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之前,龍虎鳳龜還是沒有理會秦朗,就在秦朗不死心準備第三次跟龍虎鳳龜打招呼的時候,突然間,龍虎鳳龜身上射出一道寒光,赫然是一片鱗甲,直接朝秦朗襲擊過來,其速度快若閃電,突破時間和空間的限制,眨眼間就來到秦朗跟前,直取他的性命。

好在秦朗早就做好了這種防禦的準備,當即他施展出混沌逆天,以鴻蒙劍直面迎接那片鱗片的攻擊,兩者直接對碰到一起。沒有意外發生,鴻蒙劍直接將鱗片一分為二,顯然,鴻蒙劍的等級比鱗片更高一籌。


「哼,小子,這地方也是你敢來的嗎?去死吧!」鱗片攻擊被秦朗給化解後龍虎鳳龜有些不忿,當即龍頭噴出烈火,直接朝他焚燒過來。

然而秦朗擁有整個世界上最恐怖的萬火之源,所以根本就不將其他的火焰放在眼裡,故而當龍頭突出的烈火焚燒過來之際,秦朗連躲都沒躲,靜立在原地,任由異火焚燒自己。

「噗噗……」

「咦,你竟然擁有萬火之源!看來我倒是小看你了!」接連的攻擊都沒能奈何得了秦朗,這讓龍虎鳳龜勃然大怒,當即只見他的巨大尾巴狠狠地朝秦朗抽打過來,在秦朗來得及反應過來之前,直接將他抽達到百萬里之外,生死未知。

如果要是一般人的話,絕對不可能承受龍虎鳳龜這傾力一擊,但秦朗不是一般人,他有鴻蒙至寶護體,同時擁有生命之力,而且本身體質異於常人,是極為罕見的玄黃不滅體,所以哪怕完整承受了龍虎鳳龜全力的一擊他也沒能死去。

宛若不死的小強一般,狠狠砸在地上的秦朗癱軟片刻后爬了起來,雙眼中流露出駭然的神色,似乎沒想到龍虎鳳龜真正動起手來如此恐懼,以至於自己都沒有時間來反應。

「死神,你沒事吧?」意識到死神秦朗被龍虎鳳龜重創后,混沌太極龍立刻擔心的問了起來,生怕秦朗有個三長兩短,十分緊張。

「呼呼,龍虎鳳龜的實力太強悍了,如果不是擁有造化玉碟和鴻蒙劍護體的話,恐怕我直接被他弄死了!」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秦朗臉色蒼白道。

此刻他有種渾身都被撕裂的感覺,肝腸寸斷的痛苦讓他生不如死,十分難受。

「死神,不如你將我們直接放出來,也許龍虎鳳龜看到我們后態度有所轉變也不一定,你這樣會有性命危險的。」不安的看著秦朗,太始無敵龜頗為擔心道,生怕秦朗再次受到攻擊。

「鴻蒙世界裡面的空間壓制太強大了,你們根本就無法承受,還是等有把握了再出來吧。」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秦朗立刻施展出生命法則以生命之力來療傷。

立竿見影的治療效果,秦朗身上的傷勢快速痊癒,很快所有的傷口全都癒合了,一如從來都沒有受傷一樣。

待得身上的傷勢痊癒后,秦朗再次朝龍虎鳳龜所在的方向飛了過去,隱約間像是受到召喚一樣,似乎這裡隱藏有什麼秘密等待自己去揭開一般。

「咦,小子,你竟然沒死!」

龍虎鳳龜以為自己全力一擊下秦朗絕對會形神俱滅,畢竟秦朗只有無我之境的修為,在他看來太弱小了,可秦朗一如從來都沒受傷一樣出現在他跟前,這讓龍虎鳳龜開始意識到,眼前這年輕人不簡單,能承受自己全力一擊而不死,足以說明一切。

