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你這小子,最近混得風生水起,名氣都蓋過我們了,怎麼樣?這次鳳天神閣,找到人一起了沒有?「

楊毅的臉上依舊掛著玩世不恭的微笑,嘴裡叼著蘆葦,朝著林寒說道。

」一起?「林寒一愣,有些摸不著頭腦。

」你可能還不知道吧,鳳天神閣裡面很危險,運氣不好可是會死人的,所以進去的弟子們一般都會選擇組隊進入,這樣也能增加點安全性。「楊毅吐出了嘴裡的蘆葦,笑著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熱切道,」不如你也加入我們吧,這次的鳳天神閣,應該會比以往熱鬧。「

」好的。「

林寒點了點頭,答應了楊毅的邀請。

不管怎麼說,他還只是個新人,對於鳳天神閣的了解也很匱乏,有了楊毅和魯修的幫助,進入裡面的時候,也能少走一些彎路。

商議好了組隊事項之後,楊毅將林寒帶到了一座院子之內,在那裡面,此刻正坐滿了好幾十個內閣弟子,大多都是屬於萬獸殿的內閣弟子,只有極少數的幾個生面孔。

對於林寒的到來,大多數內閣弟子都表現得極為熱情,畢竟以後者如今在內宗獲得的聲望,甚至已經不弱於那些在風雲榜中排名前十的妖孽天才了。

當然,也有少數對林寒的實力抱有質疑的內閣老生,不過看在楊毅的面子上,倒也沒有人會出言不遜,只是望向林寒的目光中多少都帶有著一絲懷疑的成分。

通過交談,林寒知道這裡便是鷹門的總部,幾乎大半的萬獸殿弟子都加入了這個由弟子自發性組成的勢力,用以對抗雷天宇所組成的雷門。 巨大的爆炸響徹雲霄,整個聖風學院都被這以爆炸給驚動了。

關鍵時刻,修鍊塔防禦法陣顯現,整個修鍊室內爆發的雷光瞬間被土黃光芒給覆蓋住。

在爆炸爆發的瞬間,段劍鳴捂著胸口,飛快從修鍊塔裡面衝出來。

段劍鳴的心臟跟一般人不同,他的心臟不像普通人偏左,而是偏右,再加上一劍極品仙氣護甲,在白瑜刺穿他的身體時,成功阻擋了湧入體內的劍氣,可以說白瑜那一劍並沒有給他帶來任何致命傷。

只不過白瑜那一劍實在太驚艷了,讓他瞬間就明白兩者之間的差距,這也是他果斷使用天雲雷爆符的原因。

白瑜實在太逆天了,如果讓他成長起來,段家將來必定危險。

可惜,段劍鳴錯估了修鍊塔防禦法陣的威力,雖然成功暗算到了白瑜,可是以修鍊塔防禦法陣的威力,段劍鳴可以肯定,根本沒有辦法要了白瑜命。

既然沒法要了白瑜的命,那他自然必須跑路,而且還不能跑回自己的家族,因為一旦被觀月天知道他的弟子被人暗算,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所以段劍鳴第一時間要逃到馬晉國那裡,在聖風學院,除了馬晉國可以保住他外,其他人根本沒有這個能力。

就因為馬晉國的爺爺是比翼城第一強者。

爆炸硝煙散去,白瑜咳嗽兩聲,一道劍風掃過,將周圍的硝煙給吹乾凈。

很快他注意渾身是血的明莞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莞姨!」白瑜驚呼一聲,連撲過去,檢查起明莞的身上的傷勢,因天雲雷爆符是正面對明莞引爆,就算修鍊塔的防禦仙陣非常強悍,抵消了大多數殺傷力,剩下的威力也足以將明莞重創。

