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執筆,一拿執本。

林雲手指舞動,筆走龍蛇。

開始在小本本上,記錄着一行又一行的文字。

然後。

將筆杵在了下頜之處,林雲徑直呢喃說道。

「那麼,也就是說,我需要在下午,花費一點時間,將五大直播平台的私信都看一遍。」

「看一看五家直播平台所給出的合同和各種條件。」

「最後,再做出一個決定,給予他們答覆。」

一個答覆,不管是同意,還是拒絕。

總歸是要有一個最後的答案和交代。

就這樣。

伴隨着林雲在本本上寫完備註,第一件事情的記錄,也算是告一段落。

緊接着,是第二件事情。

…… ,

第567章

宋三喜聽的深意一笑,點點頭。

起身拿過泡的養生茶來,給蘇有容倒上。

「呵呵,有容你這是,要幫着現任老公打擊初戀么?沒看出來,你還是一款美人護夫產品?」

「死傢伙,你這嘴啊,別瞎嘚吧了好吧?我這」蘇有容聽的想笑,又生氣,扭著小腰肢,朝着窗戶邊,「這是幫咱們家呢,誰幫你啊?至於你倆,無聊的公平競爭,愛爭不爭,關我什麼事!」

宋三喜道:「行行行,咱有容,是顧家的女人」

「誰顧家的女人?」

「哦,宋家的女人!」

「誰宋家的女人啊?」

宋三喜一攤手,「愛護家庭的女人,好了吧?」

「這還差不多,哼」

蘇有容,心頭小得意。

靈機一動,考驗他。

結果,他又過關了。

宋三喜,暗笑:小樣兒,小霜都給我說清楚了。你的一舉一動,我都要考慮是不是在考驗我了。

不過,我宋三喜,為人就是這麼個人,怎麼考驗都是。

他道:「我們有容這麼在乎家庭,那男人的事,愛誰誰吧,她心裏有桿秤的。說說看,海蘭學校,你咋能搞定?」

蘇有容喝口茶,表情那叫一個小得意。

「不要以為,咱家的事業,就靠你和洛嬌他們了。我就光掛個名,掛個實際收益人就行了。我蘇有容,可不嗟來之食。」

「嗯,骨氣,硬氣,志氣,有脾氣!這麼一說,咱事業充滿朝氣!」

蘇有容聽笑了,「死傢伙這嘴啊,真能扯。我給你講,還記得我們年前同學會不?」

「記得,顧東先生」宋三喜說着就止住了,不想說他知道什麼雕像的事。

畢竟,這事,蘇有容也沒有講過。

宋三喜一說,蘇有容肯定會追問他怎麼知道的,麻煩。

當下,宋三喜很平滑的過渡到:「他有錢,整個開支都是他的嘛,我怎麼不記得?」

蘇有容點點頭,「其實,聯繫人,我們班長秦香琳,有印象沒?」

「你們大學畢業照,我有印象。你班長那時候就挺漂亮,挺有味兒。現在,肯定出身社會,出落得更漂亮,更有風姿」

正說着,蘇有容的臉色微變,不高興了。

女人么,確實聽不得男人當自己面誇別人。

宋三喜卻很自然而然,再度過渡,「但,最迷人的,還是我眼前這位,冷著臉,有點不高興的宋夫人。人家當年可是大學校花,力壓班長大人。呵呵,我宋三喜還沒什麼感覺呢,就娶了個校花。」

蘇有容滿心舒適,臉上冷笑,「算你這腦子夠用,會說話。當年,是你不要臉!」

「嗯,為了你,可以不要臉。」

「少嘴貧啦!不過,說真的,我們班長確實挺漂亮的。知道,她現在在哪上班嗎?」

「你不說,我就真不知道。守着老婆這麼漂亮,打聽別的女人工作做甚?」

宋三喜,依舊一本正經的很。

「行啦,不開玩笑啦,說正事!」蘇有容,冷著臉,嬌嗔起來。

「行!」

宋三喜坐正,雙膝併攏,雙手背背後。 沒一會,客人們紛紛入席就坐,有互相認識的開始攀談起來,身旁總是有姑娘伺候着。

而在樓上觀察的許凝,則是表情淡定,輕搖著羅扇坐在椅子上,一副悠哉的態度。

她的目光,是在下面的幾個人之中,其他人,根本不能入眼。

潘爺自然是在自己提防的名單之中,這一次的拍賣,跟這種人合作,無疑是與虎謀皮。

即便心裏厭惡,奈何對方勢力不小,她不得不妥協。

陸思川的目的自然更加簡單,自然是這一次拍賣的壓軸,九轉琉璃燈。

雖然他會盯上是意料之中,不過居然是他親自到場,倒是讓許凝心頭一緊。

堂堂齊國大將軍,居然會親自來青樓參與拍賣?而且還是九轉琉璃燈?

