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何,蘇瑤的內心之中,剛才的那些慌亂,似乎少了許多。

「可是…」

蘇瑤剛想說什麼,畢竟,那為首的悍匪,可是已經達到了地元境後期。

而林銘,不過剛踏入地元境而已。

「沒有可是,相信我,師姐。你在這裏吸收,其餘的,一切交給我!」

林銘篤定,而帶着一絲霸道之意道。

「桀桀,臭小子還想英雄救美?」

「你踏馬殺死我家老三,今天,我必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後悔來這世間走一遭!」

血飲狂獅謝狂,嗓門奇大無比,扯開破鑼嗓子,咆哮道。

那聲音,震的周遭小弟,都是捂著耳朵。

「嘩啦。」

血色湖水漣漪滌盪,林銘幾個加速之間,已經來到了岸邊。

瘦削的身影,從那湖泊之中,徐徐而出。

下一刻,讓骷髏匪團成員震驚的是。

那少年,臉上換上了諂媚的笑意,道:「諸位大爺,我當時也是不得已啊,我錯了,你們看,我師姐那身材多好,給你們賠罪,怎麼樣?」

「若你們不解氣,打我,求你們不要殺我。」

林銘卑躬屈膝,求饒道。

「踏馬的,老子還以為是個硬骨頭,沒想到,是個軟蛋,哈哈……」

「真的是,這個窩囊廢,殺了三爺,呸,三爺死不瞑目啊。」

「狗東西,還不滾過來,跪下。」

……

聽到林銘的求饒之聲,在場的骷髏匪團的狗腿子們,當即破口大罵。

謝狂和王洪也是一愣。

下一刻,兩人臉上都是同款的輕蔑和鄙視。

不過,湖泊中的蘇瑤,美眸卻是一閃,並未動怒。

林銘趔趄上前,甚至,還被一個悍匪團一個小弟,從後面踹了一腳,狼狽至極。

很快,林銘來到了謝狂和王洪身前,甚至那卑躬屈膝的模樣,彷彿都要跪下去了。

可是,下一刻。

謝狂等人,只覺得白芒一閃。

「卧槽!」 覺醒之後的光影魂力很是逆天,在沒有覺醒之前,移動速度上就超越一般傳承所帶來的要大。

現在鈺鑫銳的極限速度是四光年每秒,在經過光影領域加成后則是翻了五倍倍,變成了十六光年每秒,在一名巔峰真·王者夢魂的速度則是九光年每秒,這樣的相差懸殊的速度,讓鈺鑫銳得以逍遙自在。

最主要的是光影魂力完全免疫對方領域所限制住你的速度,使得光影魂力在萬界中變成了T0級別的魂力。

凜姬的眼眸再次凶光一閃,朝著鈺鑫銳的方向猛的將緋刃脫手而出,武器飛行的速度可比鈺鑫銳的移動速度要快得多,緋刃以每秒二十光年的速度直刺鈺鑫銳,鈺鑫銳在作出反應想閃避開的同時,準備用雙影魂劍抵擋住來襲的緋刃。

「唰——當——」

緋刃直接被鈺鑫銳的魂兵擋下,但鈺鑫銳也是被慣性和衝擊波彈開數個身位,只是魂體並無大礙,在鈺鑫銳準備將遮擋自己視線當雙影魂劍移開時,凜姬已然出現在了鈺鑫銳面前。

凜姬施展自己的幻術攻擊,試圖故技重施,將鈺鑫銳短暫的迷惑住,然後在這段空檔期便可以將其擊殺,且簡單粗暴,見效直接。

「呼嚕呼嚕——」

憨厚的笑容出現在了鈺鑫銳面前,笑聲的主人正是塵安先尊,在鈺鑫銳就要陷入進去的時候,在鈺鑫銳體內的一樣物品,突然猛的一個震蕩,眼前的塵安先尊手中突然出現了雙劍緋刃,那股淡淡的笑容瞬間消失,改變成凜姬那猙獰的面孔。