「龍虎鳳龜前輩,你可認識混沌太極龍、無量不滅虎、至尊鴻蒙鳳以及太始無敵龜?」開門見山,這次來到龍虎鳳龜跟前的時候,秦朗直接問了起來,他希望龍虎鳳龜跟混沌太極龍、無量不滅虎、至尊鴻蒙鳳以及太始無敵龜有關係,這樣他們就不用發生衝突了。

「小子,他們都是我的孩子,你跟我說這些幹什麼?」不以為然,龍虎鳳龜直言問道,態度不再像之前那般凌厲,讓人不敢靠近。 「我想說的是,他們就在我身邊,此番前來就是想見見你。」直言不諱,秦朗坦然道。

「你是說他們都在你身邊?我那四個孩子自打出生以後我就從沒見過,既然來了,你就讓他們出來,我也想見見他們。」有所期待的看著秦朗,龍虎鳳龜的情緒有很大的波動,說話時他的四個腦袋全都翹了起來,十分期待的看著秦朗,似乎沒料到混沌太極龍、至尊鴻蒙鳳、太始無敵龜已經無量不滅虎他們竟然來了。

「前輩,這裡的空間壓制太強大,他們的實力有限,無法承受這裡的空間壓制,所以待會他們出現后還希望你幫他們分擔一下。」說到這裡,秦朗也不廢話,神念一動,直接把四聖獸放了出來。

真正當混沌太極龍四大聖獸出現后,立刻激動的跪倒在地,畢恭畢敬道:「見過母親。」

「咦,真是我的孩子。沒想到竟然有一天能看到你們。」親眼看到四聖獸的時候,龍虎鳳龜從他們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氣息,那血濃於水的心靈感應讓他異常激動,興奮無比。

「你們上前來,快點上前來,讓我好好的看看,自從你們誕生以後我就從來都沒好好的看過你們,我甚至還以為此生都不能再與你們相見,沒想到今天你們還是回到了我的身邊。」看得出來,龍虎鳳龜對四聖獸還是有很深的感情,否則也不會激動至此。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秦朗欣慰的笑了起來,母子相認,這是秦朗願意看到的場景,不過就在這時,秦朗注意到,巨大的山峰上竟然出現一門洞穴,裡面散發出熟悉的氣息,這股氣息牽引著他前進,似乎有意識的引導他進入洞穴。

「鴻蒙劍為什麼如此激動?好熟悉的氣息!是什麼在召喚我?」喃喃自語,秦朗注意到,鴻蒙劍前所未有的激動,像是感知到什麼一般,不僅如此,秦朗冥冥中也感覺到召喚,這股召喚的氣息十分強烈,以至於他情不自禁的朝洞穴走了過去。

龍虎鳳龜此刻正忙於跟混沌太極龍、無量不滅虎、至尊鴻蒙鳳以及太始無敵龜溝通感情,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秦朗的行動,作為巨峰的守護神,如果要是發現秦朗此刻行徑的話,他是絕對不會任由秦朗進入其中的。但不管怎麼樣,秦朗還是進入洞穴當中。

就在秦朗進入洞穴當中時,隨之洞穴消失不見,一切就想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而深陷於洞穴中的秦朗發現這裡別有洞天,給人的感覺,像是整個山體都被掏空了一樣,裡面冰寒刺骨,有著強大的封印和禁制。

隱約間,秦朗有種感覺,這裡絕對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秦朗,這裡是什麼地方?你怎麼到這裡來了?」意識到秦朗進入一個陌生的空間中后靈兒警覺的問了起來,這裡的氣氛很詭異,她擔心秦朗遭遇不測。

「我們現在是在巨峰的山體內部,剛才有一個洞穴出現,我也不知道怎麼的就來到這裡了,感覺像是有什麼在召喚我一樣。」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秦朗直言道。

