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湊得極近,才看清了彼此,都是鬆了一口氣。上官寂風說道:「這迷城好生詭異,還好沒有走散。」

人聲漸漸消隱,獨孤雲的聲音響了起來:「還有沒有人失散?」

上官寂風說道:「沒有了,就只有滕烈師兄一個人失蹤。大師兄,該怎麼辦?」

「嗯……我們繼續走,」獨孤雲沉聲說道,「滕烈師弟能在迷城中生存數年,安然離去,我們應該相信他的實力,絕不會出問題。」

眾人剛要前行,忽然許陽想起一人,開口道:「不好,鄒師姐似乎不在?」

一言既出,眾人都是一驚,連番呼喚鄒行雲的名字。但是鄒行雲卻如消失一般,任憑怎麼叫喊,都沒有回應。

「看來失蹤了兩個同門……」獨孤雲的聲音有些沉重,「各位師弟師妹,大家把手拉起來,前後排成一列縱隊,繼續前進吧。」

這的確是對付霧氣的最好辦法。

一列長隊,在霧氣之中穿行,所有人都沉默了,他們都意識到,這一處地下遺迹,比想象中,要更加危險。

許陽境界最低,被當成了重點保護對象,前面是厲陽,後面是上官寂風,一前一後拉著他的手。緩步前行。

霧氣越發濃郁,許陽走著路,卻發現前面厲陽伸過來的手掌越來越沉重僵硬,而後面的上官寂風,伸出的手掌也變得乾燥僵直。

「不對!」許陽陡然頓住,大聲說道:「厲師兄。上官師兄,你們兩位怎麼了?」

隨著許陽的腳步停下,眾人的腳步都停了下來。

詭異的是,許陽一句話喊出來,不管是厲陽,還是上官寂風,都沒有絲毫聲息。

許陽心中掠過一絲不祥,他鬆開手,快步上前。推了前方的厲陽一把。

噗通一聲,「厲陽」僵直的軀體摔倒在地,四分五裂,塵埃彌散。這竟然是一尊泥土塑成的傀儡!

同時,後面的「上官寂風」的軀體也摔倒在地,聲音較輕。許陽走上前,彎腰一摸,才發現這也不是真人。而是一具木雕。

「諸位師兄、師姐,你們聽得到么?」許陽運氣喝道。滾滾音波如雷,擊破了重重霧氣。

濃霧如水波一樣散去,許陽面前,重新出現了昏黃的光芒。

「這裡是什麼地方?」許陽心中一驚,他看著周遭荒涼起伏的丘陵,目瞪口呆。「這裡,還是地底迷城么?」

若不是頭頂百丈高的穹頂,許陽甚至會誤認為,這裡已經到了迷城之外。


借著昏黃的光芒,許陽能看到。面前橫七豎八躺倒了一地的泥塑木雕,全都是他的同門師兄弟。

「這李代桃僵的門道,也太過驚人了,」許陽搖頭苦笑,「本以為是厲師兄和上官師兄失蹤,誰知道卻是我掉隊了。只不過,到底是什麼力量,將我從一群同門中轉移了出來?難道這地底迷城,還有主人存在?」

與此同時,帝宗隊伍之中。

「等一下!」厲陽的聲音忽然響起,他沉聲說道,「許師弟好像有些不對勁。」


上官寂風訝然說道:「厲師兄,你也感覺到了?我覺得許師弟的手,越來越僵直,簡直不像是人手……」

厲陽喝道:「許師弟還好么,快回答!」

一片寂靜!

一翻驗看之後,厲陽和上官寂風都是大驚。

「許師弟……成了木雕?」上官寂風有些語無倫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一直牽著他的手,從未放開!」

「看來,許師弟也被那種神秘的力量盯上了……我們結成隊伍,也無法保證安全。」獨孤雲深深皺起了眉頭。

「大師兄,要趕快想一個對策,不然的話,我們的隊伍肯定要被一一打散。」上官寂風說道。

***

許陽登上了一座丘陵的最高處,遙遙望去,卻見到前方依舊是起伏的原野,根本看不到一開始的雄偉城池。

「看來沒辦法了,只有認準一個方向,一路前行!」許陽嘆了口氣,如果運氣好的話,他還有希望見到同門。

許陽提起玄力,低空飛掠,短短半個時辰的時間,就飛過了三萬里。

越是飛行,許陽越是感覺到這一處地底迷城的規模之龐大。這完全不能稱為「迷城」,而是一座迷之國度!

百丈高的穹頂,也一直延伸到天盡頭,彷彿沒有邊際一般。奇異的是,這麼廣袤的穹頂,居然沒有任何一根支撐的柱子。

「飛了三萬里,一個人影都沒看到!看來這個迷之國度,極為廣袤,這麼多人進來探險,卻像是幾滴水撒入了浩瀚沙漠,難以相遇。」許陽一邊飛行,一邊自言自語。

忽然,許陽眼神一緊,他看到前方的地面上,隱隱約約有一條鋪滿灰塵的道路!