魄炎珠在鈺鑫銳的魂體內開始暗淡下去,顯然在擊碎幻境的情況下,魄炎珠便不會啟動。

「噹噹——」

魂兵碰撞的聲音響徹整個冥空,沒有任何回聲,一大群為了分紅而激動不已的強者在聽到這聲巨響后,頓時感覺心中一沉,全部掉頭,向著魂音來源處瞬移而去。

「怎麼可能!在這麼近的距離下,不該失敗的,難道說?難道說你的魂體內有護魂類魂寶護體?」

凜姬不敢置信的開口道,魂寶在冥界都是稀少無比,每一件都是奢侈品,雖然護魂類的魂寶在無數種類的魂寶中並不算太上級,只能算作一般。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沒錯,我體內的魂寶,乃是萬炎界的萬炎至高聯盟魂主炎赤女皇親賜,擁有守護夢魂的力量,對於你這種幻術流派的,簡直不要太好使。」

鈺鑫銳冷哼著,同時手中雙影魂劍的魂威頓時暴漲開去,一個十字型斬擊向著凜姬劃過,撞開雙刀緋刃,貫穿了凜姬的魂體,以絕影魂力那恐怖的湮滅能力,鈺鑫銳敢斷定,被絕影魂力給傷到的凜姬必死無疑,只是存在時間問題,遲早都會另其隕落。

「凜姬!」

霍特和其他兩位強者同時嘶喊道,眼睜睜的看著鈺鑫銳的魂兵徑直貫穿了凜姬的魂體,在一瞬間發生后,凜姬的領域同時破碎,意識開始變的模糊,只是劇烈的疼痛感讓他無法再動彈半步。

死亡的未來正在像他招手,只是她還不想死,她還留存著反殺鈺鑫銳的念頭,只是希望渺茫,在她眼中,鈺鑫銳已經倒與自己的雙刀緋刃下,旁人只是不知曉,她正在利用幻術讓自己陷入極樂世界,好減輕隕落所帶來的痛苦和絕望。

是的,她十分後悔,後悔不該去惹鈺鑫銳的,就在她生命的最後一段時間裡,她努力回憶著自己的曾經,這樣一個失去了威脅的將死之人,鈺鑫銳就果斷放棄了補刀,讓其自生自滅。

在凜姬的幻境世界中,能夠維持她所謂的極樂世界的剩餘時間已經不多,她利用最後的魂力讓自己記起來一些她的過往。

映入凜姬眼帘的則是她在沒有來到冥界的時候,那個時候的她,在自己的家鄉里是絕對被稱為最強女戰神,擁有高超幻術天賦的她被無數男性強者所追求,看著眼前見到自己那性感的身軀后而主動擁抱自己的男性強者,凜姬則是一腳踹出,那些試圖靠近他的男人,被她踹到了最為重要的地方。

至此,很少有傻乎乎的男性強者來主動靠近這尊母老虎。

在凜姬的面前,畫風一轉,又到了她正在交戰的時候,她親自上陣,卻被敵人以絕對的實力碾壓,最後時刻將至,她本以為可以反殺對手,但是她錯了,錯的太離譜了,自己的魂體居然被對手先一步貫穿,匯聚已久的能量緩緩消散,最後懷著絕望的恐懼和無盡的恨意長眠於戰場上。

終於,在一大群詛咒者軍團的強者趕來時,凜姬的性感嫵媚的魂體失去了最後一點魂力,使得原本緩緩墜落的身軀落地速度一下子增加。

「彭——」

凜姬的魂體一動不動,絕影魂力的湮滅之能已經徹底的殺死了凜姬,巔峰真·王者夢魂凜姬,詛咒者軍團的四大強者之一,就這樣隕落了。

「怎麼回事?那不是凜姬嗎?怎麼躺在地上啊?」一大群強者已經顧不上分紅的事情了,他們所關心的是眼前那個俯視著大地,凝視著所有人的鈺鑫銳。

面對一個又一個嘈雜的疑問,終於有強者開口道:「魂力氣息!隕落了,凜姬隕落了!」

魂力氣息全無,死氣沉沉的模樣讓越來越多的強者開始相信凜姬之殤。

「那個是?他就是那個冥界公敵,鈺鑫銳吧!一定是他殺了凜姬,太可惡了!」一名女性強者開口道。

此時的鈺鑫銳俯瞰地面上,在自己的下方,霍特,易風臨和坎爾樂斯,正在怒視著鈺鑫銳,但是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他們被鈺鑫銳的實力給嚇怕了,能夠擊殺一名巔峰·真王者夢魂強者,至少也是魄那種絕世強者能夠做到的。

