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清楚的拍下了「經過董事會慎重決定,地王底價為260億」這一排字。

而發件人的號碼是艾濃濃的手機號!

這張照片有點歪,看起來似乎是在匆忙中拍下來的。

孟星辰微微色變,忽然想起有一次艾濃濃帶著小太陽來公司。

他去開會了,就艾濃濃一個人在辦公室里。

而那天,他正好把這份文件放在他的辦公桌上。

艾小雪得意地說:「孟先生,這下子你總該相信我了吧?」

「是你賣掉了這張照片?」孟星辰的語氣很冷。

「應該說是我和艾濃濃合作,她負責偷出機密給我,她說了隨便我賣給誰,只要能讓你破產她就高興,因為你被搞得焦頭爛額就沒時間看著她,她就可以趁機帶著兒子離開你了。」艾小雪故意這麼說。

孟星辰面無表情,「我知道了,你可以離開了。」

「孟先生,你這是過河拆橋嗎?」艾小雪有點不敢相信。

孟星辰的眉眼很冷,「不是你自己說的不需要任何好處嗎?」

哪怕是把證據放在眼前了,這個男人還是選擇維護艾濃濃。

意識到這一點,讓艾小雪非常嫉妒。

「要我丟你出去?」孟星辰沉下臉。

「我自己會走。」艾小雪頓住腳步,放下了一張寫著電話號碼的紙條,回頭嬌媚一笑,「孟先生,如果你想找我敘舊的話,我隨時歡迎哦。」

在她走出辦公室之後,孟星辰立刻叫來了秘書。

【作者題外話】:我想說的和標題一樣。3000章了,還在追書的小可愛們,愛你們三千遍! 掛了電話之後,呃孟星辰立刻叫來了秘書。

孟星辰沉著臉,讓秘書把艾小雪坐過的椅子拿出丟掉,還讓秘書在辦公室里噴空氣清新劑。

秘書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但還是全部照做了。



艾小雪得意洋洋地走出了孟氏集團。

她真是太聰明了,利用艾濃濃那個蠢蛋,白賺了一千萬,還離間了孟星辰和艾濃濃之間的感情。

她相信,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生根發芽,他們就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艾小雪打算帶著從李良才那裡得來的一千萬,離開國內,好好去國外逍遙快活。

她重新戴上了帽子和口罩,她現在躲著李良才,必須要低調才行。

艾小雪坐上計程車,「去機場。」

為了躲著李良才,她連酒店都不敢住,每晚都睡在公園裡面,身上都臭了。

艾小雪皺皺眉,等到了國外,她一定要住最好的酒店,好好享受。

她開始計劃,要怎麼好好享受生活。

忽然,艾小雪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這條路不是去機場的!」她喊了出來。

司機卻沒有理會她,繼續往前開。

「喂,你停車!馬上給我停下來!」艾小雪拍打著計程車司機的座椅,想要去抓計程車司機的手。

計程車司機拿出一瓶噴霧,反手對著她的臉上噴了一下。

艾小雪頓感不妙,馬上屏住呼吸,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僅僅幾秒鐘,她就失去了意識。

等到艾小雪終於清醒過來的時候,她晃了晃腦袋。

看清楚眼前面容猙獰扭曲的男人,艾小雪的聲音開始顫抖,「你……你是誰?」

「你說我是誰?你從老子這裡騙了一千萬就想跑?」李良才的眼底全是血絲,表情猙獰。

他一把抓起艾小雪的頭髮,「賤人,你想怎麼死?」



許清看到秘書哼哧哼哧的在搬椅子,皺眉問道:「你怎麼把總裁辦公室的椅子給搬出來了。」

秘書放下椅子,喘了口氣,回答:「是孟總吩咐我做的,還讓我噴空氣清新劑,說是空氣被污染了。」

「剛才是誰來過了嗎?」

「是一個女人。」

「女人?」許清皺眉。

主子的身邊除了艾濃濃並沒有其他女人。

到底是誰來了,讓主子這麼厭惡?

許清敲門進去,「主子……」

孟星辰靠坐在椅子上,表情冷然,陷入了沉思。

看到許清進來,孟星辰朝著他招招手,「我要離開一段時間。」

許清變了變臉色,「主子,你要去哪裡?」

「我在想,我可能太忽視家庭了。」

許清:???

他不明白忽然之間,主子為什麼要這麼說。

孟星辰忽然笑了,「你沒有結婚,你是不會懂的。」

許清:!!!

所以今天也是單身狗被虐的一天嗎?

「幫我訂三張機票。」孟星辰一臉輕鬆地說。

許清完全摸不著頭腦,「主子,你要去哪裡?」

孟星辰想了想,「孟星寒不是有座島嗎?就從那裡開始吧。」

許清:「哦,那你要不要和孟星寒先說一聲?」

孟星辰:「等我出發再告訴他。」

他狀似隨意地說了一句:「我看孟星辰、白墨他們幾個人最近都挺閑的。」

許清:嗯?這什麼意思?