「有什麼東西在召喚你?你小心一點,這裡的氣氛太詭異了,我總感覺有些不淡定。」

「放心吧,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會盡量小心的。」不敢馬虎,秦朗肅然道。

秦朗深知,在鴻蒙世界中任何一個小的紕漏都有可能導致自己喪命,所以他極儘可能的小心,只是冥冥中的召喚讓他不受控制的來到這裡,他很想知道究竟是什麼在召喚自己。

進入洞穴中后,鴻蒙劍異常亢奮,此刻更是掙扎著要出來,遲疑一番後秦朗把鴻蒙劍祭了出來,想看看它到底想要幹什麼。

鴻蒙劍是鴻蒙至寶,早就通靈,有自己的意識,它既然如此激動肯定有原因,雖然秦朗不知道它究竟為什麼激動。

「奇怪,鴻蒙劍這是要去哪裡?」意識到鴻蒙劍被祭出來后直接脫離自己的控制朝遠處飛去的時候,秦朗一頭霧水,不知道他想幹什麼,不過秦朗的行動卻不慢,立刻追了上去。

山體內部十分博大,裡面自成一界,不僅有山川河流,甚至還有瀑布,眼下鴻蒙劍帶領秦朗來到一處瀑布前,而讓秦朗異常震驚的是,在瀑布前竟然有一個白髮老者盤坐在那裡,出塵脫俗,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

奇怪的是,鴻蒙劍跟那白髮老者十分親昵,靠近過去的時候立刻在老者跟前磨磨蹭蹭,像是孩子在撒嬌一般,這一幕完全把秦朗給看呆了。

「此人到底是誰?我的鴻蒙劍為什麼會跟他如此親昵?」喃喃自語,秦朗一副被徹底震驚到的樣子,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即使這樣,他仍是小心翼翼的走了上去,來到老者跟前時畢恭畢敬道:「晚輩秦朗拜見前輩。」

「這麼多年,你終於來了!」欣慰的笑了起來,白髮老者任由鴻蒙劍在他耳鬢磨蹭,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給人的感覺,他像是等了秦朗很多年一般。

「前輩你在等我?可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誰……冒昧的問一下,前輩,為什麼我的鴻蒙劍像是認識你一樣,這種情況在這之前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忌憚的盯著老者看著,本能的感覺告訴秦朗,自己跟這老者之間肯定有什麼關聯,否則鴻蒙劍不會如此。

「很簡單,鴻蒙劍本身就是我煉製出來的,在很多年前,它是我的法寶。」輕描淡寫,白髮老者一臉從容道,氣宇軒昂。

「什麼?鴻蒙劍曾經是你的法寶?」瞪圓了眼睛,秦朗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看著老者,雙眼中流露出驚訝的神色,很難想象,鴻蒙劍跟他竟然還有這關係,難怪鴻蒙劍在嗅到老者氣息的時候會如此激動。

「前輩,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遲疑再三,秦朗追問起來,隱約間他已經猜測到老者的身份,只是不敢相信。

「你心中已經還有了猜測,不是嗎?我就是你認為的那個人。」哂然一笑,老者輕描淡寫道,波瀾不驚。

「你、你真的是鴻蒙?」心底一驚,正如老者所言,秦朗的確有了猜測,只是他無法相信,老者竟然是傳說中的鴻蒙。

要知道,在這之前秦朗一直認為鴻蒙才是整個宇宙空間的真正掌控者,可來到外宇宙空間多年都沒有聽說鴻蒙的存在,這讓秦朗本能的因為,鴻蒙只是個神話,至於其人根本就不存在,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鴻蒙不僅存在,而且此刻就站在自己跟前,他是真的存在。

沒有隱瞞什麼,老者點了點頭說:「看來你還知道我的名字,沒錯,我就是鴻蒙。」

得到鴻蒙的親口承認,當即秦朗哪裡還敢矯情,立刻跪倒在地道:「晚輩秦朗拜見鴻蒙前輩,能看到前輩的真身,晚輩三生有幸。」

「你我能在此相見,是冥冥中早就註定好的一切。其實從你得到鴻蒙劍的那一刻起,你我的命運就註定聯繫到一起了,起來吧。」伸手輕輕地往上抬,隨之一股輕柔的力量托著秦朗不受控制的站立起來,十分強大。

