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朽,你總提開學,這很傷奈奈的心。」

奈奈在窗邊,對馬修展露了哀傷的神情。

但馬修清楚,這絕對是騙人的。

「作為父親,你該思考如何讓奈奈更好的享受快樂的時光。」

「學習使人快樂。」

「才不快樂呢!陪小屁孩上學,實在乏味。麻朽,不如你幫奈奈請假,理由奈奈已經幫你想好了,就用父母吵架,準備離婚什麼的……如何?」

奈奈又是微微一笑,美麗極了。

她這笑容,卻使馬修緊張,「喂!我心愛的女兒,你這想法很危險啊!」

「麻朽,優和奈奈去學校,莎莎才去的。如果優和奈奈去灰谷玩了,莎莎才不會像傻子一樣去上學呢!」

莎莎也發表了自己意見。

注視著千緒家那隻,馬修大為驚訝。

他心想,這孩子難道一直沒發現她之前就是像傻子一樣去上學的么?

大家都說話了,還有一隻自然不會落下。

只不過短時間構思一個意見對蘇蘇來說太有難度,所以她直接爬上了麻朽的床鋪,瘋狂蹦迪,「哎呀!蘇蘇不想上學!蘇蘇不想上學!蘇蘇不想上學!」

對於這種迷之生物,馬修真不想理會。

沒人理會,她自己就會靜下來了。

結果,還真靜下了。

只不過,靜下了瞬間,一個枕頭飛到馬修臉上。

撿起枕頭,馬修轉頭看了蘇蘇一眼。

覺察馬修的目光,蘇蘇立即往床上一躺,動作比專業碰瓷都熟練。

順利與床鋪相觸,蘇蘇賣力翻滾了起來,「哎呀!蘇蘇不想上學!蘇蘇不想上學!蘇蘇就是不想上學!」

眼看床上的被褥越來越亂,全被蘇蘇纏到了身上,馬修趕緊大呼,「蘇蘇,你快停下,待會兒這就一床奶味了!」

他走到床前,舉起「蘿莉花捲」,將夾在中央的小蘿莉給倒在床上。

蘇蘇從被子中滑落,在床鋪上彈了下。

馬修正擔心有沒有將她摔疼,誰知蘇蘇卻轉過臉,懵懂的小臉上忽然多了抹興奮的笑容,「好玩!」

放下手中的被子,看著身前這隻又開始蹦迪的迷之生物,馬修頭又痛了。

看來在啟程前往灰谷之前,他還有一群小蘿莉必須解決…… 第437章

蕭晚竹一臉懵逼,被他們給嚇傻了……

自己根本就不認識他們啊!

「你們……你們是誰啊?」蕭晚竹顫聲問道。

萬飛有些不耐煩,冷聲道:「把那個叫炎君的雜碎叫過來,不然你現在就得死。」

話落,萬飛居然從桌子下面掏出一把手槍!

砰砰!

兩顆子彈打在了蕭晚竹面前!嚇的蕭晚竹抱着腦袋尖叫起來!

身邊的手下看她這麼吵,兩巴掌打了下去!打的蕭晚竹一嘴的血,於是便安靜了許多。

「美女,這回可以打電話了么?」

萬飛笑着,笑的有些病態……

事到如今,蕭晚竹哪裏還能管得了那麼多,這人可是有槍的啊!

她顫抖的拿出手機,找到了炎君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

很快,炎君接通了:「什麼事?」

蕭晚竹無助的看向萬飛,是在問他該怎麼說。

萬飛一把搶過她的電話,開口笑道:「炎君先生是吧?還記得我么?」

炎君遲疑片刻,冷聲道:「你是萬飛?」

「哈哈!」

萬飛大笑:「你的記性還真好啊!」

不用想,炎君都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他語氣陰沉:「萬飛,你綁架了蕭小姐?」

「本來我沒打算管你的破事,沒想到你是真能作死啊!」

「現在好了,這件事不能善終了。」

萬飛笑意更濃:「那就對了!我壓根也沒想善終!惹過我的人,還沒有能活着的!」

「現在給你半個小時,來酒店找我,只有半個小時哦~」

「不然的話,我只能把這個小美女,先輪再殺!然後剁成一塊一塊的給你送回去了……」

炎君冷聲道:「你最好,別這麼做,我現在過去。」

「再見~」

萬飛掛斷電話,把手機扔給了蕭晚竹,又看了看桌子上鄭豪的骨灰盒,臉上獰笑起來……

「鄭豪有你這個朋友,死的也值了!」

「既然你這麼想念鄭豪,那就讓他永遠跟你在一起吧?」

沒等蕭綺夢反應過來這話是什麼意思,只見萬飛把骨灰盒打開,然後拿了一大盆水。

他居然把水全都倒在了骨灰裏面!