要知道天雲雷爆符可是二極符籙,相當於地仙境強者全力一擊,如果明莞果斷激活神龍鎧甲,她現在不只是重傷那麼簡單了。

白瑜連忙給明莞服下幾顆穩住傷勢的仙丹,至於專門療傷的仙丹白瑜並沒有煉製,這是白瑜大意了。

白瑜穩住明莞的傷勢,噬人的目光投向修鍊室另外六人,兩個準備不及,被直接轟死,一個重傷,另外三人躲得比較后,只是受到一點輕傷而已,許嘉兒就在其中。

不過卻在此刻,白瑜的眼眸緩緩轉過,目光落在他們三人身上,讓他們三人的心也跟著顫動了下,白瑜身上爆發出來的殺意,讓他們忍不住顫抖起來。

眼前的白瑜根本就不是一個小孩,而是一個來自地獄的殺神。

「本來想饒過你們,現在!」

白瑜冷漠的開口,幾人的眼眸一滯,其中一人擠出一道笑容,道:「哪裡,朋友,我對你可沒有惡意,你若是需要修鍊室的話,儘管選就是,我只是路過而已。」

「朋友?路過而已?」

白瑜眼中露出一絲戲謔的神色,說道:「如果我眼睛沒有瞎的話,剛才,你們是和他站在一起了吧,既然都做了,何必畏畏縮縮,讓人恥笑。」

幾人臉色僵硬,剛才他們簡單的動作無疑是表明了態度,他們和段劍鳴站在了一起,代表著他們答應了許嘉兒,白瑜的眼睛不瞎,如何會看不到,即便退縮也沒用。

「朋友,你若是需要仙玉的話,儘管開口,這修鍊塔第二層的修鍊室,你也可以隨意用。」又有一人開口道,既然躲不過,只好面對。

「首先,我並不缺仙玉,其次這第二層的修鍊石室,我當然可以隨意用,需要你廢話嗎?」白瑜淡漠說了一聲,讓對方目光一滯,道:「那你要如何?」

「自廢修為。」白瑜冷漠的話音讓三人渾身一顫,背上生出一股寒意,自廢修為,廢掉修為後,他們就是廢人,將任人欺辱,而且修鍊到他們這個境界,誰沒有得罪過人,若是修為被廢,等待他們的,可能是死路。

人群的眼眸也全都凝固,自廢修為,和死無異。

不過,若是他們站在白瑜的角度,也同樣會這麼做,剛才他們可是想要殺白瑜,此刻白瑜勢強,自然要還給他們。

「我可以再給你們一個選擇,誰先廢了她,就可以免去自廢修為。」白瑜指了指許嘉兒,淡淡的說了一聲,讓許嘉兒心頭一顫,剛才,她讓他們六人去殺白瑜,誰殺了白瑜,她便跟誰睡覺,而此刻白瑜讓剩下兩人來廢她修為。

白瑜話音落下,頓時那倆人不懷好意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許嘉兒身上,。

同時,也相互警惕著對方,擔心關鍵時間對方偷襲。

「只給你們十秒鐘時間,如果做不到,我剛才的話作廢。」

白瑜補充了一句,頓時,那兩人的身上同時綻放出一股強烈的氣勢,他們的身體,同時動了起來。

在自身面前,許嘉兒當然可以犧牲。

被兩位比自己還要強的人同時攻擊,許嘉兒的面色慘白,在白瑜話音落下之時,她的結局,就已註定。

或者說,在她瞧不起白瑜,要對付白瑜的那一刻起,她的命運註定。

一道慘叫聲傳出,白瑜看都沒有再看那邊一眼,平靜的道:「將她和地上屍體抬走,以後,不要出現在第二層。」

那二人目光一凝,隨即如蒙大赦,帶著許嘉兒和其他人的屍體離開,走之時還冷冷的盯著手中的許嘉兒,就是這女人害得他們差點被廢,還好沒有和嘉寶他們一樣,否則死的,就是他們了。

這女人如今修為被廢,還不是任由他們玩弄。

白瑜沒有理會他們,腳步跨出,回到安置明莞的修鍊石室內。

只是在臨近修鍊前,看著那石門上刻著的禁字與名字,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既然是規矩,那麼今日,我也立一立規矩。」

