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道姑相互對視一眼,感應着對方的氣機,心中頓時篤定了不少。

“靜雲,靜儀結法陣!”伊辰正方的道姑冷聲道,三人身影瞬間交換位置,無數到冰刺在空中凝結成一道巨大無比的寒冰刺,惡恨恨地對準伊辰刺來。

空間泛起陣陣能量漣漪,勁氣波動之時,產生輕微的爆炸聲。天空中的驕陽也無法穿透這巨大的寒冰刺,彷彿是驟然時,天空變的黑暗。

火焰快速出現,讓黑暗的天空顯出幾分明亮,灼熱的溫度瞬間逼開周圍的冷氣。強勢壓下的寒冰刺在接觸到火焰之時,體積忽然變小,但是冰冷的寒氣卻是更加增大。如同是狂風中的小草一般,火焰迅速被破開倆半,繼續恐怖地朝着伊辰奔來。

深黃色光芒升起,體內能量疾涌而出,在空間化成一柄犀利的長劍,對準寒冰暴射而去。

‘咯’相撞時,一股強大的爆炸從撞擊中心瘋狂涌出,將空間分爲好幾個區域,暴亂的能量讓得四周不斷地出現一個一個細小的旋渦。

四道人影同時地向後倒飛出去,但是一道人影卻在此時陡然消失。三名道姑驚奇地看着前方空無一人天空,神情間無比的凝重。

空間上,突兀地顯現出一道令人窒息的能量,三人頓感被死亡籠罩,壓抑的讓氣息都略顯不順。驚駭之時,三人手中,體內奧氣暴涌而出,直衝向上。

‘蓬’地輕微聲響,三人的奧氣能量立即爆裂,那股讓得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勁氣,依舊惡狠狠地向着三人襲來。

“法陣起!”一名道姑略微急切的聲音發出,三人快速連成一圈,手掌相連,旋即,三人體內磅礴的勁氣涌出,瞬間連成一道,圍繞着三人盤旋。

“喝!”這股勁氣如海浪一樣,翻滾而上。倆股能量轟然間相撞,兇悍無匹的能量勁氣從碰撞點溢散開來,讓得空間無數氣流不斷地爆炸。

‘撲’伊辰就此吐出一口鮮血,微顯搖晃的身軀猛然向壓衝下,直逼三人而來。呼吸悄然急促,三人臉泛潮紅,身上的道衣已然是血紅一片。人影一閃便到,破空而來的掌風,帶起一道凌厲的殘暴勁氣,兇猛地劈向三人。

瞳孔中,伊辰的身影愈來愈近,三人眼神驟然收縮。圈子中間,如無風自動一樣,憑空出現大片寒氣,不僅冰凍了三人周圍的空間,連同三人也被這片寒氣凍住。大塊寒冰中,三人的體外卻有一道弱弱的流光,似乎在護着三人的生命元力。

手掌強悍地帖在寒冰之上,‘砰’緊接着一聲悶響,一道血箭疾射寒冰之上,勁氣的衝擊,讓得三人透過寒冰看向伊辰時,略現模糊的人影,飄動着的白髮,扭曲的臉孔,現在如此的像一個兇狠的魔神。 強勁的掌力兇悍地劈在寒冰上,一道道裂縫隨即出現。寒冰中三位道姑,齊齊噴出一口鮮血。僵持片刻,寒冰轟然碎裂。

三位道姑的身子再也站立不住,‘蓬’地一聲,趴在地上。


“三位,現在可以說了嗎?”伊辰淡漠地道着,嘴邊的血跡也懶的去查。如此費力的將三人完敗,爲的便是讓三人徹底失去鬥志。

“呸!”爲首的道姑冷聲哼道:“要殺就殺,休想讓我們說出宗門的祕密。”

“如此甚好?”伊辰微笑地望着道姑,一縷火焰躍然而出,輕巧地跳到老道姑身上。暗紅色的火焰瞬間將道姑包裹,轉眼時間,道姑便是化成一片灰燼。

陰森地看着另外二人,伊辰凜然笑道:“不知二位的想法是不是那剛纔那位的一樣呢?”