有了這發現,許陽精神為之一振。這古代遺迹之中,有了道路,就意味著有了方向。不論如何,順著道路走,總能找到城池村鎮的遺址。憑藉遺址中的物品分析搜索,運氣好的話,許陽或許能發現歸去的道路。

在這條小路上,許陽辨別了一下方位,調轉方向,沿著道路低空掠行。

在這座迷之國度中,只要飛行高度不超過十丈,就不會受到神秘禁制力量的鎮壓。

「嗯?前方好像有玄者的蹤跡?」許陽強橫的心神力量,感知到了前方的動靜,他吸了口氣,光玄力透體發出,折射光線,將自身行跡隱藏起來。

前方道路旁,是一處石洞,看起來很像是一座古墓。

幾名玄宗高手,圍在古墓門前,交頭接耳,爭執不休。

以許陽的本事,想要瞞過這三個玄宗的知覺,簡直不要太輕鬆。他湊到近前,一眼就看到了古墓門上的三道銅環。

「居然是……三環套月陣圖?」(未完待續。。)

ps:11+2=13更,截止到八月七日,欠13更。 在古墓石門之上,有著大中小三道同一圓心的銅環,每一道銅環上,都銘刻著種種異獸圖形。而在最小的一道銅環中央,有著一塊凸出的石頭。

這叫做三環套月陣法,是從蠻荒時代流傳下來的陣圖,許陽看到之後,就越發確定,這裡是蠻荒時代,上古異族的遺迹。

那群人不過玄宗修為,以他們的推算能力,想要破解這三環套月陣圖,幾乎不可能。不過他們倒也沉得住氣,不斷地在一旁研究異獸圖形,想要完成破解。

「大哥,我們還是走吧,這石門的機關,我們實在解不開啊。」一個粗獷漢子說道。

「二哥你怎麼這麼沒有耐心,要知道這座古墓之中肯定藏著寶物,只要拿到一件,我們兄弟幾個必定能一飛衝天,或許能修成知微境界呢。」一個身材瘦削的男子不滿意地說道,「你說去其他地方,你怎麼知道其他地方就沒有機關?而且還可能遇到其他尋寶人,以我們的實力,很難爭得過人家。」

「老四說的有道理,」那被稱作大哥的人,捋了捋三縷長須,緩緩說道:「千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看到了這座古墓遺迹,自然沒有放棄的道理。哪怕是在這裡耗上一年半載,我們也要開啟古墓。」

許陽本打算等到這些人解不開陣法之後離去,再出來破陣入墓穴,但聽到這些人的議論,就知道自己的盤算落空了。他搖頭一笑,散去了折射光線的光極玄力,露出了真身:「或許不用一年半載,我可以幫你們一二。」

「什麼人!」

近旁突然傳來說話聲,幾名玄宗大吃一驚。紛紛作出戒備的姿態,其中那個瘦削的老四甚至連玄靈都喚了出來。

許陽擺了擺手:「不必這麼緊張,我沒有惡意。」

「你是……帝宗弟子!」看到許陽身穿帝宗服飾,為首的長須男子不由後退一步,心中發顫。在這些中洲下層的修玄者看來,十大宗門的內門弟子。一輩子都難以見一次,都是難以想象的天驕俊傑,實力強橫。

許陽完全可以將這些人擊殺,然後開啟墓門,不過他沒有這麼做。第一,濫殺無辜不是他的行事準則;第二,他現在代表帝宗,一言一行,都要自律。不可毀壞宗門聲譽。

「唔……看來應該把這套帝宗服飾給換下來,否則的話,很多時候行事頗有不便,會暴露我的來歷。」許陽暗暗盤算著。

「你……閣下想要怎樣?」那幾個玄宗並肩而立,對許陽的忌憚之色溢於言表。

「諸位放心,我若是心懷惡意,你們根本就不會有說話的機會,」許陽說道。「我帝宗弟子,向來講究道義。不會濫殺同道。這次我現身,是為了和諸位一道,破解石門陣法,然後入墓尋寶。」

「入墓之後,以我們的實力,怎麼爭得過你?」那粗獷漢子說道。

「老二!」長須男子。也就是這群玄宗的首領呵斥了粗獷男子一句,隨即賠笑道,「帝宗聲譽向來極好,我等放心得很。進入古墓之後,閣下若是看到用得到的寶物。儘管拿走,我們只要您不需要的低階寶物即可。」

