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點!」

姜辰看了一眼新發的牌,心裡不由得輕輕一笑。雙A和2點,再加上這剛發的6點。剛好二十點,勝利的可能性還是非常大的。

「干!」金鴻達突然怒罵道。頓時吸引了眾人目光。

「看來應該是爆掉了啊。」

圍觀群眾看到金鴻達的樣子,哪裡還猜不出發生了什麼事情。

果不其然,當金鴻達打開牌后,赫然是7、4、5、K。剛剛那最後一張牌赫然便是一張K,金鴻達直接爆掉了。不得不說金鴻達的運氣是真的不行。

「我停牌了。」李宏勝面色不變,沉聲說道。

「都停牌了,那我就開底牌了啊。」金髮男子輕聲道,緩緩打開最開始發的兩張牌中的那張暗牌。

金髮男子開牌速度極慢,吊起了眾人的胃口,觀看的眾人大氣都不敢喘,緊緊的盯著男子的動作。暗牌緩緩打開,映入眾人眼瞼的赫然是一張2。

「居然是二,加上另一張明牌也才九點。」

「這男的贏面挺大啊。」

吃瓜群眾看到金髮男子的底牌,不免議論紛紛。

「下注吧。」李宏勝看到金髮男子的底牌,面色微微變化,沉吟一陣后開口道。

金髮男子聽到李宏勝的話,微微一笑,直接扔了三千萬的籌碼到賭池。姜辰和李宏勝也默默跟注。

「發牌!」金髮男子出聲道。

「什麼,他居然還在要牌。不怕爆嗎?」

吃瓜群眾頓時驚了,李宏勝的臉色也一凝。姜辰除了微微有點意外,倒也沒有其他的心思。除非是21點,不然自己不會輸。

「開牌吧。」姜辰輕聲道,率先打開自己的手牌。

「嚯,居然是二十點!」

吃瓜群眾驚呼出聲,看著姜辰面前的牌面,盡皆露出驚訝的表情。

李宏勝看到姜辰的牌的時候,臉色瞬間就變得十分難看。

「姜先生好運氣啊,這把是我輸了。」

李宏勝平復了下自己的情緒,輕呼一口去,笑著說道。說完就直接打開了自己的手牌。

「9、2、5、3!十九點!可惜了啊,就差一點就贏了。」

旁邊觀看的眾人看到李宏勝的牌后,不由得一陣唏噓。

「現在就看莊家的手牌了。」

眾人把目光投向金髮男子。

「哎呀呀,這下子弄得我壓力有點大呀。」金髮男子輕笑著說道,神色一如往常,依舊是笑臉盈盈的。

「快開牌吧,磨磨唧唧的,像個娘們似的。」金鴻達不耐道,連輸好幾把了,就算是他有錢不在乎。但是一直輸,他的臉上掛不住啊,面子都丟光了。

金髮男子也不生氣,輕笑著依次打開手裡的牌。

「3、6、2!」

「這也是二十點啊,居然是平局。」

吃瓜群眾頓時驚了,眼前的一幕實在是太過戲劇性了。金髮男子後來的這三張牌加上最開始的7點和2點,正好也是二十點。剛好跟姜辰打平。

「哈哈哈,有趣。」金髮男子突然大笑出聲。

姜辰的臉上也不由得浮現一抹喜色,雖然這把沒有贏,但是這平局的結果也不錯。自己和金髮男子平分賭池裡的籌碼。減去自己投入的籌碼,還贏了五千萬。雖然不多,但也是個很好的開局。

接下來就是穩紮穩打在多贏幾把了,這幾人可不會就這麼輕易的就結束賭局了。姜辰看著分外不服氣的金鴻達和胡莉二人,嘴角不由得浮現一抹笑意。

曾永亮看著姜辰贏了錢后,臉上更是閃過隱晦的喜色。

「多贏點,再多贏點。到時候這些錢全都是我的。」曾永亮在心裡暗道,嘴角閃過一抹獰笑,眼神更是變化莫測。

就在姜辰等人在賭場里繼續賭錢的時候,外面的天色此時已經變黑。

威尼斯人賭場離海並不遠,平常入夜後,海邊就會出現一艘一艘的郵輪,今天也不例外。但是跟以往不同的是,這片海岸突然出現了一手超大的豪華郵輪。

游輪的甲板上此時站著兩個身穿西服的男人,一個頭髮花白是個外國老頭。另一個則是一個五十歲上下的中年人,從樣子來看,不是國外人。

「準備的怎麼樣了?」外國老頭開頭問道,讓人吃驚的是,這外國佬居然說著一口流利的國語。

「都準備好了,大概兩個小時后就可以正式開始了。」中年男子沉聲道,舉止略顯恭敬,應該是外國佬的手下。

「哎,不知道這一次有沒有什麼厲害點的角色。」外國老頭站在甲板上,看著陸地上燈火輝煌的夜景,出聲感慨道。 中年男子並沒有答話,他的視線也投向了陸地上。整艘游輪霎時間陷入了沉寂當中。