「前輩,外面的龍虎鳳龜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下意識的問了起來,秦朗臉色狐疑道,直言不諱。

「我被人鎮壓至此,那龍虎鳳龜就是鎮壓我的聖獸。」負手而立,鴻蒙輕描淡寫道,像是在說一件很平淡的事情一般,讓人愕然。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鴻蒙說的話讓秦朗十分震驚,雙眼中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很難想象以鴻蒙的修為竟然也會被人禁錮,所以秦朗下意識的問了起來說:「鴻蒙前輩,你說什麼?你被人鎮壓在這裡地方?怎麼可能?」

「存在即可能。我已經被鎮壓至此有無數億萬年的時間了,這些年,我都在等待能解救我的人出現,如今終於等到了。」欣慰的笑看著秦朗,鴻蒙的意思很明確,他所謂那個能解救他的人正是秦朗。

「前輩,你、你是說我能解救你?」難以置信,秦朗臉色詫異道,要知道,自己在鴻蒙世界中都難以保命,更別說解救鴻蒙了,自己根本就沒有那個實力。

不過能被鴻蒙看上,肯定有一定的原因,秦朗還是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面對秦朗的反問,鴻蒙點了點頭道:「凡是能得到鴻蒙劍的人就能將我解救。既然鴻蒙劍在你手中,我想,應該就是你了。」

「可我現在連天地之境都沒有達到,如果解救你?」苦澀的笑看著鴻蒙老祖,秦朗嘆了一口氣,不是他不願意解救鴻蒙,而是他的確沒有這個能力,彼此間的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鴻蒙劍是不會看錯人的。而且我也相信你有能力解救我。」波瀾不驚,鴻蒙老祖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十分淡定,他相信秦朗絕對可以做到。

遲疑再三,秦朗知道,強如鴻蒙老祖這種巔峰強者既然說出這種話,一定有十足的把握,所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后朗聲道:「鴻蒙前輩,雖然我不知道何德何能被你看中,但只要我秦朗能做到的,我一定不推辭。」

「億萬年來,在龍虎鳳龜的守護下從來都沒有人能進入到這裡來,但你卻做到了,這就很好的說明了一切。小子,想救我其實並不難,只要聚齊十方神器就行了,十方神器一出,我鴻蒙也就能從這裡離開了。」

「十方神器?」

「沒錯,這座巨山其實是一座封印,只有十方神器聯合才能將其破開,這是唯一的辦法。我在此等你等了無數億年,也正是希望你能找到十方神器,助我離開這裡。我知道,鴻蒙世界太亂了,也是時候該回歸正常了。」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鴻蒙一副瞭然於胸的樣子,古井無波。 「鴻蒙前輩,有一點我不明,你的修為通天徹地,難道宇宙間沒有什麼是你做不到的,難道這座封印真的能困住你嗎?」認真地看著鴻蒙老祖,秦朗直言問道,他想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要知道,當年在地球上的時候秦朗就知道鴻蒙是整個宇宙空間中最牛逼的人物,豈料他竟然被人給封印了,而且自己還無法出來,這著實讓人不解。

面對秦朗的詢問,鴻鈞老祖淡淡的搖了搖頭說:「憑藉我的修為的確可以殺出去,但如果真破印而出的話,整個宇宙空間內無論時間還是空間都會錯亂,導致一切歸零重頭再來,萬物生靈也會在一瞬間灰灰湮滅,這代價太大了,好歹整個宇宙空間是我創造出來的,我不能再親手將其毀掉,只有聚齊十方神器,他們合十為一,才能不損萬物的將我救出來。年輕人,禁錮我的封印不是封印,而是萬無生靈。」

鴻蒙老祖說的高深莫測,秦朗似懂非懂。

遲疑片刻后,秦朗認真地看著鴻蒙老祖道:「既然如此,前輩,所謂的十方神器都是什麼?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我一定會拼盡全力將他們聚齊。」