許陽搖頭一笑,看來這些人對他的疑慮,仍然未曾打消。

「這樣吧,我不佔諸位的便宜。這陣法由我破解,進入古墓之後,多半會有一些危險的機關禁制,也都由我負責。所得寶物,你我雙方輪流分配,各取所需,怎樣?」

幾個玄宗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訝的神情。那長須男子很快回過神來,連連說道:「好,好!多謝閣下仁義……不知您怎麼稱呼?」

雙方通過姓名,這些人都是西漠一個小家族的強者,長須男子名叫郭燁,其他幾人都以他為首。


許陽報出了真名,但此地是西漠,遠離中土。雖然許陽在小天路試煉、五絕之戰中都大放異彩,但也只是在中土的部分區域、各大宗門內部流傳,這些西漠小家族成員自然不知曉。

「這座陣法,就要勞煩許前輩破解了,」郭燁恭敬說道,「說來慚愧,我對於陣法之道也有研究,不過這座古陣,我卻絲毫都看不出頭緒。」

許陽暗笑,這郭燁大概有四十歲了,居然還叫自己前輩。不過這也是正常,修玄者從外表很難看出年齡大小,所以便以達者為先。一般境界高深的強者,修鍊的歲月都不短,被稱作前輩也很正常。

許陽點了點頭,他隱身在一旁的時候,已經詳細觀看了陣法,所以才有了保證破陣的話語。他輕輕摸著石門銅環,依次緩緩轉動外環、中環、內環,將上面銘刻的異獸圖形,一一對齊。

「許前輩,對齊異獸圖形,究竟有什麼作用?」郭燁忍不住問道。

許陽說道:「你注意看看,將所有的相同異獸找出來,就知道了……比如,你看看這妖狐圖案。」

郭燁仔細看去,卻見到那些妖狐圖案,從左至右,前後勾連起來,居然形成了一道陣紋!

郭燁心中驚訝,接著尋找翼虎圖案,同樣發現了陣紋。

「許前輩……這些圖案,果真另有玄機!」郭燁驚嘆道。

許陽略略點頭:「這三環套月陣法,共需十道陣紋,這裡共有九種異獸,前後勾連,可以找出來九道陣紋圖像。那麼只要把欠缺的最後一種陣紋填上去,石門自然就可以開啟了。」

說話間,許陽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敲擊眉心,頓時一道藍色波紋湧出,心神力量化作大筆,在銅環中心的凸起石塊上輕輕勾勒。


等到最後一筆完成,凸起的石塊微微震顫起來,隨即發出轟隆隆的響動,居然向內部緩緩縮回。

三道銅環飛速旋轉,石門上一道道異獸組成的陣紋依次亮起,轟然之間,石門洞開。

「成了,我們進去吧!」許陽微微一笑說道。

郭燁等人對許陽欽佩無比,正要說話,突然聽到不遠處傳來一聲斷喝:

「站住!」(未完待續。。)

ps:感謝【談愛傷感情】書友的給力20000打賞~ 隨著這聲大喝,不遠處飛掠過來數道流光,很快來到古墓之前。

光芒散去,許陽等人終於看清了來人的模樣。他們都生的頗為高大,膚色微黑,有著顯著的西漠本土人的特徵。

「你們是什麼人?」許陽開口說道。

「鐵臂宗!」來人為首的一個短髮男子傲然說道,「這座古墓,被我們鐵臂宗佔了!識相的,趕快滾!」

「居然是鐵臂宗,這下麻煩了!」郭燁等人面色一變。

「鐵臂宗,很有名嗎?」許陽微微蹙眉。

「鐵臂宗在整個西漠,都很有名氣,」郭燁猶豫了一下說道,「而且,他們有星辰院在背後的支持,據說還要競爭十大宗門的位置。」

「十大宗門?!」許陽這下子,真的是徹底震驚了。

「哼,看你的服色,應該是帝宗弟子?」為首的鐵臂宗短髮男子冷笑道,「你們帝宗聲勢,大不如前,連聖人祖師都消失好幾百年了,合該被我們鐵臂宗取而代之!我鐵臂宗的宗主,已經是世尊等階的強者,下面更是高手如雲,整個宗門正是蒸蒸日上之勢,取代帝宗有何不妥?」

郭燁賠笑道:「鐵臂宗的諸位前輩,這古墓畢竟是在下發現的,不如共同探索如何?」


「放屁!」那短髮男子冷笑,「天下寶物,唯強者居之。你算什麼東西,玄宗的境界,狗一樣的人物,也配和我分享寶藏?識相的趕緊滾,饒你一條狗命!」

短髮男子身後,那幾個鐵臂宗弟子紛紛叫好。

「三師兄說的對,這座古墓。合該我鐵臂宗所有!」

「誰敢啰嗦,直接殺了!」

郭燁背後的粗獷男子瞪眼,剛要發作,卻被郭燁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