看着他用筷子攪拌著骨灰,蕭晚竹冷汗都把衣服浸濕了!

現在她算是明白了!這個人,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變態!

幾分鐘后,萬飛露出病態的笑容,端著那骨灰盒走到蕭晚竹面前,幽幽笑道:「把她的嘴巴掰開……」

「你們幹什麼!你們別過來!」

「嗚嗚嗚嗚!」

蕭晚竹怎麼會是他們的對手,被人用筷子強行掰開了嘴巴!

萬飛二話沒說,直接把裏面的水和骨灰全都倒進了蕭晚竹的嘴巴里!

「咳咳咳咳!」

「啊!!」

他們放開蕭晚竹以後,蕭晚竹整個人快要把自己的五臟六腑全都吐出來了!

覺得全身無力!喉嚨發癢!

稀里嘩啦!

嘴巴里的污穢之物,滿地都是…… 崔依凡做了一桌子好吃的飯菜來款待這個有些拘謹的孩子,她覺得她很像他的父親,那時候他也是如此。

憶往昔…

張澤宇躺在自己的床上望著天花板發獃。

他本想安慰一下悲痛欲絕的葉書婕可是他怕電話打過去了,就不願意再放下了。

周曉俐出院后的那天下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剛剛出院的周曉俐心情十分的沮喪,她並沒有想要去嫁入豪門,她只不過是想要在大學談一場戀愛而已。

因為自己是農村的孩子,所以她不敢去喜歡任何人。

那次聚會,她只不過是抱著玩的心態才和姐姐陪同葉書婕去KTV唱歌的。

酒醉的董明浩腦袋昏昏沉沉的,以至於他只是隱約看到了兩姐妹的身材便起了邪念。

單純的周曉俐真的把這個情場老手的話語信以為真。

然而為了董明浩的面子和自己這個所謂得愛情,周曉俐每天都想盡一切辦法去改變自己。

她偷偷的用葉書婕的化妝品打扮自己,然而葉書婕並沒有責怪她反而幫她打扮得更加漂亮。

母親得知她的情況之後大病了一場,父親當時就放出了狠話說,只要她回來就把她打死。

周曉俐覺得這個世界已經拋棄了她,既然那樣他又何必去在乎自己。

看著寢室外一對對情侶結伴離開學校前往火車站,周曉俐知道她也該走了。

「姐,我一直都想喝學校超市裡最貴的那種進口礦泉水,聽說它的味道是甜的。」

「行,咱就奢侈一回,不就是120塊錢嘛,沒有男朋友給買,姐給買,你收拾一下東西,等我買回來了咱們就回家過年。」

望著姐姐離開寢室的背影,周曉俐留下了兩行眼淚,因為這是她最後一次看自己的姐姐。

她本想叫住姐姐,可是她不想讓姐姐看到自己哭泣時的樣子。

「姐,對不起,我。。。不回去了。」

周曉伶看著那天價的礦泉水猶豫了好久,妹妹都這樣了,咬咬牙周曉伶還是狠心買下了一瓶。

她雙手緊緊的握著那瓶珍貴的礦泉水默默的走在通往寢室的道路上。

突然,寢室樓的門口圍了許多的人,周曉伶心中開始莫名的恐懼。

她加快了腳步急匆匆的沖入了人群。看著地上身體扭曲的妹妹,那瓶天價的泉水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慢慢的滾到了周曉俐的臉旁。

由於是年關,學校的管理人員基本都放假了,

可是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對於京華這種頂尖的學府影響是很大的。

葉書婕始終認為是自己害了這兩個可憐的小姐妹,於是她極力要求父親將這件事情在媒體上大力宣傳,

最終葉爸爸並沒有採取女兒的建議反而將這件事情壓了下來。

他覺得,既然周曉俐已經不在了,就不要再去讓人們以這種方式去記住她了,畢竟周曉伶還活著,她還得面對接下來的生活。

學校方面賠償了周家一大筆錢,同時並承諾周曉伶可以免試就讀京華的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