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的吳根生,此刻忍不住深吸一口氣,隨即向著身邊的吳運兒,向其使了一個眼色。

這火如風,他吳家無一人有一戰之力,但如今的吳家,還隱藏著一位強者,只要此人出手今日吳家應該能夠躲過這一劫。

「爺爺,您帶二叔先下去休息,讓我來對付他。」吳運兒身上的氣息頓時一凝,顯然是不願意退去。

不等吳根生再次開口,只見她玉手一抬,一把藍色的長劍握入掌中,竟是直接踏空而起向著半空中的那人斬去。

吳根生面露焦急之色,他想要出手阻止,此刻已然有些來不及了。

半空之中,那火如風看到吳運兒后,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精光,上下打量了此女一眼,他的臉上忽然露出了輕笑。

「身上氣息飄忽不定,這女孩就是你吳家下一任家主吧。」火如風對於吳家似乎很是了解,他開口的同時也是緩緩抬起了手臂。

一道磅礴的靈力,在火如風的掌中凝聚,翻滾之下化作一隻無形巨手,向著吳運兒直接抓去。

二人之間的硬實力察覺明顯極大,光從氣勢上就能明顯地感覺出來,不等吳運兒靠近,半空之中的那隻巨手,已然將他的身形封死。

「哼,敢傷我二叔,我殺了你。」吳運兒全身真氣暴漲,身形不退反進,竟是沒有半點畏懼之意。

見那無形巨手抓來,她的身子陡然一轉,反身一劍斬下,帶出一道耀眼的藍光。

「轟隆。」一聲震耳的悶響,頓時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此時吳家前院之內,吳根生已經吳家眾人,臉上都是露出了緊張之色,全都目不轉睛地盯著半空之中。

隨著眾人的目光望去,那隻無形大手還在,吳運兒的身子,卻是被那股反震之力震退了丈不止,臉色一陣蒼白無比。

「吳根生,帶上你吳家的傳世古玉,還有這個小女娃,隨本座走一趟,否則你吳家今日無一人可活。」火如風面色如常,目光居高臨下俯視著眾人。

從一開始他就沒有真正的出手,這些吳家小輩自然不值得他使出全力。

「火如風,這裡是淮江,你越界來此,已經壞了武道界的規矩,可是欺我淮江無人不成?」吳根生眼中怒意見顯,盯著半空之中的那人低喝道。

火如風聞言,臉上不禁露出了輕蔑之色,在他的眼中別說一個淮江,就是整個華東武道界又有誰有資格與他一戰。

「哈哈…哈哈,欺負你又如何,就算是金海那老頭來了,也不敢在本座面前叫囂,你吳家又算得了什麼。」火如風忍不住哈哈大笑,輕撇了下方眾人一眼。

他的話音剛落,眼中精光再度一閃,只見半空之中的那隻無形巨手,向前猛然一爪眼看就要將吳運兒抓入掌中。

可就在這時,原本晴朗的天空中,一道驚雷陡現,那速度之快瞬間就砸在了無形巨手上。

那原本勢不可擋的無形巨手,竟是在眾人的目光之下,直接被劈成了兩半,隨即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嗯?何人在此,竟敢擋本座,還不速速滾出來受死!」火如風對於自己的實力,可謂是有著絕對的信心,此刻頓時沉聲大喝道。

下方的吳家眾人,也是不免一愣,吳根生似乎想到了些什麼,臉上露出了激動之色,連忙轉過頭去望向後方。

吳家其他人或許不太清楚,但他身為吳家家主,自然明白如今的吳家,有能力擋住這一擊的人,唯有禁地內的那位強者。

此時吳家前院的後方,中央大殿的方向,忽然出現了一位青年的身影,此刻正緩步向著眾人走來。

半空之中的吳運兒,此時也發現了葉飛的身影,她那動人的雙眸內,不禁閃過一道微光,身形同時一晃之下,落在了前院之內。

「老朽多謝葉大師,此事我吳家銘記在心。」吳根生連忙走上前去,抬手向著葉飛一拜。

葉飛微微點頭,隨即掃了半空之中的那人一眼,此人實力至少也是先天,但他確實從未見過,不久前結束的華東武道會上,也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強者。