“我們就是死,也不會告訴你的,死了這條心吧?”其中一名道姑憤然地喝道。

“是嗎?”伊辰冷眼視之,二人的表情截然不同,掌心中依然還在跳動的火焰瞬息之後,暴射而出。天空中,又多飄起一塵灰燼。

“放了我,我告訴你想要的東西。”

片刻之後,伊辰身上涌現一道強絕的能量,瞬間,凝結成一道犀利的寒冰。周圍百米內,變成一片冰天雪地。

剩下的那個道姑暗自心驚,這等威力,即便是先前三人同時合力,也不過如此。。。。。

“奧技已經告訴你了,可以讓我走了嗎?”道姑可憐兮兮看着伊辰,全然沒有了初來時的冷寒。

伊辰淡淡地笑道:“我什麼時候要放過你了?告訴我奧技,不過讓你死的舒暢一點。”單手擡起,一道勁風疾速射出。

道姑臉色大變,身形暴退。忽然的時候,道姑猛地剎住身軀。眼中掩飾的怨毒之色直視着伊辰,一縷鮮血緩緩流出,整個人撲到了地面。後背上,一道傷痕入目三分。對於敵人,用不着這麼客氣。

將屍體清理掉,伊辰縱身躍下了山巔。狂風在耳邊呼嘯而過,頃刻之時,伊辰已經落入到一處狹小的山谷中。

說是山谷,倒像一個深坑來的貼切,四周全是岩石山壁,沒有一條進到外面的路。山谷上空,飄着一層濃厚的白霧,百米之內的空間,連陽光都無法照射進來。

輕輕地吁了口氣,便是能感覺到此處空間中能量的龐大。

邁身進入虛空中,倆個小傢伙疾速地射到伊辰的手中。許是因爲有了脈精做伴,蟲心草對伊辰也是親熱了許多。

帶着伊辰來到靈魂之光的地方,二者瞬間消失。旋即,伊辰沉入到修煉當中。從冰心閣道姑手中得到的奧技名爲“雪舞冰封”,可功可守,與“龍之霸火”相得益彰。

感受着靈魂一點點的增強,有龐大的天地能量的支撐下,本身能量運行的速度達到了一個恐怖的高度。晉身界皇強者,也有數年的時間,但伊辰絲毫沒有感覺到境界的提升。雖然實力在逐步增強,可是依舊停留在一星界皇。

這不由的讓伊辰有些苦惱,靈魂與虛空融合之路,伊辰還沒有找到方向,那麼境界提升便是成了最要緊的事情。可自從體內的奧氣被那道怪異的能量融合成爲現在新的能量之後,無論伊辰如何修煉,都無法感應到境界的提升。


不知過了多久,伊辰退出了修煉。感受着體內能量的強大與磅礴,伊辰頗有些苦惱不已。有虛空的支持,足以與界皇境內所有的強者一較高下。不過,停留在一星界皇使伊辰無法知曉,自己離傲聖強者的差距到底有多少?

虛空之中,有了脈精之後,伊辰明顯覺得多了一股殺伐之氣,這顯然是脈精帶來的。值得開心的也就是這件事情了。

一直以來,伊辰都想讓自己的空間生命之息與毀滅之息和平相處。因爲只有這樣,虛空才使完整的一個空間。在伊辰的靈魂愈來愈強大的時候,愈能感覺到自己虛空的某些缺憾。

這時,沉思中的伊辰忽然微微地變色,人影瞬間出現在虛空的另一處。目光由平和變成了驚訝!前方百米左右,那株七彩幻靈竟然自行地脫離了花盆,傲然立於虛空之中。根莖一直向下延伸,似乎是插在土壤之中,而那道傷痕已經沒有了初見時的那麼明顯。

伊辰大喜!自見到蟲心草與脈精可以在虛空中存活之後,伊辰便是驟然想起了腦中存了很久的念頭。這裏有着生命之息,照理應該可以存活生命物體。很久之前,來黑身大陸的途中,伊辰就想放一些生命物體進來試一試。可當時因爲種種事情,讓伊辰忘了這些。

在萬花城中獲得這株七彩幻靈,伊辰想也沒想,就將它放進了虛空。現在開來,虛空裏的確可以存活生命。靈魂之力散開,數千之米外,王延之子驚懼地趴在虛空,不明所以。

淡淡地笑了一聲,這裏可以讓生命存活,已經有了一點大陸的模樣。此時,伊辰深信不疑,自己的虛空就是一個完整的大陸。只要自己的靈魂與虛空完全融合,屆時,這一切不在是夢想。也就是此時,伊辰才知道,老頭子找到他,很可能是因爲伊辰有這樣的一個空間。

掃望虛空四周,大量生命之息聚集,宛如外界大陸的高空。。。。

提着王延的兒子,快速地出了虛空,而後直接來到了萬花城城主府中。焦急等待的王延終於鬆了一口氣,對着伊辰恭敬地道:“多謝伊公子手下留情。”