白瑜喃喃低語,手掌一顫,落在那名字之上,頓時那刻著的名字被白瑜硬生生的抹去。

隨即,白瑜又伸出手指,在他手指之上,光華吞吐不休,隨即落在石門之上,只是瞬間,一個清晰的瑜字,烙印在了石門之上。

之後,白瑜又走到另外十一間修鍊石室,在石室之上,全部烙印瑜字,修鍊塔的第二層,全部被白瑜據為己有。

人群站在中間,怔怔的看著白瑜的行為,一陣無語。

這個傢伙,好霸道。

不過,若沒有白瑜,這些修鍊石室,也輪不到他們,唯有有實力的人,才有資格霸道,才有資格講規則,立規矩。

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白瑜,憑藉一天真仙境的修為,輕易擊殺一天真仙境巔峰的強者,讓一天真仙境巔峰的人唯唯諾諾,他有狂妄囂張的資格。

「今日起,這些修鍊室為我白瑜所有,直到我自己抹去姓名,其他人才可踏入,否則必死無疑。」

白瑜留下一句無比霸道的聲音,隨即跨入剛才段劍鳴所在的修鍊石室,伴隨著一聲轟隆隆的聲音響起,石門關閉,仙氣光華,在石門上流轉。

看這光華閃爍的程度便知道,段劍鳴定然放置了不少仙玉在陣台當中,不需要花費仙玉都夠白瑜修鍊一段時間了。

至少,到他和古月華約戰的日子是足夠的。

當然此時首要事情是將明莞的傷勢給治好,畢竟明莞是為了保護他才受傷的。

第二層的修鍊石室內,天地仙氣的濃郁程度更強烈,白瑜剛踏入其中,便感覺渾身的毛孔彷彿都張開來,非常的暢快,讓他的身體有一種饑渴的感覺,想要吞噬這濃郁的天地仙氣。

盤膝坐下,白瑜立馬給明莞布置了一個治療仙陣,雖然只是一級仙陣,卻足以穩住明莞的傷勢,在陣眼處放入一株療傷用雪雁花,藉助仙玉與濃郁的仙氣,源源不斷的將雪雁花的藥效送入明莞的體內。

這樣的仙陣只要有足夠的仙玉和時間,明莞也可以痊癒,只是消耗的仙玉和時間不成正比。

這樣是為什麼治療仙陣沒法代替療傷仙丹的原因。

拿出煉丹爐,白瑜瞬息便進入煉丹狀態,他準備煉製三極的療傷聖葯雪蓮丹,那可是就連天仙境強者都忍不住要眼紅的仙丹。

雪蓮丹的仙靈藥主要是百越雪蓮,三品仙靈藥,白瑜也僅僅只有一顆而已,而且還是觀月天給他拜師禮物,沒有想到這麼快就用上。

當白瑜將雪蓮丹煉製出來后,百分百成丹率,而且全部都是特等品質,給明莞服下一顆后,在治療仙陣的催化下,藥效飛快運轉,治療著身體上各處傷勢,白瑜還是不放心,又給明莞服下一顆,看這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才鬆了一口氣。

明莞雖然深受重傷,但是她畢竟是龍修士,龍修士向來以肉體強悍著稱,只要有一口氣在,就沒有那麼容易死。

「段劍鳴你最好不要再讓我看到,要不然必死無疑。」望著緩慢恢復的明莞,白瑜咬牙切齒說道。

飛升到仙界后,白瑜第一次有如此強烈要殺死一個人的憤怒。

憤怒過後,乾坤九轉神功運轉起來,頓時,修鍊室內的天地仙氣順著白瑜的四肢百骸進入體內,隨即在血脈和筋骨中流轉,血脈和筋骨,在不知不覺中緩緩的壯大,而白瑜體內的仙氣,也漸漸變得越來越精純。

修鍊無歲月,時光緩緩的度過,白瑜渾然不知,外界聖風學院,他的名聲越來越響亮,特別是他以一人之力擊殺了嘉寶和書浩等人,更別說在段劍鳴的添油加醋下,將白瑜說成一天真仙境之下無敵,就算二天真仙境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婚然不覺:忠犬教授寵妻忙 目的就是捧殺白瑜,同時提醒所有要跟白瑜敵對的對手,白瑜很強大,前往不能大意,要不然必死無疑。

與此同時,他與古月華約戰之日,也越來越近了。

當然這一次爆炸,最為震怒的是觀月天,可是在接到白瑜一條短訊后,居然沒有去找段劍鳴的麻煩,讓整個聖風學院顯得異常的詭異平靜。

這或許就是所謂的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清晨,天空魚肚白,整個聖風學院,沐浴在一層暖意的陽光當中。