「葉大師,此人名叫火如風,人稱中南火劍仙,並非我華東地區之人,而是中南大區的強者。」吳根生似乎看出了葉飛心中的疑惑,急忙開口解釋道。

「哦,你吳家與此人有過節?」葉飛目光一閃,下意識地開口問道。

按照武道界的規矩,個個大區內的強者,是不可以隨意跨界出手的,畢竟超級武道世家可不是擺設,任你實力再強,凡事也得適可而止。

吳根生立刻搖了搖頭,隨即開口道:「並沒有,此人是為了那塊古玉而來。」

院中的葉飛一聽這話,臉上的表情頓時凝重了幾分,他剛剛將祭壇封印,就有人找上門來,此事看來絕不簡單。

對於吳家的那座神秘祭壇,葉飛此刻也是一頭霧水,只知道他手中的古玉是開啟的關鍵所在。

此時半空之中的火如風,臉上明顯露出不耐煩之色,只見他全身氣勢再度一凝,屬於先天強者的壓迫之力,瞬間向著下方橫掃而去。

「小輩,你當本座不存在么。」火如風眼中明顯閃過一絲怒意,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喝。

在他的眼中下方的那個小輩,從出現之時僅僅只是瞥了他一眼,隨後便是直接將他無視,身為先天之境的強者,火如風自然不能忍。

在這股氣勢之下,吳家前院內的眾人,均時全身一顫,先天強者的壓迫之力,絕非是他們能夠輕易抵擋的。

葉飛轉過來頭來,臉上露出了淡笑,這些所謂的先天高手,似乎都比較喜歡找存在感。

「敢在葉某面前叫囂,何人給你的勇氣。」葉飛眼中雷威閃動,周身瞬間泛起了陣陣電弧,全身的氣勢隨即衝天而去。

一股無形的狂暴之意,以他為中心向著四周橫掃,輕易將那火如風的氣勢震散。

「先天強者…你究竟是誰?」

「不管你是誰,此事與閣下無關,若是自找麻煩的話,後果不是你能夠承擔的。」火如風在感受到葉飛的氣勢之後,臉上的表情也是變得嚴肅了幾分。

他身為先天強者,深知若是兩位先天高手動起來手來,無論誰勝誰負都會造成很嚴重的後果。

葉飛面色如常,若是放在以前,此事確實與他無關,不過如今葉家已經立於華東之巔,華東武道大會過後,但凡華東武道界之事,沒有與他無關這一說。

「後果么,葉某應該承擔的起。」葉飛面色淡然,身形同時踏空而起。

他本就不是喜歡廢話之人,揮手之下掌心雷爆裂而出,一道粗壯的閃電長鞭,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雷霆長鞭一現,空氣中陣陣音爆之聲響起,不等前方之人在說些什麼,葉飛猛然抬手一揮,雷電鞭影如劃破空氣一般,直指前方而去。

「你…」火如風臉上的表情難看,他沒想到眼前之人一言不合就直接動手。

縱觀華夏武道界,但凡先天強者相遇,一般能夠調解之事,絕不會輕易動手,畢竟到了這個境界,這一路走來大多數人都是歷經磨難可謂不易。

一旦動起手來,若是一個不小心境界跌落,那可謂是得不償失。

「吳家之事,不是武道中人能夠參與的,閣下既然是先天強者,可認識中南陳家陳拾?」火如風身形急忙後退,同時大聲開口問道。

葉飛聞言手中的攻勢,並沒有減弱半分,反而更加凜冽了許多,一時間吳家前院半空之中,已然被漫天的雷電鞭影所包裹。

而此刻下方院內,吳根生在聽到陳拾之名后,臉上的表情不禁劇變,眼中隱隱露出擔憂之色。

遠觀華夏極大超級武道世家,這中年陳家知名如雷貫耳,這個陳拾正是陳家的先天老祖,實力可謂深不可測。

一旁的吳運兒,在看到半空之中的戰鬥后,眼中的光芒忍不住更濃了幾分,她一直盯著那到閃著電弧的身影,思索了片刻之後,眼中忽然被一片堅韌所代替。

「爺爺,我想拜他為師。」吳運兒目光聚焦在葉飛身上,此時忽然開口說道。

吳根生微微一愣,轉頭深深地看了自己孫女一眼,他也是很快反應過來,對於自己孫女的性子,他自然是十分了解。

這丫頭一心的願望,就是能夠有能力守護吳家,如今見到強者心中有拜師之念頭也是情有可原。

「運兒,如今的武道界不比以前,各大家族功法都是不傳之秘,你想要拜他為師怕是不太可能。」吳根生暗嘆一聲,也是沒有隱瞞直接開口說道。 吳運兒聽完后,眼中的堅韌之色不減,她的目光一刻也沒有從葉飛身上移開過,對於自己爺爺的話語,彷彿沒有聽到一般。

