都感覺到了還是疼痛,急忙閃避,但是好像有些晚了。「嘭」,他的身體被轟飛幾米之遠,嘴角溢出一絲鮮血,差一點就被轟下了擂台。

林月眉頭一皺,身影一閃,好像一道影子朝著林韻襲殺,林辰在台下眉頭微皺,這招怎麼和自己的影殺有些異曲同工的模樣呢?看著影子一般的林月,不由得為林韻捏了一把冷汗。

不過,林韻的表現卻讓他大吃一驚,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看著林月用著林辰的盜版「影殺」襲來,林韻嘴角微微一勾,腳尖一點,整個身體凌空而起,手中的細劍被她當成了暗器甩了出去,在空氣中發出「嗚」的一聲。

林辰一臉錯愕的看著林韻這一招,這樣也行?

只見飛過去的細劍擦著林月猶如影子般的身體,一道血花直接射了出來,散落在地上,露出了本來的樣子,手臂上有些明顯的一道血痕。

臉色蒼白的看著林韻,拿著武器的手臂都在微微顫抖,但是依舊沒有開口認輸,倔強的性格讓林韻眉頭微皺,冰冷的口氣道「認輸吧,你不是我的對手,在繼續下去你還是會輸。」

原本低著頭的林月猛的抬起頭,雙目通紅,「不可能,受死吧。」說完放棄了武器,直接朝著林韻沖了過去,手掌上爆發出一陣火紅色。

「漏洞百出,送你下去吧。」林韻搖了搖頭,一閃直接繞道了她的背後,一掌拍向他的后心。

知道了結果的林月,突然閉上了眼睛。「嘭」,身體好像斷了線的風箏從台上飛下來,在空中灑下一片血雨,重重的落在地上,暈了過去。接著幾個弟子過來把他抬了下去。

林韻臉色蒼白的回到林辰旁邊,陰氣消耗過度,讓她感覺有些虛弱。就連身體都有些站不穩,林辰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一把抓住她冰涼的小手,一股微弱的聖元通過手腕上的經脈傳入他的身體。

一開始林韻以為林辰要非禮自己,卻感覺到一股溫暖從手臂處傳進身體里,忍不住輕聲**了一下,就是這聲音差點讓林辰體內的聖元暴走。林辰忍住心中的波動,努力讓自己的心裡平靜下來。「這個小蘿莉,差點被她誘惑了。」

幾分鐘后,裁判開口道,「這一次由林辰對戰林宇天,請選手上台。」

林辰睜開了眼睛,終於到我了嗎?林宇天,接下來,就等著我親自將你踩在腳底下吧。身影一閃,落在了擂台上,雙眸直直的盯著林宇天。

此刻林宇天心中卻在想,「林辰,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處處與我作對,與你的父親一樣是一個廢物,讓我好好的折磨你吧。」

林風還沒來得及開口,擂台上的兩人就已經開始打了起來,正要說出去的話也收回了肚子里,靜靜地看著擂台上的兩人。


一上來林辰就毫不客氣的拿出火毒匕首,身體的外圍冒出一層層淡金色的火焰,火毒匕首原本是黃階巔峰武器,在這火焰的加持下直接晉陞為玄階下級武器,鋒利的氣息讓守護陣都有些把持不住。

這也是林辰這幾天一直在修鍊火焰聖經的原因,體內的火焰聖經被他參悟出了不少的內容,這也讓他得到了許多好處。灼熱的氣息瀰漫在他的周圍,林辰冷冷一笑,「林宇天,我忍你很久了,接下來,就來承受我的怒火吧。」說完,林辰的眼睛已經變得通紅。

爆喝一聲,「斬天裂地,殺」,一道貫穿整個擂台的十字形光芒瞬間朝著林宇天籠罩而去,恐怖的氣息看得台下的子弟一陣心悸,還好這一招沒有對他們施展出來,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這也是十多天來聖老不停的給林辰灌輸戰技的結果,無數的玄階中下級戰技差點撐破了林辰的腦袋,不過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

林宇天看著襲來的攻擊,臉色一變,心裡十分震驚,不過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想憑藉這一招就像打敗我嗎?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吧,戰神掌。」

一隻手瞬間包裹滿陽氣狠狠地拍向十字形的光芒,火紅色的掌印夾著滔天的火焰轟了過去。

沒有一絲響聲,十字形的光芒和掌印都在互相消磨著,但是,林辰用的是聖元,怎麼會被小小的陽氣壓制,不出一時半會,掌印消失在空氣中,而十字形的光芒依舊朝著林宇天飛去,只不過威力少了很多。

林宇天在這一招之下吃了一個小虧,一把扇子頓時出現,對著衝過來的光芒猛的一扇,一道小型龍捲風頓時出現,帶著林辰的攻擊消失在擂台上。

知曉了林宇天的底蘊后,林辰的嘴角露出一抹惡魔般的微笑,加上通紅的眼睛,讓在擂台下的林韻看得一陣害怕,這就是他生氣的模樣嗎,好可怕。她心裡想到。

林辰仰天長嘯一聲,渾身的火焰更加猛烈,燒的空氣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林辰抬起兩隻手,張開手掌,周圍的火焰頓時朝著他的手中匯聚,而且並不是越聚越多,而是越來越少,就好像凝成了實質一般。

