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殿下雖然不明確表示要去迎接父皇,但是緊跟著下炕的動作,還需要說嗎?

雲拂曉也在降香的侍候下,穿好鞋子跟了出來。

那邊三公主早就蹬蹬地奔了出去,急的侍候她的宮女連連叫她跑慢點,不要摔著了。

雲拂曉笑著跟在後面,一點緊張的意思也沒有。

「臣妾給皇上請安。」雲拂曉追上三公主和三殿下的時候,就看到南宮沁雅撲到南宮擎的懷裡,三殿下慢了一步,站在後面仰著頭看著南宮擎,眼裡有著羨慕,羨慕姐姐隨便撲入父皇的懷裡。

而他因為是男孩子,不能撒嬌,所以只能規規矩矩的行禮請安。

南宮擎蹲了下來,一手擁著南宮沁雅,一手張開,看著三殿下南宮珏,一副等著他撲進來的模樣。

南宮珏回頭看了一眼母后雲拂曉,在雲拂曉鼓勵的目光下,他帶著無法掩飾的興奮和喜悅,也撲了過去,抱著南宮擎的脖子,奶聲奶氣的喊了一聲,「父皇。」

「哈哈……」南宮擎一手一個抱起雙胞胎和雲拂曉並肩往殿里走去。

他甫進屋裡就看到灑在炕上的紙張,他隨口問道:「你們在認字嗎?認了什麼字?說給父皇聽聽。」

「父皇,母后教了孩子好多字呢。」南宮沁雅說著邊一個個手指的數著,「樹木的樹字,花草的草字,月季花的月字,對了,父皇,月字還是月亮的月呢,還是一月,二月,三月……的月。」

南宮沁雅就差把十二個月都數了一遍,在她好不容易停了下來的時候,南宮珏補充說道:「父皇,母后還教了雷、電、雲、雨、太陽、星星……」

「還有雞鴨豬羊狗呢。」南宮沁雅不甘落後的搶著說道。

「哦,學了那麼多字啊,可都會寫了?」南宮擎把兩人放回炕上,隨手撿起炕上的紙片,每一張紙片上個都寫了一個字,後面寫了一些片語,或者是這個字所代表的物品。

「你有心了。」南宮擎對著雲拂曉點了點頭,表示讚許,從這些東西能看出雲拂曉是真的很關心和在意這雙胞胎。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095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被子從沉思中驚醒,他感受到了洪荒東南西北中五部大陸出現了煞氣怨氣,並且迅速的瀰漫,在幾百年間籠罩了整個洪荒!

先是混沌魔神殘軀的煞氣怨氣,慢慢演變成了股股怒氣,最後凶氣衝天!

這凶氣非同一般,此乃凶獸一族獨有的氣息——魔神煞氣、無盡怨氣、磅礴怒氣三氣隱隱融合,卻又分別獨立。

此時的洪荒中除了大道,只有被子能夠感知到。但此時被子不知道這一點,他以為誰都可以感知的到。

「凶獸終於要化形了,我終於可以出世了!哈哈嚯嚯,額噗!」

被子一個小激動差點道心不穩……

不提被子如何停止yy穩定道心。

且說九百年後洪荒東南西北四部都出現了一隻凶獸——正是四大凶獸王者!

洪荒東部偏西的一處高峰的上空,籠罩了一團六千萬平方公里的吞噬法則氣息。

一巨嘴從地底破出,一口吞下那吞噬法則,隨後全身顯露,除腰部黑藍外通體碧綠,羊身虎齒,獨眼大嘴,三根獸爪,五條獸腿,身高六千萬丈。

正是饕餮!

洪荒西部偏東一處山好水好之地突兀的出現了一片混沌之氣,要知道現在是開天之初,混沌之氣已經轉變成了適合洪荒生靈的先天之氣,而此地居然又出現了混沌之氣!

在這片已經讓混沌之氣肆虐過的荒蕪之地混沌化形而出!

只見此獸圓首圓尾,兩眼四腿,通體赤紅,三個觸角,身高六千丈。

洪荒南部偏北,本是一小族群聚居之地。

一股死亡之氣席捲,地動山搖之後一獸從天而降,形態似虎,背生雙翅,四眼兩腿,全身暗紅,體表生尖刺,身高亦是六千丈。

此獸乃是窮奇!