吳根生見狀,忍不住輕輕搖了搖頭。

他可是深知葉飛的身份,若只是武道散戶的話還好說,但此子乃時葉家家主,同時也是華東之主,怎麼可能輕易收徒。

就在吳根生思索之時,此刻半空之中,忽然傳來一聲怒喝。

「該死的,你真以為本座怕你不成。」

「火鱗劍,給我現!」半空之中的火如風,臉上的怒意越發濃郁,若是他在不出手,怕是真要栽在這個無名之輩的手上。

話音剛落,四周空氣中的溫度,頓時上升了數倍不止,一道洶湧的火焰之力同時陡現。

火如風身形閃動,掌中靈力凝聚,那道洶湧的火焰,瞬間被他抓入掌中,化作一把燃燒著的長劍,全身的氣勢在這一刻也是隨即上升了幾分。

「先天法器么…可惜了。」葉飛在看到長劍的那一刻,臉上不免露出失望之色。

若是靈器的話,說什麼他也要將其奪下,靈器之威葉飛可謂是深有體會,但只是先天法器的話,想要搶奪的慾望,就沒有那般強烈了。

「你是先天強者,手中可有靈器?」葉飛在揮動雷電長鞭攻擊的同時,還是有些不甘地開口問道。

他記得之前在雲嵐山時,那位金海大師的手中,可謂是有著一件不俗的靈器,若不是呂良出手阻難,那金光羅盤葉飛說什麼也要奪下。

「沒有,你以為靈器那麼好得到?要是本座手中有一件,豈容你再次放肆!」火如風當然不清楚葉飛在想些什麼,他此刻也是下意識地回應道。

一件靈器對於先天強者的戰力,可謂是有著一個質的提升,同等境界之下,有著一件靈器護體,足以立於不敗之地。

聽到這話,葉飛眼中的失望之色,忍不住再度濃郁了幾分。

前方的火如風眉頭一皺,眼前之人臉上的表情,著實讓他怒火中燒,此刻也是不再廢話,抬手就是一劍斬下。

「焰斬。」火如風低喝一聲,全身的靈力同時涌動。

這一戰之力顯然威力不俗,一道寬闊的火焰劍氣陡現,所過之處如似將空氣全部蒸發,顯然是一式不俗的技擊之法。

眼看那道火焰劍氣,即將在斬落眼前之時,葉飛的嘴角泛起了淡笑。

掃了前方的火如風一眼后,葉飛身上的氣息轉變,一股陰冷之息從他的身上散發而出,同時他的掌中幽光陡然閃現。

「黑風,凝。」抬手之下一道黑色罡風,從葉飛的掌中併發而出。

比起前方的巨大火焰劍氣,葉飛的這一擊看似在氣勢上,彷彿是弱上了不少,但其內蘊含的力量,絕非是一件先天法器所能抗衡的。

在吳家眾人的目光之下,只見半空之中,兩股力量迅速碰撞在了一起。

沒有如眾人想象的那般,發出驚天的悶響以及反震之力,只見那看似不起眼的黑風,竟然輕易將劍氣包裹,不到兩息之間,就將其完全吞噬。

「嘶!這是什麼。」火如風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踏入先天以來,還從未遇到過如此詭異的攻擊手段,前方之人並沒有掐訣,顯然絕不是道術,但能夠這般輕易化解他的攻擊,一時間有些超出了火如風對武道的認知。

「有總比沒有好,你的劍葉某要了。」葉飛懶得與此人廢話,控制著黑風向著前方之人襲卷而去。

他的手中除了法器與靈器之外,先天法器確實沒有,此劍品相不錯,適合挺適合收藏的。

火如風聞言面色一怔,但也是很快反應過來,他的眼中頓時被一片紅芒所替代,顯然是被氣得不輕。

「哼,想要本座的劍,你憑什麼!」火如風毫不示弱,他劍仙知名絕非浪得虛名,手中長劍翻轉之下,身形竟是直接帶出殘影。

先天之境的強者,除了先天之力以外,在速度上也是有著絕對的優勢。

一般的築基境,哪怕是築基後期巔峰的武者,也絕對無法達到這樣的速度,這就是所謂的一境之差,有如天地之別。

「不給么…那就殺了你。」葉飛眼中寒芒微閃,身上泛起了殺機。

此時的半空之中,那火如風的身影已然臨近,四周的空氣被一陣凌厲的劍芒所封死,數道殘影合併之下,火鱗劍直指葉飛胸膛而來。

「殺我?可笑至極,本座身為先天強者,豈是你所殺就殺。」

火如風面露嘲諷之色,他儘管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此人對手,但有一點他可以確定。

