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眾人也不過是和碰到的人打了一個招呼而已。

「哎,這次的事情,看來是很難解決了,對方趁著我們修鍊出問題的時候而來。」盛浩還沒有走到,就聽到了思源的嘆氣聲。

「父親,難道我們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思彤十分不甘心。

「是啊,姐……」思明帶著盛浩到了眾人的面前,正要說姐夫,不過盛浩還想給外面的人一個「驚喜」,暫時還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思明改口道:「姐姐的實力可是沒有問題的。」

這裡有靈犀島的高層等十來人,竟然也有剛才的那三個人。

「思彤,如果待會大家拼了起來,你能跑就自己跑吧。」思源突然動了。

盛浩看到那個光頭男明顯怕了。不過大多數人都沒有注意到。

「思彤,你看好了,這是為父武學的精華,你能學多少是多少,最好能把招數都學會了,將來有能之人終究能夠破解的。重振靈犀島,重振思家的責任就放在你的身上了。」思明這樣說,顯然是對今天能活下去不抱著任何的希望了。

思明知道盛浩在這裡,雖然盛浩的實力不如思彤,但是能發揮出來的可能在姐姐之上,也就不甘心:「父親,這裡這麼多人,還是等我們打退了那些人之後,你再好好傳吧。」

「是啊,島主,更何況還有我們三個外人在。」光頭男看向了另外兩個,「我們先出去吧。」

「不用……」思源說到這,聽得外面傳來了一陣洪亮的聲音,「島主,你真的是縮頭烏龜嗎?你只要承認了,大家就多給你一些時間了。」

「哈哈哈–」

「豈有此理。我去揍死這些人。」思明握緊了拳頭。

「無妨。」思源淡淡一笑,「凡事別太勉強了,讓一個人出去說一會就好了,就可以了。」

「我去。」思明很快走了出去。

盛浩本想阻攔,但想這些人應該不至於那麼快下手的,便忍住了。

「思彤,我也知道為難你了。」思源的目光從眾長老身上掃過,嘆了口氣,「只不過我們決意死戰了。」

「是,我知道。」思源心裡也是想和眾人一起死的,但是想到還不如先給父親留一些希望,便恭敬地說道。

「我們……」光頭男立刻轉身。

「你們也是靈犀島的人,不需要……」思源微微一笑,隨即施展了一套軟綿綿的拳法。盛浩卻看出這套柔中帶剛,練到深處,甚至可以和極品武學一戰。思源使了幾十招,突然停止了動作,看了看思彤,問道:「你這次學到了多少,招數又理解了多少?」

思彤尷尬一笑:「招數是記得了一大半,不過理解了只有十分之一而已。」

「這套功夫確實很不錯,不過還沒有施展開。」盛浩也忍不住說道。

「這是……」思源下意識地看了盛浩一眼,不禁大奇,這人到底是誰,剛才似乎是跟著思明一起過來的,難道自己身邊一直有天才而不知?不過思源卻沒有發現盛浩身上的真氣波動。又暗暗搖頭,這人眼光再高可是沒有根基,終究是沒有作用的。

「如果盛浩在這裡,就好了。」思源苦笑,隨即又要繼續演練,他變掌為指。

「島主,不好了。」只見兩個弟子將思明給抬了進來。

思明全身的骨頭竟然幾乎都被人給弄斷了!不過思明硬氣,並沒有叫出來,而是堅持,突然之間,昏死了過去。

「哎,算了。」思源搖了搖頭,也沒有查看,反正大家都是要死。

「思明公子的傷勢……還有救。」盛浩蹲下來,掃描了一下。雖然是骨頭都斷了,但是用玉佩空間里的真氣還是能夠治好的。盛浩也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就不讓思明出去了。

「島主,再不進來,我們就……」外面的人又開始大叫。

思源看著兒子,眼睛突然濕潤了:「我一定要讓這些人付出代價的。」

外面的人叫的是越來越難聽了。

「走吧。」思源認真地看著思彤,「你如果有機會,就趕緊離開。一定要把我的功夫給傳了下去。」

「島主。」光頭男突然跪下來,哇哇大哭,「醫聖他也被外面的人給打死了。臨終讓我把這個……」光頭男拿出一本發黃的書,上面竟然還有幾滴血漬。

「什麼?」思源差點暈倒,「這怎麼可能,醫聖的實力比我還強多了,哪怕是繼續留著,也不應該出事啊。」醫聖對於靈犀島的作用甚至大于思源。如果有醫聖在,靈犀島還有恢復的希望。可是現在,一切都成了泡影了。