「十方神器是指封印著上天、下地、東、南、西、北、生門、死位、過去、未來的神器,分別是天方鴻蒙劍、下方滅魂劍、東方萬生石、西方死亡珠、南方毀滅天羅刀、北方戮神鼎、生方玄黃玉、死方斷魄鏈、逝方黑冰尺、望方伏魔琴。只要聚齊這十方神器,十方神器合十為一,化為一柄斧頭,以斧劈山,便能將我救出去。」

「這十方神器中我已經擁有了天方鴻蒙劍,至於下方滅魂劍、東方萬生石、南方毀滅天羅刀、北方戮神鼎我也知道在什麼人手中,鴻蒙前輩,你放心,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竭盡所能的聚齊十方神器,把你救出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秦朗牢牢地把十方神器的名字記在心裡,信誓旦旦道。

雖然他知道想要從龍霸、邪神這些人手中奪取鴻蒙至寶有很大的難度,但秦朗堅信,功夫不負有心人,只要自己有心,一定可以將十方神器收集起來。

「在你收集十方神器的過程中不可避免肯定會遭遇危險,所以我賜予你三個鴻蒙金身,非到生死關頭不能用,除此之外,我還贈予你一顆鴻蒙石,吸取鴻蒙石裡面的靈氣來修鍊,會讓你的修為在最短的時間內有最大的突破。」說話間,鴻蒙老祖伸手一揮,頓時三個鴻蒙金身以及一顆鴻蒙石出現在秦朗手中。

頓了頓,鴻蒙老祖解釋道:「鴻蒙金身擁有我的全部實力,但畢竟只是化身,戰鬥力不能持久,而且一旦讓人知道你擁有鴻蒙金身的話,會有人前來追殺你,所以,千萬要記住了,只有在性命受到威脅的時候才能動用鴻蒙金身。」

「前輩,你的話我都記在心裡了,你放心,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聚齊十方神器然後救你出去的。」擲地有聲,秦朗無所畏懼道。

「你一定可以的,出去吧,那龍虎鳳龜已經在尋找你了!」

說到這裡,鴻蒙老祖猛然一甩手,秦朗只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操控著,不受控制的朝外飛去。

也不知道如何出來的,秦朗只感覺身子一震,腦袋一陣眩暈,隨即便來到巨山之前,而龍虎鳳龜正在尋找自己,見秦朗突然出現了,立刻質問道:「小子,剛才你去了什麼地方?為什麼我找不到你?」

「我回到我的空間神器中,龍虎鳳龜前輩,有問題嗎?」有恃無恐,秦朗鎮定自若的看著龍虎鳳龜,直到現在秦朗才知曉,原來他的存在也是為了鎮壓鴻蒙老祖。

「母親大人,我就說死神是回到空間神器中了,他的空間神器是鴻蒙至寶,出入其中沒有人能發現他的存在。」見龍虎鳳龜有些憤怒,混沌太極龍連忙解釋起來,生怕龍虎鳳龜和秦朗之間有什麼矛盾。


「死神,這裡是我的領地,你最好不要到處跑,否則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惡狠狠的盯著秦朗看著,龍虎鳳龜不留情面的警告起來,殺氣迸射。沒有說話,秦朗選擇了沉默。

「秦朗,這龍虎鳳龜是鎮壓鴻蒙老祖的凶獸,你和他之間必然不可避免會有衝突,而四聖獸跟龍虎鳳龜卻是母子關係,這之間的感情太複雜了,你準備如何面對。」似乎知道秦朗所遭遇到的尷尬,靈兒直言問了起來,臉色狐疑,她知道秦朗在處理四聖獸和龍虎鳳龜的問題上犯難了。

「我已經向鴻蒙老祖承諾過要救他,這是我對他的承諾,所以無論如何,我都必須聚齊十方神器。至於四聖獸和龍虎鳳龜,待會我要離開,他們要是願意留在龍虎鳳龜身邊的話我絕不強求,如果不留在這裡跟我走的話,我會實話說出來,怎麼選擇那是他們的事情,我相信他們都是理智的。」遲疑片刻,秦朗從容道,似乎早就想好了該如何處理彼此間的關係。