這個人絕對不敢殺他,身為先天強者,都是受到官方保護的,就算他不還手讓此子殺,此子怕是也絕不敢動手。

葉飛面色一凝,眉心青氣浮現,先天之力鎖定了前方之人的身形。

不等那火如風反應過來,他的手臂同時一抬,掌中定風珠乍現,緊接著一道巨型的黑色龍捲,竟是憑空而現有如風捲殘雲一般,可謂是氣勢驚人。

見此情景,下方院內的吳家眾人,臉上不免露出激動之色。

那吳運兒更是兩眼放光,雙眸一直盯著半空之中的葉飛,她此刻心中要拜師的想法,頓時變得更加堅定了一些。

唯有那吳根生,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他身為吳家家主,本是有著築基後期的實力,對於武道界的規矩,自然是極其了解的。

華夏武道界無論是在哪裡,築基以上的強者,是絕不可能輕易擊殺的,

「葉大師,此人不能不可輕殺啊!」吳根生目光落在葉飛身上,此時還是忍不住開口提醒道。

「無妨,一個先天之境而已,殺之無礙。」葉飛淡笑一聲,控制這黑風很快封死了前方之人的身形。

那火如風面色劇變,在感受道先天之力的同時,他便是覺得背後一涼。

先天之力的碰撞,很容易弄的兩敗俱傷,若不是殺意已決,一般兩位先天強者交手,是絕對不會動用這股力量的。

「他難道真的敢殺我?」火如風瞳孔微縮,內心不免一顫。

下一刻葉飛就給他了他答案,那道彷彿如天相連的黑風,帶著死亡的氣息,直接將他的身形封死,四周空氣中頓時傳來陣陣吸徹之力。

「且…且慢,此劍給你。」火如風一想到性命可能不保,方才那不可一世的氣勢,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的聲音略顯得有些微顫,話音剛落之下,便是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將手中的火鱗劍向著葉飛扔去。

葉飛微微一笑,望著那飛馳而來的長劍,他忽然手臂一抬,將其直接握在了手中。

火鱗劍入手,掃了一眼之後,葉飛眉頭的青氣隨即將其覆蓋,在那火如風的面前,將劍上的氣息烙印抹去。

「今日之事本座記下,你…你究竟是誰,可敢報上名來!」火如風面色漲紅,死死地盯著葉飛,他此時體內的氣息一陣不穩,嘴角溢出了鮮血。

他的烙印在先天法器上的氣息被抹去,使得體內一陣氣血翻滾,此刻已經沒有再戰之力。

葉飛站站半空之中,將火鱗劍收入儲物戒指內后,這才抬頭望向前方之人。

只是還沒等他開口,吳家前院的大門前,忽然響起一陣急促的剎車聲,緊接著一位身穿中山裝的男子,從門外緩緩走進。

此人身材勻稱,相貌較為親和,帶著一副黑框眼鏡,微笑地走到眾人的面前。

「他叫葉飛,江東葉家家主,同時也是華東之主,也是我軍區龍組的少尉教官,你可還有什麼想問的?」這位眼鏡男子聲音平淡,望著半空中的火如風低語道。

火如風身子一震,以他的見識,自然明白這句話中的意思,同時很快反應過來。

這些頭銜加在一起,那隻能有一個身份,眼前這個年輕人,與他中南陳家陳拾一樣,是華夏大區超級武道世家的老祖。

「衛秘書,他真的是華東之主?」火如風有些難以置信,畢竟眼前這個人看上去實在太過年輕。

下方的眼鏡男面露微笑,隨即開口道:「如假包換,在下這次來此,正是為了請葉大師前往燕京一趟。」

半空之中的火如風,在聽到這話之後,臉上的表情有些青紅不定,若真是如此的話,他闖入華東武道界,這個葉飛就算真要殺了他,也是情有可原沒人能夠保住他。

「這…葉大師,請恕在下無眼,此事誤會。」火如風可謂是瞬間就慫了,說著也是連忙抬手向著葉飛一拜。

二人之間雖然同屬先天之境,但身份差距巨大,這位衛秘書的話語,火如風自然不敢懷疑,而且華東之主這四個字有多大分量,火如風心中極為清楚。

那可是官方認可的先天強者,除了自身的實力之外,最為重要的是葉飛所代表的是整個華夏。

正如那中南陳家,西南唐家一般,此刻火如風面對可是華東葉家,這樣一個存在絕非是常人能夠輕易得罪的。 半空之中的葉飛,此時目光沉靜,看了下方之人一眼后,也是很快猜出了此人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