伊辰微笑道:“城主大人如此配合,這只不過我應該做的。”籠絡王延,要其爲自己辦事,並不是臨時起意。

伊辰與若鑫兒也從未有過想要靠着若家的想法,自聽到電容的話之後,這樣的想法更是不存在腦海中。但是聖殿在原界勢力如此龐大,幾乎每一個大陸都有他控制的地方。單看平陽城內的控制手段,便是知道,聖殿在原界中還有許多未知的勢力。

以伊辰一人,想要對抗整個聖殿無疑是癡人說夢話。除非伊辰修煉到近乎無敵的狀態,可以擋的住聖殿之主與衆多聖殿門人的攻擊,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對於自己達到那種高度,伊辰從來沒有懷疑過。但是那到什麼時候,伊辰心中沒底。如此一來,這其中的一段時間尤爲的重要。找一個地方安靜的修煉,伊辰不是沒有呆過,但伊辰一路走來,全都在經歷着大戰,他自己也已習慣了這樣的節奏。

如果安靜地在一個地方修煉,失去了血性的衝動,這不是伊辰所樂意見到的。當選擇了這條路,那麼現在只有走到底。

完全支持伊辰,在原界中,並不多,凌家,若鑫兒,電容,算上老師冉電等人,也遠遠不是聖殿的對手。所以儘可能地去減弱聖殿的實力,或許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也可以讓聖殿暫緩地去對方他的朋友和親人們。

與凌家一樣,王延在萬花城有着不可動搖的地位,而且,這裏沒有聖殿的勢力,這正合伊辰的心意。逐步地拉攏一些勢力,削弱聖殿的實力,雖然不能讓聖殿傷筋動骨,卻是可以讓聖殿頭痛一陣子,進而可以打擊聖殿的士氣。

Wωω⊙ t t k a n⊙ C〇

至於冰心閣,王延既然敢這樣做,必是有了準備。大不了,把一切的事情都推到伊辰頭上,反正已經對上了聖殿,伊辰也不怕多一個冰心閣。

“不過,希望貴公子以後不要在仗勢欺人,下次可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伊辰淡淡地道。

王延惶恐的道:“那是自然,請伊公子放心。”不知不覺間,對伊辰,已經是多了幾分尊敬。敢於放棄冰心閣,不得不說王延的氣魄非常之大,也因爲這樣,所以才能穩坐萬花城城主的寶座。

現在的伊辰,名聲雖然是很響,不過在實力上,連伊辰自己也都說過,遠不是聖殿的對手。這樣,王延還敢這樣做,圖的也就是伊辰的潛力與背後的勢力。

短短百年時間,從一個初到原界的凌王強者,到現在橫行界皇境界,原界無數年的歷史中,絕無僅有。碧波城外一戰,鬧的人盡皆知,聖殿長老與那執法者是什麼實力,個個心中都有數,伊辰能做到那一點,誰都不敢小看。

而伊辰背後的勢力,更加是恐怖。若家,在原界中,比聖殿不知早了多少年。有人傳聞,在有原界的時候,不久便是有了若家。試想,這個的一個勢力,無論是底蘊,還是人手,都不會比聖殿差。而且還有一個理由,在原界,聖殿的名聲遠遠沒有若家好。

數千年,不到萬年的時間,聖殿一躍成爲原界中超級大勢力其中之一,已經讓得很多老牌勢力不爽,如果是收心養性,倒也可以讓人們對他產生一些改觀。卻是偏生霸道無比,聖殿崛起之後,多少的勢力在他手中灰飛湮滅。如此行徑,如此的勢力擴張,已經威脅到了幾個老牌超級勢力。

現在這些勢力還沒有對聖殿動手,可能是還缺上某些條件。而伊辰的出現,剛好是觸動了這些條件。換句話說,以後的伊辰,將會更加的如日中天,這纔是王延服軟的真正原因。

可惜,這一切都是王延所想,事實並不是這麼簡單。。。。 瞧着一臉謙遜的王延父子,伊辰多少有些感動,畢竟,要在這樣的環境下選擇自己,需要的不僅僅是勇氣,還有膽略。鄭重地道:“王城主,伊某不能給你保證什麼,但是卻可以清楚的告訴你,做伊辰的朋友,絕對要好過做敵人。冰心閣的事,你大可以推到我的頭上。”

王延同樣地一臉鄭重地告訴伊辰:“伊公子,此番舉動,雖然是冒險,不過,或多或少,王某心中也存了幾分賭博的性質。在原界中,太多太多的強者。很多人孤獨地走着巔峯之路,所靠的也是那份衝動。王某這麼多年的萬花城城主,眼光,難道還會比那些人低嗎?”