「醫聖說了,只要將靈犀指交給您,就還有恢復的希望。」光頭男跪著,將這本書捧到了頭頂。

「醫聖是為了靈犀指才……」思源自責地去接書。

盛浩暗暗奇怪,之前自己都沒有注意這本書,想不到竟然有這麼大的作用。不過這種人怎麼可能平安地將書藏在身上,又混在人群之中。

突然之間,光頭男趁著思源激動的時候,雙拳齊出,擊中了思源的小腹。

思源還以為光頭男是把自己當成了仇人所以才會胡亂出手的。盛浩也是愣了一下。這光頭男不是沒有真氣的嗎?

光頭男擊中了思源的小腹之後,手承受了思源真氣的反擊,竟然讓他的真氣也能發揮出來了。

盛浩掃描之後,才發現了這個問題。原來外面的人心機如此之深。看來光頭男的恢復方式正是如此。

盛浩暗道糟糕,這回思源怕是要出事。便在此時,思源咬了咬牙,一掌拍出。

光頭男瞪大著雙眼,顯然是死不瞑目。

另外那兩個人突然也動了。思源身子一晃,幾乎站不穩了。不過那兩個人的胸口突然都多了一把匕首。

二人還沒有來得及動手,就倒了下去。

思源等人面面相覷,眾人剛才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了這三人身上,根本就不知道是誰出手的。

不過眾人很快反應過來,剛才的力道似乎也不大,可能就是靠著突然,才將那兩個人給殺了。

「島主,他們已經開始攻進來了,我們的人,已經死傷不少了。」一個弟子沖了進來,剛說完,便栽倒在地。

「走。」思源大袖一揮,走了出去。

很快,在蛇洞外的平地。兩方人對峙而立。

「趙紫薇,你們不覺得做的太過分了吧?」思源冷冷地說道。

「過分嗎?」趙紫薇,也就是剛才發號施令的那個少年似笑非笑地看著眾人,突然笑了,「島主我似乎沒有讓人將思明公子給殺了啊。」

「你……」思源怒了,隨即有些失望了,他本來是想著人多了,兒子傷勢本來就重了,如果。這些人沒有注意,等盛浩趕過來,或許能將兒子給治好,但是看現在這種情況,只怕也是不行了。

思彤走出人群:「你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同是靈犀島的人,難道非要拼個你死我活嗎?」

「思彤,你這話有道理,就你我都捨不得殺了,只要你跟了我,我還不得叫你爹一聲岳父?」趙紫薇哈哈大笑。

「是啊,思彤,你還是跟了我們老大吧。這樣也可以保護大家啊。」趙紫薇的小弟紛紛笑道。

「你們倒是看看,能不能成功。」辛眉飛了過來。 「這是?」思源等人並不認識辛眉,還以為辛眉是在威脅他們了。

思彤突然有了一絲希望:「辛眉,是盛浩讓你過來的嗎?」

辛眉想著盛浩應該早到了這裡,可是怎麼會見不到人呢,或許他是布置什麼?便笑道:「各位請放心,盛浩和中島高層交好,此時已經派人趕來救援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大家就可以看著這些人哭爹喊娘的。」