「如果你把事情告訴四聖獸的話,他們會不會背叛你?」

「我認識他們也不是三兩年,而是億萬年,我認可他們的人品,相信他們不會做背叛我的事情。」這點自信秦朗還是有的,畢竟四聖獸老道、穩重,人品可靠,從來都不會趁人之危,更何況自己和他們並肩戰鬥無數年,其中自己還救過無量不滅虎的性命。

想到這裡,秦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上前一步看著四聖獸道:「混沌太極龍、至尊鴻蒙鳳、無量不滅虎、太始無敵龜,現在你跟你們的母親相認了,可喜可賀,不過我即將離開這裡,你們是選擇留在這裡,還是跟我一起離開?」

不得不面對的問題,秦朗希望四聖獸做出自己的選擇。

「死神,你這就要離開嗎?」驚訝的看著秦朗,至尊鴻蒙鳳直言問道。

「嗯,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再者你們也知道,我的修為根本就不適合在鴻蒙世界中生存。」

面面相覷,四聖獸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然而秦朗離開在即,他們必須做出選擇,所以一番遲疑后,混沌太極龍站了出來說:「死神,我是跟你一起來的,我要跟你一起離開。」


「沒錯,當年如果不是你救了我的話,恐怕我早就死了,我的命是你救的,我也要跟你走。」擲地有聲,無量不滅虎朗聲說,信誓旦旦。

隨後太始無敵龜以及至尊鴻蒙鳳也站出來了,紛紛表達了自己要跟秦朗一起離開的意願,這讓龍虎鳳龜很無奈,卻又沒有辦法,畢竟這是四聖獸自己做出的選擇,沒有人強求他們。

「你們真的要追隨死神一起離開嗎?」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龍虎鳳龜無奈的看著四聖獸,臉上的神色很黯淡。

「母親,能看到你我們此生無憾,但我們不屬於鴻蒙世界,即使留在這裡也無法生存下去,離開是最理智的選擇,不過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努力修鍊,終有一天,我們會憑藉實力進入到鴻蒙世界中的,等到那個時候我們會陪伴在你身邊。」認真地看著龍虎鳳龜,混沌太極龍情感真摯道,十分虔誠。

「也罷,希望你們四兄妹能好好的修鍊,我期待再次看到你們。去吧。」沒有阻攔,龍虎鳳龜在嘆了一口氣後轉過了腦袋,任由他們離開。

饒是如此,在離開之前,四聖獸仍是對著龍虎鳳龜磕了磕頭,這才跟隨秦朗一起離開了這裡。

「死神,剛才你到底去哪裡了?不會真的是去了空間神器中吧?」真正離開了龍虎鳳龜后,混沌太極龍直言問道,他有種感覺,剛才秦朗應該不是回到空間神器中,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回去的必要。

「我去了一個你們永遠都不可能知道的地方,甚至你們都無法想到。」沒打算隱瞞,秦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臉色深沉道。

「哦?你可就在我們眼前,能去哪裡?」不解的追問著,至尊鴻蒙鳳一頭霧水道。

「我去了山腹內部。」

「什麼?山腹內部?怎麼可能?如果你去了山腹內部的話為什麼我們都沒有看到?」驚訝萬分,太始無敵龜驚訝無比,似乎難以想象秦朗竟然去了山腹內部,他們渾然不覺。

「如果要是被被看到的話,龍虎鳳龜會讓我進去嗎?在山腹內部,鎮壓著一個你們想都不敢想的人。」

「是誰?」

「鴻蒙老祖!」真正聽到鴻蒙老祖這個名字的時候,四聖獸全都震驚得無以復加,一時間似乎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很難想象,傳說中得鴻蒙老祖竟然在山腹中,難以置信。