此時,聖風學院的廣場,平時零零散散的廣場,今天卻是異常熱鬧,不少人一大早就來佔位置,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而且,讓許多人意外的是,這巨大的廣場,竟搭建起了一座擂台,同時,在廣場的邊緣,有一座憑空生出的看台坐落於那。

一遇慕少愛終身 這座看台全由巨大的青石搭建而起,高達五米左右,橫跨百米之地,青石看台的上面,有許多石椅放在上面,足以百餘位置,若是坐在看台的石椅之上,能夠很清晰的看清楚廣場中央戰台的一切。

「這是在幹什麼?怎麼弄出如此大的陣仗。」廣場有人看到那搭建而起的看台,不由得心生疑惑。

「你難道不知道今日是白家白瑜約戰古家古月華的日子嗎,沒想到學院竟然刻意為這場戰鬥搭建了一座戰台。」旁邊之人暗暗咋舌,在聖風學院,挑戰之時也時常發生,很少有學院的高層關注,除非涉及到學院一些天賦弟子的戰鬥,他們才會偶爾會引起注意,可是像今日這般場景,前所未見。

「呵呵,看來你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這時候,又有一道身影走上來,對著剛才說話之人笑道:「前段時日,白瑜在角斗場一戰成名,之後又在南葯坊市廢了仙捕房的林峰的孫子,甚至還因此得罪了古家,最後林峰帶人來學院問罪,被觀月天教授出門給揍回去。」

「後來,又有傳言傳出,觀月天教授收白瑜為入室弟子,成為比翼城最有權勢的二代之一。」

「什麼,那個白瑜現在觀月天教授的入室弟子?」其它兩人聽到此話渾身一顫,竟然是觀月天教授的入室弟子,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觀月天教授雖然修為不如馬如雲,可是其陣法上的造詣,就算馬如雲面對他也要客客氣氣,據說整個宗飄天之中五級仙陣師也只有寥寥幾位,在宗飄天的聲勢與威望可不是區區一個馬如雲可以得罪。

冷少專寵:落跑新娘 「呵呵,這事知道的人並不多,據說此時當時被學院另外一個導師給壓下去,我也是偶爾知道,當然這些事情主要是對我們這些學員,在比翼城中,所有大家族都知道觀月天教授收白瑜為徒的事情,應該是學院擔心因為白瑜是觀月天教授的弟子,怕被其他學員區別對待,才故意隱藏下來。」那人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繼續道。

「這還不止,幾個月前白瑜踏足修鍊塔的第二層,擊殺了嘉寶、書浩以及海博和洪明,讓另外三名一天真仙境之人狼狽逃走,最後如果不是段劍鳴動用天雲雷爆符,殺他們如豬狗般,可是正也是這樣段劍鳴跟白瑜也結下死仇。」

「這還不是最關鍵,白瑜一人奪下將軍系修鍊塔第二層十二間修鍊室,不準其他人踏足,無比霸道,可以說,如今白瑜在聖風學院的名聲,一時無人能及,甚至有少數人說,一天真仙境的人,已經無人是白瑜對手了,即便是古月華。」

「好厲害。」另外兩人低語一聲,能夠成為觀月天教授的弟子果然不是簡單人物,輕易擊殺嘉寶等一天真仙境之人,憑藉一己之力奪取修鍊塔的第二層,難怪會有傳言白瑜已經超越了學院十大強者的古月華,看來今日的戰鬥,定然會極為精彩了。

「可是,這些與搭建看台有何關係?」

「這就說來複雜了,白瑜的名聲直迫古月華,甚至有人說他超越了古月華,身為聖風學院十大弟子的古月華如何還能淡然,心高氣傲的他定然想要用強悍的實力證明自己,因此,古月華主動將事情宣揚出去,此次他的家族都會來人,古月華要用這一戰揚威。」

「古家來人,白家自然不能落後,四大家族來了兩個,其他兩個家族自然也要跟著湊熱鬧了。」

這人話音落下,頓時另外兩人眼眸凝固,內心一顫。

比翼城四大家族,都要來他們聖風學院觀戰!