“城主會這樣想就好。”伊辰沉聲道:“以你這麼多年的經驗,如果現在開始,逐步吞噬聖殿的外圍力量,該從何處下手呢?”

王延面色凜然,在他心裏,把這個當成是伊辰的對他一個考驗,當下沉思片刻,正色道:“萬花城這麼多年來,聖殿勢力與其他各方勢力均沒有插足進來,雖是與冰心閣有關,但有一個很大的原因,便是萬花城身處整個黑身大陸的中心位置。這樣的地理條件,加上大東山的天然條件,任何一大勢力心中皆是十分渴望得到,不過也正是這樣,反而讓得那些勢力忘而卻步。”

伊辰點點頭,這些事一點即通。條件太好,爭搶的勢力自是十分的多,到時候,搶時容易,守時格外辛苦。因此,心中既獵喜,卻又不得不放手,加上王延有着冰心閣支持,手段頗爲高超,反倒是這麼多年,讓得萬花城鐵桶一塊。任何的勢力想要侵犯,都要看看別方勢力答不答應。

王延繼續道:“這些勢力雖然是放棄了萬花城,不過周圍各大城市,積聚了多個勢力的人馬,時刻監視着我萬花城,以防我有野心。”忽然冷笑道:“每年都要逼着我上交一些財富,儘可能的減上少資源,美名其曰是幫助保護我抵抗其他勢力,其實心中誰都明白。城市的南邊,千里之外,名爲炫水城,正是由聖殿一手支持的。”

“那麼就從炫水城開始?”伊辰輕敲打着桌子,極有節奏的聲音裏,充滿了駭人的殺意。

王延沉聲道:“炫水城主巴勇實力不過五星界皇,公子想要殺掉他自是易如反掌。但我們重要的不是消滅聖殿多少人,而是如何讓炫水城如何脫離聖殿,落到公子的名下。”

“哦,不知城主有何高見呢?”伊辰饒有興趣地道着,王延的話,徹底地推翻了伊辰的計劃,因爲王延說的很有道理。在伊辰心中,只想知道那些勢力是屬於聖殿的,然後前去大肆殺掠一番,這樣便已足夠,根本就沒想到,去收復這些勢力。或者不是伊辰沒有想到,而是他沒有那麼多的精力去做這些?

王延道:“在炫水城,很多年前,萬花城還沒有到我手時,那裏四大勢力,各自擁兵。可自衆爲了要遏制我,聖殿開始接受炫水城,於是收了其中倆家勢力,對另倆家大肆壓迫。近數百年來,那倆家勢力已經是逐漸莫落。如果公子能幫那倆家奪回炫水城屬於他們的勢力,又或者將聖殿在那邊的人除掉,等他們登上炫水城的頂峯,自然會對公子死心踏地。”

“很好,那麼就先將炫水城與萬花城連接起來,以消除你的後顧之憂,這樣才能讓你發揮出更大的作用。”伊辰微笑地道着,漆黑的眸子中陡現一道金色光芒。

王延的計策談不上多高明,只要瞭解其中的事情始末,都可以想到這一點。但是少有人會想到的是,王延緊接着的一番話:“幫助那倆個勢力登上炫水城頂峯之後,暗中許以倆家同樣的好處,這樣,纔不會因爲長時間的監管,而使他們產生異心。”

說這番話,王延知道伊辰人手不足,更是向伊辰表明一個肯定的態度,自己永遠不會背叛伊辰,永遠是伊辰值得信任的人。

心中不得不歎服王延的謀算,能做上萬花城主之位,且在這麼多勢力的監視之下,仍能過的異常瀟灑,確有其獨到之處。

“好,今日之事,止於你我二人。泄露出去,後果你自然十分清楚。”

王延抱拳道:“公子放心,此事也關係着我的未來,我怎會如此愚蠢呢?還有,其實不管什麼計謀,都比不上公子的自身實力。只要公子的實力愈來愈高強,那麼,我們這些人就會更牢固。不然,等你轉身一走,剛打下來的江山又會付諸東流。”


伊辰放聲大笑,重重地拍了拍王延的肩膀:“我會讓你看到,你的位置會比大東山還要牢不可破,這一天,很快就會來臨。”

平淡的聲音透露出強大的自信,讓的後者的心不由自主地跟着澎湃起來。。。。

一個時辰之後,伊辰的身影出現在炫水城的街道上。走過熱鬧的大街,轉進一條安靜的巷子中,一刻鐘的時間,伊辰的面前出現了一座府邸。

“與聖殿之間的戰鬥,現在纔算真正的開始吧?”伊辰淡笑着,閃身進了府邸。

府邸的書房內,一位花甲老人嚴肅地坐在椅子上,身前的桌子上,擺着一撂的本子,老人翻開一本,看完之後,又翻開一本,臉色隨着本子的數量,逐漸變得愈來愈陰沉。

“邱老爺子手中掌握的資源怕是在過上百年,就會完全地歸到聖殿名下吧?”

