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輝夜問他屬性裝備,那戰士心道,完了完了,加入觀自在的事怕是要黃,女神的要求多高啊,他身上根本挑不出白銀裝!

事實上,他身上就連黑鐵品質的裝備也沒有幾件,基本都是以青銅為主。 「主要體質、防禦加點。裝備……」

老實說,普通玩家能有一件黑鐵的裝備已經算是不錯了。放在坦克堆里,他的屬性也足以令他小小地得意一下。但能不能入輝夜女神的眼,現在心裡卻完全沒底。

況且屬性這東西,下秘境刷野怪看一看承傷就能估算,想瞞也瞞不過去。

一咬牙、一閉眼索性全盤托出。

「只有2件黑鐵……其餘都是青銅……」

聽起來屬性、裝備還可以,至少沒有白裝。

白銀裝備只是她隨口一問,有了算是錦上添花。

黎夜轉頭悄聲問千金散盡:「散盡,這個人怎麼樣?」

「呃……女神的意思是?」

以往幫會加人女神是不會專門徵求他的意見的。

現在她這麼問肯定有她的深意,可惜千金散盡還是沒能領悟出這所謂的「深意」到底是個啥。

「你們隊伍不是沒坦克么?現在有體防戰士自己送上門來,你們隊伍收不收?」

在新手村,下秘境都是由七月流火負責配置隊伍里的職業陣容,而幽影又一貫跟七月流火一起。

剛從商人轉型為pve玩家的千金散盡並不清楚缺乏坦克對於一支隊伍來說意味著什麼。

他只知道,自己隊伍的人數已經滿了。再加個人,根本沒位置可以塞。

正想拒絕,被七月流火用胳膊肘拐了一拐。

不明所以地看過去,正對上七月流火用看二愣子似的目光看著他:「這還用考慮么?」轉頭答覆黎夜,「收!當然要收!」

黎夜點點頭,轉而掃了眼那戰士的id:「我是魔王么?ok,申請加入幫會吧。」

「真……真的么?」

本來以為加入觀自在的前途渺茫,誰知輝夜女神當眾宣布同意他申請入幫。

那戰士覺得自己簡直像在做一個美好又易碎的夢!

黎夜嗯了聲,指了指身旁的千金散盡:「你可以跟他加個好友。」

「女神,我好友滿了……」千金散盡不好意思地撓頭。

「這麼快?」微微訝異地揚了揚眉,轉而看向七月流火,「七月,你滿了沒?」

「沒,我來加他。」

見那個叫「我是魔王」的戰士成功獲得輝夜女神的認可,在場的其他玩家紛紛大跌眼鏡——

本來以為那個戰士加入觀自在肯定會費一番波折,圍觀的他們甚至都做好了極大可能被拒之門外的心理準備。

誰料看似高冷的輝夜女神竟意外地好說話,這麼快就讓戰士通過了。

要是換作他們,通過申請的可能性或許也不低。圍觀的玩家裡,比那戰士的等級更高、裝備更好的大有人在。

即便是這樣,他們這種「可能性不低」與那板上釘釘能夠加入觀自在的戰士相比,還是有一定差距的。

真讓人眼紅啊,那個幸運的戰士……

嘿,你說怎麼就沒人能在關鍵時刻推我一把?

在「三思而後行」型玩家還在羨慕又暗自懊悔之時,行動派一點的已經抱著「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的心情直接上了。

「女神,我是刺客,也想加入觀自在!」

「11級法師瀟洒冰皇,身上黑鐵裝3件,女神你看我行不?」

「女神求掛大腿帶我飛!」

「女神,加入觀自在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

……

玩家太過於激動,場面一度有些混亂。

身為幫會成員,七月流火和千金散盡一前一後,自覺將黎夜護在中央。

「女神,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七月流火轉過頭對身後的黎夜低語。被這麼圈著,外面的人進不去,裡面的人又出不來。

剛到不久、想要和他們匯合的月下影和彈棉花剛才就愣生生沒擠進來,只好無奈地站在外圈觀望著。

黎夜思忖了一下,從七月流火的身後走出。

「大家別急,觀自在將會在未來一周內向外擴招成員,具體招收時間、入會要求將於明日10點公布在區域頻道公布,屆時大家可根據入會要求結合自身情況,向指定負責人報名。」

黎夜一表態,玩家們頓時安靜下來,面面相覷。

女神的意思是,今天現場不再招人,他們可以擇日報名入會。

等於現在婉拒了他們的入會請求,具體招收另行通知。

有玩家立刻表示不服:「憑什麼我們要擇日申請,那個戰士就可以被通過直接入會?我又不比他差!」

因為他緊跟黎夜發言后跳出來的,全場安靜得只能聽得到他的嗓音。

從來沒有那麼多的目光一下子匯聚到自己身上的矚目感讓他感覺到新奇、激動的同時又打心底地有點兒暗爽,有點兒自鳴得意。

在那一瞬間,他彷彿是在場玩家的代表,勇敢地為敢怒不敢言的玩家們說出他們的真實心聲。

真是太偉大了有木有!