艾濃濃在家裡忐忑不安地等待著,想要向孟星辰坦白,可是孟星辰卻一直都沒有回來。

等到了晚上的時候,管家過來說:「先生派車來接您和小少爺。」

「接我們?去哪裡啊?」艾濃濃問。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艾濃濃心裡更加擔心了。

她打定主意要跟孟星辰坦白的,好不容易才鼓起了勇氣,現在又要搞什麼?

雖然很忐忑,艾濃濃還是帶著小太陽上車了。

「媽咪,我們要去哪裡呀?」小太陽靠在艾濃濃的懷裡,眨著可愛的大眼睛問道。

艾濃濃摸了摸他的小腦袋,「我們去見你爹地。」

「太好嘍!可以見到大壞蛋爹地嘍!」小太陽高興地說。

最近孟星辰太忙了,一直都沒有時間陪小太陽。

每天孟星辰回家的時候,小太陽都已經上床睡熟了。

汽車在機場門口停下來。

艾濃濃疑惑地問司機,「為什麼把我們帶到機場來了?」

「這是孟總的吩咐,夫人請吧,孟總在裡面等你們。」

艾濃濃完全摸不著頭腦,拉著小太陽的小手手,有專人領著他們進了VIP通道。

一路走出VIP通道,過安檢,過海關。

艾濃濃還是懵懵懂懂,完全摸不著頭腦。

小太陽卻顯得異常的興奮,仰著可愛的小臉問:「媽咪,我們要坐飛機嗎?」

「我也不知道,不過看這個情況像是的,我們還是先去找你爹地再說吧。」艾濃濃只好說道。

母子倆走到停機坪,看到一架私人飛機停在那裡。

而孟星辰則是站在私人飛機前的前面等著他們。

看到母子兩個,就像是看到了他的全世界。

孟星辰大步流星地走了過去,一手拉起一個。

「我們要去哪裡?」艾濃濃疑惑地問。

「去旅行。」

「好棒!爹地、媽咪,我可以先上去看看嗎?」小太陽高興地說。

為了可以去玩,小太陽主動去掉了「大壞蛋」,而是直接叫「爹地」了。

「去吧。」孟星辰摸了摸他的小腦袋。

小太陽歡呼一聲,朝著私人飛機跑了過去。

艾濃濃非常疑惑地拉著孟星辰問:「為什麼突然要帶我們去旅行?」

孟星辰眼眸深深地看著她,「我忽然發現,我陪伴你們母子的時間太少了。我想要好好的陪你們玩一玩,培養感情。」

艾濃濃垂下頭,不敢看他的眼睛,「有件事情我沒有告訴你,就是……」

「噓……」孟星辰把手指輕輕放在她的唇瓣上,「你什麼都不需要說,我都知道了。」

「你知道?」艾濃濃傻眼了,「不,你不知道,我做了蠢事,我……」

「別說了,濃濃。」孟星辰打斷了她的話,語氣溫柔,「我都知道了,你被人利用,做了錯事。」

艾濃濃瞪大了眼睛,原來他真的什麼都知道了!

孟星辰說:「都是我不好,是我沒有給你安全感,你才不夠相信我。」 「在事情發生的時候,你想到的第一個人不是我,這一點我需要好好反思。」

艾濃濃的聲音很乾澀,「可是我背叛你了,泄露了公司的商業機密,差點害得破產……」

孟星辰好笑地刮著她的鼻子,「我破產了沒事,反正孟星寒有錢。」

「啊?」艾濃濃被這個神轉折弄得連內疚都忘記了。

「孟星寒那麼有錢,我要是破產了,大不了我們一家三口去他們家吃飯。」孟星辰說得理直氣壯。

「可是……」艾濃濃忽然想起來,「你要是陪我們去旅行了,那公司怎麼辦?」

「我把公司丟給白墨了,他那個人陰險狡詐,當初就是他哄著我當這個副董事長的。」

孟星辰咬牙切齒。

當初孟氏集團副董事長這個位置,原本是白墨的。

可白墨居然說什麼,他只是他們兄弟的表哥,沒資格當副董事長。

所謂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孟星寒是董事長,那孟星辰當然是副董事長了。

各種忽悠,才騙得孟星辰當這個副董事長的。

誰知道每天都累成狗,還搞得沒時間陪老婆孩子,連老婆都不相信他,有什麼事都不告訴他。

想起來就可惡呀!

所以孟星辰也擺了白墨一道。

他吩咐許清,等到他們一家三口上了飛機再告訴白墨這件事情。

想想白墨被氣得吐血的樣子,孟星辰總算是滿意了那麼一丟丟!

孟星辰拉著艾濃濃的手上了私人飛機,小太陽已經在上面玩瘋了。

艾濃濃還是不放心,不敢相信孟星辰不會秋後算賬,該不會是打算把她帶到海上去丟掉吧?

她這麼想著,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內心的想法說出來了。

孟星辰無語地戳戳她的小腦袋,「你在想什麼呢?我是那樣的人嗎?」

艾濃濃用「你就是那樣的人」的眼神看著他。

孟星辰氣笑了,「你給我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