「影殺。」林辰說完,整個人化作一道影子,瞬間就來到林宇天的面前,抬起手就一巴掌朝著他的胸口攻去。

林宇天急忙後退,好快!這是他的第一個想法,收起扇子直接一拳就朝著林辰的一掌轟了過去。

「嘭」,火焰飛射,只有一個瞬間,林宇天就感覺到自己的拳頭好像被烈火灼燒一般,發出一股焦糊的味道。兩人同時倒退一步,低頭一看,手指已經血肉模糊,火辣的疼痛疼的他倒抽一口冷氣。

「怎麼樣,被烈火灼燒的滋味很好受吧,接下來,給我下去吧。」林辰原本清脆的聲音此時顯得有些沙啞,雙目依舊通紅。

「死吧,炎雷落」林辰一口血液噴了出來,落在天空中,左手的火焰往自己的血液一扔,頓時血液好像是往火中澆油一樣,「轟」,火焰翻騰,直接化作一道雷炎朝著林宇天飛去。

處在聖殿之石的聖老大叫一聲,臉色無比凝重,「糟糕,這小子不要命了嗎?怎麼用這一招,該死,以他現在的境界根本不能夠用啊,他這個樣子,快要走火入魔了。林辰,醒醒,林辰。」聖老通過靈魂傳音呼喚著林辰,希望能夠喚醒他的靈智。

但是林辰聽不見他的呼喚,還在一昧的攻擊林宇天。

裁判台上的林白似乎發現了一絲不同尋常,看著林辰通紅的雙眼,暗道一聲,「不好,他快要走火入魔了。」但是似乎發現得有些晚了。

重生之邪王的絕世寵妃 ,在他錯愕的目光下,飛出了擂台,在空中噴出一口鮮血,暈了過去。

原本在裁判台上的林白從位置上站起來,臉色凝重,身影一閃接住林宇天,一道陽氣拍入他的體內,放在地上。

旋即再次一動,來到林辰的身後,一個手刀想要把林辰擊暈過去,但是林辰的反應超過了他的速度,轉身一掌就和林白對了一掌。

林白紋絲不動,而林辰卻倒飛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快速的從地上爬起來,再次朝著林白攻擊。

台下的所有人都弄不明白老祖為什麼要攻擊林辰,難不成是有什麼問題嗎?在他們疑惑的目光下,林辰被一記手刀擊暈了,擊暈的一瞬間頓時噴出幾口鮮血,體內的聖元立馬暴動。

「幾位長老快下來,林辰體內的陽氣暴動,快到走火入魔的時刻了,壓制他。」說完用手撐住林辰倒下來的身體,龐大的陽氣湧入,壓制著林辰體內暴動的聖元。

裁判台上的幾位長老頓時飛了下來,幾股強大的陽氣瞬間壓制住了林辰體內暴動的聖元。其中一個長老問道,「族長,怎麼回事,為什麼這個小子會走火入魔?」

林白皺著眉頭想了想,看著躺在地上的林辰,轉過頭又看了看林宇天,「還不是因為林宇天那個小傢伙,上一次族比的時候,直接用了越階戰技將林辰的父親給打成重傷,這次,恐怕林辰走火入魔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原來如此,看來這個林辰打敗宇天,也只是處於走火入魔的狀態下了,不過他身體里居然蘊含這麼多的陽氣,我們還是小看了他,這一次,就由他,林韻,林宇天三人一起去大羅天進行總部的族比吧。」一位長老開口道。

其他幾位紛紛點頭,只有一個人一臉陰沉的看著林辰,目光中隱隱閃現著殺氣,只是他不能夠動手,很隨眾人的態度點了點頭。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麼三天之後,帶著他們三人去大羅天,由大長老親自帶領,就這樣了,我先帶林辰回他家,你們帶林宇天下去藥房治療一下。」林白說完,身體凌空而起,帶著林辰朝著林重隱居的地方飛去。

林韻坐在位置上,看著被老祖帶走的林辰,心中微微有些擔心,抱起一旁的小白,朝著林辰家飛奔而去。

林辰的房間中,趙雅音正一臉擔心的看著床上的林辰,林重站在一旁,眉頭微微皺起,眼底的擔心之色絲毫掩飾不了。

林家老祖開口道,「你們不用擔心,我和各位長老已經壓制了他體內暴動的陽氣,好生的調養兩天就沒事了,我先回去處理接下來的事情,你們好好照顧他,三天之後會帶他去大羅天。」說完轉身離開。