而那小族群,但凡沾惹到死亡之氣的族員無一倖免,整個小族群十不存一。

洪荒北部偏南一不出名的水域,產生陣陣波動,一獸浮出水面,雙目八腿,豬牙龜舌,獸體亮藍,八腿艷紅,獸高亦是六千萬丈。

此獸乃是檮杌!

「此四獸同時出世,出世就掌握法則且軀體龐大,從此洪荒多事矣……」這是鴻鈞,如此巨大的凶獸化形,聲勢赫赫,鴻鈞自然能感知到。

「四個不明前路的畜牲罷了!」

說這話的是那乾坤,他只是在窮奇化形殺死了那個小族群時吐出一句話,之後就不屑的一擺頭繼續感悟他的乾坤道去了。

凶獸四王同時出世,被子如同身臨其境,就在四王身旁。

被子目測四王身高之後,換算沒穿越前的尺寸后得出四王獸高六千萬丈!

暗暗咋舌:那後來的十二祖巫也不過十萬丈的身高,就能稱霸洪荒,光四王就六千萬丈,那獸皇呢,是如何高度哇!

想到這,被子驚慌了:「怎麼會是四王先化形,獸皇呢?神逆呢?難道凶獸一族根本就沒有皇者,沒有神逆!」

被子正想到這,突然意識一亂,巨大的從來沒動過的軀體居然抽搐了一下,道心還有破碎的危險!被子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感覺有萬千重擊在敲打他,軀體也變的飄渺起來。

剛剛出世的四王心有所感,不約而同的扭動身軀,轉向洪荒中心——不周山。

四王騰空而起,綠光灰光紅光藍光一閃,再次降落在地面上已化做那先天道體!俱是大羅金仙初期的修為!

饕餮——身高不高不低,頭上兩個小角,瘦瘦的臉上胖胖的大嘴,綠色道袍,赤腳。

混沌——是個胖子,全身臃腫,三個觸角分別長在眉毛處和鼻子上,灰色道袍,亦是赤腳。

窮奇——是個矮子,面相似猴,背有尖刺,紅色道袍,還是赤腳……

檮杌——高瘦腿長,青面獠牙,衣着亮麗鮮美,頭戴三角冠,衣着亮藍色道袍,腳蹬一雙紋有波浪的紅色道靴。

四王化為先天道體后盤坐在地面上,都面向洪荒中心不周山。

只見饕餮大張嘴,混沌閉目,窮奇雙手伸開,檮杌搖頭擺身,結成了一座大陣,陣中心赫然是不周山!也是被子所在之地!

一直關注四王的鴻鈞,不由的暗暗思索:「這陣法明顯不是困陣,到像是輸送力量給什麼東西,或許是先天至寶?然觀這四獸,肉身強大,不擅用寶物啊。」

「那究竟是何等的存在值得此四獸盡心儘力!待貧道來看一看!」

鴻鈞心思百轉,他雙目微闔,閃爍紫光,目光穿透了四獸陣法的中心——被子所在地——不周山底。

正欲窺探一番以解心中疑惑,卻不料,刷的一聲,一道亘古浩渺的混沌氣息籠罩,頓時鴻鈞雙目圓睜,顯然並沒有窺探出什麼。

鴻鈞自有一股傲氣:「貧道自從化形出世已來,感悟大道,有這造化玉牒殘片相輔,如今已是大羅金仙初期巔峰之境,可以說冠絕洪荒!

那四獸雖初為大羅,不過那陣法中心的混沌氣息可不簡單。但貧道也不是沒有辦法!」

鴻鈞如此想着,就祭出造化玉牒殘片——殘片約有完整造化玉蝶的兩成,是鴻鈞的伴生靈寶。

僅僅是兩成的造化玉牒殘片也不可小覷,只見鴻鈞盤膝而坐,造化玉牒殘片在鴻鈞頭頂飛速旋轉,鴻鈞的身體也隨着造化玉牒逆向旋轉起來。

然,就在鴻鈞漸入佳境之時,一道金光從不周山腳升起,空中一番變化,最終化作一顆獸頭,幾個呼吸之間就來到了洪荒東部的玉京山!

在金光升起的那一刻,鴻鈞就感覺要倒霉,但他還是堅持推算,因為此時鴻鈞已經推算到了四獸所步的陣法中心亦是一獸!

鴻鈞心想:「從不周山到此地玉京山,就算是以自己大羅金仙初期巔峰的境界沒有數十萬年也不可能過來,就算用什麼秘法偏術,起碼也得數萬年!數萬年之久足夠推算出來了!」

沒成想只不過數個呼吸間就到達了玉京山!