「盛浩?那是什麼東西?」趙紫薇倒不是故意諷刺,而是真的不認識盛浩。

「哼,一個人而已,也敢這麼狂妄。」趙紫薇旁邊的白衣老頭冷冷地說道。

「是嗎?真的只是一個人嗎?」便在此時,隱形門的老門主從趙紫薇等人的頭頂飛過。

「一個老頭,一個女人而已,能成什麼氣候。」趙紫薇竟然也認識老門主,「當初你還吃過我家的飯,你的實力如何難道我不知道嗎?」

「吃了你家的飯?」老門主哈哈笑道:「然後被你的家人騙了十倍的錢,早知道我還不如去吃屎了。」

盛浩大喜,老門主失蹤了這麼長的時間,應該是去做不小的事情,或許能帶來不少的高手。

突然之間。眾人頭頂上方傳來了一陣笛聲。

只見四個綠衣少女吹著笛子緩緩降落。這四個女人分明是僕人打扮,可是一個個都是姿色不凡。

趙紫薇身後的人都睜大了眼睛。

「這次你們說夠不夠?」只見一個黃衫女子飛了過來,她故意從眾人的頭頂踩過。這女子速度之快,竟然連趙紫薇都無法躲避。

女子一揮手,突然有了一股強風。趙紫薇一方頓時東倒西歪。

這黃衫女子看起來十八九歲,一個轉折,落在了盛浩的面前。

黃衫女子美貌竟然不弱於思彤和辛眉,甚至還有一種這個年齡的人不該有的威嚴。

「屬下參見女主人。」四個綠衣女子和老門主同時給黃衫女子跪下。

「起來吧。」也不見黃衫女子動手,這五人同時被托起來了。

盛浩大驚,老門主可是認了自己做小主人的,應該不會隨意認別人做主人吧,難道這個女人竟然和自己……盛浩想了各種可能,反而更加好奇了。

「什麼人,在此裝神弄鬼?」趙紫薇看不出黃衫女子的深淺,心裡也有些怕了。可是這個事情計劃已經久了,總不能就這樣放棄了吧。

「不需要裝。」黃衫女子高深莫測地說道。

「島主,你今日如果認輸,然後讓身邊的人都跟著我走了。」趙紫薇咳咳兩聲,「我可以放了你們。」

「你……」思彤突然衝出了人群,可是她的真氣突然發不出了,竟然從半空摔了下來。盛浩眼明手快,伸手抱住了思彤。

思彤明知道是自己人好意,可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被一個陌生男子給抱著,還是不習慣,立刻就掙扎了起來。

盛浩這才反應過來,將真氣傳了一些給思彤。

「你……」思彤認出了這股真氣,由不滿變為了驚喜,甚至有些忸怩。

「難道他是……」辛眉終於也認出了盛浩。

趙紫薇惱怒萬分,自己看上的女人,竟然被別人隨便抱著了,不過他也沒有忘記正事:「島主,很明顯,思彤是沒有實力的了。你要是贏了我這裡的幾個普通人,我今天拍拍手就離開,如何?」

「趙紫薇,你們別太過分了。」思彤從盛浩手中下來,「你們故意派人偷襲,將我父親弄成重傷,現在又用定氣珠,算什麼英雄好漢?」

「自來以智取勝。」趙紫薇撇嘴道:「你們也可以。」

「趙紫薇,你要領教我的功夫是嗎?來吧。」思源剛走出人群一步,突然噴出了一口鮮血。盛浩暗道糟糕,剛才情況緊急,由不得多考慮,思源又出來了,自己也沒有能夠幫忙檢查和治療,沒有想到他的傷勢竟然會這麼嚴重了。

「島主,看來你也是沒有這個實力了。」趙紫薇一臉無辜,「你是不是剛才走路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哎呦,應該說是岳父大人,我真的是同情你啊。」

「我年紀這麼小,不如我來和你們的幾個所謂普通人高手斗一斗?」黃衫女子淡然一笑,「不然讓我的幾個丫頭也行。」

「哈哈,你們厲害是厲害,不過如果大家真要交手,難道我們不能約了下一次嗎?今天的事情是我靈犀島自己的事情。」趙紫薇看向了思源,「島主,你只需要交代一聲,說實力不如我們,也就行了,難道你現在都半死不活了,我還會當面打死你不成?還是你只能依靠別人了?如果是這樣,我也去找中島的那些長老之類的來幫忙了?」

「你……」思源不得不承認趙紫薇的話還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島主,我剛才學了您的幾招,不如讓我來試一試?」盛浩抓住了思源的手,傳了一股真氣過去,雖然不能幫思源恢復,不過也可以讓思源好受一些。

思源大驚,他可沒有聽說過誰能夠輕易為不同門派的人療傷的。甚至同門,如果不是專門修鍊了療傷的心法,很多時候,也只能看著自己人發出慘叫而已。

這人雖然來歷不明,但是絕對沒有害了自己的意思。難道自己身邊真的暗藏了一個天才,是自己沒有發現而已嗎?思源又覺得這股真氣精純萬分,似乎是幾十年的修鍊一樣,自己身邊絕對沒有這樣的人。難道這個人和老門主等人一樣,都是趕來支援的外人?

思源客客氣氣地說道:「我能有什麼好教你的。你就去試試他們的功夫,不需要強求。」

「岳父大人,你放心,我一定把那幾個最狂妄的給打倒了,讓他們跪著給你唱征服。」盛浩轉過身子,看著趙紫薇等人,「你們誰先上。」

思源大驚,這人怎麼可能叫自己岳父呢?不過看對方看著自己的時候的眼神確實是很親密。難不成是那一個門派的高手看上了女兒所以才過來幫忙的嗎?