「死神,你真的在山腹中看到鴻蒙老祖了?」倒吸一口涼氣,無量不滅虎一臉肅然的問了起來,神情緊繃。

「在這麼大的事情上,你覺得我會開玩笑嗎?我也不相信,但我真的是看到了鴻蒙老祖,他被封印於此,你們的母親龍虎鳳龜纏繞於此就是為了鎮壓他。」直言不諱,秦朗嘆了一口氣,雖然這是殘酷的事實,但必須如是而言,秦朗不想欺騙四聖獸。

「你說什麼?我的母親在此是為了鎮壓鴻蒙老祖?怎麼會這樣?她為什麼要這樣做?」難以置信,混沌太極龍神情緊繃道,他想不通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其中具體有什麼恩怨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如果想要把鴻蒙老祖解救出來的話,就必須聚齊十方神器,而且我已經答應鴻蒙老祖了,要想盡一切辦法聚集十方神器,然後把他救出來。」秦朗的讓四聖獸臉上的神色都很難看,顯然,他們接受不了鴻蒙老祖的禁錮跟他們的母親有關係,但龍虎鳳龜鎮守於此沒有離開,足以說明一切。

半餉后,秦朗直言道:「我知道,如此一來我不可避免的跟你們的母親站到對立面上,但我不想欺騙你們,所以直言相告,把事實說了出來,就是希望你們做出選擇。」 「死神,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只希望日後你聚齊十方神器的前來營救鴻蒙老祖的時候放過我母親一命,不管怎麼說,沒有龍虎鳳龜的話就沒有我們四聖獸,她贈予我們性命,我們也想知恩圖報。」一番猶豫后,混沌太極龍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他只希望秦朗聚齊十方神器后能饒過龍虎鳳龜一命,僅此而已。

「怎麼?你就這麼確定我可以聚齊十方神器嗎?」莞爾一笑,秦朗反問道。

「跟在你身邊這麼多年,別人無法做到的事情,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眼神堅定的看著秦朗,混沌太極龍無條件的相信他。


「好,我答應你,如果真有那麼一天的話,我一定饒過龍虎鳳龜,不過對我來說,接下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要想聚齊十方神器,談何容易,更何況現在我還只是無我之境的修為。」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秦朗知道,接下來肯定會異常艱難,但沒有選擇,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

「你能答應我這點我們四人已經無欲無求了。死神,接下來該怎麼辦?你到哪裡去收集十方神器?」頗為感激的看著秦朗,混沌太極龍直言問道。

「我現在的實力太弱了,就算遇到十方神器怕是也沒有辦法搶奪過來,所以我還是準備修鍊,等實力達到一定的境界再出來。」得到了鴻蒙石,剛才秦朗用神念粗略試探了一下,裡面的靈氣濃郁得讓人窒息,這讓他毫不懷疑,倘若吸取鴻蒙石裡面的靈氣修鍊的話,自己的實力一定會有質的突破,而這正是他所期待的。

當然,秦朗知道,當前自己的修為距離天地之境仍是還有很大的差距,想要突破達到天地之境絕非三兩天的事情,必須要時間來錘鍊。

行走在鴻蒙世界中,秦朗想尋找以僻靜之處閉關修鍊,畢竟造化玉碟中擁有時間加速陣法,如果進入時間加速陣法中修鍊的話,絕對能讓自己的修為在最短的時間內有最大的突破。

遠離龍虎鳳龜后,秦朗尋找了一靈氣四溢的山頭,然後以此為據點,直接進入空間神器造化玉碟中準備來個大閉關修鍊。

在閉關之前,秦朗找到凌嫣,準備把時間加速陣法升級一下,畢竟現在他是無我之境,相對於以前而言,至少能將時間加速陣法提升十餘倍。

凌嫣正好也有這個想法,於是兩人一番商議后,全神貫注的研究時間加速陣法。

因為凌嫣和秦朗兩人的實力較之前都有很大的突破,所以經過一個月的精心布置后,時間加速陣法得到升級,如今裡面的時間加速已經達到一百萬倍,也就是說,外面過一年的話,時間加速陣法裡面過了一百萬年,如此一來,時間對秦朗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