「難道不是么?」

他又補了一句,隨後看了看身後本以為會得到其餘玩家的一致認同與附和。

誰知大家不約而同地以一種複雜又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這是唯一一個跳出來表示不滿的。

明白的玩家心裡門兒清,知道輝夜女神在顧及他們的面子沒有當場明說拒絕,又為他們打開了另一條入會的口子。

換做他們是觀自在的會長,哪有當場就拍板一大群人的入會問題,那也太草率了。

不明白的玩家只覺得女神既然這麼承諾,他們就照做好了。反正作為第一幫會的觀自在沒必要為這個耍賴。

突然有人提出質疑,在他們看來顯得冒失又非常可笑,紛紛投去「有膽就是牛B,兄弟我敬佩你是條漢子!」、「為你點根蠟燭!且行且珍惜!」的目光。

「你叫』君天行』?」黎夜掃過他的id。

「對。」君天行挺起了胸膛。

雖然他很瘦沒二兩肉,但他有骨氣!

「好的。」黎夜轉頭對七月流火道,「這個名字記下來。」

七月流火頓時心神領會,這樣的刺頭是肯定不能要的。

君天行在心裡比了個v,也只有他這樣有膽有識的人的id才佩讓遊戲第一人的輝夜女神記住。

雖然他又看不懂周圍玩家向他投來的那種關愛的眼神,不過這些玩家無疑是在妒忌。

他突然明白了高手為什麼會那麼地寂寞。

想必輝夜女神也能體會這種感覺。 心意相通之下慧眼識珠,將他拉入幫出任副會長,跟輝夜女神看對了眼結成情緣,從此走上人生巔峰……

君天行用手掌抹過額前的碎發,此刻他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閃爍著金子般的耀眼光芒。

聽到的卻是——

「如果沒事的話,都散開吧。」

嗯?就這樣結束了?

說好的要拉他入幫會的呢!

他一愣,金光頓時暗了一半,不可置信:「就這樣?」

回答的不是輝夜女神本人,而是女神身邊的法爺:「還想要什麼樣?」

「當然是——」

哎喲,這種加入幫會的邀請應該是女神提出的,他怎麼能率先說出口呢。不然就顯得他很想倒貼上去似的。

「誰管你是不是!」

那法爺語氣不耐。

因為圍著的人群散去,觀自在的其他成員靠攏過來。一個個眼神不善地看著他。

也有刺客掏出了自己的兩把匕首,當著他的面用手指勾著轉了好幾個圈,期間眼睛一瞬不瞬地注視著他。

這是赤果果的威脅!

君天行畏懼地後退一步,身上的金光像被按燈似的啪啪全滅。

他自我安慰道,法師好青年不跟猥瑣刺客杠,暫且戰略性撤退!

用架勢嚇退那個看起來不怎麼正常的法師,孤注生向黎夜打了個招呼。跟他一起的還有月下影、彈棉花和以劍問道。

「幽影、兮枕和副會都還沒到?」他看了看黎夜那一邊的成員。

見那堆人里有個生面孔,他身後的彈棉花指了指孤夜難眠:「那是誰?」

「還沒到。」

黎夜搖頭,回答了孤注生后又順著彈棉花的目光看到孤夜難眠。

只見孤夜難眠正可憐巴巴地望著她,抿了抿唇解釋道:「要不是他,我們也不會被這裡的玩家圍起來。」

彈棉花長長地哦了聲,走到孤夜難眠的身旁用手臂一把勾過他的脖子。

「來,我們哥倆聊聊……」

黎夜給還未到場的幽影、兮枕河有三隻喵分別發去消息,得到回復后對孤注生他們道:「幽影和兮枕馬上快到了,三喵……」

「副會長她怎麼了?」

「呃……應該也快了……」

大概又迷路了吧。

黎夜派七月流火去找有三隻喵。目送七月流火離開,轉過頭髮現我是大魔王走到她面前一臉拘謹。

「那個……女神……」

「嗯,想說什麼?」

「我的入會申請什麼時候才能通過?」

「你已經申請了?」黎夜打開幫會的操作版面,在他的申請下面確認了下,「好了。」

「謝謝女神!」我是大魔王先是一喜,然後瞄了瞄其他成員的胸口,忐忑道,「那個幫會徽章……」

那徽章可是觀自在成員身份的象徵啊!

「可以去這座城市的幫會區找npc領。」

「哦!好的!」我是大魔王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悄悄拐了拐站在身旁的孤注生,「兄弟,請問那個幫會區在哪一塊?」

「你是新來的?」孤注生上下打量了他,見他點頭沒說什麼,直接回答他的問題,「你打開小地圖……」

月下影無事站在一旁被黎夜喊了過去。

「你們這些刺客裡頭,誰學過開鎖技能?」

「開鎖么?」月下影詫異地看了黎夜一眼,「我和孤注生都學過。」

「2級的寶箱能開么?」

「2級?」月下影更加吃驚。

那可是黑鐵品質的寶箱!

「會長你……有?」

「嗯。你們能不能開?」

月下影一喜,每開一個寶箱都能給開鎖技能提升一定的熟練度。

目前為止,他只開過青銅。

好在開過的青銅寶箱數量夠多,開鎖技能堪堪升到2級。

「我能開,不過開鎖不是百分之百成功,有一定幾率失敗。」

「這個不是沒問題。」

連把自己坑下山崖都經歷過,失敗個寶箱算什麼?

黎夜從包裹里取出黑鐵寶箱遞給月下影。

另一邊的孤注生被黎夜拿出來的黑鐵寶箱所吸引,雖然看似在小地圖上給我是大魔王指路,餘光卻總往黎夜那邊瞟著。

畢竟對於刺客來說,沒有什麼比開寶箱更令人興奮的了。

見黎夜將寶箱給了月下影,再也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對我是大魔王道:「差不多就是這樣,剩下的你再摸索一下。」

迅速交代完畢,他一臉激動地湊到月下影身邊想看看2級的黑鐵寶箱能開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