時間匆匆而過,姜辰等人已經在賭場堵了一個多小時了。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在這一個小時內,五個人之間各有輸贏。但是姜辰贏的局數越到後期反而越多。

現在姜辰已經是贏得最多的人了,看著姜辰身前堆積如山的籌碼。就知道他的戰果有多麼豐盛了。

「21點大。莊家贏!」

隨著荷官的聲音響起,姜辰這已經是連續贏的第三局了。

「姜先生好本事啊,我們手裡的籌碼幾乎都被你給贏過去了啊。」李宏勝輕笑著說道。

此時李宏勝心裡倒沒有多大的懊惱,畢竟這幾億元,說少雖然不算少,但是完全在他的承受範圍之內。輸了就輸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只要不輸給他就行了。」李宏勝看了眼金髮男子,心裡暗道。

「李先生過獎了,我也只是運氣好罷了。」姜辰不卑不亢回應道,臉上依舊是無比從容。

李宏勝看的不由得暗暗點頭,姜辰的表現實在是很讓他滿意;對於姜辰,李宏勝是抱著一種欣賞的態度來看待的。

不得不說,姜辰現在這樣子看起來確實是沉穩的不得了。

「哼,也就是走了狗,屎運罷了。」胡莉臉色頗為難看,這次她輸了兩億多,實在是開心不起來。

聽到胡莉陰陽怪氣的聲音,姜辰也不生氣。至於是不是走了狗,屎運,姜辰自己心裡清楚的很。

二十一點的牌,是由四副牌組成的。故而一般情況下並不會打一局洗一次牌,這就給了姜辰算牌的機會。

以姜辰此人格超強的記憶力,在記住前面所有的牌之後,便直接算起來後面還剩的有那些牌。這能給姜辰提升差不多百分之五的勝率。

故而姜辰就算是輸,也是直接投降,只輸一半;贏則是直接贏所有人。這樣積累下去,慢慢的姜辰就成了場上贏得最多的人了。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嘛,姜先生能贏就是最厲害的。」

金鴻達也笑著說道,周圍的看客對金鴻達的話也是非常認可。在賭場裡面,運氣那就是實力!

跟胡莉不同,金鴻達雖然輸得還要多一點,足足輸了四億!但是作為一個成功的商人,金鴻達的氣量還是要比胡莉強一點。就算是不爽也沒有直接表現出來。

姜辰雖然贏了他的錢,但是金鴻達想的卻是跟姜辰打好關係。

一是因為姜辰的黑卡,值的上他相交。二則是因為姜辰全場的表現,波瀾不驚,不驕不躁的樣子,實在是很讓人敬仰和欣賞。像姜辰這樣的人物,註定不是池中魚。

「金先生過譽了。」姜辰笑著說道。

既然金鴻達暗中有跟他相交的想法,姜辰也不會給他臉色,畢竟公司要想發展壯大,說不定就能靠的上他們的一天。

金髮男子一直都是笑臉盈盈的,絲毫沒有因為輸錢有半分情緒。

此時金髮男子盯著姜辰,眼睛裡帶著莫名的意味,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贏吧,贏得越多越好!嘿嘿嘿嘿……」

曾永亮看著姜辰面前堆積如山的籌碼,心裡已經樂開了花。剛剛他大概計算了下。姜辰這一波,居然贏了接近十億!