好強大的陣仗,難怪學院竟刻意為這場戰鬥搭建起擂台,而且讓一座看台平地拔起,看來是為那些人而準備的。

他們內心,對這場戰鬥越來越期待了起來,目光中隱隱有興奮的光澤透露出來。

紅日漸漸升空,白家、馬家、古月華的古家以及段家之人要來聖風學院觀看古月華與白瑜戰鬥的消息,飛速的蔓延開來,聖風學院的巨大廣場,竟已經圍滿了人群,即便古月華和白瑜並沒有約定好準確的戰鬥時間,只是約好今日。

這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廣場的邊緣,正緩步而來。

此人穿著一身黑色的長袍,整個人身上帶著一股陰冷的氣息,目光深邃、黑暗,每一步踏出,都非常堅定。

「古月華!」

看到此人,人群頓時竊竊私語了起來,來人正是古月華。

只見古月華徑直走向廣場中央戰台,沒過片刻,就直接踏上戰台,盤膝坐於戰台中央,目光閉上,一動不動,將周圍的人群,視若無物。

僅僅憑藉這種淡然的心態,就足以讓許多人自愧不如,若是讓他們坐在人群中間,被萬千道目光注視,內心都會微有惶恐,難以保持這種超然。

古月華!聖風學院十大弟子中排名第十,實力一天真仙境巔峰,二天真仙境高手,都不敢與他相戰。

唯有真正和古月華戰鬥過的人,才知道古月華實力的恐怖,雖然他排名第十,但前面幾位的人,輕易也不會和古月華碰撞的,古月華很危險。

此時,遠處又有許多身影踏步過來,這些人隱隱分為好幾大陣營,走在中間的,是一名穿著白衫的中年男子,在他身後,有兩名青年,若是白瑜在此地的話,定然認得這倆人,因為這個人就是馬家少爺馬晉國,聖風學院第一強者,另一個則是馬如雲親傳弟子,在拍賣行一鄭千金的殷風況。

而在他們三人之後,跟著的人群,赫然是馬家的人群。

之後在馬家人群之後,就是上一次,來聖風聖院興師問罪,卻狼狽遁走的林峰,也在其中。

「馬家之人。」

人群眼眸一顫,白家之人都跟在後面,即便沒有見過那白衫男子,可是人群卻知道,此人和他身旁的兩名青年男子,正是學院第一強者馬晉國和比翼城第一天才殷風況。

白衫中年男子的身份呼之欲出,比翼城第一強者馬如雲。

而在馬家和白家人群左邊方向,則是一群身著一色服飾的人,這些人的衣服右臂上,都綉有著一個巨大的段字,正是段家的之人!

至於右邊方向,則是一群身穿黑衣的男子,他們一個個面色冷漠,身上帶著絲絲陰冷氣息。

比翼城古家,是一個很特殊的家族,他們不像另外三大家族,人丁那麼興旺,但古家卻從沒有人敢小覷,他們家族中,沒有一人是弱者。

這群人跨向廣場之時,頓時,整個廣場都彷彿帶著一股大勢,很壓抑,讓人群都漸漸的安靜下來,空間變得死寂。

「眾位前來我聖風學院,觀某未能遠迎,見諒。」

空間處傳來一道聲響,隨即只見一道身影凌空跨步而來,只是瞬息功夫,便來到了馬家等人的身前空中,隨即降落在地。

那馬家的白衫中年男子眉頭一皺,看了觀月天教授一眼,心中微有些不悅。

「觀月天教授,好氣派,好大的架子。」白衫中年男子淡漠的說了一聲,顯然是在指責對方凌空跨步而來,對他們不怎麼禮貌。

「呵呵,馬城主聲勢如此浩蕩,可比觀某氣派多。」

觀月天教授爭鋒相對,隨即指著不遠處的看台,說道:「今日眾位是來看挑戰的,請吧。」

白衫中年男子冷哼一聲,腳步跨出,朝著那看台而去。

與此同時,在比翼城外足足數千裡外,一艘極品仙器的飛行舟正全力飛行,目標正是比翼城。

飛行舟上站了四個人,其中兩人正是白瑜的親生父母,兩人都是半步地仙境,另外兩個人一天地仙境強者正是兩人的追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