剛走到門外,就看見一臉焦急的林韻抱著一頭奇怪的妖獸,略有深意的看了林韻一眼,飛離了原地。 當林辰醒來過後,已經是族比過後的第二天清晨了,林辰已經整整昏迷了一天一夜。睜開眼睛,看著熟悉的環境,嘴角居然浮出一絲微笑。

正想起身,剛一動,身體中的經脈就好像被火燒一樣,撕裂般的疼痛讓林辰冷汗直冒,無奈之下,只好繼續躺在床上,心神沉入聖殿之石當中,呼喚著聖老。

終於,聖老的聲音傳進他的腦袋裡,「你個臭小子,不要命了?居然越階發動戰技,你差點就死了知不知道,要不是你家的那個老祖發現得早,你就可以在黃泉跟我見面了。」一上來聖老就是一陣劈頭蓋臉的罵了一串。

足足半刻中才停下來,稍微喘了口氣。林辰一開始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直到聖老罵完才理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臉色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我不知道越階使用戰技會有這麼大的後果,但是當時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看見那個可惡的狗東西我就來火,差點把他給殺了。」

「就你那樣還想殺人,恐怕人家還沒死你就先爆體而忘了。」聖老毫不猶豫的反駁道。

「下次注意,一定注意,嘿嘿。」林辰打了個哈哈,不過旋即眉頭微微皺起,問道,「對了,我又沒有獲得進入大羅天的機會,不然就要等下一次的族比了。」


聖老白了他一眼,「廢話,肯定獲得了,不然我都白教你那麼多戰技了,早知道,你使用的是幾千年的高等級戰技,在現在這個世界恐怕沒有多少人能認識了。」

林辰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就在這時,一個人推門進來,手裡拿著一盤粥,熱氣騰騰。轉過頭一看,正是趙雅音。

趙雅音一看林辰醒了過來,臉上滿是高興,「辰兒,你醒了,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娘,我沒事,就是暫時還不能動」林辰說了一聲,手臂微微抬了一下,活動著已經死板的經脈。

「嗯,那就好,對了,小白和林韻正在門外玩,要不要叫他們進來?」趙雅音將粥放在桌上,不想打擾林辰的休息。

「暫時不用了,娘,你先出去吧,我先恢復一下身體的經脈。」

「嗯」趙雅音轉身離開。

當趙雅音離開后,林辰努力使自己盤腿做起來,努力地指揮著體內的聖元,運轉一個大周天之後,林辰覺得經脈好受多了,疼痛也減少了很多。

林辰臉色一喜,有效果。不由得加速聖元的運轉,足足九九八十一個大周天以後,額頭上已經冒出了許多熱汗,渾身上下都感覺有一股火在燃燒,就好像有用不用的力量。

一下子從床上跳下來,穿上衣服,正想往門外走去,突然肚子咕咕的叫了起來,摸了摸空癟的肚子,拿起桌上的粥幾口就喝了下去。

舒服的打了一個飽嗝,林辰推門而出。正對面的石頭上,林韻抱著小白正在哪裡發獃,不知道在想什麼。


林辰悄悄的走到她的身後,一拍她的肩膀,林韻嚇了一跳。轉過頭,看見一臉笑嘻嘻的林辰正看著他,「你,你醒了?」說完,林韻的臉上有些紅潤。

小白一下子跳上林辰的肩膀,不停的用小頭拱著他的臉頰,弄得林辰一陣痒痒的,「好了,別鬧。」一把將小白放在手中,林辰突然感覺小白好像中了很多,看著林韻,「你怎麼在這裡?」

「我,我來和小白玩,不過它不肯跟我一起出去,所以我就只能在這裡了。」林韻的解釋林辰也不點破,笑了笑,抱著小白朝著門外走去。

身影一閃,朝著一座小山飛去,不過也沒有忘記林韻,一把環抱住她纖細的腰,整個身體都靠在林辰的懷裡,兩人一獸在空中慢慢飛行。

林韻的小臉快要滴出血一樣,小心臟在撲通撲通的直跳,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好像對他沒有什麼抵觸?為什麼其他人我總是很是抵觸呢?林韻心裡暗暗想道。猜不到她到底在做什麼,不知道為什麼會讓林辰抱著她。


重生農家

終於來到了懸崖邊,將林韻放在地上,林辰對著雲霧繚繞的山峰就是一陣吼叫,「啊!!」氣息長遠回長,驚起無數鳥兒撲騰著翅膀飛離。

這一叫彷彿將林辰所有的怒火和憋屈都發泄出來了,整個人都覺得輕鬆了很多,呼吸著早晨懸崖邊清新的空氣,林辰只覺得渾身一陣舒暢。

轉過頭看著一臉驚訝的林韻,走上前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小臉,說是拍,說白了就是摸。 無限嬌寵 幹嘛這樣看著我?我又不是什麼怪物。」

林韻感受著臉上手掌傳來的溫度,白了他一眼,小手一動把他的手給拍了下去,「你不是怪物,你比怪物更加可怕,哼。」說完扭過頭坐在地上,玩弄著小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