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前,這個別墅區還是一個喪屍橫行,倖存者人數不超過40人的小地方。

現在這裏卻成了一個末世中的人間樂園,憑藉着花楹出色的管理能力以及極其嚴格的基地守則,別墅區內沒有人敢為非作歹,也許有幾個小混混在暗地裏蠢蠢欲動,但只要有花楹在這,有於鼎的保安隊在這,他們就永遠不敢鬧事。

「梁哥,我能送給你一個禮物嗎?」

一個十六七歲左右的漂亮女孩跑到他身邊,笑着問道。

「小麗呀!」梁烈坐起身來,看向面前的女孩子,她叫李麗,是後勤組花影手下的員工,這幾天老是來纏着他聊天。

梁烈也不知道為什麼,隨着基地里女孩越來越多,他彷彿變成了一個大明星,每天都有女孩來找他,還送這送那。

「以後不要再送了,你們那點薪酬,還是留着去兌換區換點對自己有用的東西吧,別浪費在我身上。」梁烈出聲勸道。

兌換區最開始是花楹用來換取喪屍晶核的地方,不過隨着基地的發展,這裏不斷壯大,花楹好乾脆重新選了個地方做為兌換區,現在這裏已經發展成了一個小型的貿易市場。

任何人都可以到這裏擺攤交換,如果你有好東西,拿到這裏來換,也許你能換到一個好東西。

不過這裏最大的攤子就是花楹自己的,因為她的東西最多也最全,不過她的價格也是這個市場里最高的。

而晶核,糧食,則是這裏的流通貨幣,屬於所有人都認可的硬通貨。

這可不是花楹強制要求的,這是z市倖存者基地說的,他們在廣播里明確說明,由於全球陷入特殊情況,華夏幣將暫時失去效用,現在提倡的是自由交換,物物交換,而晶核和糧食將做為官方認可的硬通貨,可以在各大基地里換取東西。

梁烈打開禮物盒,發現裏面竟然是空的,什麼都沒有。

他感到疑惑,把盒子全部拆開,里裏外外好好看一遍,卻依然什麼都沒有。

女孩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梁哥,你好有趣啊!這就是個空盒子,我和你開玩笑的。」

梁烈滿頭黑線,他實在搞不懂女孩子的心思。

這時,遠處的花影看到二人有說有笑,氣的跺了跺腳。

「小麗,快回來工作!」

她遠遠地朝梁烈喊道。

「梁哥,再見了,等我下班了再來找你玩!」

女孩朝梁烈揮了揮手,向花影跑去。

梁烈暗自搖頭,看來是時候該離開這裏了,這個基地已經走上正軌,不需要他了。

………

和花楹姐倆打了聲招呼,告訴了她們自己要離去的想法。

二女都非常不舍梁烈,可以說在這末世里,梁烈是她們最親近的人,不過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梁烈能陪伴他們一個多月已經夠多了。

二人給了梁烈一個大大的擁抱,並告訴他這個基地永遠是屬於他,永遠歡迎他回來。

梁烈鄭重地點了下頭,給花楹留下了冰心訣這門功法后,離去。

花楹的冰系異能和這冰心訣的寒冰真氣有異曲同工之妙,二者結合或許可以相得益彰,而且他既然把花楹帶入修鍊界,不可能讓她原地踏步,這部冰心訣中也含有煉體之法,足夠她以後的修鍊所用。

花楹感激的收下它,併發誓除了自己的妹妹外,她不會把這門功法泄露給任何一個人。

梁烈又來到了於鼎這裏,他發現這傢伙的天資是真的差,交了他這麼多的功夫,每天還給他運功調養,半個月過去了,竟然沒有任何進步。

於鼎尷尬的笑了笑,他也沒辦法,梁烈交的功夫太難,太累,短時間他根本學不會。

梁烈思索要不要給他也留下點什麼,但他轉念一想,還是算了,這傢伙太喜歡玩槍,聽說他最近又從外面弄來一批軍火,光子彈就超過10萬發,從這方面來看,他確實是個人才,只是不是練武方面的人才,武道一途或許真的不適合他。

希望他未來可以和花楹一樣,覺醒成一個能力者吧!

雖然沒有給他留下什麼功法,但梁烈給他留下了100枚晶核,這也算是對沒有帶上他的一種補償吧。

梁烈就這麼靜靜的離開了別墅區,除了看門的幾個戰鬥人員,基地里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梁烈已經走了。

………

末世爆發一個月,全球已經從最開始的混亂,慢慢的走向穩定。

各個國家都開始大量的建設倖存者基地,例如米國,因為有着大量的軍事力量,建設的倖存者基地超過100座,而作為人口大國的華夏國,光是官方的倖存者基地就超過200座,更別說還有像花楹這樣的人數只有幾千的小型基地了。