可是女兒已經跟了盛浩了。

思源下意識地看向了思彤。思彤點了點頭,暗示這個人是盛浩。思源卻誤會了,還以為女兒是腳踏兩條船了。心裡又有些尷尬了。

「老大,這不是剛才進去的小子嗎?怎麼一出來就叫了島主岳父了?」趙紫薇身後一人一提醒道。

「賴皮小三……」趙紫薇也不確定是不是這個名字了,「你還不給我過來。這種場合,是你裝逼的時候嗎?」

「我就喜歡裝逼,不服氣給我唱征服啊。」盛浩雙手叉腰。

「造反了,造反了。」趙紫薇的臉色十分難看,「誰去教訓這個小子。」

「這個……」眾人都不願意出戰。如果是教訓一個高手,他們都願意,可是贏了一個渣渣實在是一點成就感都沒有,還會掉了身份。

「小兄弟,看來你的實力不錯,幾句話就能將這些人給嚇到了。」黃衫女子讚賞地看了盛浩一眼,然後看向了趙紫薇等人,「如果我是你們,就不好意思留在這裡了。」

「別管是不是渣渣了。」趙紫薇沉聲道:「誰殺了這個小子,我重重有賞。」

「賴皮小三,本來你爺爺我。」一個乞丐打扮的老頭子跳了出來,「是不願意教訓你這種菜鳥的,不過你太狂妄了,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盛浩抱著雙手,往前走了幾步。

「那是練了毒掌的蘇三。」思彤解釋道。

「我知道。」盛浩掃描了蘇三的身體,確實有不少的毒素。只不過根本不可能對自己造成危害的。對方的實力可以看出來,不過是元嬰初期而已。 「思彤小姐,你放心,對付這種菜鳥,我還不可能用毒和真氣的。」蘇三走到了盛浩的面前,直接抓著盛浩的衣領,轉身,就要拖走。不過突然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走啊。」

「可是我不想走,應該怎麼辦呢?」盛浩的腳陷入了地面幾分。

「不可能的啊。」蘇三回過頭,這才注意到地面有些奇怪,剛才似乎沒有陷下去的啊,不過就算如此,自己也不可能拉不走吧。蘇三放開了盛浩,看向了黃衫女子等人:「你們暗中用真氣幫這個人,算是怎麼一回事?」

黃衫女子只覺得莫名其妙:「胡說,以我的身份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

盛浩展開踏雪無痕,圍著乞丐老頭轉了幾圈。乞丐老頭直接被轉暈了。

「他的踏雪無痕竟然練到了這麼完美的境界。眾人發出了驚呼。

到了這個地步,沒有人懷疑盛浩是依靠別人的真氣了。一個沒有真氣的人怎麼飛行,又怎麼將踏雪無痕使得這麼完美。

盛浩踩著乞丐老頭的頭頂。乞丐老頭就像是頂著一座山一樣,氣都喘不過來了。他現在只想好好休息,只想睡一覺。偏偏在盛浩的控之下,竟然連躺下的能力都沒有了。

乞丐老頭的身上開始流出了汗水,而且是越來越多。

「島主,好厲害,想不到你早就在我身邊安插了這樣一個高手。」趙紫薇嘿嘿冷笑道。

盛浩微一加力。乞丐老頭的身子直接陷入了地面之中,只剩下一個頭而已。

乞丐老頭閉上眼睛,似乎已經死了。盛浩輕鬆地走回到了思源的面前,微笑道:「岳父大人,這一戰並沒有讓您失望吧?」

「不錯。」思源臉上滿是讚賞之色。

「那是你們傻逼,沒有認出爺爺的真正本事。」盛浩轉身,看向了趙紫薇等人,「怎麼樣,你們還有誰不服氣的。」

「我不服。」一個黑衣少年提著劍朝著盛浩砍了過來。盛浩再次迎了上去。

這黑衣少年的劍法並不怎麼高超。可是盛浩猛地發現自己的真氣竟然也使不出來了。只能憑藉身體硬抗。只不過黑衣少年身上還穿著特殊的衣服盛浩的拳頭打中了黑衣少年的身上依舊是沒有多大的作用。

「這小子不用真氣的情況下,速度竟然也那麼快。」趙紫薇眉頭緊鎖。

「那是自然了,你不看看你爺爺是誰。」盛浩從玉佩空間中拿出了一把匕首,裝模作樣是從身上掏出來的。

盛浩雖然用不出真氣,但是眼光和戰鬥意識還是遠超黑衣少年。盛浩猛地扔出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