十億啊!多麼龐大的數字。「要是我弄到手了,哪裡還需要看曾明耀的臉色,世界之大,我哪裡不能去。」曾永亮心裡暗道,眼底儘是貪婪。

「不知道你們還要不要繼續?」姜辰看著四人,輕生問道。

「不來了不來了,我這籌碼差不多都輸光了。也差不多該停手了。」

李宏勝搖搖頭回道。要是再賭下去,越輸越多的話,指不定等會自己也得肉疼。

「就是啊,姜先生就饒過我這一次吧,要是再跟你打一會兒,我估計得借錢了。」

金鴻達則是語帶調侃的說道。

至於胡莉就沒那麼好的脾氣了,直接冷哼一聲站起身來往外面走去。身後站著的保鏢則連忙提著胡莉的包包快步跟上。

「姜先生,不如我們兩個再賭一把?」

此時金髮男子突然開口了,嘴角帶著一抹笑意的看著姜辰。

「哦?不知道你要怎麼賭?」姜辰的眼睛微微一眯,輕聲問道。

剛剛賭桌上的幾人,就這個金髮男子給姜辰的感覺最不一樣。雖然金髮男子一直都是笑臉盈盈的,但是卻讓姜辰生不起親近的感覺。

金髮男子沒有回答姜辰的問題,而是直接掏出一個摺疊的卡片交給姜辰。

姜辰接過來一看,這摺疊的卡片上赫然寫著『邀請函』三個大字。姜辰的眉頭不由得微微一皺,不明白男子的意思。

「這是一封邀請函,我邀請你等會兒到賭場外,港口停著的游輪上一聚。在那裡我們再好好的賭一場,這一次我們不玩牌,玩點其他的。」

金髮男子神神秘秘的說道,直接把對賭的地點更改了。

「游輪?」姜辰眉頭輕皺,沉吟片刻后抬起頭來看著金髮男子。「我要是不去呢?」

「我相信你會去的,這次你要是贏了,我直接給你十個億。相反的你要是輸了,你只需要幫我做一件事就行了,因為我不差錢。」

金髮男子眉頭一挑,語氣肯定的說道。

剛剛姜辰雖然隱藏的比較好,但是一直在關注姜辰的金髮男子還是敏銳的察覺到,每次姜辰贏了錢以後,臉上都會湧上一絲喜色。毫無疑問,姜辰此時必定很缺錢。

付佳佳升官記 不然以姜辰拿的出黑卡的身份,絕對不至於被這區區幾億的輸贏左右了情緒。

不得不說,金髮男子對姜辰還是頗為高看的。他不知道的是,如果是姜辰的主人格贏了這麼多錢的話,指不定早就開心的哈哈大笑了。

「十億。」姜辰微微一愣。不得不說,這個賭注還是很吸引姜辰的,畢竟現在他正需要錢。

「我考慮考慮。」姜辰沒有直接答應。

雖然心動,但是姜辰還是想先了解了解,這個金髮男子要讓他去的到底是什麼地方。

此人格的姜辰還是頗為謹慎和冷靜的。

「好吧,我等你的消息,但是我最多等你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后還是見不到你的話,我就只能說一聲遺憾了。」

金髮男子應道。深深的看了姜辰一眼后,便直接帶著一直站在他身後的保鏢離開了。 「姜先生,這是我的名片。」金鴻達拿出一張金色的小卡片。「你以後要是想賭錢了,或者是有什麼其他的事情找我,都可以給我打電話。」

姜辰連忙伸手接過,卡片入手沉甸甸的,沒猜錯的話,這名片應該是純金的。

「那我也走了,家裡還有點事兒。」金鴻達見姜辰接過了自己的名片,便拱了拱手笑著說道。

「好的,金老闆慢走。」姜辰也跟著拱了拱手跟金鴻達告別。

此時四周的人群也已然散開,就只剩李宏勝,楚雪和楊靖還站在姜辰身邊了。

「姜先生,不知道你有沒有打算接受那個人邀請?」

李宏勝也不急著告辭離開,反而一臉莫名的問起了姜辰。

「怎麼,李先生知道那個對賭是怎麼回事?」姜辰輕聲問道。

「他邀請你進行什麼對賭我不知道,但是他這個人,我倒是有一點了解。」

李宏勝輕聲解釋道,臉上一絲神秘的情緒。

「哦?不知道這個人是什麼身份?」

李宏勝的話,無疑剛好勾起了姜辰的興趣。

「你可知道我們今天這場賭局是怎麼開始的?」

李宏勝沒有直接解釋,反而賣起了關子,反問姜辰。

「不知道!」姜辰乾脆的搖了搖頭。

「今天這個賭局,是我主動挑起的。為的就是想探一下這個男子的虛實。」李宏勝解釋道。

「哦?這話怎麼說?」姜辰奇道。

「這男的據說是海外華僑,我也是聽其他的老朋友說的。這個金髮男的,大概是在二十年前出現的,當時他就是這個模樣。」

李宏勝的話簡直是語不驚人死不休,聽到這話,不光姜辰有點發愣,旁邊一直默默聽著兩人談話的楊靖更是驚呼出聲。

「這怎麼可能?李董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楊靖一臉愕然的問道。

「我可沒開玩笑,當年我可是親眼看到過他的,就是這個模樣,一直沒變過。」

李宏勝搖搖頭說道,肯定自己沒有說謊。

「這個男的,二十年間,相貌沒有絲毫變化?」姜辰眉頭輕皺,沉聲問道。

「沒錯!這個男的每五年出現一次,每次出現都會在賭場大賭一次。前幾次我都沒什麼錢來跟他對賭,這次我是專門準備了錢來找他賭來了,就想探一下他的虛實。」

李宏勝輕點了點頭。沒辦法,這男的來歷不明,背景也不清楚,神秘的緊。

他可不敢輕易調查,萬一被發現了,惹惱了那個人,那可就麻煩了。

朋友說他是海外華僑,在李宏勝的看來也只是朋友的猜測罷了。所以李宏勝就想到了對賭這個笨辦法。

不過,雖然辦法笨,但是還是起了點成果。這不,姜辰不就被邀請了嗎。雖然說並沒有邀請他李宏勝。

「有意思,看來我還是有必要去一趟了。」姜辰輕笑道,李宏勝的話,反而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姜先生如果要去的話,回來了后還希望你能給我講一下你的見聞啊。我可是對那個人好奇的緊啊。」李宏勝輕笑著說道。

「這個沒問題!」姜辰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