其他大國強國的倖存者基地也至少在50座以上。

…………

一架雙旋翼的軍用直升機降落在一個小島上。

這裏是孟都公司所屬的一個小島,它位於太平洋的東海岸,離它50海里的地方就是倭國。

直升機降落在山腰中的一塊平台上,平台自動降落,緩緩進入山中。

大山裏面是孟都公司的一個軍事基地,其建成時間超過30年。

平台停住,直升機的艙門被從裏面推開,一男一女從飛機中走出。

男人人高馬大,鷹鈎鼻,標準的西方人種。

女人金髮碧眼,穿着一身黑色緊身皮衣,帶着一副紅色太陽鏡。

「歡迎二位基因士大人,在下大衛羅伊,是這個基地的負責人,我已收到總公司的命令,本基地的所有人員將聽從您的調遣。」

直升機前站着一位身穿西裝的男人。

「你好,大衛閣下,本人加百列·列維,二級基因士,這位是我的隊友,海倫娜·韋恩,也是一位二級基因士。」

三人並排行走,走入一個大型的作戰中心。

「本基地的直接領導是孟都公司倭國分公司,不過由於執行長大人正在倭國s市處理事務,無法親自前來,所以特的讓我給二位說聲道歉。」

大衛說道。

「沒事,現在末世爆發,執行長無法脫身我可以理解,而且我相信有斯科特的幫助,他們能儘快完成任務!」

加百列掐着手說道。

「我們這次來的目的,是為了捕獲華夏國的三級變異生物,它非常強大,即便我和海倫娜聯手估計都不能打敗它,所以我們這次的任務的成敗全靠戰術,我需要最頂尖的戰鬥人員!」

「大人請放心,戰鬥人員我早就準備好了,12位一級基因士,雖然比不上總公司的,但也是我們耗費大量心血培養出來的,戰鬥素質都非常的高。」

加百列點頭,讓大衛把人帶過來。

等到12位基因士全部到達作戰大廳,加百利試了試他們的水平,發現他們的實力還真不賴,看來這個基地是真的用心培養了這些戰士。

這些士兵包括加百列本人都是孟都公司用x病毒造出來的基因戰士,不同的是加百列是高級人造人,他自誕生就是用完美鍥合x病毒的基因製造出來的,是以他一注射病毒就獲得了強大的力量與能力。

而這些士兵則是普通的人造人,或者說是簡單的克隆體。

他們的基因不是先天就適合病毒的,需要後天的改造,有些在注射病毒后不能完美融合,甚至會變成怪物。

………

梁烈離開別墅區后,按照花影給的電子地圖前往z市倖存者基地。

他並沒有開車,而是採用的步行,以他現在的修為走路和開車其實沒什麼區別。

此刻,他走到了一個村子裏,這個村子距離陳鎮還有二十幾里路。

村子裏還遊盪著幾十隻喪屍,梁烈輕鬆的把他們全部殺死,取出了他們的晶核。

現在幾乎所有的喪屍都存在晶核,這意味着他們已經比末世剛爆發時強了許多。

一隻最普通的喪屍可能比三五個成年大漢還要厲害。 看到肖灑進門,胡大海先是一愣。

想了好半天,也沒想起來肖灑是誰。

畢竟,兩人也就見過一面,而胡大海每天要見那麼多的病人還有病人家屬,哪裏忙得過來?

不過,對於402號病房的2號床他還是有印象的。

小夥子年紀輕輕得了冠心病,確實挺惋惜的。

再看看肖灑的模樣,確實和肖雙有幾分相似。

再聽到肖灑的自我介紹,胡大虎心中是信了幾分。

看着肖灑手中提着的果籃,胡大海溫和一笑。

醫生們雖然不能收紅包,但是若是病人家屬們帶的些水果或者特產,他們還是能收的。

看着面前的肖灑,胡大海不由點頭一笑。

「昂,我記得你,怎麼了小夥子,找我有事?」

聽到胡大海的話,肖灑不由點了點頭。

「是這樣的胡醫生,我弟弟得知他要做心臟搭橋手術后十分的抗拒。

你是知道的,他才十七八歲,這要是做了,往後的一些競技運動可就離他而去了。

我這次過來,主要是想問問,我弟的這個病情嚴重嗎?能不能不做手術的情況下調養好。」

聽到肖灑的話,胡大海不由微微一嘆。

原本臉上的笑意,也是微微收斂了起來。

「你弟弟的這個情況……我們也是知道的,確實,若是這麼年輕就做心臟搭橋的話,太可惜了……

不過,他這個病可不是什麼肥胖引起的,而是先天性的,屬於家族遺傳病。

具體來說的話,就是他天生患有不穩定性的心絞痛,他的脈粥樣硬化的斑塊不穩定,很容易破裂。

而你弟弟呢,青春期又發育的太快,而他的心血管那裏,發育得跟不上,這才導致這個病提前爆發的。

這種情況……除了心臟搭橋外,真的沒什麼辦法了,若是家裏有錢的話,最好立馬做手術。

這個病,越拖到後面就越危險。」

聽到醫生的話,肖灑一陣沉默。

點了點頭,和胡醫生道了聲謝后直接離開了對方的辦公室。

思考着胡醫生的話,肖灑的心情沉重。

看來他弟現在的情況是真的很危險。

若是不做手術的話,很有可能會出事。

不由的,肖灑的心頭一沉,心中是一陣煩悶。

離開醫院,此刻的他只想出去走走。

一邊散步,一邊點開手機搜索擺渡——

【不穩定性的心絞痛能不能不用手術痊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