鈺鑫銳冷眼看待這些如同螻蟻一般的人,狂妄傲慢的情緒湧上心頭,囂張跋扈的開口道:「都看到了吧,這就是想殺我的代價,凜姬這個出頭鳥,自然成為了我的劍下亡魂,在我即將步入王者夢魂的時候,我會與魄一戰,用實力來證明,我將會是你們揮之不去的噩夢!」 「不要在意這種細節,隨後我會把小花的安排發給你,到時候你記得把她介紹給李川隨他們就行,你們好歹即將成為同事了。」

無視王憨憨抗議的眼神,蘇輕沁說完打算起身離開。

就這時,胖子的電話打過來。

「沁哥,江湖救急,不好了,剛突然接到工作室中介那邊的通知,我們之前挑好的工作室又被人搶了!」

電話剛接通,胖子氣憤地聲音就傳出來。

蘇輕沁把手機拿遠點。

被他這麼一吼,她耳朵都要出現幻聽了。

「小胖子,冷靜點,再大聲點我耳朵可以不要了。」

防止胖子再吼,蘇輕沁不得不出聲警告。

「哦,抱歉,沁哥,我就是太生氣了。」胖子瞬間委屈巴巴小聲下來。

「行了,沒有怪你的意思,你可以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見人總算冷靜下來,她才手機挪近一點。

「本來今天之前沒想和你的,但是現在情況比較棘手,我不得不給你電話。」

「自從沁哥你在半個月前安排我們找工作室起,我和隨哥之前已經找了不下三個還算不錯的工作室,結果每次在我們和中介溝通好了的情況下,不知道怎麼回事,中介那邊很快就打電話過來通知說,我們看上的工作室早已經安排出去了。」

「到了這次,情況和前三次一樣,工作室又被人搶了去,我們懷疑肯定有人在背後動了手腳,不然不會次次那麼巧。」

儘管胖子忍著怒氣,還是能聽出他對此很不爽。

蘇輕沁聽完,微微皺眉,不過很快就鬆開,隨後開口,「工作室的事情我來解決,你們先忙其他的。」

她大概猜出是誰在背後作妖。

認識她,且有那麼大本事的人也就那麼幾個,並不難猜。

「那行,隨哥還不知道,我現在就把這事告訴他。」

自從跟了蘇輕沁,胖子儼然成了她的迷弟,聽她說她解決工作室的事情,他是一點都不懷疑對方沒辦法。

兩人掛了電話后,胖子立馬聯繫上李川隨。

「隨哥,沁哥說工作室的事情交給她處理就行,讓我們忙其他的。」

一聯繫上了李川隨,胖子就開心地嚷嚷道。

最近工作室的事情可是把他逼瘋了,現在終於不用他來擔心了。

胖子已經想好,等一下他就去擼串去!

最近他都瘦了好多,還真有點不習慣沒有肉感的感覺。

「嗯。」這邊,李川隨獨自一人坐在車後座上,半個身子百無聊賴地靠著車窗,一副沒有骨頭似的,看得人都想扶他一把。

得到胖子說不用理會工作室的事情,結束通話后,他的手機又返回原先聯繫人的頁面。

修長的手指在手機上輕輕滑了一下,瞬間從聯繫人頁面退出來。

看來,老頭子沒有用處了。

「小少爺,今天大少回來,先生希望你回去一趟。」

駕駛座上,坐著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男人,他見李川隨坐沒坐相,有些不忍直視地挪開眼睛。

小少爺從小就叛逆,先生夫人越希望他守禮,端著點架子,他就越加放飛自我。

到現在,小少爺想做什麼,已經沒人能管得住他了。

「知道我大哥回來做什麼?」

李川隨的大哥李川清從十歲左右開始就在國外生活,基本上每年回來一次,每次回來也只是一家人吃頓飯,過了一晚他就又要飛到國外去了。

今年中秋李川清已經回來過一次,現在再回來,那就是第二次。

李川隨稍微好奇了一下,但是興趣也只是泛泛,眼睛都沒從手機上挪開。