「吼!」的一聲巨響,只見獸頭咆哮,以玉京山為中心,方圓三億里出現了一圈圈震波!

鴻鈞首當其衝,自然從推算中驚醒。

一聲咆哮之後,儘管獸頭消散,但鴻鈞還是從那金光化作的獸頭感受到一種睥睨之勢。

玉京山的護山大陣先天混元一氣陣乃是先天大陣,威力強橫無比,可在那一聲咆哮中就如土雞瓦犬般土崩瓦解,咆哮聲直接穿透大陣驚醒鴻鈞。

此時鴻鈞就鬱悶了,雖說鴻鈞自己沒受什麼傷,造化玉牒也沒有被反噬,但還是鬱悶!

首先是那金光所化之獸頭幾個呼吸之間就從洪荒中心不周山來到洪荒東部的玉京山!

「如此速度,如此造詣,這,這已經超越大羅金仙不知幾何啊!」鴻鈞一想到洪荒已有超越大羅層次的存在,就心塞啊啊啊。

要是被子在場,一定會脫口而出:「此乃聖舉!」這是聖人才有的造詣啊。

聖者,不所不知,不所不曉,不死不滅,全知全能。

道魔之爭過後,鴻鈞成聖,紫霄宮三講后,洪荒再無混元大羅金仙!

到達聖人亦或混元大羅金仙這一層次,不周山到玉京山這點距離,雖是天涯,實為一念咫尺!

如此「聖舉」洪荒的大神通者豈能視而不見。

譬如那羅睺,羅睺自從化形,就在化形之地祖音山閉關苦修。

羅睺伴生法則乃是毀滅法則,對凶獸的凶氣比較敏感,四王的一系列動作自然瞞不過他的法眼,不過羅睺倒是沒有窺探,因為羅睺本體也是混沌時期三千混沌魔神之一毀滅魔神的殘軀!

因為羅睺感受到其中有殺戮魔神的氣息!

混沌時期的三千魔神生來就是混元大羅金仙,洪荒未開的混元大羅金仙可不同於以後洪荒中的聖人或是混元大羅金仙。

三千魔神,三千大道,三千法則,個個傲氣十足,深不可測,可謂是大道三千,各有所長。

其中殺戮魔神是惡名昭著,凶名在外。殺戮魔神伴生法則就是殺戮法則,無物不殺,無物不可殺,無道不殺,無道不可殺。生可殺,死亦可殺,光明可殺,黑暗亦可殺,盤古可殺,大道亦可殺!

殺只是過程,殺什麼,為什麼而殺,這些都不重要,殺之一道,殺中煉道,修道必殺。

而毀滅魔神,伴生法則是毀滅法則。毀滅大道登峰造極之時,萬物皆毀,唯我長存!

毀滅則是結果,無論是誰,都要毀滅,而且必須毀滅!除了身死道消,哪怕就剩一縷殘魂都不算是毀滅,毀滅的不只是肉體,所修大道亦要毀滅!

由此可見,殺道重過程,毀滅主結果。殺戮魔神與毀滅魔神兩位魔神堪稱水火不容,碰撞出來的火花非同小可! 趁著團兒去找蕭陰玉學武功,厲南凰也沒閑著。

找了紙筆來,順著團兒的思路,推演了一下接下來的行動和計劃。

————————————————————

第一步:半個月後下山,混入破風營的運糧車,回蘇暮城。

第二步:安排城內遇劫,設法賣入簪花樓,並將消息透露給簪花樓小二。

第三步:鬧得滿城風雨之後,回將軍府,與陳素錦商議退婚辦法。

第四步:退婚後,離開將軍府,跟團兒一起經營摘星樓和雲棲客棧,搜集情報。

第五步:藉手頭情報相助,設法與太子化解恩怨,迎蕭青冥入朝。

第六步:……

————————————————————

厲南凰寫到第五步時,忍不住拿筆圈了兩圈,眉頭不自覺地皺了起來。

前四步雖然中間都有可能發生意外,但大多都在可控範圍內。

只要與蘇繁煙多商議幾次,做好最壞的打算和應對措施,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但是這個第五步,涉及到太子和蕭青冥,都是難搞的主。

尤其是蕭青冥,最見不得自己跟太子藕斷絲連了。

想想蕭青冥聽到這個第五步,會有什麼反應,厲南凰就頭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