她不相信,一個舞刀弄槍的將軍居然會喜歡這種古董。

就算喜歡,都應該是派手下代表參與,而不是親自出面。

只能說,他是為了某些目的。

想來,舉國上下,也就有皇上能夠使喚他了。

至於林蕭柔,她根本不放在眼裏,雖然她的東西不差,甚至今天穿戴非常華貴,搭配她齊國第一美人的名諱,自然成為拍賣前的焦點。

甚至她的出現,都讓在場的姑娘們變得黯然失色,男人望眼欲穿。

不過,她的光亮,終究只聽在拍賣前。

隨着小二的傳喚,拍賣正式開始。

眾人的目光,都紛紛集中在場中,那一件件上台的拍賣品。

「各位,第一個拍賣品:由林姑娘帶來的夜明珠一顆!拍價二千兩起!」

掀開綢布,只見一顆拳頭大小的夜明珠赫然出現,晶瑩剔透的外形散發着耀眼的碧綠色光芒,讓在場不少姑娘的首飾暗了幾分。

這是,在樓上就坐的林蕭柔不由一驚,手中的茶杯掉了下來,茶水灑落在身上,一時間讓她慌亂不已。

身旁的宮女們拿着手帕過去擦拭,卻被她一把推開。

「給我走開!」林蕭柔一把呵斥住她們,起身邁步來到樓邊。

想到第一件拍賣的居然是自己帶來的古董,甚至還報上了自己的名字,簡直就是當着所有人的面前拉低自己的檔次。

眾所周知,拍賣的順序一般都是從小到大,目的就是為了吊起觀眾們的胃口,將拍賣一次次推向高潮。

而現在,自己帶來的古董居然放在第一個拍賣,簡直就是對寶物檔次的污衊,還有自己身份的拉低。

本小姐帶來的東西,居然只能排到第一個?

林蕭柔看向樓上許凝的方向,雙手死死握著扶手,青筋暴露,將自己的怒火發現在扶手上。

這個人連一點面子都不給!

上面的林蕭柔在無能狂怒,反倒是下面的人開始議論紛紛。

「你覺得呢?這顆夜明珠,我都不想買了。」

「哼,你懂什麼?這可是齊國第一美人,林姑娘帶來的東西!」

「我出兩千五百兩!這是我的!」

「三千兩!」

隨着叫價開始,其他人也被牽動了情緒,開始紛紛加價。

即便那顆夜明珠已經遠遠超過本身的價值,但是原因無他,這是齊國第一美人帶來的東西。

誰若是買下,以後就有了和她見面的機會。

畢竟,齊國第一美人在前,除了許凝,在場的姑娘,哪怕是青樓的頭牌,也顯得黯然失色。

在樓上的許凝,聽着下面的叫價越來越高,心裏就越是高興。

因為,她感覺下面的叫價,有種姑娘出場的意思。

透過屏風,她也能清楚地看到,在樓下的林蕭柔,那火冒三丈的樣子。

「我們這樣,會不會……」

「沒事。」

許凝笑了笑,繼續搖着手中的羅扇,「只是殺殺她威風而已,不過,反而有了奇怪的效果。」

旁邊的隨從有些尷尬,畢竟對方可是齊國大美人,而且又是鎮國公之女,多少人巴結都來不及。

而許凝,則是不給她面子一般,當眾讓他沒面,也只有許凝有這樣的魄力能做到了。

最後,夜明珠以四千兩的價格被一名公子拿下。

男人拿着夜明珠,抬頭看向了在樓上的林蕭柔,眼神中充滿期盼。

林蕭柔一瞬間感到有些噁心,但清楚這裏的客人身份,出於禮貌,她還是微笑着回應,便回到了座位上。

「哼,許凝,算你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