書房中一道淡淡的聲音突兀地響起。邱姓老者猛然擡起頭,冷聲喝道:“何方高人光臨寒舍,請現身一見?”冰冷的語氣,絲毫沒有掩飾住他的驚詫。

書房內,淡淡一句笑聲,緊接着一位白髮青年出現在老者的眼中:“伊辰,見過邱老爺子。”

“伊辰?”邱姓老者連忙起身,越過桌子上前,沉聲道:“不知道伊公子來此找老夫所謂何事?老夫可不是聖殿的走狗,如是想要開殺戒,似乎應該是城主府?”對於伊辰的到來,不解中又讓他看到了一些什麼,而對伊辰的實力更是無比的心驚。悄無生息地來到書房中,這已經代表了一種身份。

伊辰微笑着做到書房的椅子上:“老爺子苦守着家業這麼多年,確實難得。比起魏蕭,你做的好多了。”

“你見過魏蕭?”邱老爺子略微的驚訝,不僅讓他更加疑惑,伊辰這般地見他們,難道真的是想。。。。自聖殿掌控炫水城以來,邱魏倆家因爲不肯與聖殿合作,如今已被逼到近是山窮水盡的地步。伊辰與聖殿有仇,原界中三歲小孩都是知道,那麼他今天來此,並見了自己與魏蕭,這份舉動,不由得不讓邱老爺子產生一種希冀。

看着對方的表情,伊辰道:“你很聰明。不錯,我的來意確如你想的那樣。但是,其中的事情太過於複雜與煩瑣,是以還要請邱老爺子多多幫忙。”

“但不知公子需要老夫做什麼?”邱老爺子沉聲應道。

伊辰微微凜然,此人比起魏蕭狡猾的多,難怪邱府雖也是敗落,不過現在所擁有的比之魏家要多的多。

“晚上我會進城主府擊殺一干人等,你們要做的就是帶人將那些聖殿的追隨着盡數消滅。事後,此城你與魏家一人一半。”

微思片刻,邱老爺子問道:“但不知公子心中有幾分把握?”雖然是有些意動,但還是無比的小心。

伊辰淡淡地道:“幾分把握我無法保證,但是我會全力而爲。老爺子如此謹慎,就是不知道爲何當初沒有投靠聖殿呢?既然如此,我告辭了,今天就當我沒有來過,所說的話也止於你耳,如若明日之前有第三人知道,別怪我伊辰日後下手狠毒。”幾分輕蔑,幾分激將,平平地傳出邱老爺子的耳中。

“公子請稍等?”見着伊辰要走,邱老爺子連忙叫住的他。老臉上不覺地露出一抹苦笑:“公子如此,也是在逼着老夫。”

伊辰戲謔道:“即便着不逼你,邱家還能支持多久呢?言盡於此,你好自爲之。”

“公子,老夫答應了。”邱老爺子急聲應道。自嘲地笑了聲,旋即問道:“但不知除了公子先前的要求外,還需要邱家做什麼?公子所說的承諾,可是真的?”

伊辰臉色一沉,冷聲道:“伊辰還不屑對你撒謊。”

邱老爺子尷尬地笑道:“公子不要見怪,老夫這麼多年的隱忍,說實話,已經是受夠了。但同樣地在聖殿眼皮底下過日子,這種性格也是慢慢養成了。”


伊辰心中暗笑,卻是依舊板着臉孔道:“你只要召集家族中的精英好手,一旦看到城主府大戰開始,就可以與魏家聯手掃平巴勇的勢力。”

“知道公子。”邱老爺子的老臉變地無比的嚴肅:“那麼刑家呢?雖然巴勇爲城主,這刑令偉在城中的勢力一點也不比巴勇小,而且有傳聞說,因爲這些年來巴勇有些不聽命令,導致刑令偉與聖殿的關係比之巴勇還有好一些。公子,這點不能不防一下啊。”

伊辰輕笑道:“老爺子安心,我自有安排。” 地平線的最後一縷陽光落下,城中各處,點上了明亮的燈火。愜意地站在城主府的上空,伊辰遙望着炫水城的另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